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需求和意外收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轰隆隆!

  沉闷的声音在这空旷的空间内显得极其刺耳。

  石门在机关的作用下缓缓打开。

  空忍别的不说,这一手有别于其他忍村的机关技术,确实值得被人称道。

  别的忍村还在思索怎么将游击战进行到底之时,他们都已经在开展自己的天空计划,目标星辰大海。

  随着石门被打开,时源自然也是被转移部分的注意力,目光扫向里面的空间。

  上百平起步不说,里面还有各式各样的设备,其中一部分比较常见,但大部分即便是时源也不清楚具体的用法。

  简单观察一番环境,这里确实是神农在这处基地的实验室无疑!

  而除了这些设备以外,在一边的墙上,还有满满登登一面的摆在架子上的各式卷轴。

  “神农大人这两年回基地都是在这里进行他的研究,我想你需要的东西应该也在这里。”

  带路的空忍看向时源,带着一丝讨好。

  时源没有说话,只是示意对方先进去,然后他也紧跟着进入里面。

  “看来神农花费在这里的心血不少。”

  时源一走进来便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于是不由感叹道。

  和外面不同,这里的地面都是光滑的地板,看上去一尘不染。

  双眼灼灼地看向旁边的书架,时源抬起自己的脚。

  他有预感,这里一定会有他需要的东西,所以此时内心竟然有些激动。

  可就在这时,时源察觉到之前对自己看似依顺的那名中忍居然趁着他注意力转移的瞬间有了异动。

  杀意在心中翻滚,他迅速向前一步抓向对方,但却还是晚了一步。

  对方在地面一滚,然后手不知道在哪里一按,随即没入一处黑幽幽的地洞消失不见。

  时源抓了一个空,眼底闪过懊悔。

  如果刚刚他果断一点将对方解决掉,就不会有这事的发生。

  不过回头一想,时源的内心又转瞬间平息下来。

  对方的实力就那样,即便是逃走又能如何,他反手便能镇压!

  心里虽然是这样想,但时源还是加快动作来到存放各类卷轴的那面墙。

  这里的空间很大,被划分为数个区域。

  在时源看来,最有价值的,当然就是眼下存放卷轴的地方。

  从周围的布置来看,这里也不像是敌人弄出来骗人的。

  目光不断在书架上面掠过,时源开始搜寻自己的目标。

  解剖精要、经络假想、针灸旧势、肌肉增补……

  一眼看过去,时源发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显然,这些都是神农这些年来的积累。

  这些东西或许给任何一名医疗忍者都会让对方得到很大的进步,但对于时源来说,这些东西的价值并不高。

  如果有机会,他确实可以带回去,但目前还是得先找到他自己需要的。

  很快,时源看到一卷被塞在角落位置的卷轴。

  虽然上面没有字样,但鬼使神差的,他伸手将其抽了出来。

  细胞衍生!?

  微微展开卷轴,他看到了开头一行字,随即皱眉。

  有关细胞的研究?

  时源的兴趣肉眼可见地下降许多。

  这种听上去就很高端的技术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能力。

  你指望一个医疗忍术都不会的人去搞细胞结构这样高大上的研究?!

  别开玩笑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时源之所以选择这个任务也不过只是想要将神农有关肉体进化方面的研究成果拿下。

  毕竟这有助于他目前的修行,可以让他变得更强。

  正当时源打算放下手里的卷轴开始看其他卷轴之时,他突然扫到了一句熟悉的话。

  ‘细胞具有全能性。’

  嗯,这句话时源依稀在初中还是高中的课本上看到,虽然过去了很久,但是印象还是比较深刻。

  于是,按捺着性子,他快速地朝后看去。

  很快,他露出和之前不一样的神色。

  手中卷轴关于细胞的研究似乎已经到达很深的境界,技术上也很成熟,甚至按照卷轴上所记录的手段,没有这方面基础的时源也能够短时间内掌握。

  克隆技术?!人造人?!

