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出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了?”

  “来了。”

  凯一脸懵逼地看着时源和三代的对话,一时之间竟然觉得平时思维跳脱的自己无法跟上眼前的两人。

  他和时源在吃饱喝足之后便立即来到火影办公室准备先了解即将到来的任务。

  “三代大人,说说任务的事情吧,如果没问题的话,我和凯随时都可以出发!”

  时源询问三代,喜丸安静地围着他的腿打转。

  “不急,还有人没有到。”

  三代示意时源和凯稍等片刻,然后便掏出烟斗开始吞云吐雾。

  “这次任务还有其他人加入?”

  时源皱眉,他不希望自己的小队莫名其妙地有其他人加入。

  默契度不说,就怕新队友实力不够,拖累小队的步伐。

  “嗯,因为这次任务的特殊性,我特意抽调了一名忍者和你们一起组成小队来完成任务。”

  三代没有意外时源的表现,将烟斗移开嘴边后简单地说道。

  “是谁?”

  “他已经到了,你不会失望。”

  三代故作深沉,一副神秘的样子。

  说话间,他用烟斗指了指门外。

  时源和凯随着三代的动作看向办公室的木门。

  紧接着,一阵清脆且有节奏的敲门声随即响起。

  “进来!”

  三代叫门外敲门的人进来,于是,一道穿着神色高领外套的年轻忍者便推门而入。

  时源和凯都好奇地看着对方,思索着来者是谁。

  时源觉得有些眼熟,但仔细回忆却又无法叫出名字;凯则是完全没有印象。

  “三代大人!”

  “两位前辈!”

  这名忍者进来之后,随即来到三代的桌前先向三代行礼,随后又朝着同样站在桌前的时源以及凯微微躬身。

  “你是……”

  时源刚刚在对方弯腰的刹那看到对方背后有一个团扇,心底的熟悉感就更强。

  “特别上忍,宇智波止水,请多多指教!”

  止水回答时源,脸上保持着平静的神色,但说话之时不由挺了挺胸口。

  时源瞳孔一缩,看着自报家门的年轻忍者有些惊讶。

  不过,良好的心理素质让他转眼间就将波动的情绪收敛。

  至于凯,则猛然想起什么,眼睛发光地看向止水,声音徒然加大:“瞬身止水?!”

  宇智波止水成名的时候很早,三战末期木叶和雾隐交战的时候就闯出一番名气,更是有了属于自己的称号。

  在某些人眼里,他是能够和旗木卡卡西相匹配的天才。

  止水看向凯,微微点头:“没错,是我。”

  他显得宠辱不惊、淡然自若。

  得到止水的回应,凯露出一脸的憨憨笑,朝对方伸出自己的手:“你好,我是迈特凯,久仰止水你的大名!”

  止水握住凯的手:“凯前辈以及时源前辈的名字,我最近可是经常听到,超高速率和完成率达成大量的高级任务,简直就是木叶的楷模。”

  “哈哈,你别叫我们什么前辈了,我们成为上忍的时间可是比你要晚许多,比起你来,我们这些不算什么。”

  凯被止水一口一口前辈叫的有些不好意思,收回手摸摸自己的头。

  “两位前辈是和卡卡西前辈同期的,我比两位要晚上一届,所以你们自然是我的前辈。”

  止水解释着。

  身为宇智波家族的忍者,他所表现出来的谦虚很难在其他宇智波忍者身上看到。

  这点,也是三代所欣赏的。

  “多多指教。”

  时源也紧跟着凯和止水打了招呼,止水同样谦虚地叫了一声前辈。

  坐在位子上,三代没有打断面前三位年轻人的交流环节。

  待看到他们都互相认识之后,他才好整以暇地吐出肺内的最后一口烟,双手横成一排摆在身前的桌面:“那么短暂的交流结束,接下来就进入正题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次的任务。”

  “是!”

