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岩隐现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几个小时之后。

  一行四人来到一处镇子。

  镇子不大,但是人流不算少,可能是因为靠近草之国和烟之国边境的原因。

  没有浪费时间,时源吩咐其他人不要乱走,随即独身一人游走在镇上的各大药店。

  这里是草之国境内。

  药店的数量很多,各种各样的药草也是很齐全。

  以防万一,时源将自己需要的药草分成几次从不同的药店购买,然后还在其中穿插着购买了一些完全不需要的。

  他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医疗忍术,但是神农的那部药典他一直都有在研读,所以能够认出一系列的药草。

  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时源已经将所有的东西都拿到手。

  然后,他便迅速赶回之前下榻的旅馆。

  疾风虽然一路都按照他之前所指示的那般靠着咀嚼药草压制身体的毒素,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效果也在逐渐减弱。

  向店家借了厨房,时源便开始熬药。

  这个过程不需要什么基础,显得有些粗暴和没有技术性,就是将药材上自己需要的部分剪下来,然后丢到锅里打过炖。

  没用浪费多长时间,时源就将满满一锅水熬制成一下盆比较粘稠的黑色液体。

  对比记忆之中药典上有关的记录,他确定这就是自己需要的东西。

  ……

  “感觉怎么样?”

  时源盯住疾风,看着对方的反应。

  就在刚刚,他让疾风喝下了自己熬出的药。

  虽然百草集之中介绍了药方的效果,但时源毕竟没有切身感受过,只是知道这么一个药方可以解决什么类型的毒。

  “唔……比想象中的感觉要奇怪很多,效果似乎不错,呼吸顺畅许多。”

  疾风苦着脸认真感受着药水进入身体之后的变化,很快就露出笑意。

  这药水看着漆黑,隐约还有恶臭,但是一旦进入喉咙,就是一种冰凉的触感,然后迅速在身体内扩散到全身上下。

  而身体内血液滞缓的那种感觉,也随着喝下去的药水被强大的消化能力消化之后慢慢消失。

  听到这肯定的回答,一边坐着的红终于将脸上的最后一丝顾虑打消。

  时源能够用几种常见的草就将疾风体内的毒压制下去,虽然已经证明了他拥有很强的手段,但之前毕竟没经验,心底总还是有一些怀疑。

  “那就把剩下的都喝了,别留下隐患!”

  时源指了指桌子上的那个小盆,坐到旁边轻描淡写地说着。

  “全部?!”

  “以防万一。”

  “好吧,你是前辈,你说了算。”

  虽然感觉身体内的毒已经解决,但是疾风依旧还是按照时源的要求将剩下的所有药水喝下肚子。

  见效很快,疾风的脸色没用多久就恢复了正常的水平。

  当确认疾风的问题被解决之后。

  一行人便又打算上路。

  这场有些曲折的旅行,还是尽快结束得好,时源已经开始厌倦这种脱力掌控的事情不断发生。

  虽然和红以及疾风的合作很愉快,但是该怎么说呢,他在任务里的付出以及汇报,按照预计绝对要少上许多。

  这不是他势利,只是从一种比较理性的方面去考虑,事情确实如此。

  尽管此时已经是下午。

  但按照时源的估计,今天晚上加急赶路的话,明天中午的样子应该就能够到达目的地。

  新兵卫并没有在这个镇子出现,这让四宫凉子的心情有些不美妙。

  说到上路,时源在启程之前还特意为四宫凉子购买了一辆马车。

  四宫凉子抛开贵族的身份,就是一名普通人。

  为了赶路的速度能够加快,他不得不为对方考虑一下。

  一切准备妥当,四人就再次上路。

  与前夜凶险万分不同,这一路,平静无比。

  疾风和红在之前都或多或少受了一些伤,所以这次上路两人都基本待在马车里面进行着休整。

  相较于解决掉身体的毒就基本无事的疾风,红胸口的伤势已经算是比较大。

  之前因为疾风中毒的问题,所以大家对红的伤关注度不够。

  但这一上路,时源和疾风就注意到红的伤比起之前想象之中要重很多。

  这明显会使接下来的任务多上几层顾虑。

  时源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只是越发谨慎。

  不过他预料中的岩隐忍者没有出现,赏金猎人也销声匿迹,就连第一次出手折戟的角都都没有再现身。

  这让时源感到一些不正常。

  夜晚,除了星光之外,一切都是寂静祥和的。

  时源他们没有战斗,所以自然也没有丝毫的疲惫,趁着月色不错,他们继续地朝着目的地赶。

  而一晚上的神经紧绷,同样没有让他们遭遇到预期的敌人,就好似一拳打到了棉花上。

  当地平线射出第一道光,坐在马车前面驱赶着马儿缓缓前进的时源眯起眼睛。

  岩隐的家伙,耐心实在是好。这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还是没有出现?

