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激进的行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完止水的话,时源陷入沉默。

  难怪之前到达的小队音讯全无,感情是这里有这么多的敌人在等着他们。

  这样的情况下,稍有不慎,几人的小队就将面对百倍于自身的敌人,用人堆都能将人堆死。

  况且,像这样大数目的守备力量,他们各方面的防护也绝对是到位的。

  侦察结界、探测结界、感知结界……

  只要有异常的敌人进入范围,他们就能够及时反应,从而掌握先机。

  “事情有些麻烦!”

  止水望着时源和凯叹了一口气。

  这次任务的主体是确定这处中转站的具体位置、守备力量等等一系列的小目标。

  而他们进行到这里也差不多完成任务一半。

  但光是目前知晓的一切,就已经让他们不看好木叶打算袭击这处中转站的计划。

  穿过防线进入敌人的腹地,人数自然不可能多。

  而人数一旦不多,这里几百号的敌人完全可以堆死那些上前来袭击的木叶忍者。

  三代的计划,似乎还没有正式开始就基本宣告结束。

  除非三代能够咬牙将最精锐的那部分忍者抽调出来做这项任务,否则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嗯,敌人的数目和我们想象之中差距有些大。”

  时源回应止水,同样是露出愁色,情绪不怎么高。

  “现在怎么办,继续调查下去?”

  凯皱着两条浓眉,有些被另外两人感染,拿不定主意。

  几人互相看了看,最后时源还是第一个从沉闷的气氛之中抽身而出:“任务继续。不管三代那边怎么想,我们的目的就是摸清楚敌人在这处中转站的情况,数目、防守布置,这些东西我们必须先带回去让他们看看,至于后续是否要继续,上面会考虑。”

  “好。”

  止水赞同地点点头,然后从腰间掏出一副地图开始继续详说,“这里就是那处中转站,三面环山,是一处庞大的山谷。”

  “这处山谷是月之国的一处军事基地,现在则成为云隐的中转站,从山谷延伸进去的山体内,才是这处基地的主体,外面的那些建筑仅仅是遮掩。”

  时源和凯很认真地听着止水分析。

  “那这样就很难潜入进去摸清楚情况。”

  确定这里确实存在一处基地,他们后面就需要确定这里是否真的存在供给前线的物资以及各种防守布置。

  “没错,入口只有正面一个,而通过入口进入山谷需要两层身份检验,再从山谷进入内部的山体,则需要更多的身份检验,就连刚刚那队云忍的队长都没有进入的资格。”

  止水又说出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三人都有些凝重。

  “先别想这些,我们到近前侦察一番之后再做打算。”

  眼下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亲身去那边感受一下那边的布置,所以时源提议道。

  “行!”止水和凯都赞同。

  三人跳跃在阴影之中,开始朝着那处中转站而去。

  如时源所料,他们此刻的位置距离那边已经不远,所以花费了几分钟,三人就悄无声息地靠近那边。

  在一处茂密的树林落定,时源借助树叶的遮掩开始观察那处山谷。

  山谷看着很普通,但大家都能够感觉到危险的气息在其中酝酿。

  “分开探查,摸清周围的情况,小心一些,和那里保持距离。”

  略一思索,时源便决定将小队拆分开先将周围的情况搞清楚。

  他之前独自面对空忍的基地,就是因为提前找到了对方的逃生通道才能够那么轻松地进入对方的基地。

  止水听到时源的话,有些担心地看看大大咧咧的凯:”周围有很多的封印术式,我们贸然过去可能会被发现。”

  不是他对凯的实力不信任,只是因为据他所知,凯的体术确实很强,但在其他方面嘛,就不敢恭维。

  而眼前的云隐中转站属于那种极其重要的,他和时源还好,凯的话就有些让人不怎么放心。

  时源也偏头看向凯,发现后者有些不好意思地搓着手。

  “那这样吧,凯,你守在这里等我们回来,我和止水去周围看看情况,小心一点不要擅自行动。”

  凯点点头:“就交给你们了,我就在这里等你们。”

  他有自知之明,所以为了任务不出现意外,他并没有逞强,而是安心听着时源的安排。

  “行动吧,止水。”

