48、反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你就去死吧,小鬼!”

  前方,敌人抽出那把淬毒的刀,也迎着疾风冲了过来。

  叮--

  两人撞到一起,两把不同式样的忍刀发出清脆的声响,空气都为之一荡。

  四目相接,杀意弥散,无数的残影开始激荡在空气中。

  嗖嗖嗖--

  站在后面,红投掷出数把手里剑。

  目标是越过疾风朝着她们扑来的另外两名敌人。

  但那两名敌人露出一丝轻蔑的笑,随即将手里的武器在身前几晃。

  于是手里剑便被格挡在地。

  红脸色不变,朝前迈出半步,盯住敌人右手摸出苦无。

  “你们解决掉那个女人,把任务目标拿下!”

  和疾风战斗的敌人重重地挥出一刀将疾风逼退,然后加大声音对自己的同伴说道。

  在他看来,只要解决掉这个擅长剑术的小子,那边的两个女人就随便他们揉捏。

  况且,二打一,应该会很轻松吧?

  那只是一个会点幻术的女人罢了,只要被近身,还能干个啥?

  收到来自自家老大的指令,两人再次锁定夕日红,随即速度暴涨,瞬间就扑杀到红的身前。

  “躲到后边去!”

  见此,红心中一紧。

  她先是甩开四宫凉子,然后一脸凝重地握住苦无朝着一旁跳去。

  四宫凉子迅速躲到后面,双眼之中有一丝惊慌。

  嗖--

  其中一名敌人朝着四宫凉子追去,但是下一秒,一把苦无落到他的脚边。

  目光一扫,他看到了苦无上的起爆符。

  瞳孔一缩。

  轰--

  半径数米的地方被炸成一个大坑,敌人也放弃了先去追击四宫凉子。

  暂时将一名敌人逼退,红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对手还有一个。

  单手在胸前结印,她的动作干净利落!

  “幻术-树缚杀!”

  无比熟悉的忍术瞬间发动,她手里捏住苦无也同时发动了瞬身术消失在原地。

  那个被她使用幻术控住的敌人,是敌方三人之中最弱的那个。

  在她看来,这就是突破口。

  树缚杀,是一个强力的幻术,中术者会看到自己和一棵树融为一体,然后动弹不得。

  而施术者则可以在这个时间内发动瞬身术突进到敌人背后捅刀子。

  这是红的招牌幻术,属于定身术的一种。

  定身术是什么?

  这就又涉及到幻术的两个分类。

  常见的幻术,在实力相近或者弱势的情况下,你是察觉不到自己是否中了幻术,

  而定身幻术,则是你清楚明白自己中了敌人的幻术,但是却无法挣脱。

  这类定身幻术比较稀有,相较于普通的幻术也确实要强力许多。

  “呃……”

  身中幻术的敌人疑惑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

  脸色不断变幻,他开始扰乱自己的查克拉流动企图挣脱幻术,但幻境依旧存在、他的身体也依旧无法动弹。

  噗呲--

  红出现在这名敌人的身后,一把苦无瞬间刺穿对方的喉咙。

  之前被红使用起爆符逼退的敌人这个时候也看到了红此刻的动作,他愤怒地大吼:“该死的!你这家伙!我要杀了你!”

  没想到他一个大意,就让红逮到机会先姐姐掉一名自己的同伴。

  “风遁-风切!”

  敌人含怒出手。

  只见他胸口猛然一鼓,空气在他的嘴边凝聚,然后化作锋利的透明刀刃。

  风刃排成一排,瞬间来到红的身前。

  呲呲呲--

  风刃先是穿过被红挡在身前的敌人身体,然后透过肉体落到红的身上。

  敌人上一秒还在愤怒红居然对自己的同伴下手,下一秒居然毫不留情地将忍术倾洒到还保留着一口气的同伴身上。

  饶是红经历了大大小小许多战斗,此时也是没有想到的。

  所以,她中招了!

  推开敌人的尸体,红迅速后退。

  压抑着身体的痛楚,红捂住被风刃切过的胸口。

  忍术透过一个人的身体再落到她身上,威力自然是不高,但是她此时依旧是鲜血淋淋。

  眼前一花,红察觉到敌人已经再次朝着自己冲杀而来。

  深吸一口气,她使用查克拉暂时封住伤口附近的几个穴位,让鲜血流失的速度减缓。

  然后,她右手一翻,苦无出现在手心。

  叮--

  敌人压住红抵挡在身前的苦无,整个人极具侵略性地将红死死压制在低位。

  幻术忍者和眼前明显比较擅长体术的忍者比拼手上功夫,结果不言而喻!

  “很惊讶吧,这就是我们浪忍,可没有你们那些忍村的条条框框!既然同伴快死了,无论之前感情多好,都可以利用一番,这就是我们的废物利用!只要把你杀掉,也算是为他报仇,相信他一定会愿意的!”

