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新的任务(求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完三代演讲一般的讲话,三人终于是从火影办公司活着出来。

  经受一番火之意志的洗礼,红和疾风看着一脸红光,就好似被加了一个增益buff,几天的疲惫都一扫而空。

  红提议大家一起去吃个饭,庆祝临时小队第一次任务的圆满结束。

  都没有拒绝,刚刚领了薪水的年轻人们都开心地朝着木叶商业街而去。

  适当的放松,对于时源来说也是必须的。

  不过在吃饭之前,他先是来到犬冢花那里将喜丸接过来,顺道也邀请了犬冢花一起吃饭。

  毕竟在他不在的日子里,喜丸多亏了对方的照顾才能继续茁壮成长。

  而且单独请别人吃饭,时源也觉得相当的麻烦,所以趁着这次就一并解决岂不美哉。

  ……

  距离上次的任务又过去一个多月。

  秋天的风,带着一丝萧索席卷木叶,整个村子都被一种寂寥的气氛所笼罩。

  一段时间的休整和持续修行,时源感觉自己的实力相较于以前又有了不错不小的进步。

  心情不错的情况下,他再次来到任务中心,打算找点合适的任务练手。

  有了上次的经验,他已经清楚什么类型的任务适合也最锻炼自己。

  与上次不同。

  今天的任务中心有些冷清,只有寥寥数人在窗口位置询问有关任务的事情。

  因为上次出色地完成最终评价为A级的护送任务,时源目前能够领取的任务范围就很大。

  部分A级以及A级以下,都是他可以接触到的任务。

  时源一边翻阅着任务列表一边思索看到的任务是否适合当前的自己。

  他在来之前就为自己定下了两个规则。

  一不接护送类的任务,二则是不将时间浪费在无用的任务中。

  将最新的任务列表翻完,时源已经暂时锁定了其中几个任务。

  捏着下巴,他开始在脑海之中权衡被自己选中任务的各种得失。

  任务一:剿灭位于火之国东部某地的浪忍组织。

  任务二:前往雨隐村收集半藏的情况。

  任务三:追击不久前从木叶盗取禁术然后逃掉的神农。

  这三个被时源看重的任务都是A级,而且在A级之中难度也不算低。

  第一个任务,情报中提到的浪忍组织拥有近十名成员,而且每个人的实力至少都是中忍。

  至于第二个任务,这应该也算是时源中意的三个任务之中最危险也最被低估的任务。

  按照时源的记忆,这个时期的雨隐早就属于长门和小南的天下。

  如果领取这个任务进入雨隐,后果显然不需要多想。

  所以,稍加思索,时源便放弃这个极具挑战性的任务。

  那么,现在就是二选一。

  目光定格在最后一个有关神农的任务中。

  神农的死,目前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所以木叶官方只以为神农是躲到某个地方不敢现身。

  而这个有关神农的任务,是因为不久前外出的忍者带回了有关神农的情报,所以打算派人循着已知的信息去试着追击。

  这个任务,在时源看来应该是三个任务之中最轻松的。

  自从上次拿到神农开发出来的忍术之后,时源对神农有关肉体方面的研究多了几分兴趣。

  所以,他在想,如果接下这次任务是否能够有机会拿到自己想要的。

  如果能的话,他觉得这个任务就具有极大的接取价值。

  但如果不能,还不如直接选第一个任务去找那些浪忍们练练手、积累积累战斗经验以及资历。

  几分钟的时间过去,时源心里有了答案。

  很多事情都充满不确定,他既然眼馋神农的研究资料和成果,那么就不必思前顾后。

  手在任务列表上一点。

  他对接待自己的工作人员认真地说道:“我要接取这个任务!”

  工作人员愣了一下,发现时源似乎是一个人,微微皱眉再三确认道:“你一个人吗?”

  虽然没有规定这个任务必须组队完成,但像A级这样的高难度任务,一般都是默认组队完成。

  独自一人完成A级任务,整个木叶不是没有,但却也不多。

  而在这位工作人员的印象中,眼前这比较陌生的中忍应该不在那之内。

  虽然这样询问会让被询问者不爽,但却也是处于对别人安全的考虑,算是他们的职责之一。

  “没错,一个人,我是猿飞时源。”

