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忍者的原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人并排而立,目光严肃地看向逐渐围过来的敌人。

  战斗,他们并不怕!

  “是木叶的忍者!”

  敌人看到时源和凯身上明晃晃的忍者护额,眼神变得更加阴沉,其中的杀意更是不断汹涌翻滚。

  “来得比想象之中要快许多,不过木叶怎么不长记性,居然就让两个毛都还没有长齐的小子来对付我们?!”

  靠近时源左手方的一名敌人露出轻蔑的笑容,脸上更是露出残忍的表情。

  之前木叶派出的那队忍者就是遭到了他们的狙杀,而他也是他们中受伤的两人之一。

  所以,不管是处于什么原因,他对木叶的忍者都怀着极大的恶意。

  听到敌人的话,时源皱眉,而一旁的凯则先一步回复对方:“对付你们几个,我们就已经足够!你们,会为自己这些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哦?没想到来得还是一个正义使者,怎么,你要为那些死在我们手里的人做主?”

  凯的话似乎让面前的七名敌人想起了一个仿佛酸到掉牙的笑话,几个人都不由对凯露出嘲讽的笑,其中一个更是直接开口讽刺着凯。

  “你…看来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身为忍者,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出手,你难道不觉得可耻吗?你身为云隐忍者的骄傲呢?!”

  忍者,就是为了保护平民而存在。

  像眼前这些敌人所做的事情,也只有浪忍才能干得出来。

  “云隐?!那是什么东西?!你说的是这个?!”

  凯的话一说完,敌人脸上嘲讽的笑变得更加旺盛。

  之前讽刺凯的那名敌人甚至一边对凯说话,还一边伸手指了指自己肩膀外侧的黑色纹身,一脸不屑。

  “我们可不是什么云隐的忍者,如果严格地说,我们或许曾经是,但现在,我们只是被他们放弃的棋子!”

  说话间,刚刚的那名忍者用手指凝聚查克拉在肩膀上的纹身上一划。

  纹身上多了一条贯穿整体的血线,丝丝鲜血朝着地面滴落。

  时源眼中的神色一变,重新打量着眼前的敌人们。

  “你们到底是谁?!”

  凯也察觉到不对劲,环视一圈敌人,慎重地追问。

  “呐,这里,有他们下的禁制,还有两天,两天之后我们就会成为一具尸体。”

  还是刚刚的那名敌人,他将沾着鲜血的手指伸到嘴唇内轻轻舔舐一下,随即露出怪异的微笑弹了弹太阳穴的位置。

  “云隐的死刑犯还是其他?!”

  一直没有说话的时源看向敌人,嘴巴微张。

  “哟,看来这位小哥还是会说话呀,我以为只有这个连体衣浓眉小鬼才长了嘴巴呢!”

  身体前倾,敌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而他的话,也成功将周围的同伴们逗笑,他们纷纷大笑起来。

  “所以这就是你们乱杀无辜的理由?”

  时源眉头一挑,敌人的笑声戛然而止。

  “不然呢?!”一名敌人压着声音看向时源,“我们都已经要死了,杀几个人,不过分吧?!”

  敌人都纷纷收敛自己的表情,宛如实质性的杀意朝着时源和凯两个人压过来。

  七人之中,最弱的都是中忍,其中甚至还有两个上忍。

  所以,当他们释放自己的气势之时,时源和凯都明显地感觉到一股压力。

  “我觉得……过分!”

  时源猛然抬起自己的头,双目之中同样是凝聚的杀意。

  一层查克拉开始从他身体内透出,宛如气旋一般在身体表面打着旋。

  凯没有说话,但是双拳捏的绷紧。

  “那就来杀我们呀!堵上自己的性命,为了杀掉我们而努力!”

  敌人展开双手,毫不在乎地说道。

  从被云隐高层放出来参与到这次任务,他们完全将自己的身心放开。

  反正时间到了最后都得死,那么不如多杀几个火之国的人或者木叶的忍者垫背!

  “呵呵!”

  时源发出轻笑,灼热的气息满满冲荡出身体,“那我就如你们愿,让你们也尝尝被人屠杀的滋味!”

  “你在开什么玩笑呢,就凭你?!”

  一名敌人看着时源,先是一愣,随即发出哈哈大笑。

  “时源!”

  一旁,凯生怕时源冲动,情不自禁地低声提醒。

  “没事,相信我!”

