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返程和继续合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名敌人本就身受重伤没有太多的反抗之力。

  即便是站着那两个之前拥有上忍级别战力的云忍,此时面对时源的进攻也表现得极其勉强。

  自从上次从空忍基地那拿到自己需要的进阶版资料后,时源在后续的时间一边修行一边研究,所以在这次任务出发前,进阶版的肉体化生已经有了可供使用的雏形。

  所以,此时的时源使用起熔遁,完全不需要估计查克拉的消耗以及对过多使用熔遁对自身的损害。

  三次进攻之后,三人之中一人被时源打中,随即被熔遁包围在惨叫之中失去所有的气息。

  七次澎湃汹涌的熔遁冲击,剩下的两名负伤上忍逐渐没有反击的力气。

  第八次进攻,凝聚成长枪状的熔遁一下子贯穿两名敌人的身体。

  战斗,定格在这一秒。

  之前叫嚣的敌人没有了声音,七具尸体就这样杂乱地躺在地上。

  “呼!”

  时源长舒一口气,身上的熔遁也缓缓退散。

  不得不说,他确实对自己的有一些错估。

  能够独自面对两名虽然不算很强的上忍以及五名中忍,他的实力即便是在上忍层次也算精英。

  虽然这和熔遁的强大有很大关系,但熔遁也是他实力的一部分,这没什么好质疑的。

  远处,凯已经在震惊之中麻木。

  脚步在树枝上踏动,他随即落到时源的身边。

  “时源,没想到你这么强!”

  凯好不掩饰自己眼睛之中的星光,一脸红光地看着时源。

  时源恢复正常的状态,呼吸也逐渐平复,看着面前的凯,他没有继续谦虚:“仅仅是这个程度,我还是能应付的。”

  说完,时源嘴角一翘。

  凯没有从时源的话中感觉到骄傲,因为他说的确实是事实。

  “把这些家伙带回村子,我想村子能够从他们的脑中找到需要的情报!”

  时源对凯说着,同时也从腰间抽出一个能够印有封印术式的卷轴。

  “可是这些家伙都是被云隐放弃的忍者,我们确定能够找到有用的情报?”

  凯有些不解,但手里的动作并没有停,而是协助时源开始将尸体封印进卷轴。

  “总会有收获的,不过那都是情报科的任务,不在我们的任务范围内。”

  时源解释道。

  很快,将几名敌人的尸体装进卷轴收好,两人踏上了回程的路。

  任务,因为时源个人能力完美结束。

  凯只觉得自己这次出来完全是打酱油,全程都在陪跑。

  不过他也不恼,好歹这样的任务可以让他积累许多的经验和资历。

  况且,时源和他也说好了,这次任务结束希望能够继续组队。

  凯自然是欣然接受。

  回到村子,两人直奔任务中心。

  交接完任务,时源给负责人说明具体情况,随即便得到三代的召见。

  火影办公室。

  三代目神情肃穆地盯着站成一排的时源和凯:“这次你们的任务完成得很漂亮,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其他人。”

  时源在刚刚已经将这次任务的经过大概讲了一下,其中重点交代了敌人的身份目的以及自己的一些猜测。

  时源和凯对视一眼,同时露出微笑:“明白!”

  三代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目前局势是越来越不稳定,继续努力吧,木叶这棵大树还需要未来的你们支撑!”

  说完,他拿起烟斗猛吸一口,然后面目在烟雾之中变得模糊不清。

  时源略有所思地看着三代没有多说。

  而站在时源身边的凯则身体猛然一震,显得很是激动:“请火影大人放心,我会加倍努力!”

