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云隐忍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凯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拒绝时源的邀请。

  他确实希望得到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那么现在舞台已经有人搭建好,他为什么不上去呢?

  时源是他的同学,还是猿飞家族的人,没道理来整他一个小小的平民忍者。

  时源露出笑意,伸出手:“那么,合作愉快!”

  能够得到凯这样一位强大的队友,他对接下来的任务有了更多信心。

  凯先是一愣,然后迅速双手抓住时源的手并紧紧握住:“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那咱们什么时候开始任务?”

  想到能够接取高级别的任务,凯一脸开心,迫不及待四个字明明白白地写在他的脸上。

  “咱们半小时之后在任务中心见,你显然需要回去准备一下,这次任务距离村子很远。”

  时源扫了一眼此时凯的模样,挽起的裤脚还没有来得及放下,脚上还有一些泥印。

  对面的凯也注意到时源的目光,脸色微微一囧:“十分钟就够了,请时源你在任务中心等我十分钟,我一定准时赶到!”

  他很认真地说道。

  “那好吧,我在任务中心等你,第一次组队做任务,可不要迟到哦。”

  时源略带玩笑语气地提醒凯。

  “明白!”

  凯一脸激动,瞬间消失在时源的视线内。

  木叶的街道上,多了一道狂奔的绿色身影。

  比预计的十分钟提前了两分钟,时源就在任务中心看到了火急火燎赶来的凯。

  “凯!这边!”

  他的屁股才刚刚将凳子捂热,凯就已经赶来,这也说明了凯对于这次任务真的很上心。

  听到时源声音,凯立即从门口跑过来。

  没有废话,时源带着凯来到任务领取窗口。

  还是那个接待员。

  “我要领取刚刚那个任务!”

  时源示意对方,很认真地说道。

  站在时源身后,有些猴急的凯踮脚看了看时源手指的任务后,一脸惊讶,随即凑到时源耳边小声地说道:“时源,这是A级任务?!”

  这种任务都是随便接的吗?

  难道是他做了许久的低级任务跟不上时代。

  虽然凯无所畏惧,但是就他们两个就接取A级的任务,会不会有些太自信了?

  “相信自己,况且我可是有数次完成A级任务的经验。”

  时源回头给凯一个自信的目光,其实他满打满算也就完成了两次A级的任务,其中有关神农的那次还是他捡漏捡出来的。

  凯听出时源话中的意思,随即脸色一凝,再次审视一番时源:“没想到时源你已经这么强了。”

  说到这里,他有些惭愧。

  他成为中忍的时间并时源早许多,但是到目前为止,他完成的b级任务都少得可怜,甚至大部分时间只能混迹在c级乃至于d级任务之中。

  所以徒一听到时源完成了A级任务,他自然是被震惊到。

  “还好,我相信你也可以的,那么我领取这个任务,你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这个时候,时源才想起凯也是自己的队友,至少领取任务的时候还是得考虑对方的感受,不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凯用手在头上挠了几下,露出一口白牙:“我没有问题,或许这才是对努力的不辜负,我不会拖时源你的后腿!”

  “那好!”

  时源再次转头对接待员确认了自己的意思。

  几分钟之后,时源在那位负责登记的忍者有些古怪的目光之中,带着凯出发了。

  这次的任务目标们活动的地点大概在火之国东边几处官道附近,对方并没有一个实际性的据点,而是流窜在一定范围内作案。

  一开始,村子对他们的定义是一伙浪忍,但是上次和对方交手并逃回来的木叶忍者却让对方的真实身份得以暴露。

  按照时源的估计,两人不间断赶路也至少得花费三天左右的时间。

  一路上,时源向凯交代部分有关战斗的事宜,同时也将敌人的情报简单作了一些介绍。

  发现凯似乎有些紧张,一路上的神情都绷紧的像第一次坐到花轿上的大闺女。

  于是,时源在行进之中拍了拍他的肩膀:

  “放轻松点,只要咱们不大意,完成任务没太大的问题。”

  时源对这次的任务很有把握,经过他精挑细选的任务,不出意外是不具备对他本人造成巨大危险的能力。

  除非这次任务又有什么变故?