  三人对视一眼,随即站直身体看向三代。

  知道加入自己小队的人是宇智波止水之后,时源也不再纠结小队被莫名塞进一人这件事。

  瞬身止水的实力,他是必须认可的。

  “这个任务还得从时源你们上次解决的云隐忍者说起……”

  三代一脸严肃,有关任务的详细信息也慢慢被说出。

  “也就是说我们从上次那些忍者被破坏一通的脑子里拼凑出一份地图,地图上有一处对于云隐来说很关键的地点,我们的任务就是侦察那里的情况。”

  “没错。”

  三代盯着时源,语气沉重,“在你们之前,已经有数队的忍者执行过这个任务,但毫无疑问,他们都没有回来。”

  三人心中一凛,徒然感觉到压力。

  “这处地方,是连接云隐前线和雷之国后勤的一个中转站,如果能够掌握那里的情报,我们可以将那捣毁,从而给前线带去不小的优势。”

  “三天前,云隐正式向我们宣战!他们对我们的防线发起突袭,前线虽然暂时稳住了局势,但损失不小。”

  三代平静地说着一些情报,而三人的脸色也都逐渐出现变化。

  时源之前就推测云隐如果要动手,也许就在不久的时间,但没想到已经发生。

  不过,还算在预料内。

  “你们是目前村子内我最信任的忍者之三,最重要的,你们的实力,也是极为出众的那几人。前线的情况比较特殊,那些上忍暂时无法调动,所以这次的任务就只能交到你们手上。”

  “什么时候动身?”

  止水一脸正色地询问道。

  “越快越好!你们越快收集到情报,前线也能够越快派人去捣毁。”

  得到指示,凯干劲十足地挺起自己的胸膛,道:“那我们马上就出发!”

  “为什么不直接派忍者袭击?”

  时源自然也赞同立即行动,但是临走前他还有疑问。

  “我们得到的情报并不全,就连那处位置都是一个范围需要你们自行去搜寻。在不知道具体具体地点、敌人数量的情况下贸然从前线抽出大量的忍者,对前线的局势来说将会是一场灾难。”

  三代解释,眼底一片深沉。

  时源闭上自己的嘴,听完三代这么一说,任务的危险性再次升高了数分。

  这样一个明显带着试错性质的任务,稍有不慎就将招致危险降临。

  但正如三代所说的那样,村子内目前具备完成这个任务的人,确实只有有限的几个,他们三人正是其中之三。

  危险的事情,总是需要有人去做,总是逃避责任是无法得到回报的。

  “侦察情况的时候如果察觉到不对,你们可以随时放弃任务,这是我对你们额外的要求。”

  三代的目光一一扫过三张年轻的面孔,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的亮光。

  “明白!”

  时源沉声回应。

  没有其他的疑惑,三代开始交代任务的关键点并交给时源一副不算详细的地图。

  临走,三代欲言又止。

  时源很懂事地慢了另外两人几步落在后面。

  果不其然,等止水和凯出去之后,三代看着还没有离开的时源:“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做更多的事情,不止是侦察。”

  时源认真地点头,随即追着已经离开的凯两人消失在三代的视线内。

  从火影大楼出来。

  带着凯以及刚刚入队的宇智波止水,时源先将喜丸送到犬冢花那里,接着一行人便悄然离开村子。

  时源几人离开之后,办公室内的三代陷入久久的沉默。

  不知道过去多久,三代将手里的烟斗放下,“去通知一下团藏,让他过来见我,我有事找他!”

  话音一落,角落位置一道黑影闪过。

  三代目光都没有动一下,双手支在下巴位置陷入思索,窗外一缕阳光打在他的侧脸。

  木叶此时的地位略显尴尬,所以村子需要持续的和平慢慢发展。

  但现在云隐主动挑起的事端让一切都无法继续。

  和云隐进入持续的战斗,实际上木叶并不占优。

  在三战之中木叶虽然作为最后名义上的胜方,但轮流和多方交战几乎是已经掏空了所有的战力积蓄。

  再一个,村子内的高端战力都陆续离散,叛逃的叛逃、出走的出走、阵亡的阵亡……

  所以,三代很清楚想要终结和云隐的纷争,就必须采用较为极端的办法。

  让时源等人越过防线去侦察那处中转站,就是为了快速获胜做准备。

  很快,一道浑身仿佛被笼罩在阴影之中的身影从门外进来。

  吭吭坑!

