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任务结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人你说的……是不是吴哥要塞,神农大人称呼它为安克尔·班迪安。”

  空忍听到时源前半句话似乎已经失去所有的希望。

  但紧跟着的后半句却又让他升起一丝期盼,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说了出来。

  “对对对,就是它,你知道它在哪吗?”

  时源眼睛一亮。

  剧场版羁绊之中,那座空中要塞留给时源的印象还是蛮深。

  不仅可以载人飞行,还拥有各式各样的炮口,简直就是一座空中的移动要塞。

  不过唯一的问题,就是目前这座要塞应该是埋葬在某处,没有动力支撑它起飞。

  这座要塞后面能够飞行,都是靠着神农制造出来的零尾以及被关押在里面的忍者和无辜平民供能。

  “它就在我们的大本营的地下,不过要塞内部大量的结构都已经在当初和你们木叶的战斗中被破坏,最关键的是目前没有启动它的能源,所以只是被我们当作地下要塞在使用。”

  空忍继续解释,一边说,他还一边观察时源的反应。

  待看到时源并没有多大反应,他吞咽着口水等着后续。

  “那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那个要塞现在在哪?”

  时源看着对方,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其实对于那处要塞,他并不是一定要拿到。

  不说他即便拿到也没有什么用处,就说启动那处要塞需要的能量,他也没处找。

  刚刚这么一问,其实也就是处于一时的好奇。

  时源的追问,空忍并没有立即回答:“我如果告诉你,你能放过我1吗?”

  他跪在地上看向时源,希望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

  “哦,这样啊,那算了!”

  时源眼帘一垂,整个人徒然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已经在跪地空忍的背后。

  他的手中,苦无锋刃之上正缓缓滴落着鲜血。

  噗通!

  带着满脸的惊恐和疑惑,敌人仰面朝天倒在地上,脖子处的伤口迅速喷射出鲜血将周围的大地染红。

  “都跪下了,还那么多讲究,老老实实回答问题不好吗?”

  将苦无插进敌人的身边,时源使用火遁对尸体来了一次毁尸灭迹,随即带着满满的收获离开了这里。

  他的任务已经结束。

  将这处基地上报给村子,他绝对是超额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等回去报告之后,村子也会派人来这里收集有用的情报,像埋在地下的那些之前并没有被时源收下的卷轴,估计也会落到村子的手中,成为收藏。

  至于空忍的大本营?

  那不重要,没有神农的空忍,并不足以对木叶造成任何损伤。

  况且等村子的人到了这里,说不定也能够从尸体的大脑之中拿到有关大本营的信息。

  没有过多停留,时源回去共花费了两天的时间。

  当清晨的微风扫过他的脸颊,他已经能够看到驻守在门口的宇智波警备队成员。

  展示自己的通行证和忍者凭证之后,他顺利进入木叶。

  马不停蹄来到火影火影办公室,勤勉的三代已经开始工作。

  时源有时会想,是不是该给眼前这个五十多岁还奋斗在一线的老头颁个啥感动木叶奖,不然似乎都不足以诉说他每天早起晚归对木叶作出的贡献。

  听完时源的汇报,三代微微点头,说道:“好,你的任务已经结束,后面我会派人去收拾残局。”

  “我明白…唔,那个…”

  时源支支吾吾,一双眼睛则盯住三代迟迟没有将自己的话说出来显得极其忸怩。

  三代有些疑惑,底下去的头再次抬起:“还有什么事?”

  “你看我这次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不知道村子有没有什么补贴?”

  时源搓搓手,显得有些好奇。

  虽然三代是火影,但因为三代有指导时源修行以及同为猿飞一族这层关系,时源有时候并没有感到那种差距,所以有时候会开一些娱乐性的玩笑。

  三代努努嘴唇,随即加大声音:“滚!”

  于是,一声惊动整个火影大楼的滚,让大楼内其他人都诧异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齐齐看向火影办公室的位置。

  据他们所知,能够让火影这样说话的,除了已经离开村子的猿飞阿斯玛,似乎就没有其他人,那么现在是?

  “没意思。”

  时源收到自己预期的回复,瘪瘪嘴,随即挥挥手离开办公室。

  “这小子!”

