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支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用没有?”

  关系到后续的战斗,红询问着吞下解毒丸的疾风。

  “有用,但我也不知道能够顶多久,必须尽快拿到解药才行。”

  疾风感受着身体的变化,很严肃地回应着红的问题。

  敌人的毒貌似是一种让血液凝固的毒素,刚刚因为他出手和对方进行了交手,所以导致毒素已经扩散到全身,使得浑身的血液都有一种凝固的感觉。

  见血封喉,不过如此!

  “那小心一些。”

  红察觉到对手的动态,手臂的肌肉绷紧,手里的苦无微微上扬。

  “还在拖延时间吗?你们不会以为你们那名断后的同伴还能赶过来救你们吧?”一名敌人叫嚣道,“看来你们还没有搞清楚你们那个同伴昨晚面对的变态是谁,那可是游走于赏金界的猎杀者!”

  敌人的话,让红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

  难怪时源和敌人都没有照面,就直接让他们先跑。

  “本来不打算和你们木叶结仇,但没办法啊,为了滋润的活下去,只能让你们先去死了!”

  敌人咧着嘴,露出一口焦黄的烂牙,双眼内满是杀意。

  说话之间,他和自己的同伴直接朝着红他们冲过来。

  疾风迎向自己之前的那名对手,手里的剑舞得风生水起。

  此时,咽下了有一定作用的解毒丸,他的出招速度又快上了数分。

  转眼的功夫,他就斩出了不下十剑,刀光剑影的瞬间就好似切开了空气。

  但敌人也不是什么弱者,游刃有余地将疾风的进攻尽数招架。

  两人你来我往,打得势均力敌。

  另一边,红对上了之前的敌人。

  这一次,敌人一上来就摆出了谨慎的态度,躲开红投掷出来的忍具时还顺带确认了一遍后面是否还连着线。

  当然,这一次红并没有故技重施。

  所以,敌人直接加速来到她的身边。

  因为一夜的奔波战斗,红体内本就不多的查克拉此时已经所剩不多。

  所以她现在没有释放忍术,而是拿着苦无不断架挡着对手的劈砍。

  好在她身法还算灵巧,加上洞察力不错,短时间内使得敌人的攻击没有一次落到自己的身上。

  嗖--

  躲过敌人的前刺一击之后,红翻身甩出数把手里剑。

  敌人显得很极其稳重,看到红的忍具朝着自己射去就迅速避开没有使用手里的武器去格挡。

  逼退敌人,红有些吃力地弯腰喘息:“呼!”

  在她的胸口,之前被忍术击中的位置,鲜血再次渗透出来,将身前大半的衣服都染红。

  陷入持久的战斗之后,这些伤口在运动之中不可避免地被撕裂和扩大。

  神色有些低沉,红不经意间瞟向了来时的方向。

  这个时候,她无比想念那个在任务之中担下大部分责任的队长。

  虽然和疾风说他们两个能够战胜对手,但是眼下她似乎已经有些撑不住。

  胸口伤口的痛楚还算可以忍受,但是因为流血而导致的眩晕,让她咬牙也无法克服。

  “找到你们了,看来情况有些不妙……”

  另外一只手悄然摸到身上最后一张起爆符,红的脑海之中闪现一个不怎么好的决定。

  但正当她深呼吸决定实施之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这一刻,她以为自己幻听了。

  “嗯?你是昨晚那个……”

  时源的出现,让红的对手慌了神。

  他抬头看向站立在红身后十多米树杈上的时源,双眼闪过一丝不解。

  按照他家老大的说法,这个此时出现的木叶忍者应该是死在昨晚那个出手的忍者手里,但为什么……却又活着出现在这?

  脸上闪过一丝慌张,下一秒他一咬牙紧紧握住自己的武器就冲向红。

  算了一下他和红的距离以及那个此时出现忍者和红的距离,他决定冒险一把!

  不管情况是怎样,他觉得先解决掉红已经受伤的对手来维持一种二对二的平衡,是绝对有用的。

  但是他脚下刚迈出去一步,视线内就一花。

  只见那个站在树杈上的忍者闪现一般出现在他的前方,然后对着他露出平静的神情。

  嘭--

  时源抬起自己的膝盖顶在敌人的腹部,瞬间,敌人就倒飞出去。然后直接打断那边还在交手的两人。

  那边的两人刚刚专心在战斗,所以都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红这里的变化。

  当时源击飞一名敌人时,另外一名敌人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木叶这边又多出一名队友。

  至于疾风,看着出现在这里的时源,脸上闪过一丝喜悦,接着立即和自己的对手分开,落到时源的身边:“时源前辈,你来了。”

  时源先是扫了一眼身后的红,然后又看了看疾风,发现两人都存在不同程度的伤,状态看着都不怎么好。

  “剩下的交给我。”

  语气显得很强势,时源盯住对面的两名敌人。

  之前被他顶出去的敌人已经爬了起来,不过看他苍白的脸色以及用手擦都擦不干净的唇边鲜血,显然刚刚那一击对对方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你……你为什么在这里?!”

  说话的是疾风刚刚的对手,语气虽然很重,但明显有些心虚。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觉得我会死在角都的手里吧?”