  至于不会出现这个选择,时源完全没有考虑。

  岩隐忍者绝对是会出现的,只是不确定具体的时间以及地点。

  “嗯?”

  就在这时,他忽然察觉到前方出现了查克拉的波动。

  对方没有丝毫隐藏的意思,就那样直愣愣地出现在感知之中,没有避讳。

  “保护好委托人!”

  时源凝神望向气息之中最强的一人,浑身的查克拉都在瞬间变得活跃,同时手里动作一顿,驱使马儿停下了脚步。

  马车内,四宫凉子昏昏欲睡,赶了一晚上的路,她的精神并不好。

  但是在时源声音响起的刹那,她还是一个机灵清醒过来。

  而她身边的红,掀开帘子的一边,神情戒备地望向前方,然后迅速一步迈出马车车厢。

  疾风也从马车之上支起身子,表情严肃。

  “是岩隐的人!”

  他带伤的手臂缓缓摸到了剑柄,准备着战斗。

  “有一个上忍!”

  时源脸色有些难看。

  气息最强的那个,很明显是上忍。

  虽然比起之前遭遇的角都来完说全不够看,但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个劲敌。

  别看他上次能够从角都手里逃出来,甚至还能够给角都造成一系列的麻烦。

  但那都是靠着阴人以及角都的大意,并不是说时源的实力已经达到很强的地步。

  其他几人听到时源的话,脸色都微微一变。

  深吸一口气,时源对着同伴说道:“上忍交给我,你们拖住其他几人等我支援!”

  这个时候,自然无法退缩。

  对方在这里出现,显然是预谋许久。

  况且,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

  上忍是强,但他也并不是没有胜算。

  准确地说,经过那晚和角都的战斗,时源其实对自己的全部实力算是有一定的了解。

  虽然目前还没有获得上忍的称号,但实力上绝对是和上忍差不了多少。

  甚至因为熔遁的可塑性以及无数可能,他某些时候爆发出来的实力强度是一些上忍都无法比拟的。

  嗖嗖嗖--

  四道身影跳出来落到了马车前方的道路。

  高矮胖瘦不一,但是个个的气息都不弱,而且都带着明显的恶意。

  除了领头的是上忍之外,另外三人都是中忍。

  时源的目光扫过面前几人,敌人的阵容强度还算可以接受。

  想要尽快解决掉那名上忍,对于时源来说有些难度,但也不是不可能。

  唯一的要求就是需要疾风和红两人挡住另外的三人。

  这对受伤之后的两人来说,有很大的难度。

  即便是全盛状态,同等级二打三都没有那么容易,更不要说此时的他们。

  “交给我们吧,时源前辈。”

  疾风摆出进攻的起手式,回应了时源的话。

  红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调整自己的状态。

  “动手!”

  迟则生变,所以时源没有继续废话,唰的一下消失在马车上。

  “杀掉其他的木叶忍者!”

  岩隐的上忍看着直奔自己而来的时源,嘴巴微张露出一个看似憨厚的笑脸,随即就对身后的几名中忍下令。

  然后,脚下一蹬,他朝着时源射来。

  至于他身边其他三人,也在瞬间离开原地朝着马车这边的疾风等两人袭来。

  “火遁--大火球之术!”

  眯起眼睛,时源的身体并没有因为一夜的驾车有丝毫的疲惫。

  双手之上,忍印不断变化,火球从他的口中喷出。

  直径近十米的火球就好像陨石一般朝着那边的上忍飞去,空气的温度兀然上升,所过之处焦黑一片。

  “土遁--土阵壁!”

  上忍心中一凛,对时源忍术的规模有些惊讶,但随即双手在地面一拍顿住向前的步伐并释放出忍术。

  轰隆隆--

  比火球还要高大的土墙拔地而起。

  坚实的岩石就好像壁垒将时源的火球挡在外面。

  砰--

  两相碰撞之后,炸裂的火焰和碎裂的岩石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双方的忍术都在碰撞之中粉身碎骨,化为乌有。

  嗖--

  时源的身体穿过温度还未曾降低的空间,直奔那边的上忍。

  神农秘术发动。

  他浑身的肌肉微微颤抖,力量以及速度都得到了极强的提升。

  身躯所过之处。

  散落的火焰都似乎被冲散,拉出一道无法逾越的真空地带。

  “好快!”

  时源的速度让敌方上忍眯起眼睛,同时捏起拳头朝着时源的位置砸去。

  他的拳头之上,是一层岩石。

  时源没有回避,同样轰出自己的拳头。

  嘭--

  拳头撞到一起。

  只见那名上忍脸色突变,拳头之上覆盖的岩石瞬间破裂。

  而他,也感受到一股巨力传导到自己的手臂上,骨头更是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