  他在父亲死去之后的这几年得到过三代的各种支助,心里也一直敬重着三代。

  三代满意地看着凯,脸上露出短暂的微笑:“嗯,我相信你能行,凯。”

  再次抽一口烟,他脸上的斑纹似乎都淡化许多,随即挥挥手示意两人离开:

  “先下去休息,这次任务你们应该也累了。”

  时源和凯弓腰向三代一拜,紧着转身离开。

  从火影大楼出来,两人并没有立即分开。

  时源先是带着凯来到犬冢花那里将喜丸接回来,然后两人一狼又一起来到一处名为烤肉Q的烤肉店。

  这次的任务报酬是凯这些年来拿到过的最大的一笔钱。

  所以他打算请时源吃一顿,既是对这次任务的总结,也是对时源信任的答谢。

  时源没有拒绝。

  几天不见,喜丸的热情不减。

  而仅仅是几天时间,时源肉眼可见地发现它似乎又大了几圈。

  作为一只正在成长的狼,喜丸确实每天一个变化。

  虽然是凯请客,但时源也没有丝毫的客气。

  喜丸更是直接化身愤怒的干饭机器,独自一狼完全不输时源甚至凯,至少是近十斤的鲜切肉。

  一顿操作之后,喜丸挺着大肚子盘坐在时源身边。

  它圆滚滚的肚子好似皮球,鼻子里还时不时发出舒服的冷哼。

  时源和凯还在一边吃一边聊天,气氛很是融洽。

  再次猛喝一大杯的饮料,凯手里抓着一根带骨的猪排双眼放光地看着时源:“时源,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

  此时,凯的眼神极其真挚。

  时源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头,他能够理解凯此时的心情,但其实邀请凯加入自己的小队并不是处于什么好心,仅仅是因为凯的实力够格、心思也单纯。

  与其说时源拉凯进入小队是在帮助凯,还不如说凯的加入为时源省去大量的麻烦。

  看着凯眼眶内隐约的泪光,时源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

  像凯这样心思纯良的家伙,作为队友又有谁不喜欢呢?

  所以他微笑着:“你的实力那么强,和你做队友对我来说可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有你在,我都可以偷点懒就完美完成任务。”

  听到这话,凯哈哈大笑,然后低头继续大口吃着手里的肉。

  这话听着很简单,甚至他对自己的实力也很自信,但是,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机会去展示自己的强大,而他一直以来都缺少这么一个机会。

  而现在,这个机会,只有时源愿意给。

  所以,无论时源说的多么简单,凯都在心底真心地感谢。

  相视而笑,两人没有婆婆妈妈地说这些已经是过去的事情,大家都开心地吃着面前的肉。

  当喜丸都已经开始打起呼噜,两人的进食也终于结束。

  凯今天是许久以来第一次吃的这么爽。

  这和他自己的腰包有钱以及心情好都有很大的关系。

  积极地结完账,凯和时源便在店前告别分开,各回各家。

  不过在分别之时,两人还约定了下次一起做任务的时间。

  抱着昏昏欲睡的喜丸,时源有些无奈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现在的喜丸,如果把它拉长量一下估计也有个八九十一百厘米,抱着实在是有些不顺手。

  但吃饱喝足之后的小狼完全耍起了赖皮,时源也只好将它抱在怀里。

  于是,木叶的街道上便出现了有些违和的一幕。

  一个看着有些高冷的年轻忍者公主抱一只肉嘟嘟的不知名宠物犬。

  走在路上,时源并没有在意路人的目光,心底却又开始活跃起来。

  对剧情有了解,他清楚这个时期木叶和云隐确实会有不知道打成什么样子的战争。

  动漫内描述的不多,不过时源从各种回忆的推测来看,云隐应该是略有优势的那一方。

  所以后面才会发生云隐好似挑衅一般让木叶交出日向日差这样的荒唐事。

  暂时不去评价这件事当时的三代是如何思考的,但就凭对手仿佛在自己头上拉屎这件事,无形之中就让时源感到有些不爽。

  审视自己,时源摆正自己的态度。

  目前,他的实力不说多,至少也算上忍级。

  虽然心中一直存在前世的那种苟且观念,但随着时间的变化,他已经在努力改变那种不负责的人生观点。

  而既然他已经拥有上忍的战力,他觉得自己也差不多是时候考虑晋升的事情。

  只有拥有上忍的称号,在村子内才算是拥有一定的地位和话语权。

  别的不说,当村子有什么重大决定之时,上忍至少拥有知情权和表决权。

  上忍,对于一个忍村来说,才算是干部级的成员。

  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步一步做,时源并不急,他想要将自己接下来都完美规划好。

  “嗷呜!”

