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收拾残局和压制毒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嘭--

  环绕在周围的起爆符轰然爆炸。

  火光四溅,尘埃飞扬。

  时源的身影也消失在其中,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死了?”

  最后的那名敌人看向时源的方向,有些不确定地吐出几个字。

  另外一边,疾风等人同样担心地看着爆炸中心。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就对时源很放心,但是看着对方刚刚身处爆炸之中,还是不由心中一紧。

  疾风脚步微动,那边的敌人似乎想趁着这个机会逃走,他自然不打算让对方这么轻易离开。

  但不等他动作,敌人那边就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土遁-心中斩首之术!”

  这最后还保留这行动力的敌人刚刚被时源一拳崩飞,身体就受到了重创,所以他不打算继续在这里纠缠。

  见时源踪迹暂时消失。

  他虽然有过或许刚刚的爆炸将对方杀死的想法,但很快就又被理性占据自己的大脑。

  于是,他拔腿就准备闪人。

  但脚下刚迈出去一步,他就感觉到下方传来了异样的查克拉波动。

  然后,他整个人就被拉扯着陷入地面。

  而就在身体陷入地面之后,他更是感觉到连窜的刺痛在身体各处浮现,然后浑身上下的气力就好似倾泻一般从身体内流逝出去,

  “果然……”

  脑海之中闪过最后的念头,他的意识就逐渐陷入了低迷和昏沉,再也无法出现有效的想法。

  此刻,时源才从一旁的地面钻出身体。

  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苦无,上面带着鲜艳的鲜血。

  唰--

  没有回头去看之前另外一名被他打得陷入昏迷的敌人,手里的苦无再次消失,然后耳边响起一声清脆的刺破肉体的声音。

  那边倒地的敌人身体一抽搐,接着也步入了自己同伴的路子。

  做完一切,时源走到那边聚在一起的三人面前,露出庆幸的微笑:

  “辛苦你们了”

  “前辈!”

  疾风将自己的武器插回背后,然后一只手捂着身上的伤,有些腼腆地笑了笑。

  至于红,脸色略显苍白,但是目前胸口的伤势也算稳定下来:“时源!”

  扫了一眼两人,时源又将目光投向旁边的四宫凉子。

  对方的模样显得有些憔悴,漂亮的脸蛋满满的都是疲惫,作为普通人,她在奔波之中显露出和忍者相比无比脆弱的一面。

  确认委托人没事,时源继续关心起自己的队友:“疾风,你的伤……”

  看着疾风伤口处流淌出来的鲜血,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忍者,他自然是清楚这是中毒的表现。

  “疾风种了敌人的毒,刚刚也吃了一枚解毒丸,但是效果看上去并不好,不知道对方身上是否有解药……”

  红替疾风回答,然后将看向刚刚被时源解决掉的敌人。

  时源皱眉,随即来到敌人的身边,拽着那名只露出脑袋的敌人,将对方拖了出来。

  手在对方的身上摸了几下,摸出许多作用不同的东西,但红和疾风期望之中的解药一直没有出现。

  这在几人的预料之中,但确定没有找到解药之后,疾风的眼神有些隐晦地暗淡下去。

  之前虽然抱着必死的决心战斗,但不代表他此刻在获胜的情况下还有死的觉悟。

  察觉到疾风的情绪变化,红和四宫两人都有些不忍。

  “这毒的效果似乎很强,按照疾风的体质,估计成不了多久。”

  回到疾风的身边,时源示意前者靠到一旁的数根下,接着察看了对方的伤口一些流出的血水。

  疾风的脸色迅速灰暗下去。

  “那……疾风怎么办,解毒丹见效甚微,如果没有解药的话……”

  红语气有些颤抖,按照时源所说,疾风岂不是没救了?

  一旁,四宫凉子的视线在三人间不停移动,最后停在了时源的身上。

  她察觉到对方刚刚说话间露出一个不经意的微笑。

  就好似找到了解决办法。

  而红和疾风并没有注意到。

  “别慌,我没说疾风没救了啊,我有办法!”

  时源捏着自己的下巴,脑海之中不断闪过之前看过的那本属于神农的药典。

  猛然听到时源的话,疾风和红都眼前一亮,特别是疾风,脸色就好似回光返照一般变红润。

  他这么年轻,自然是不希望死的,更别说是这样窝囊地死在敌人的毒里。

  “是什么办法?”红拉住时源的手臂,看上去比疾风还要急。

  “唔……这里暂时是安全的,那你们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时源刚刚看了疾风的症状,脑海之中就浮现之前几种应该能够有效解决的办法。

  不过眼下这里的条件有些不满足,他就退而求其次地选择了一种暂时抑制疾风身体内毒素的方法。

  等继续往前走到城镇。

  那里的药材齐全,他再依据掌握的药方配置出解药让疾风彻底解脱。

  这样想着,时源示意红注意一下周围的情况,自己则迅速消失在原地。

  他所需要的几种能够抑制毒素的药草,在树林内是很常见的。

  而且,也只有神农是把那几样当作药草,普通人都是将它们当作杂草。

  果然,游走出去几百米,时源就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迅速将药草采集到手,确认和神农的描述无误之后,时源掉转方向赶回去。

  手里的药草,是在那本药典之中经常出现的几味药。

  功效很多,其中之一就是加速血液的循环,增强血液的供氧能力。

  他刚刚已经观察了一下疾风的情况。

  后者所中的毒就是一种凝固血液,使人体缺氧的毒素。

  听上去很一般,但实际上却十分的狠毒。

  回到原来的地方,疾风在他消失的十来分钟似乎已经有些顶不住,直接陷入了昏迷。

  红满脸焦急,在不断察看疾风的近况。

  待看到时源回来,她急忙站起来迎上来。

  “时源,怎么样?”

