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凯和小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半个月的休养生息,时源将自己的状态已经调整到了最佳。

  于是,某天早晨,时源再次将喜丸送到犬冢花那边,接着便独自一人来到任务中心。

  一身劲装的他,看上去却也多了那么几分青年才俊的气质。

  还是那熟悉的接待员,和对方微笑对视一眼之后,时源便开始自行翻阅任务清单。

  和之前接取任务类似,不过这一次,时源又给自己多加了一条原则。

  任务时长最好要短一点。

  为什么呢?

  因为从三代之前和他讲起边境情况的时候,他感受到一丝不容乐观。

  作为木叶的忍者,他觉得自己的实力还算不错,那么如果前方有需求,他不会继续抱着之前能苟就苟的态度去面对。

  这是他最近不知不觉新的变化,而他自己也并没有故意去割舍这段情感。

  人之所以是人,正是因为人拥有着各种复杂的情绪。

  拥有各种的情感,并不会拖累他的成长。

  很快,时源就被清单上一个任务勾起了兴趣。

  倒不是说这个任务有多么多么高级和有趣,而是因为这个任务他有印象。

  任务内容:清缴乱窜在火之国东边官道附近的忍者团伙,该忍者团疑似潜入火之国的云隐忍者,须小队接取。

  伸手在这个任务上点了点,时源询问望着自己的接待员:“这个任务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之前不是说的浪忍吗?”

  在领取上一个任务时,这个任务就是被他挑中的三个任务之一,虽然最后他选择了有关神农的那个。

  接待员扫了一眼时源所指的任务,脸色变化,然后劝诫一般地说道:“之前有一支中忍小队领取了这个任务,不过最后他们用两死一伤的代价换回了目前补充的情况,那根本不是什么浪忍团伙,而是有组织的云隐忍者。”

  停顿一下,他又接着说:“所以,中忍,也许你实力不弱,但这个任务并不是你能够领取的,上忍会处理它。”

  “原来是这样!”

  时源恍然大悟,露出善意的微笑。

  “这上面说明必须得以小队为单位接取该任务?”

  虽然对方提醒自己中忍并不适合这个任务,但是时源也清楚自己并不是什么一般的中忍。

  听到时源的话,接待员定定地看了时源几眼,心中念叨感情他刚刚是白费口舌,但还是迅速回答时源:“没错,必须是小队接取,而且如果小队队长是中忍,还必须得到上面的认可才有资格接取!”

  “我明白了。”

  时源将任务清单还给接待员,随即靠到椅子上思索。

  这个剿灭忍者的任务,他很中意。

  唯一的难点就是需要组队。

  独来独往惯了,他很少和人组队。

  所以现在需要有人组队,他就开始犯难。

  红?

  虽然两人关系比较要好,但说实话,时源有些看不起对方的实力。

  幻术如果没有修炼到举手投足间就能够释放出来,那么充其量还是一个菜鸡,一旦涉及上忍层面的战斗,几乎是没有用的。

  而且这次的任务目标可能还是云隐忍者。

  云忍的速度,或许红的幻术完全放不出来。

  疾风?

  比起红似乎要强上不少,但是还稍显稚嫩的剑术对上云忍依旧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排除掉自己合作过的伙伴,时源发现自己的朋友圈有些狭窄。

  ‘好难啊!’

  时源有些无奈,正想着是不是要找三代开个后门让自己独自一人领取该任务。

  一道熟悉却也陌生的身影从门外窜进来。

  对方三步并作两步瞬间从门口来到接待窗口,大嗓门就直接开始叫喊:“我来交任务呐!”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完成了什么惊天任务呢。

  时源面前的接待员用手扶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随即对时源微微点头致歉,随即移动到凯面前的窗口。

  因为此时时间还早,任务中心只有他一人在值班。

  时源没有说话,悄悄打量着来人。

  迈特凯,一个火影迷都绕不开的存在。

  虽然颜值不怎么在线,但是人气一直都不低。

  那一脚的风华,足以吹到天荒地老。

  但比起后来,此时的凯不仅稚嫩而且弱小。

  凯很认真地的和接待员交接任务,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时源。

  或者说他其实注意到了,但却并没有在意。

  因为一直以来,他走到哪里都是被人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盯着,所以久而久之,他便学会正视自我,不再被别人的眼光困住。

