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空忍基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简单的逼迫下,眼前的忍者就一五一十地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抖露出来。

  对比了眼前之人和另外两名已经提前招供的敌人的话,时源也基本解开心中的疑惑。

  这三人,如时源所料,都是空忍的余孽。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徘徊。

  自然是因为消失的神农。

  这名叫和歌的小城,是神农这些年和空忍进行情报交流的中转站,所以当神农徒然消失、音讯全无之时,这里自然就是最有希望找到神农的地方。

  很快,时源将三名空忍送去见他们的首领首领后,随即再次动身直接离开了和歌城。

  从那几名空忍的嘴里,他知晓了离这里大概一小时路程的地方正好有一处属于他们的基地。

  于是,抱着某种目的,时源打算到那边去看看。

  对于他来说,这次任务的主体并不是什么侦察情况,确认神农的行踪。

  很快,时源就到达那处敌人所说的地方。

  基地位于群山之间的幽谷,人迹罕至,谁也不会想到这里面居然有人生活。

  火之国相较于其他国家,可谓是地大物博,许多地方甚至至今都还没有人到达过。

  所以,就存在许多适合隐藏的地方。

  没有贸然踏入空忍的警戒范围。

  时源先是围绕着对方的基地开始熟悉环境。

  当天色逐渐暗沉下去,红彤彤的夕阳在天边洒下之时,时源准备开始自己的行动。

  按照之前所得情报,这里常驻空忍大概有几十到一百不等。

  这里并不是空忍余孽的大本营,仅仅是对方从东边的海岸朝内陆扩展势力的中转站。

  一下午的侦察,时源也发现了除开正门以外的几个隐蔽的逃生通道。

  保持警惕,时源让分身走在前面,本体则跟在后面,从这处基地的一处逃生通道钻了进去。

  如果不是时源围绕着地方基地侦察数遍,他其实也无法发现那些隐蔽的通道。

  毕竟这些通道的出口最近都离那处基地有几百米,还个个都在奇奇怪怪的地方。

  从逃生通道进去,时源并没有遇到丝毫的阻碍,很是畅通,空忍也想不到用来逃跑的地方却遭了贼。

  小心翼翼地前进大概十多分钟,通道便到头。

  一个分身,一个本体,两人对视一眼,随即拉开距离开始下一步的行动。

  通道的入口大概悬于头顶,分身时源跳起将手掌吸附到上面,然后慢慢伏身将耳朵贴到上面。

  仔细听了大概几分钟,分身并没有感知到任何异常。

  于是,他浑身肌肉开始绷紧。

  压在上面的岩石开始前无声息的移动。

  嗖!

  当露出一个足够通过的洞口之后,分身唰地一下翻上去。

  几分钟后。

  分身的意识回到本体,时源也了解到上面的一些情况。

  上面大概是一处仓库,毫不起眼,分身先一步上去之后也顺带侦察周围的情况,确认安全之后便意识回归本体将情报传递回来。

  时源开始行动。

  从入口进去,随即反手将其还原到原来的模样。

  ……

  “嘿,你听说了没有?”

  一处宽敞的通道内,两道人影晃晃悠悠地从远处走来,而其中一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用自己的胳膊捅了一下身旁的同伴。

  “听说什么?”

  另外一人疑惑道。

  “日暮那家伙前几天从高层会议上听到一个消息,神农大人似乎在木叶被人识穿身份,然后遭到木叶暗部追杀。”

  之前那人看自己的同伴不知道,语气多了一些卖弄。

  于是,旁边那人停下脚步,带着一些狐疑:“这是真的吗?!你别不会又是从谁那听来的假消息,神农大人虽然消失几个月,但你如果造谣被上层知道,绝对会受到严惩。”

  “嘁,你可别不信,后面还有更劲爆的呢!”

  之前说话的那人冷哼一声,仿佛并不在意所谓的惩罚。

  “哦?还有什么小心,你别卖关子,直接说完!”