  时源偏头看向凯,双目之中已经是一片火红和炽热。

  “那你小心一些,我在旁边给你掠阵!”

  凯自然是听出时源想要独自一人战斗的意思,看着时源这自信的模样,他自然也不会打断。

  他会随时准备出手协助时源。

  “我们似乎被人小看了?小鬼,你……呃?”

  站在时源左手方十来米的一名敌人一脸杀意地望着时源,嘴里还打算说一些狠话。

  但是话才刚刚到喉咙位置,一只手已经在瞬间卡在他的脖子上。

  “人总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忍者也不例外!”

  时源死死掐住对方的咽喉,脸慢慢地靠近对方,有些炽热的气息打在对方的侧脸上,然后平静地说道。

  咔嚓!

  一声脆响,仿佛是这场大战的开始。

  而这声脆响,也预示着一条生命从世间离开。

  一众敌人显然没有预料到时源居然能够爆发出那么恐怖的速度。

  当他们的同伴已经失去气息跌倒在地上之时,他们的脸上才有了一些反应。

  疑惑、错愕、震惊、难以置信……

  复杂的情绪瞬间占据他们的脸庞。

  而之前站在时源身边的凯,同样是一脸不可思议。

  短短一秒的时间,横跨近十米将一名实力不弱的敌人秒杀。

  时源表现出来的实力让凯感觉很不真实。

  “杀掉他!”

  两秒的时间,足够让其他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所以没有继续惊讶于自己的同伴被时源秒杀,其他人瞬间都有了动作。

  吱吱作响的雷电在剩下六人的身上一闪而过。

  轰隆隆!

  时源站在原地微微一笑。

  脚下的大地就好似龟壳一般碎裂成无数片,红色的炽热液体从下方一冲而起。

  空气被高温模糊,凯也迅速从原地跳起拉开和时源的距离,防止被误伤。

  他看着涌动在时源身边乃至脚下的岩浆,仿佛是第一次认识时源这位明明已经相识七八年的同学。

  “这是……什么东西?!”

  敌人瞪大眼睛,一脸凝重地盯住时源和不断涌动的岩浆。

  “熔遁!该死的,木叶的忍者怎么会熔遁?”

  一名见多识广的上忍认出时源所使用的遁术,嘶声叫喊。

  嘭!

  时源大步向前冲,瞬间来到最近的一名敌人身前。

  炽热的拳头好似扩大了数倍,上面涌动的岩浆让直面它的人都心生恐惧。

  敌人也察觉到危险,身形暴退企图躲开时源的攻击。

  但时源凌厉且霸道的进攻,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够躲开的。

  拳头瞬间击穿敌人身体表面浮现的那层雷电。

  只见得血肉好似天女洒下的花瓣,刹那间在空气之中爆开。

  敌人的胸口破开一个硕大的洞,透过破洞完全可以看到对方背后的一切。

  又是一击将敌人秒杀,时源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让所有人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一起上!”

  敌人不是什么小白兔。

  见识时源几个呼吸就干掉他们的两名同伴,他们虽然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但依旧强忍着畏惧对时源出手。

  剩下的敌人迅速汇聚到一起。

  霎时,电光暴动,雷鸣不止,澎湃的雷遁被他们使用出来,齐齐朝着时源激射而来。

  嘴角向上轻笑,时源镇定无比。

  刚刚的两次出手,他选择的都是敌人之中实力明显要弱上几分的两个。

  也只有使用雷霆手段给敌人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象才能给在完全动手之前占据心理上的制高点。

  选择独自一人对敌,时源并不是托大。

  距离上一次全力出手已经又过去了许久,他能给感觉到自己实力的增长。

  所以,这一次他想要看看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

  况且,如果他真的不是敌人的对手,一旁还有掠阵的凯。

  不说别的,爆发起来的凯,绝对拥有不属于精英上忍的实力,完全可以作为他安全的保证。

  “熔遁-犬啮红莲!”

  双手并拢合举在胸前,熔遁覆盖在手臂之上不断翻滚。

  手臂在熔遁的包裹下迅速膨胀,转眼间就达到一个夸张的地步。

  紧接着,在时源汹涌的查克拉加持下,手臂之上猛然间射出一只硕大的岩浆狗头。

  狗头看上去栩栩如生,而它的身体则是无尽的熔遁岩浆。

  吼!