  粗略扫完部分内容,几个加粗的大字就突然浮现在时源的脑海之中。

  虽然暂时他没有这方面的需求,但这东西似乎不错,他确实可以先收下?

  没有继续看后面的内容,时源快速将卷轴合上,随即收入兜内开始继续翻找其他的东西。

  刚刚逃走的那家伙虽然可能大概也许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威胁,但他也得抓紧时间找到需要的。

  万一对方还有个什么隐藏手段呢?

  两分钟之后。

  时源在陆续收下数个自己觉得有用的卷轴和资料之后,终于是看到一份自己目前最想要的研究资料。

  《肉体化生》。

  厚重的卷轴上写着几个大字,时源一下子就确定了这是自己需要的东西。

  当初从神农那得到的肉体活化以及肉体再生是两个基本独立的秘术,但眼前这个卷轴得研究,就是将那两个秘术整合到一起!

  虽然时源也清楚手中卷轴所记载的东西一定不全,但他心中依旧一片火热。

  别的不敢多吹嘘,他对自己忍术开发方面还是有一定自信的。

  只要有神农给出的框架,他觉得自己一定能够在短时间内将这个忍术完善下去。

  耳朵一动,时源不慌不忙地将卷轴收入坏内,然后慢慢转身看向石门之外。

  石门外的通道深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正在接近。

  没有丝毫的意外,时源在刚刚那家伙逃走之后就猜到很快就会有敌人过来。

  反正他现在已经拿到自己需要的东西,甚至还有许多意外的收获,这个时候自然是可以继续原本的任务。

  任务本身仅是侦察和收集有关神农和其背后组织的情报,但时源看着孱弱的敌人,露出一口白牙。

  “杀掉他!”

  “这家伙是外面潜入进来的木叶忍者,必须留下他,不然我们就暴露了!”

  “……”

  从通道另外一边赶过来的空忍们也不跟时源多逼逼,堵住大门就开始对时源出手。

  这样的作法没有错,但唯一有错的地方就是他们错估了自己一群人和时源的差距。

  握着两把苦无,时源的身影就好似清风过境,一瞬间人群之中插过。

  敌人的身体因为惯性继续向前冲,但很快,他们的身体上都蹦射出一抹鲜红。

  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冲杀在最前面的空忍纷纷倒地,眼神疑惑,走得十分安详。

  双腿弯曲蓄力,紧接着再次射出去,时源的目光在敌人之中搜寻着之前从自己手下逃走的那名忍者。

  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在人群之中发现对方的身影。

  又是碾压一般的将几名空忍斩于脚下,剩下的空忍终于是冷静下来陷入恐惧之中。

  砍瓜切菜!

  时源的行为让他们认识到双方的差距。

  他们脚步不断朝后退,望着时源染血的苦无颤颤巍巍。

  更是有一部分人当场丢下了自己的武器,头也不回地朝着后面跑去,没有一丝忍者的样子。

  时源看到这,先是一愣,然后再次露出错愕的微笑。

  他觉得自己应该收回之前对这群空忍堪比木叶下忍的评价。

  木叶下忍都不会这么不堪,将两者作对比只会让木叶的下忍感到被羞辱。

  就在这时,时源突然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接近。

  很突然,也很诡异。

  轰隆隆!

  头上的山体开始震动,远处连绵的爆炸正在向着这边靠近。

  一时之间,地动山摇。

  在场所有人都瞬间变了脸色。

  “让手下拖住我,自己却去启动基地的自毁程序?”