  虽然是木叶忍村最勤勉的忍者之一,但是凯似乎并没有获得足够的尊重。

  时源注意到凯的裤脚高高挽起,裸露出来的脚踝还沾着泥土,一副刚刚从地里出来的样子。

  待接待员来到他所在的窗口,他笔直地站立在窗口前将手里的任务凭证交给对方,一脸的灿烂笑容。

  按理来说。

  像凯这样实力强劲更从不懈怠的忍者,没道理还做着眼下明显不符合身份的任务。

  但事实上,凯确实做着有些掉价的即便是刚从忍校毕业的下忍都能够完成的不入流任务。

  时源和凯同过窗,不过上次见面还是因为神农的事情在药店‘不期而遇’。

  在时源的印象之中,凯作为和日向柔拳相对的钢拳大成者,是明面实力不输阿斯玛等上忍的强大战力。

  甚至到后期,还是唯一可以让大反派停下狂笑被称赞为体术最强的男人。

  但现在,凯只是一个每天做着不入流任务,被许多同期忍者看轻的憨憨。

  好在对方的心态一直保持着积极乐观,将这些看似普通的任务当作对自己的一种磨练!

  默默地看着凯一脸憨笑地交接任务,然后拿到报酬之后朝着门外走去,时源的眼睛逐渐发亮。

  如果说目前村子内能够和他相匹配的忍者,那么凯绝对是其中之一。

  即便没有和凯交过手,不清楚对方目前的实力层次在哪,但时源相信这个时期的凯绝对不弱!

  望着凯远去的背影,时源看到三分萧索三分无奈以及四分的坚持!

  没错,此时的时源眼睛就是这么神奇!

  不管凯的心态怎么强大。

  一直被其他人看轻,甚至连和他组队的忍者都没有,他内心还是失落的。

  明明他的实力在中忍这个层次不算低,但别人却对他不信任。

  八门遁甲很强。

  但那是留着拼命的手段。

  他总不能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并没有别人想象之中的那么不堪就见一个人施展一次八门遁甲吧。

  那不现实。

  实力强劲,正面作战能力在同等级实力下属于拔尖,最重要的是人品还值得信赖。

  这不就是时源所寻找的那种队友吗?

  打定注意,时源先是对接待员说自己回去考虑一下这个任务,然后就跟着凯朝着外面走去。

  他并没有立即上前招呼凯,而是想要观察一番对方。

  凯走出任务大厅,余光瞬间就捕捉到身后的一道人影。

  没有在意,也并没有多想。

  他今天一早就将任务完成,此时打算继续一天的修行。

  什么都可以说谎,但是他的努力却不会骗他。

  所以他相信只要自己一直保持着努力的态度刻苦训练,总有一天会有人从漆黑之中发现他这块金子。

  速度很快地穿过几条街道,凯发现身后的那道身影还在后面,这让他不由皱眉。

  心中有些奇怪,他身体一扭就进入一旁的巷子。

————

  他要看看,到底是谁居然敢跟踪他这个木叶猛兽!

  虽然他不被人看起,但是有人如果真的对他有恶意,他自然也不会客气!

  时源紧紧跟在凯的身后,发现对方钻入一处巷子之后,没有犹豫,同样走了进去。

  “木叶旋风!”

  脚步刚踏入巷子一步,时源就感觉到一股劲风朝着自己的脸颊袭来。

  攻击还没有到,劲风就好似刀子一般刮在他的脸上,一阵刺痛。

  但时源并没有被这突然的袭击吓到。

  他微微低头躲过,然后蹲地之后迅速朝着一边跳跃一步。

  “嗯……时源?”

  凯在时源躲开之后正准备继续攻击,但是目光一凝便认出跟着自己进入巷子的人是谁。

  看到是他曾经的同学猿飞时源,凯有些惊讶和疑惑。

  “哈……是我,凯,好久不见!”