  时源报出自己的名字,而对面的工作人员听到时源的名字也随即恍然大悟。

  猿飞时源被上面特许可以接取高于自己忍者等级的任务,显然是个厉害的忍者。

  所以他也不再继续废话,几分钟就将手续办理完毕。

  而拿着盖着章的手续,时源又来到火影办公室进行简单汇报,接着办理离村手续。

  一切准备充足,又到了和喜丸的分别时刻。

  将喜丸扔给犬冢花,时源随即带齐忍具和补给离开村子。

  情报显示,疑似和神农有联系的忍者出现在离木叶几百里的一处城镇,所以任务的要求就是顺着这条线找到逃出木叶村的神农。

  当然,拿下神农并不在这个任务的范围内,范围内包括的仅是侦察和收集。

  花费了一天多的时间,时源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出现在情报中提到的地方。

  这里叫做和歌,地处火之国东边,繁华程度不属于腹地某些城市。

  所以当时源来到这里之时。

  灯火亮如明昼,到处都是行人流转。

  随便找个地方歇下,然后就近吃了些食物,时源头一天晚上并没有立即展开调查。

  第二天一早。

  时源将额头的木叶护额摘下,然后像一个没事人一般闲逛在街道上。

  自从上次神农逃出村子,木叶的上层并没有放弃对他的调查。

  如果只是一般的间谍,或许他们可能不会继续纠缠,但神农的身份在调查之中有了一些新的发现,再加上对方居然敢在木叶内部进行禁忌的实验。

  所以,神农上了木叶的必杀名单!

  虽然木叶对神农很上心,但对方自从从卡卡西手里逃出去之后,就好似人间蒸发一般消失,木叶在这数个月的搜查之中也是没有什么有效的收获。

  不过,一周前,一名回村交付任务的上忍提供了一些信息。

  其中提到火之国东边似乎出现一股不存在于村子记载的忍者势力。

  他初次碰见之后本来打算深入调查,但因为自身还有比较紧急的任务,所以当时也就放弃。

  于是回到村子之后,他随即将这个情报上报,希望村子去弄清楚情况。

  而村子上面得到这些并且结合他们自身掌握的信息之后,便确定那位上忍提到的不知名忍者势力应该就是死灰复燃的空忍!

  于是,这个任务随即出现。

  大半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时源一筹莫展,所以他愁眉苦脸地打算找个地方将午饭解决掉。

  就在这时,几个人很可疑的身影进入他的视线。

  气温并不低,但是浑身裹得跟木乃伊一般沿着墙边走。

  这不明摆着告诉别人自己有问题吗?

  顿时,时源肚子不饿了,走了大半天的腿也不酸了,脸上的愁闷更是转眼消失。

  “我们在这里还要停留多久?!”

  三个可疑的人走到一处巷子,其中一人低声询问着同伴。

  “噤声!在外面不要随便说话,上次被木叶上忍发现的事情已经忘了吗?!”

  走在中间的那人偏头呵斥道,随即加快步伐走向巷子深处。

  “这不是没人在周围吗?”

  之前说话那人还有些不忿,嘀咕道。

  领先半步的同伴立即停下脚步将自己的脸凑到他的面前:“需要我说几次?!嗯?!你是猪吗?!”

  气氛一滞,两人靠得更近。

  见此,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人伸手挡住有些灼灼逼人的同伴,将两人分开。

  “还在外面呢,回去再说!如果大人回来之后看到你们这样子,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后果!”

  这人说完,另外两人随即分开。

  “嗯?!”

  刚刚拉开争吵同伴的忍者突然察觉到一丝异常。

  不等他反应,他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意识最后一秒,他看到了两名同伴跌倒在地。

  时源在倒下三人的身边出现,目光扫过巷子外面,随即不慌不忙地开始继续动手。

  本来只是觉得这三人有些可疑,但刚刚听到的那些话便让他确定了猜测。

  毫不犹豫,他便直接出手拿下他们。

  ……

  当三午从昏迷之中醒来,他察觉到自己已经被人绑住,双眼也被蒙蔽。

  脑后传来的阵痛提醒着他自己此时的情况绝对不好。

  周围很安静,但是三午能够听到滴答滴答的水声。

  “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身份是什么?”

  正当他感到奇怪之时,耳边响起了一道陌生的声音。

  “你是谁?!”

  三午还算镇定,吞咽下口水之后反问道。

  “现在是我在问你,懂吗?!”

  陌生的声音继续响起,而一抹冰冷也在同时出现在他裸露出来的脖子附近。

  一层鸡皮疙瘩让三午打算说的话直接被咽下肚中。

  呲啦!

  刺痛从皮肤上传来,三午不再淡定。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他嘶哑着声音叫出来,再没有了半点镇定。

  “很好!”

  时源收住手里的动作,嘴角向上一翘露出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