  狗头的凶恶程度不下于凶猛的野兽。

  徒然出现,它便发出惊天的嘶吼,而组成它身体的岩浆也在这声嘶吼之中变得更加汹涌。

  狗头脱离时源的手臂,迎着敌人释放出来的雷遁扑杀而去。

  红和白将好似分割空间的两种色调,凶猛地撞到一起。

  时源的眼中闪过狠色,扑杀之中的岩浆狗头立即张大嘴巴,露出恐怖的清晰獠牙。

  集五人之力释放出来的雷遁,无论是威力还是规模,应该都不亚于一般的S级忍术。

  但,他们的对手是愤怒的掌握熔遁的时源。

  两边的忍术一开始还能够维持抗衡的局面,但是在时源再次发力之后,熔遁狗头瞬间将前方铺天盖地的雷电撕开一道口子。

  于是,敌人的雷遁分崩离析,没有了定型。

  “怎么可能!?”

  敌人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看着余势不减的恐怖继续扑杀向自己,他们一个个都愣在原地没有立即闪避。

  轰!

  平地起惊雷。

  漫天炸裂的岩浆覆盖周围上百米的地方。

  远处,一退再退的凯站立在一棵大树的枝头,脸已经麻木。

  难怪时源这么有自信,这样强大的攻击手段,年轻一代还有谁能够挡住。

  凯觉得即便是火力全开的自己,说不定都不是眼下时源的对手。

  咕嘟嘟--

  围在时源脚下的岩浆不断冒起热泡。

  他朝着敌人的方向走去,神情泰然且平静。

  也许,他是时候对自己实力有一个更大的认识了。

  脚不断踩在地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不远处的敌人也慢慢从地上爬起。

  不过,五道身影此时还能够站起的,不过寥寥三道。

  而且这三道身影还个个身负重伤,状态不再。

  “开什么玩笑,明明只是一个小鬼,为什么实力这么强?!”

  一道勉强站起来的身影在炽热的空气之中微微摇摆,随即死死盯住时源恨恨地说道。

  来到敌人近前大概五米的距离,时源站定没有继续前进,眼神平静且深沉地看着敌人:“木叶有一句话,做错事就要认,挨打就要站正!虽然我和那些被你们杀掉的平民素未蒙面,但是作为忍者,你们应该拥有自己的尊严和原则!”

  右手臂之上的熔遁再次翻滚,敌人没有出手攻击或者防御,只是用那阴狠的目光看着时源。

  “本以为只有不主动靠近木叶的方向,我们可以潇洒地度过最后的时间,没想到……”

  站着的一名实力大概在上忍层次的敌人叹息道,不知道是在为什么感到遗憾。

  时源的目光扫过刚刚被自己的忍术击中此时未能站起只能躺在地上发出微弱痛呼的敌人:“作为被云隐舍弃的忍者,你们应该一早就有死亡的觉悟吧?”

  “嘁!”一名敌人从忍具袋中抽出一把苦无,半边身体被之前的熔遁击中并灼烧得没有人型只是让他无法全力战斗,但是刚刚缓和几秒之后他觉得自己还能继续战斗,“来吧,杀掉我,为你心中的正义夺回光明!”

  时源眉头一挑,没有立即动手:“你们的具体任务就仅仅是进入火之国引起骚乱?”

  这点,是时源最感到疑惑的。

  放一些实力明显不弱的忍者进入火之国,就仅仅是因为这微不足道的原因?

  “所以说你就是一个小鬼嘛!”

  听到时源的话,三人中间的那个露出嘲讽的笑容,“你以为云隐内部就是完全赞成对木叶发动战争的吗?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云隐内部的阳谋,所为的,自然只是为了不断加速交战的进程。”

  时源看着对方,这一点,他自然有所猜测,但却没有想到云隐居然这么直白的使用出来。

  “最为被云隐判处无期甚至死刑的我们,能够在最后的时间肆意地感受自己存在的意义,也算是一种不错的体验!”

  另外一名敌人握紧自己的拳头,看着时源露出一口牙齿。

  弄清楚敌人的目的,时源也没有了其他方面的疑虑,或者说即便是还有疑虑但敌人显然无法给他们解答。

  尸体会说话,他选择相信尸体!

  “哦,既然这样,那就去死吧。”

  手臂朝着敌人一甩,地下冲出大量的岩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