  时源露出嘲讽的笑,能够从角都的手里逃出来,似乎成了他此刻的一种荣耀。

  听到时源有些阴阳怪气的话,两名敌人的脸色都有些不正常,但他们都没有和时源争论。

  脸上存在着不甘心,他们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欲望。

  “不可能!那个叫做角都的变态那么强,你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打得过他?!”

  领头的敌人还是不敢相信时源能够活着出现在这里,如果时源此时的状态是重伤,他或许还能够理解,但是时源的模样看着完全不像是有伤的样子,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整整齐齐。

  “我也没说打得过他哦,只是侥幸从他的手里逃了出来。我很幸运,不过你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时源轻笑一声,看着敌人逐渐冰冷。

  “你一定受了重伤吧?这会儿就是在虚张声势!对,没错!从那种家伙的手里逃出来,能够保住一条命就已经不错了,你绝对不可能这么完好!”

  时源迟迟没有动手,在敌人看来似乎正好验证了自己的猜测。

  听到敌人的话,红和疾风都试探地用目光询问着时源,但时源并没有回应。

  “既然你觉得是这样,那么……就去死吧!”

  时源身体前倾,然后双脚前掌有些大力地踩进地面,接着,他慢慢弯曲双腿膝盖,小腿肌肉绷紧。

  砰--

  原地迸发出一股气流,而时源瞬间消失不见。

  说了几句废话也算是将他全力赶路的消耗恢复过来一些,所以他不打算客气直接开始动手解决问题。

  再一个,红和疾风都受伤需要治疗,没道理继续浪费时间。

  “可别小瞧我们!”

  敌人看着瞬间出手的时源,对视一眼之后开始结印,想来是准备殊死一搏。

  尽管时源的表现出乎他们的意料,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自然是不能、也不会退却。

  “水遁-水冲波!”

  “雷遁-地走!”

  两人的默契还是有的,几乎是同时释放出忍术。

  轰--

  水流和雷电融合到一起,朝着时源等人的方向冲击而来。

  水是雷的导体,雷则赋予水更强的杀伤。

  嗖--

  时源的身影浮现在他们忍术的前端。

  “土遁--土阵壁!”

  完美的忍术释放时间,恰当的查克拉输出,一面数米高的土墙拔地而起。

  哗啦啦-劈里啪啦-

  忍术冲撞到土墙之上,土墙纹丝不动。

  尽管雷克土的道理大家都清楚,但互相克制的条件是双方的实力差距没有那么大。

  “你们保护好委托人!”

  为了打消敌人某些想法,时源回头对身后的两名同伴吩咐。

  然后,他脚下一蹬,踩在自己的土遁之上,随即立在最顶端。

  “火遁—龙炎之术!”

  好似龙喷火一般,大量的火焰从他的嘴中喷出,然后在敌人没有反应过来之时自上而下地朝着他们落去。

  “散开!”

  敌人叫道。

  但是时源这个位置是制高点,忍术的速度也不慢,没道理这都让他们躲开。

  嘭--

  火焰落到了他们之前所立的地方,然后轰然炸开。

  两道身影狼狈地从火焰之中跃出,然后就地一滚,浑身上下依旧焦黑一片。

  “该死的,居然这么强!”

  时源的火遁威力格外的大,敌方两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他们再次拉开距离,接着齐齐看向立在石壁之上的时源。

  “分开跑吧,看谁能逃走!”

  之前被时源击飞出去的那名敌人对身边的同伴提议。

  匆匆几次交手,让她明白双方的实力差距。

  另外一人眼神闪烁,死在思索。

  “你们谁都逃不掉。”

  时源的声音低沉,就好似死亡降临的呢喃。

  两人身体一僵。

  只见上一秒还在视内的时源居然已经消失不见,而耳边的声音很清晰,仿佛就在身边。

  嘭--

  反应最快的那名老大察觉到一丝不对劲,手里的刀迅速朝着身后斩去。

  但,比他的刀更快的,是一个裹挟着淡淡土黄色查克拉的拳头!

  骨裂的声音在几人之间流转,然后那名敌人被崩飞出去,鲜血喷洒到空中。

  “大哥!”

  另外一人瞪大眼睛,显得不甘心,眼底闪过一丝狠色,将手里的苦无刺向近在咫尺的时源。

  “去死!”

  时源没有躲闪。

  因为比起对方的反击,他的脚要更早地踹出去。

  空气都好像出现音爆之声,一层淡白色的气流围绕在他的脚尖位置。

  他虽然没有全力催动神农秘术对自己身体增幅,但是修行这么久,他的体质本就强大到某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咔嚓--

  这一脚,让对方的胸口深深地凹陷进去,然后迅速化作炮弹一般砸向后方。

  落地之后,对方就直接昏死过去,没有再爬起。

  吱吱--

  一道不寻常的声音在脚边响起。

  时源低头看去。

  是几张冒着火光的红色纸张。

  起爆符?!

  他心中一凛,随即目光对上了刚刚被自己一圈崩飞的敌人。

  刚刚在出拳打中对方的时候,对方似乎有一个十分隐晦的甩手动作,想然就是那个时候扔下的起爆符。

  “哼!”

  时源冷哼一声,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似乎没有在意脚边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