  怀里,喜丸扭动身体引起时源的注意。

  他也将沉浸的思维收回来。

  “怎么,醒啦?要不要自己下来走走?”

  手在喜丸的头上揉几把,时源随即将它放下。

  “走吧。”

  时源继续走,喜丸有些不情愿地迈动脚步跟上。

  ……

  时间再次过去了数个月。

  在这几个月的时间,木叶坊间出现一个极具神奇色彩的传闻。

  两个本来平凡的中忍经过自己本身的不懈努力,以超高的完成率完成了大量的任务,然后得到三代目火影的赞赏成为了特别上忍。

  九次B级任务,三次A级任务!

  这便是时源和凯两人合作这几个月的骄人成果。

  如果没有意外,这个也将成为一项记录保存在木叶的档案室。

  两天前,时源和凯都从三代的手里接过了代表上忍的马甲。

  虽然暂时只是特别上忍,但却也算是步入上忍的层次,进入到村子的干部级。

  于是,有着这样比较富有故事性经历的时源和凯都成为了村子里不大不小的明星忍者。

  其中呢又特别是凯最为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从一个接不到任务、也没人愿意组队的垃圾中忍,一跃成为了实力强劲、年轻一代的体术大拿上忍大人。

  对于许多缺少目标的平民忍者来说,凯的经历简直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人生模板。

  于是,村子内一时之间多了许多穿着紧身衣勤勉训练的人。

  至于时源,因为有人深挖了他的身份,所以几天的时间后,时源便没有多少人关注。

  不过时源并不在意这点名气,对于他来说,几个月的努力使得自身成为特别上忍就是最大的动力。

  至于凯,虽然村子内多了许多以他为榜样的人,但是他也并没有就此迷失在无尽的吹捧之中。

  当那些喜悦化作动力催动他继续努力后,凯开始加倍每天的训练,以此来激励自己继续成长。

  今天,时源和凯难得休息,两人一狼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聊着天。

  手里捏着一块桂花糕投喂着脚边卧倒的喜丸,时源看着凯一脸调侃:“凯,你最近可是成为了许多人的偶像呢,据说和你同款的紧身衣在村子内都已经卖脱销了,就连服装店的老板似乎都打算邀请你为他家的服装代言?”

  凯拿糕点的动作一顿,脸上闪过囧色,但随即认真地说道:“如果我能给成为许多人的目标,将会是对努力的不辜负。但如果觉得和我穿的一样,就能够成为我,那却是对我努力的最大亵渎!”

  时源挑眉:“所以呢?”

  凯一口吞掉看上去就无比美味的糕点:“所以我拒绝了那位老板的请求。”

  说完,凯的嘴角向上一翘,洁白的牙齿开始对时源进行光学攻击。

  “这样啊。”

  拍拍喜丸的头,时源又继续说道,“你应该也感受到村子最近的变化了吧,前线打起来了。”

  凯点点头,一脸严肃:“我前几天和卡卡西闲聊了几句,他最近在暗部也很忙,不过他也对我说了同样的话。”

  卡卡西和凯的关系,很小的时候就不错,算是目前为止唯二的好朋友之一,至于另外一个,当然是眼前的时源。

  “我昨天向三代申请了任务。”时源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

  “什么样的任务?”

  几个月的相处,凯对时源的信任是满满的,所以并没有疑惑时源为什么没有提前询问自己就直接向上申请了任务,而是直接问时源任务是什么。

  “暂时还不清楚,不过三代叫我们今天下午去找他。”

  拿起桌子上的一块寿司咬了一口,时源显得很轻松,“不过这次的任务可以会上前线。”

  “我没有问题,看着前辈们都在前线奋战,我早就上前线的想法。”

  凯握紧拳头。

  “吃完这些,咱们就去三代那看看吧,早做准备,可不要大意!”

  时源将手里吃了一口的寿司塞进喜丸的嘴里,后者欢天喜地地吞下去没有丝毫的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