  听到自己同伴还有更劲爆刺激的消息,另外一人也不再保持严肃的表情。

  “总部的人似乎掌握更多的情报,而日暮那家伙前几天是刚从那边过来吗?他说神农大人可能已经被木叶的暗部捉拿回木叶或者击杀,只是消息一直没有散播出来罢了。”

  “这……不可能吧?!”

  听完同伴的话,那人膛目结舌,内心受到强烈冲击。

  “别不信,是真的!日暮那家伙虽然喜欢偷懒,但是小道消息方面却很灵,他都这样说了,八九不离十!”

  压低声音,这名忍者肯定地说道。

  “我还是有些不信,神农大人几年前在云隐潜伏的时候都没有被发现,现在怎么会被木叶这么轻易识破?!”

  想了想,其中一人还是有些不信。

  但说话的时候,他语气却也带上了一些不确定。

  “神农已经死了,我保证,这是真的!”

  就在另外一人打算继续将自己知道的小道消息抖露出来之时,一道声音在两人的耳边响起。

  顿时,两人的身体一僵齐齐看向一旁的黑暗。

  只见一双眼睛在暗黑之中极其明显地盯着他们,眼底一片平静。

  “你是……”

  两人刚开始还以为说话的是同为空忍的同伴,但很快就从时源的打扮之中察觉到对面并不是同伴,而是外来的忍者!

  铮铮!

  两人脸色巨变,同时抽出武器。

  但比他们更快的,是时源的速度!

  时源一只手握着武器将其送入其中一人的咽喉,一直手捏住另外一人的喉咙顺势将对方的下巴卸掉。

  瞬间,两个想要反抗的敌人失去了一切行动力。

  将插进敌人身体的苦无旋转几圈,接着松开对对方身体的支撑,看着对方靠着背后的墙壁缓缓滑落地面。

  紧紧捏住另外一人的脖子,见其慢慢移动到正脸。

  “我说,你回答,懂?”

  敌人恐惧地看着跌倒在地的同伴,点头如捣蒜。

  几分钟之后,时源换上了刚刚敌人的衣服走出了这条通道。

  至于刚刚回答他问题的人,已经被他丢到道路旁边深处的岩石后面。

  潜入敌人的基地,千万大意不得!

  按照刚刚得到的情报,时源开始朝着这座基地为数不多的几名中忍的住所而去。

  这座敌人的基地,守备力量弱得实在是可怜。

  而时源也在好奇,如果不是空忍独特的飞行忍具以及神农撑场子,就凭这些空忍就能够袭击木叶?!

  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就目前他所遇到的这些空忍的水平,大概就比刚刚忍校毕业的下忍强上一点吧。

  而且,还强的很有限。

  很快啊,时源找到了这处基地的负责中忍。

  此时,对方正窝在自己的房间内翻阅着什么,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已经悄然来到他的身边。

  空忍自从当初被木叶覆灭之后,这么多年过去也仅仅是获得了一些喘息的机会。

  而中忍,已经是空忍内不弱的忍者。

  况且,空忍一直以来靠的一直都不是忍者的力量,而是忍具!

  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敌人的背后,时源也看到了对方所看的东西。

  那是一份有关飞行道具的文件。

  空忍在被木叶覆灭后,他们所掌握的技术也自然是归于尘土。

  不过在神农以及他收罗回来的各类遗留人才后,这些技术也正在逐步被重现。

  在普通的空忍看来,这才是空忍复兴的希望所在!

  眼下的敌人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有敌人能够进入基地并且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来到他的身边。

  几分钟就这样过去,时源再次对空忍的实力有了更明显的认识。

  来之前,他还在担心这基地的空人或许会给他造成很大的威胁,但没没想到作为基地头子的忍者警惕心都是如此的松懈。

  无奈,他伸手搭到了还在仔细研读手中文件的中忍肩膀上。

  “不是说了别打扰我嘛,你们是…”

  敌人抖动肩膀甩开始时源搭到自己身上的手,接着放下手里的文件看向侧后方。

  于是,他说到一半的话就此顿住。

  嘭!