  拐杖的声音清脆地打断三代的思维,三代不急不缓地抬头看过去。

  “日斩,你找我有什么事?”

  这个时期,团藏因为某些事情被三代解除了所有的职务,手中也只有一个目前半残状态的‘根’。

  “我需要你和你的根去做一件事情。”

  三代眼神深沉地看向团藏,双眼之内是凝聚的狠色,让人不敢直视。

  团藏没有露出丝毫的意外。

  他从一旁拉过一张板凳,随即单手撑着拐杖坐上去平视着三代。

  绷带之下,嘴角露出深沉的笑,就好似露出黑暗中露出獠牙的猛兽。

  “说说看。”

  ……

  从木叶出发,时源带着另外两人加紧赶路。

  三天左右的时间离开火之国,两天时间穿过汤之国来到月之国的边境。

  云隐的那处中转站位于月之国的腹地位置,深处云隐前线的后方位置。

  所以,摆在时源等人面前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安全顺利地越过敌人的防线进入那里。

  这,就很考验忍者自身的实力。

  但这对于时源三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云隐位于月之国的专注力基本都在木叶大部队那边。

  所以只要把握住机会,三人很轻松地就在狭长的边境位置寻到一处突破口进入月之国。

  然后,几人一边隐藏自己的身形,一边循着情报在三代给出的范围内开始搜寻对方的中转站。

  又是大半天的时间过去。

  小队将已知的范围再次缩小,目标地点也逐渐显露在他们眼前。

  不过随着范围的缩小,时源也感受到一种紧迫的压力。

  周围已经出现巡视的忍者,很明显,这里距离云隐的那处中转站绝对很近。

  蹲在一处树枝上,时源借助周围茂密的枝叶遮掩自己的身影,一双眼睛则穿过缝隙看向不远处的一伙敌人。

  “截住他们,我们需要知道一些简单的情报。”

  时源示意身边的两位同伴。

  凯作为和时源合作许久的队友,默契十足。

  所以时源仅仅是一个眼神和手势,他就心领神会。

  一旁,止水也缓缓抽出自己背后的忍刀,看着时源和凯动作准备随时出手。

  时源作为这个小队的队长,他的话,止水自然是需要遵从的。

  况且一路以来时源的指挥也很得当,宇智波止水心服口服。

  于是,当那伙云忍缓缓靠近之后,三人同时出手。

  四名敌人完全来不及反应,随即就被制住。

  “止水!”

  将敌人都放倒,时源示意止水。

  后者比较精通幻术,所以采集情报这件事让他来完全是可行的。

  止水也没有推迟,开始对敌人一一释放自己的幻术,让被制住的敌人陷入他所营造的幻术空间内。

  写轮眼散发出淡淡的猩红之色,敌人的眼神逐渐迷离。

  时源和凯都是第一次见识三勾玉级别的写轮眼,所以略显好奇地看着止水。

  不过和凯不同,时源心底还在思索三勾玉级别的写轮眼对他所能够造成的影响。

  虽然按照三代的说法,他自身强大的精神力给予了他天生就很强的幻术免疫能力,但说实话,面对上瞳术类的幻术,时源心里却也没底。

  想要将这方面的抗性训练起来,对于谁来说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打不过就加入。

  但想想将别人的东西移植到自己的身上,时源就千百个不愿意。

  即便对于这个世界来说,诸如眼睛、细胞这类的东西就好似插件一般即插即用。

—————

  很快啊,止水的双眼内红光慢慢暗淡下来。

  随即,止水也起身示意时源他已经拿到需要的信息。

  三人互相瞄了一眼,直接将敌人解决掉迅速离开。

  无论是杀还是不杀,他们都将暴露,这点,是时源决定出手前就考虑到的。

  所以在敌人来不及反应的时间,他们就需要将任务完成。

  三人换了另外的位置进行躲藏,然后止水便开始详细说明刚刚他从敌人那里获得的情报。

  中转站确实存在,并不是时源一直怀疑的陷阱。

  不过虽然不是陷阱,但却胜似陷阱。

  为什么呢?

  因为中转站内拥有至少三百名守备忍者。

  而且,距离中转站几公里外,还有一处驻扎的忍者部队,人数大概在五百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