  时源眼底闪过一丝阴霾,内心闪过一丝明悟。

  这里的自毁程序当然不是什么程序这样高级的东西,看样子应该是在修建这处基地时就埋下的密布整个基地的起爆符罢了。

  爆炸和震动的穿来,让时源面前的那群空忍心态直接爆炸。

  脚下、头顶的不稳定,直接摧毁了他们继续和时源战斗的意志。

  所有人直接化作鸟兽散,再也没能继续对时源出手。

  时源没有阻拦,因为他也开始逃离原地。

  如果被埋到这种地方,即便是土遁潜行之术也无济于事,所以他必须立即回到之前来的地方离开这里。

  爆炸已经蔓延到这边,头顶已经开始有细碎的石头掉落,一种天将倾塌的压抑感不断涌来。

  不过和那些空忍的慌乱不同,时源显然要镇定许多。

  原路返回,时源花费了几分钟就来到之前进入这里的那处逃生通道。

  周围的爆炸越演越烈,眼看这里也马上就将沉沦。

  一拳击碎堵在地洞的岩石,时源毫不犹豫跳下去就开始朝着外面逃窜。

  在修建这处基地的时候,建造者或许就考虑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布置有逃生通道的地方爆炸都来得晚许多。

  这在无形之中让时源的离开加上了几分保险。

  就在时源顺着逃生通道跑出去几十米之后,他身后的一切轰然崩塌,空忍的基地全部被掩埋到垂落的山体下。

  ……

  “就算爆炸炸不死你,埋也能埋死你吧?”

  之前从时源手中逃走的忍者站在已经崩塌下去的基地外,单手扶着自己骨折的手腕,脸上满是干涸的鲜血,恨恨地朝地上啐了一口鲜血。

  望着此时已经时一片废墟的基地,他脸上露出难得的微笑,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虽然这样的代价很大,以至于整个基地只有他一人逃出来,但他并不后悔。

  那个木叶潜入者那么强,能够用一群实力微弱的下忍就将一名上忍埋葬,绝对是不亏的买卖。

  这样想着,他已经开始思索自己接下来需要怎么做。

  回到空忍的总部,他需要怎么和那里的同伴们交代这里发生的事?神农大人的关键情报是否也要如实上报?空忍接下来的发展又该如何?

  空忍转身打算立即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这里虽然时荒山野岭,但是这强烈的爆炸动静绝对也会引起许多人的注意。

  但他刚一转身,整个人就直接僵在原地,脸上更是像开了染坊一般不断变幻着颜色。

  时源坐在距离他十多米的一块岩石上,好整以暇地摆弄着自己的手指,一副悠闲的模样。

  而那双平静有神的眼睛就那么直勾勾地落在转身过来的空忍身上。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已经封闭了出口才对啊!?”

  敌人朝后退了几步,一脸惊恐,神情说不上有多复杂。

  本以为已经死掉的人却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他显然不能接受。

  “呵呵,你不会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逃生通道吧?”

  时源站起来,面带嘲讽。

  他从逃生通道出去之后就立即折返回来想试试能不能遇到暗算自己的家伙。

  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居然直接就在基地附近看到了似乎在感叹的这家伙。

  “该死的!你怎么可能知道基地的逃生通道?!”

  空忍不笨,一下子就想通其中的关键。

  之前他还在疑惑时源是怎么混进基地的,现在他什么都明白了。

  再一个,逃生通道即便是他这个名义上基地的首领只知晓其中之一,敌人却也知道。

  时源看着恼羞成怒的敌人,用手在太阳穴位置点了点,示意对方动脑子。

  “你还要什么遗言吗?如果没有,我可就动手了。”

  一步一步走向敌人,时源缓缓抽出自己的苦无。

  反观敌人,已经失去战斗的意志,不断朝后退去,一脸恐惧。

  啪!

  在时源错愕的表情下,眼前的空忍直接双膝着地跪在了他的面前。

  “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空忍的大本营在哪,只求你能饶我一命,这个情报对于你来说一定很有价值吧!”

  敌人求饶的举动,一下子给时源干懵逼了。

  在这个世界生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不经打的忍者。

  空忍一次次刷新他对忍者的认知,成功让他明白不是所有忍者的教育都能够如同木叶那般洗脑。

  心生一丝有趣,时源顿住步伐:“其实我并不在乎你们空忍的大本营在哪,神农都已经死掉,你们空忍对木叶的威胁已经几乎可以忽略不记!”

  “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回答我的问题,你们空忍是否拥有着一个可以飞行的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