  跟踪,被人发现并认出来,有点小尴尬。

  不过时源很快就将自己的表情控制住,然后不失礼貌地对着凯微笑着。

  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是啊,好久不见呢,上次见面还是在神农大叔那,不过没想到……你跟着我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认出时源的身份,凯的敌意消失不见。

  而看到时源,他便因为两人上次见面实在神农药店,所以脑海中不由想到了什么。

  不过很快啊,他便调整了心态询问着时源。

  时源笑道:“我刚刚打算接取任务,但是任务要求组队,一时之间还在发愁要去找谁,然后这不是看到你所以就想邀请你加入我的小队嘛!”

  和凯这样性格的人打交道,时源清楚不需要拐弯抹角,所以便直截了当地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他相信,只要凯不傻应该就不会拒绝。

  听到时源的话,凯的表情有些古怪:“加入你的小队?”

  时源说的每个字他都认识,但是连在一起却让他有些犯迷糊。

  因为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邀请他加入小队。

  顿了一下,时源点着头肯定地回答:“没错,加入我的小队和我一起做任务。”

  凯有些迟疑。

  在忍校的时候,时源的天赋属于那种小天才级别。

  虽然同期中还有卡卡西那种不到一年就直接毕业的变态镇压着所有人,但时源那时候却也不是和他有什么交集的存在。

  所以,凯当时能够说上的话,就只有同样是吊车尾且被誉为许多同族人看不起的宇智波带土以及一些优秀得不够彻底的同期生。

  虽然时源似乎成为下忍之后许久都未正式成为中忍,似乎都已经淹没在人海里,但是凯却也明白有的圈子并不是他可以插足的。

  现在,时源居然主动邀请他加入小队,所以他有些觉得不真实。

  在忍校都没有说上几句话的人,却突然出现并摆出一副亲切的脸孔,这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凯从来都不以恶意揣测别人,但此时也并没有立即答应时源。

  他需要知道其中的理由。

  像时源这样不在乎自己只会体术和简单忍术的人,除了之前的卡卡西,时源似乎还是第一个。

  时源也看出凯的疑虑:“你可以给你一些时间考虑,因为我是认真的。”

  “可是我并不擅长忍术,即便是简单的忍术有时候都没法施展出来,时源你确定邀请我加入你?”

  凯认真地看着时源,生怕对方对自己的能力有什么误解。

  虽然他可以使用忍术,但忍术从来都不是他的立身之本,也许一场战斗结束,他连一个攻击性的忍术都没有施展。

  这也是许多人看不起他的原因所在。

  一个不擅长忍术的忍者,还是忍者吗?

  凯的回答没有让时源意外,他回应道:“我知道你擅长的是体术,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你的特别,但是我却知道你很强!至少在同期生里面,没有几个是你的对手,这也是我邀请你的原因。”

  有些诧异,凯不知道为什么时源这么肯定自己的实力,但脸上却也不知觉有了笑容:“原来还有人这样看我的,不过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强。”

  谦虚和低调,一直是凯身上的标签。

  时源抬手在身前挥了挥:“可不要继续谦虚,你在忍者学校的时候就是最勤奋的那个,毕业之后同样是最勤勉的,况且同期生里面你也是最快升为中忍的那批,我可不会小看你的实力。”

  凯被时源夸地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染上了一层让人觉得违和的红色。

  他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炫白的牙齿甚至变得更加亮,让正对着的时源不由眯起眼睛。

  察觉到时机似乎已经成熟,时源盯着凯追问道:“那么,你的意思是什么。是继续每天做着简单的任务,还是和我组队去外面磨练自己?”

  多的,不需要说,解释太多没意思,他相信凯不会是一个让人失望的人。

  虽然每天做那些简单任务都保持着惊人的积极性,但是时源能够看出凯内心的那种不甘寂寞!

  “好,我加入!”

  凯回答地没有丝毫的停顿,表情迅速变得认真且热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