  想到这里,时源晃晃自己的头。

  上次的护送任务只是一次意外,这次的任务并没有牵扯到什么关键的人物,哪会这么容易出现意外。

  凯的身躯明显在时源的安慰下放松几分,他盯着前面:“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所以心情有些无法平静。”

  时源理解地笑了笑,脚下的步伐加快几分。

  ……

  两天之后,两人已经到达了任务所提到的范围。

  一路上,他们的速度始终维持在某个不低的数值上。

  所以本来预计三天的路程,现在两天多一点就被两人完成。

  来到这边之后,时源并没有立即带着凯开始行动。

  虽然一边赶路一边在恢复身体的状态,但毕竟不是最佳的状态,所以时源压住有些兴奋的凯,两人先寻了一处安全地方调整状态。

  几个小时的休整,时源这才带着凯正式开始行动。

  任务之中提到的敌人活动的范围比较笼统,所以时源预计仔细寻找的话,大概都会花费他俩不少的时间。

  但很显然,计划永远是赶不上变化。

  “时源,有情况!”

  凯耳朵一动,察觉到远处的动静。

  时源也感知到一丝异常,他不仅听到异常的声音,还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和凯对视一眼,他们借助周围树木的遮掩朝着远处悄然飞奔而去。

  在一处横穿两座大山的峡谷位置。

  两人终于发现异常的根源——一支被袭击的商队。

  道路之上,所有的货车上是燃起火焰,地上更是横七竖八地倒着不下二十具失去生命的尸体。

  他们有的是商队的护卫,有的是商队普通的成员,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但没有丝毫的不同,他们死亡的原因都是被人一击毙命,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如同屠杀!

  按理来说,那些护卫掌握着查克拉,应该没有那么不堪。

  但事实就是如此。

  看到这样的惨状,时源不由皱起眉头,心底的滋味有些不好受。

  忍住心中的难受,他走到尸体前开始察看。

  出手的敌人,大概有三个。

  地上死去的这些人,伤口也大致分为三种不同的刀刃。

  “这群家伙居然下次毒手!?”

  凯有些难以接受此时的场景,忍者的一大禁忌就是对平民出手。

  而显然,袭击这商队的人并没有这方面的顾忌。

  手起刀落间,就将一群明明没有反抗能力的人杀掉。

  简直不可原谅!

  凯瞪圆双目,其中隐约有怒火在燃烧。

  他无法接受有这么不讲武德的忍者存在!

  “凯!敌人应该是朝那个方向跑了,咱们追!”

  将自己的经验以及所学用到勘察上,时源很快就发现一些值得留意的信息。

  然后很快的,他判断出袭击商队的敌人离开的方向。

  在任务范围内活跃着的忍者,显然应该就是他们的任务目标。

  “好!”

  凯沉着脸点头,迅速跟上时源的步伐,临走之际还回头扫了一眼满地的尸体。

  追踪技艺,对于忍者来说是必修课。

  虽然凯钟情于体术,但是在这方面还是有一些研究,加上他不俗的眼力和敌人并没有掩饰的痕迹,所以他们循着点点迹象顺利地追击出去。

  几分钟之后,两人来到一处空地。

  空地周围有许多被遗弃的杂物,熄灭的火堆也有三四个。

  留意到周围并没有隐藏的危险,两人来到近前查看。

  检查完敌人留下的痕迹之后,时源小心地说道:“看样子,对方的人数应该不超过十个,这里似乎是他们昨夜留宿的地方?是提前就知道商队今天会经过这里所以在这里守着?”