  嘴里出吐出带着恶臭的话,敌人架开红的苦无,然后又是一脚踹出。

  红无力阻挡,胸口再次遭到重创,整个人也在这一脚之下撞到了身后不远处的树上。

  四宫凉子此时就躲在树的后面。

  她看到红胸口满是鲜血地落到自己的面前,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迅速跑到红身边将红扶起。

  “红中忍,你没事吧?!”

  红吐出几口鲜血,眼白止不住地朝上翻,险些昏迷:“咳咳!我没事,我没事……”

  强打起精神,红斜挎着身体,一副随时会倒下的模。

  她的手下意识地摸向腰间的忍具带,指缝夹住了忍具。

  “还真是倔强的小鬼,这就是所谓的忍村骄傲吗?即便是临死之前都打算站着,那么我成全你!”

  敌人发出嘲讽的笑声,随即脚下一动就再次欺身上前。

  在看到自己的忍术打中红之后,他自然不会放弃追击的好机会。

  他的眼睛内,杀意已经化作了实质,嘴边也挂着残忍的微笑。

  红显然被敌人的话激怒,于是手一扬将刚刚夹住的忍具甩出去:“去死!”

  数把手里剑撕破空气,发出嘶嘶的裂空声,以某种优美的弧度落向敌人。

  但敌人的反应和动作都极快,他并没有因为红看着受了重伤就放松内心的警惕。

  偏头,一把手里剑从他的肩膀位置射向后方。

  后仰反转一圈,两把手里剑擦着他的胸口划过。

  来自红的忍具,在敌人面前没有丝毫的作用,尽数被躲闪。

  这是一次看似不咋地的忍具投掷,站在红身旁的四宫凉子心底一沉。

  但是下一秒,已经躲闪掉所有手里剑的敌人却眼睛一瞪,显得很不可思议。

  因为他看到了连接在手里剑上面的透明线。

  这是他刚刚所忽略的东西!

  心底一沉,他就抬起自己的手打算切断它们。

  呼啦-

  线的另一端,红单手一甩,手里剑的运动轨迹瞬间出现变化。

  呲啦--

  本来已经失去动力即将落地的手里剑迅速反向一刺,插进敌人的背部。

  唰唰唰--

  敌人也不含糊,忍住身上的痛斜身一转,手里的武器迅速切断红和手里剑的联系,然后另外一只手在地上一按,横移到一旁。

  “你……”

  落地之后,敌人反手将手里剑从背部拔出,脸色沉得好似能滴出水。

  已经足够警惕,但是没想到还是着了道!

  恶狠狠地盯着红,他此刻的内心犹如一团火在不断燃烧。

  另外一边,红看着自己的偷袭见效,脸上一喜。

  但不等她继续,敌人就已经将她操控的线切断。

  舌头伸出将嘴唇边的鲜血吮吸到嘴里,红感受着血液的铁锈味,手再次从忍具袋里摸出几样东西。

  砰--

  疾风被自己的对手一脚踹中胸口,倒飞出去,落到距离红不远的地上。

  不过他在飞出去的刹那,也用手里的剑在敌人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狭长的伤口。

  “噗呲!”

  倒地之后,疾风吐出一口鲜血,但很快却又迅速跳起来举起手中的剑。

  敌人的毒开始发挥很大的作用,导致他战斗的时候甚至都有些恍惚。

  “疾风!”

  红警惕地看向敌人,手里是一把裹着起爆符的苦无。

  不过好在对面也没有继续追击。

  “没事吧?”

  红慢慢横移到疾风的身旁,有些担忧地询问道。

  疾风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脸色白里透着一丝青色,仿佛被人攥住了咽喉无法呼吸。

  “这是解毒丸,不知道对你身上的毒有没有效果,先吃下去看看。”

  刚刚在兜里摸索忍具,红才想起自己上一次任务结束还剩下的一枚解毒丸。

  解毒丸虽说是能够解开目前忍界许多常见的毒素,但却也并不是万能的。

  而眼下敌人的毒显然不一般,所以只能祈求暂时能够压住毒素的发作。

  疾风偏头看向红,毫不犹豫地将解毒丸丢进自己的嘴:“多谢。”

  随着解毒丸在嘴里化开,疾风能够感觉到毒素确实得到了一定的抑制,但那种呼吸困难的感觉依旧存在。

  看疾风的情况有些好转,而且刚刚在战斗的时候也并没有落下多大的伤。

  红先是咽下几粒兵粮丸,然后说道:“现在是二打二,我们的希望不小,你对付刚刚那个,我来解决我这边这个。”

  “没问题!”

  疾风点点头,举起武器就打算上。

  “你们怎么回事?!”

  之前和疾风战斗的敌人扫了一眼旁边倒在地上的同伴尸体,语气有些重。

  另外一人脸上有些难看:“拓真那家伙大意了,这小丫头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快点解决掉他们离开这里,我总感觉附近还有人在盯着我们!”

  对视一眼,两人再次看向对面的红和疾风两人,杀意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