  按住对方的头,时源将其狠狠撞到了面前的石桌上。

  鲜血瞬间飞溅。

  “如果不想死就把嘴巴闭上!”

  手依旧按在对方的头上,时源轻声说道,温柔的就好似邻家小哥。

  而这名忍者也很识相,除了第一下发出痛呼之外,再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空忍对活下去的觉悟,比时源遇到的任何一伙忍者都要强上许多。

  “你是谁?!”

  鲜血糊脸的中忍语气中带着恐惧,声音微微颤抖,询问道。

  没有让对方抬头,时源加大手中的力气,语气平淡:“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手里是否有我感兴趣的东西!”

  “你想要什么?!”

  “神农的遗留物以及你们手中掌握的技术!”

  时源直接了当说出自己的要求。

  这里作为神农以前经常来的中转站,应该会有许多资料什么的;而技术,看对方手里就好像是一份,基地内应该也有更多。

  “你是木叶的忍者?”

  听到对方嘴里蹦出神农大人的名字,中忍脑袋内一下子就明亮起来。

  “这不重要。”

  “看来神农大人果真落入你们手里,不过你们似乎没有从大人的嘴里拿到想要的东西?”

  这名中忍语气变得唏嘘,恐惧都暂时被遗忘。

  虽然空忍这边经过几个月的追查已经大概率确定神农出事已成定局,但一部分人依旧维持着某种坚持,坚信神农只是在躲避木叶的追捕,不敢贸然和他们联系,以防招惹木叶更多的目光。

  而刚刚从眼前敌人的语气中,他敏锐地察觉到关键的东西,所以心中已经陷入沉寂。

  空忍能够凝聚到一起,靠的自然是神农的个人能力!

  除了神农,整个幸存下来的空忍势力没有其他人能够让所有人都信服,那么一旦神农死去,空忍自然也就没有存活下去的力量。

  “神农大人在这里有一处实验室,这几个月来我一直没有进去,我可以带你过去,但是你能放过我吗?”

  心中确信神农出事,这名中忍询问时源。

  “带我过去!”

  时源松开手中的动作,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好!”敌人慢慢起身,看上去极为的老实。

  但就在时源将自己的手放下的瞬间,空忍瞬间转身,手臂猛然刺向时源的胸口。

  脸上浮现不屑的微笑,时源再次将手臂抬起抓住了对方袭来的手。

  而这及时的防御,也让对方愣在原地。

  不过,时源的脾气可没有这么好。

  紧紧抓住对方的手腕,时源用力将对方的手朝下一扳,伴随着清脆的声音,敌人的手臂以一个弯曲出来一个夸张的角度。

  “啊!”

  敌人发出惨叫,但瞬间,时源另外一只手就探到对方的下巴位置,然后将对方的下巴卸掉。

  于是,叫声戛然而止。

  “你应该知道,有的时候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所以收下你心底的那些小心思,让我拿到我想要的东西,那么我会给你一个痛快。”

  一字一顿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时源并没有说协助自己就放过对方这类的话。

  “嗬嗬!”

  敌人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但从那眼神之中,时源已经收到了对方的回答。

  咔擦!

  手一用力将对方的下巴装回去。

  空忍心有余悸地将自己骨折的手腕收回去。

  “前面带路吧!”

  释放对对方的束缚,时源冷喝道。

  一脸复杂,但是这名空忍依旧开始迈出步伐。

  对于时源的实力,他已经深刻体会。

  作为这处基地实力最强的他都无法在对方的手中走出一招,那么即便是整个基地的人都涌过来,也不过是徒增损伤、无济于事!

  所以,他开始老实带路。

  穿着空忍的衣服紧紧跟在前方基地首领的后面,时源若无其事地七拐八绕地来到了一处巨大的石门前。

  “这里就是神农大人在基地内的住所,同时也是他的实验室。”

  空忍停下脚步,回头对时源说道,“因为神农大人有过命令,所以这里基本没有人来过,东西也都维持着当初的原样。”

  说话间,这名中忍走上前将手搭到了石门一处凹陷位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