  从刚刚商队那的情况来看,被袭击的时候不超过一小时,所以时源推测着。

  凯蹲在一旁的地上用手摸着一处脚印,脸上满是严肃且认真的表情:“这些脚印很杂乱,层层叠叠的不计其数,显然对方在这里待的时候不短,这应该是一起有预谋的行动。”

  凯按捺下内心的愤怒,耐心地收集一切有用的信息。

  他这个人看似很莽,但实则胆大心细。

  大大咧咧的外在表现不过是他生活的一种态度。

  “确实,不过这群家伙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时源看着凯,一脸疑惑。

  这群云忍袭击商队杀完人之后,货物却并没有带走而是就地销毁。

  所以这样做的意义何在?

  而且,时源还有一个疑惑。

  虽然没有和云隐交过手,但对方好歹也是五大忍村之一,那么自然是有着属于五大的颜面。

  但为什么却没有原则地对屠杀平民呢?

  “找到他们就知道了!”

  凯缓缓起身,环视一圈确认没有遗漏之后缓缓说道。

  “那咱们就继续追!”

  时源也不再将精力浪费在这处明显被敌人舍弃的临时据点上。

  时源的坚决,凯是认可的。

  于是,两人迅速离开这里,继续追击。

  又是大半个小时之后,时源和凯再次俯身停下。

  经过这么久的循迹追踪,他们终于是追上那伙袭击商队的忍者。

  比对情报中的信息,时源也确认这伙人就是自己等人任务之中的目标——那伙云隐忍者无疑!

  屏气凝神,两人远远地观察着对方。

  从穿着打扮之上,他们并不能找到和云隐的护额等能够直接证明对方身份的东西。

  但是从肤色以及毫不掩饰的纹身来看,他们云隐的身份并没有出错。

  对方一共有七人,每个人看上去都极其壮实,看上去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不过观察敏锐的时源还是发现一些情况,七人中有两人带着一些伤。

  不过这些信息其实并不是很关键。

  能够用肉眼看到的,都是浅显的情报,只有仔细挖掘,才能够得到深层次的信息。

  两人继续观望,没有贸然行动。

  而越是观察对方的举止,时源越是感觉到一丝违和。

  敌人来自云隐,这一点绝对无疑。

  但对方究竟是属于云隐部队,就有待商酌。

  七名敌人,虽然为一个团队,但每个人休息的时候都间隔一定的距离,显得极其不正常。

  就好像……互相不信任一般。

  时源脑海之中蹦出这个念头,但随即他自己都不由露出微笑感觉自己想多了。

  敌人都来自云隐,那怎么可能互相间还存在不信任的情况?!

  时源身边的凯偏头看过来,手指朝着敌人的方向指了指,接着画出几个手势。

  在他看来,七名敌人的实力都不弱,他们继续观察下去就是把自己等人置身于危险之中。

  因为没有见过时源出手,虽然之前时源提过他完成过A级的任务,但那并不能作为战斗的依据。

  所以本着谨慎的态度,凯有暂时撤离的打算。

  “再看看!”

  时源手势回应凯。

  实在是因为对方的行为太离奇,甚至没有逻辑去自洽。

  凯得到时源的回应,随即屏住呼吸朝着旁边挪动而去。

  他打算换个位置观察敌人。

  咔擦--

  他踩断一截干枯的树枝,清脆的声音打破了此时的气氛。

  空气猛然一凝。

  时源也瞪大眼睛看向凯,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

  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凯,显得有些呆滞。

  虽然两人隐藏的地方距离敌人不算近,但这点声音对于忍者来说,已经足够!

  果不其然,远处的七名敌人迅速有了反应,直接站起来朝着时源等人的位置看过来。

  “什么人?!”

  一名敌人大喊道。

  然后,其他几人也朝着这边围上来。

  凯表情一囧,踩断树枝的脚不知道是该抬起来还是继续放下。

  时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知道既然暴露所以也不再继续躲藏,直接从隐藏的地方跳出去落到空地。

  凯这种总是给同伴带来意外性的忍者,如果没有点本事,可能还真的无法掌控局势。

  看着时源跳出遮掩物,凯也不甘示弱落到时源的身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