  见此,时源直接挑选一个方向射了出去,而止水则选择另外一个方向同样离开。

  两人速度都很快,看着虽然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踪,但是每一次‘闪现’都仿佛卡在某种节奏上,让人很难捕捉注意到。

  随着和山谷的距离不断缩短,时源心中的警惕也逐渐加强,同时,他也放弃了一般的潜行方式,而是使用忍术。

  土遁-潜行之术。

  将自己埋入土里,然后宛如鱼儿一般在大地里畅游。

  这个忍术虽然和白绝的大地蜉蝣之术差距很大,但是在这个时候用出来,依旧是不可多的忍术。

  土隐的人为什么被称作土耗子?

  不就是因为他们掌握这个忍术之后擅长在地下打洞,就好像耗子一般难以捉摸吗。

  很快的,时源已经摸到一处隐秘的足够看清山谷大门的位置。

  潜行到一处岩石背后,他慢慢从地面探出半个脑袋开始观察。

  视线所见,云隐以山谷为根据将这里改造成了一处山寨。

  ‘人怎么这么少?’

  观察一阵之后,时源发现一个问题。

  从止水那得出的情报来看,这里应该是戒备森严才对。

  但此时,时源只能看到两三只阿猫阿狗在巡逻。

————

  这又是什么套路?!

  他奇怪着,但依旧耐着性子观察敌人巡逻的频率和人数。

  侦察完门前,他又转换位置绕着整个敌营开始做一些简单的侦察,看是否还有其他的出口啊什么的。

  花费了近一个小时,时源走完一圈,对周围的地形和敌人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而他也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里的忍者数量绝对没有之前得到的情报交代的那么多。

  至于具体原因,时源自然是无从得知。

  摸清自己需要的情况之后,时源选择撤回去和凯汇合。

  在时源和止水离开的这段时间,凯独自一人守在那并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

  时源回来不久,止水也随即回来。

  看他的脸色,显然这次侦察也出现了一些变化。

  “汇总一下目前的情况吧……”

  三人围在一起,时源便开始将自己的发现原原本本地说出来。

  止水听完时源的发现,他也随之点头:“我这边的情况和时源队长差不多,不过我在半路上遇到一支云隐的部队,他们似乎是准备上前线,正是之前驻扎在这里的忍者,数目大概有两百左右。”

  “云隐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动作?”

  时源有些不解。

  “木叶在汤之国的防线已经被击穿,此时云隐已经深入到汤之国的腹地。”

  止水语气有些沉重,而刚刚产生疑问的时源表情一僵,有些不自然。

  “这么突然?!”

  凯一脸震惊,眼睛瞪圆不敢相信。

  距离他们进入月之国才过去多久,木叶在汤之国的前线就已经被击溃?!

  这还是那个号称最强的忍村吗?!

  “木叶大意了,云隐一开始的小打小闹不仅仅是在拖延前线的步伐,而是在等后面的支援。”

  止水继续说着,脸上已经弥漫一层阴翳。

  “也就是说我们即便是将这些情报带回去,木叶也不可能出手袭击这里。”

  时源看着两人,想到了另外一个重要的消息。

  “那这……”

  凯长大嘴巴,心底一沉。

  止水的脸色同样很难看。

  这比之前预测的情况还要糟糕许多。

  之前只是觉得木叶的人如果袭击这里,成功率极低。

  但现在,袭击这里这件事直接就不可能发生。

  因为木叶前线的溃败,即便是头猪作为指挥官都知道不能将战力调动到其他方面。

  比起袭击中转转可能获得的汇报,前线的局势更加重要!

  “撤退吧。”

  凯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提议道。

  时源和止水没有立即接话,都陷入思索。

  良久,止水看向时源:“我们有没有什么办法改变一些局势?”

  时源一愣,但紧接着却很快速地回答:“有一个办法!”

  时源的回答出乎两人的意料。

  止水刚刚随口一问其实也只是不甘心作祟,他心底已经接受前线的崩盘导致自己等人的任务无疾而终的事实。

  “是什么?”