  看着时源离开,三代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内心因为不久前收到前线消息的糟糕似乎都清空大半。

  拿到这次任务的报酬,时源从犬冢花那里将喜丸接回来,随即一人一狗…

  哦,不对,一人一狼开始游荡到街上。

  这次任务属于村子的内部任务,报酬不算很多,但时源却没有省着。

  和喜丸欢天喜地在一家自助的烤肉店大干一场之后,他们便在老板幽怨的目光之中缓缓离开。

  “去,在门口秋道一族旁边加几个字,谢绝宠物入内!”

  老板等时源走远,随即对身边的伙计吩咐道。

  刚刚那名忍者带来的宠物,已经不是吃饭,那完全是和饭有仇,在拼命干饭!

  仿佛今天烤肉和它只能存活一个。

  明明看着那么小一只狼狗?

  没想到吃下了几乎相当于自己身形那么大一盆的肉!

  烤肉店老板感觉心有些累。

  前不久遇到一群自称秋道一族的忍者们进行家庭聚会,他以为那天是自己开店不久时来运转将会在木叶爆火的开始。

  没想到,那群看着憨厚的忍者们直接给他上了一课。

  吃完还说着什么香啊,燥啊。

  那天之后,他就在门口竖起一副牌子谢绝秋道一族的人进入。

  然后,经历大半个月,他好不容易将之前的亏损赚了回来。

  结果今天又遇到一人一狗给他一个大嘴巴。

  果然,在忍村开自助完全没有前途吗?

  老板眼神有些昏暗地看着自家的伙计在门口牌子上修修改改,心里已经有了转行的念头。

  回到家中,时源示意喜丸自己活动,随即便钻进浴室开始泡澡。

  一个小时之后,放松完的时源穿着宽松的浴袍走出来。

  舔狼喜丸迅速上线,围着他的脚不断打转,显得十分热情。

  陪着喜丸玩了一会儿,算是将它的情绪安抚好后,时源来到自己平时静心修行时的房间。

  拿出之前从神农实验室得到的卷轴,将它们一一放到身前,他目光深沉地打量着自己获得的一切。

  思索一番之后,时源拿起其中一卷。

  这卷便是之前他接下这次任务的目标物品,也是能够使他变得更强的基础。

  禁术-肉体化生。

  比肉体活化以及肉体再生还要变态的恢复力,甚至能够无伤开八门。

  当然,这点只是存乎于时源记忆之中神农的吹嘘,实际上并没有谁真正验证过。

  不过,那时候说这话的神农也是掌握八门遁甲的人。

  对方能够说出这样的话,那说明肉体化生这忍术确实有其资本。

  开始翻阅卷轴,喜丸也懂事地卧倒在时源身边没有继续淘气,好似布娃娃一般守在那。

  这卷轴里面,记录的是神农对肉体化生这个忍术的猜想和开发历程,当然也有神农开发出来之后忍术的修行方法。

  虽然目前确实如时源所料还没有完善,但基本的框架却已经成型。

  其中,许多的东西和时源自己的理解不谋而合。

  静静地研读着卷轴之中的内容,时源很快便将大部分的心神沉入进去。

  神农别的不说,至少在他擅长的方面确实很厉害。

  对于肉体和查克拉的种种推测、研究居然能够达到眼下堪称恐怖的境地。

  时间,就这样悄悄流逝。

  第二天一早,时源洗漱穿戴整齐之后,带着喜丸开始围绕着村子进行简单的体能训练。

  随着喜丸的长大,时源也不再将它当作小狗来对待。

  按照犬冢花所说,喜丸这家伙已经开始展现一定的侵略性,至少在她那都会和其他小狗进行领地争夺。

  按照时源的预计,再有个三五个月,喜丸的体型也就基本达到可以在野外生存的程度。

  到时候,时源出去做任务的时候,他便打算将其扔到后山的森林里面。

  后山的森林并无大型野兽,喜丸在里面虽然不会是最强,但也绝对不会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没有将喜丸当作忍兽的打算,但是也必须让它会一些狼必须的技能!