  注意到时源手中的药草,红有些疑惑。

  并没有听说过时源学过医疗忍术,

  “相信我。”

  时源拍拍红的肩膀,然后迅速蹲下将刚刚采到的药草拿出来。

  查克拉在他的控制下迅速变换成火焰。

  这些火焰在他的手心跳跃,然后迅速窜到药草之中。

  湿热的药草在火焰之中逐渐萎缩、融化,一些汁水开始冒出。

  另外一只手将疾风的嘴巴扳开,将捏着药草的手举到对方的嘴巴上方。

  滴滴滴--

  从指缝之间流淌出淡绿色的汁水,它们滑入疾风的口中,伴随着他下意识地吞咽动作进入身体。

  红有些呆滞地看着时源一通操作。

  在她看来,时源似乎就是从附近找了几种很常见的杂草,然后暴力地将它们用火焰炙烤着榨出汁水。

  这真的有效果吗?有些不太敢相信,但是她却又不得不相信,因为只有这样疾风才能没事。

  “别看这有些奇怪,但这可是我从古方上得到的一种药方,算是可以暂时缓解疾风目前的症状吧。”

  时源注意到红的目光,一边喂疾风喝草,一边解释。

  其实这几样药草在神农的药典之中是辅助体术忍者修行,加快血液流动达到肌肉充血的目的。

  但时源在看到疾风的症状之后,觉得这个方子对他一定是有效的。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时源手里的那团草已经化作了干草一样的东西。

  而神奇的是,疾风的脸色也在慢慢恢复,之前那种缺氧的青紫色正在褪去。

  “时源前辈,这是……”

  很快,疾风恢复了意识并睁开眼睛,于是就看到了蹲在自己面前的时源。

  回忆着之前,他想起自己似乎是感觉呼吸困难,然后就逐渐陷入了昏迷。

  “没事就好,不过这药草只能暂时缓解你目前的症状,等到了下一个落脚点我会尽快解决你身体内毒素的问题,相信我。”

  时源将手里被火不断炙烤此时已经干枯的药草丢掉,“喏,这一路上就辛苦你吃点草了。”

  说完,他又从身后掏出一大包同款的药草扔给愣神的疾风。

  “明白!”

  疾风接过时源扔过来的草,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微笑,并不在意时源要求他吃草的决定。

  能够活下去,实在是太好。

  就刚刚失去意识的一段时间,他此时还在后怕。

  至于吃草,都是洒洒水。

  听他父辈的忍者说,在战场上,他们之中还有人吃过奥里给。

  这样看来,吃点草,就不算什么。

  况且,他也清楚吃草是为了拯救自己,不会有二话。

  这样想着,他感觉刚刚顺畅的呼吸又有些压迫,急忙将手中的草丢几根到嘴里开始咀嚼。

  “吃它的汁水就行,嚼一会儿可以吐掉。”

  时源提醒疾风,然后起身看向红,皱眉道:

  “你的伤,也需要包扎一下。”

  嗯,红的伤口在胸口这个尴尬的位置,而且时源也不会包扎。

  “我会一些包扎,不过从来没有真正用过,都是看别人学的。”

  四宫凉子看着说完话就双双陷入沉默的两人,随即举起手刷了刷存在感。

  “好,你来!”

  时源从自己的袋里掏出一些纱布递给四宫两人。

  拿着纱布和一些简单的消炎药,红和四宫凉子很快就躲到树后面进行了包扎。

  “现在继续前进?”

  得到包扎和处理,红的脸色好看许多,回来之后她就看着时源说道。

  “嗯,疾风中了毒,尽快赶到地图上的落脚点。”

  时源扫了一眼红,随即看向慢慢恢复部分气力站起来的疾风。

  “新兵卫他是不是已经在那等着我们了?”

  四宫凉子跳出来询问,她有些担心那位忠心的武士长。

  时源沉默着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说不好。

  也许新兵卫运气好一路上没有赏金猎人注意到他,也许他早就被尾随的赏金猎人击杀……

  “先到那边再说吧!”

  红拍拍四宫凉子的肩膀,示意道。

  “疾风,你还能坚持吗?”

  随即,她又看向疾风,眼神试探。

  “没问题,时源前辈的药草暂时将身体内的毒压制住,只要不参与到剧烈的战斗,就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疾风一边嚼着嘴里的药草,一边回答红的问题。

  身体内血液循环的速度比正常情况下还要快,让他感觉身体有些发烫以及饿。

  “那好,上路吧!”

  时源确定受伤的两人情况都还算良好,下达了后续的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