  凯延伸坚定地看向时源,两人的默契,让他无条件相信时源。

  “拿下这处中转站!”

  时源咬着牙,一脸严肃地回答凯。

  “就我们三个?!”

  凯感觉事情有些不受控制,舌头都不由大了几圈。

  “我们只要能够摧毁这里,绝对能够暂时缓住前线的溃势!”

  止水看向时源:“时源队长,你是认真的?”

  “对!”

  三人都陷入短暂的沉默,但几秒之后,凯第一个跳出来:“我觉得可以试试!你觉得呢,止水?”

  他说话之时双眼放光,无所畏惧!

  “那就试试吧!”

  止水没有让时源和凯失望,也应下了时源的提议。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木叶所面对的局势很糟糕。

  防线被云隐突破,木叶只能后退被动的防守。

  但这样的防守并不是你说防守就能够防守的,后撤之后没有完美的地理优势可以依靠,所面对的困难又会多上许多。

  他们的侦察的任务已经宣告破灭,那么不如放手一搏!

  总有人需要去抗住危险,改变局势,谁都可能会成为这个人,唯一的问题就是你是否有这样的觉悟!

  时源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可能,是因为木叶对于目前的他来说是家,是一个让他感到温暖安心的地方。

  他不清楚多么复杂的东西,但现在的他知道一点,他得为木叶做点什么!

  虽然记忆之中木叶和云隐的这场战斗最终也将停止,但时源不愿意去赌一切还是否会像原来的历史轨迹那般继续。

  或许会,但谁也无法肯定。

  “那么我们就来合计一下吧。从已知的情况来看,这处中转站的守备力量目前就只剩下一百左右的忍者,对吧?”

  时源摊开地图,用手在那处山谷位置点了点。

  “离开的大概有二百多,推测下来那里就剩下一百来号,但是不排除有储备战力,所以我们需要多收集一些情报再做打算!”

  止水回应时源,一脸谨慎。

  “既然这样,那么咱们就先拿下周围巡逻的敌人汇总情报,然后迅速出击!”

  “没问题!”凯捏紧拳头使劲一挥。

  确认没有毛病,小队开始行动。

  先要确定敌人的中转站到底还剩下多少守备力量,于是三人就开始对周围巡逻的散落敌人出手。

  时源和凯负责拿下敌人,而止水则负责以幻术的形式从对方的脑子内探查出情报。

  一阵忙乎,该知道的,他们已经知道。

  不过,这些动作他们也并没有使用任何的掩饰手段。

  两个原因,一个就是为了让敌人慌乱,二则是为了激怒可能存在的储备战力。

  但显然,敌人因为前线的美好局势暂时放松了这里的防御。

  陆续对巡逻的数支部队出手,他们得到的情报都基本一致。

  “一百二十三人,除开已经被我们袭击而不算在内的这十六人,也就是说那里面至少还有一百零七名敌人!”

  时源微笑着环视自己的队友们,这样的情况,在预料之中算是比较好的,所以他首先心态就比较好。

  “一会儿,凯和止水负责帮我引开部分的敌人,我会进入其中彻底摧毁那里!”

  时源将最危险的任务抗在了自己的肩上。

  而他的话,也让凯和止水微微一愣。

  凯第一个不乐意:“不一起行动吗?如果我们走一起的话,胜算或许会大许多。”

  “不,一起的话敌人的力量也会很集中,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不利的,倒不如分开!他们并不清楚我们的具体实力,所以这次出手将会是我们的机会。”

  时源认真地看着凯,嘴角带动脸颊向上一扯,露出不算很帅的笑容。

  “时源队长,要不还是我来负责你那里吧,你和凯帮我引开部分的敌人。”

  止水眼神灼灼地看着时源很是认真的提议。

  他能够感觉到时源内心的那种极具责任担当的情绪,这让他受到了一些感染,甚至对时源的认可再次加重了几分。

  “喂,别看不起我呀!虽然你是瞬身止水,但那只是因为我当初没有加入和雾隐的那场战争好吗?”

  半开玩笑半认真,时源将手朝下一压否决一切。

  “开始行动吧!”

  时源站起来将地图揣回兜内,神情肃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