  绕着村子跑了两圈,时源今天训练并没有去猿飞家族的训练场,而是直接来到后山。

  示意喜丸自己活动,时源边找了一块空地进行简单的修行。

  昨晚,再将肉体化生之术看完一遍之后,时源又再次将其他的收获拿出来进行了简单的阅读。

  快速培养细胞,在他看来也就是速成般的克隆技术让他昨晚有了一些不一样呀的触动。

  在这个危险的世界,普通人的上限是有界限的。

  充其量也就是雷影、三代、自来也这种级别,想要在多年后到来的世界上屹立,光凭目前掌握的熔遁以及正在开发之中的其他遁术显然是极难的。

  那么,有了这样堪称变态的技术,他能否做出一些改变呢?

  这个念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现,就一直环绕在他脑海之中。

  “风遁!”

  盘坐在地的时源双手合十,查克拉萦绕在他手掌之上随着他嘴里蹦出两个字猛然跳动。

  摊开手,看着被切出许多裂口的树叶,时源皱眉地将树叶抛开,然后手一抓再次抓住另外一片完整的树叶。

  现在说一些高大上的东西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用处,他还是得脚踏实地地完成自己的修行!

  再掌握火遁、土遁的性质变化之后,时源将自己的目光瞄向了自己天生掌握的最后一种查克拉属性——风遁。

  三代给过一些有关风遁修行的手札,时源自然是反复研读过。

  但修行这事吧,很奇妙。

  有时候你费尽心思修行依旧止步不前,但有时候你或许是扣个脚,突然就来了灵感,然后某个一直以来卡着的障碍就不攻自破。

  而现在,时源就陷入了一种修行之上的困境。

  在短短几个月掌握火土双属性的性质变化并且开发出熔遁之后,他就觉得自己的天赋不一般。

  所以,在继续修行风遁之时他认为自己能够很快掌握,结果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修行的进程一直没有实质性的突破。

  虽然能够使用风属性的查克拉将手中的树叶切开,但那并不是时源希望的样子。

  偏头看去,时源有些疲惫地深呼吸几次,目光很快就锁定在不远处逮着一头不知道哪来的兔子疯狂逗弄的喜丸。

  兔子完好无损,喜丸并没有伤害它,但却也没有放过。

  每当兔子找准方向打算逃走,喜丸就会迅速加速堵在对方的前进路线上,将对方逼停。

  那边,喜丸似乎也注意到时源的目光。

  嘴里发出几声稍显稚嫩的嘶吼,随即就好似赶鸭子般将兔子逼迫着跳向时源的方向。

  有些苦笑不得,时源随即起身将浑身发抖的兔子抓到手中。

  嗯,八斤起步吧。

  感受了一下分量,时源觉得今天的主食有着落了。

  简单放松几分钟,时源便又放下兔子继续修行。

  午饭,一人一狼简单对付了一下。

  晚餐,红烧兔肉,麻辣兔头,碳烤兔腿……在楼下租客的协助下,喜丸第一次的猎物成为了餐桌上美味的佳肴。

  而这,似乎也让喜丸找到了乐趣。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时源每天的节奏就是这样。

  早上带着喜丸出去,然后放仍喜丸随便去玩,自己则寻一处安静宽敞的地方进行修行,到了晚上,一人一狼又再回去。

  这样简单的日常持续了很久,一人一狼也乐在其中。

  不过,这半个月以来,时源也敏锐地感觉到村子内的气氛变化。

  以他目前的身份,虽然还是无法接触到机密的东西,但是作为一名出类拔萃的中忍再加上和三代的关系。

  他知道,和云隐的战争,已经不再存乎于想象之中。

  虽然他早就知道木叶和云隐会在这几年出现纷争,但是当一切来临之时,依旧有些不得劲。

  早在数个月乃至大半年前,不安分的云隐就开始从雷之国南下进入月之国,甚至想要进入和火之国交接的盟友国汤之国。

  那时,木叶迅速做出反应,派出边境部队驻扎到汤之国的边境,和月之国境内的云隐进行了小范围的对抗。

  当时正是四代刚刚遇难之后的几天,云隐的动作似有收敛。

  随着时间的继续,云隐的动作也越来越大,仿佛也不再把木叶放到眼里。

  而在几天前,三代在一次指导时源修行的时候告诉时源,云隐的耐心已经被消磨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