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怎敢如此(求个首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谷内。

  一处会议室。

  “找到敌人的踪迹了吗?”

  说话的是一名皮肤黝黑头发根根竖立的大汉。

  他是云隐雷影一脉的忍者,名叫夜月城,是这处关键之地的最高指挥官,同时也是一名实力强大的精英上忍!

  “暂时还没有消息,不过已经按照大人的吩咐向不远的部队请求了支援。”

  一名坐在夜月城左手边位置的忍者支支吾吾说着,低垂的头就好似要和桌面来个亲密接触。

  嘭!

  夜月城面前的桌子裂开无数的缝,然后像蛛网一般朝四面八方散去。

  这名忍者的话显然让他有些不满,所以他一拳捶打在桌子上宣泄着自己的脾气。

  不过好在他也知道将脾气挥洒给自己的属下是无济于事的。

  “只是几个躲躲藏藏的老鼠都找不到,如果这里是前线,你们、甚至包括我,都已经死了!”

  几次深呼吸之后,他大声斥责着属下的没用。

  坐在这里的其他人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因为他们清楚自家这位上司的脾气。

  和雷影来自一个家族,所以就连脾气都十分相近。

  “这是什么声音?!”

—————

  突然,夜月城站起来看向窗外,一脸疑惑。

  他两条短短的眉毛挤在一起,配上他的肤色,显得有些违和。

  自家上司的提醒,也让其他人将部分的注意力放到外面。

  然后,他们齐齐变了脸色。

  外面嘈杂的声音,很明显是有人在战斗。

  木叶的忍者对这么出手了?!

  一个骇人的念头浮现他们的脑海,其中几人当即准备离开回到自己的岗位,他们看向首位的夜月城,等待着指令。

  “出去看看!”

  作为这里最高指挥官,夜月城并没有立即乱了阵脚。

  从听到的动静来看,敌人的数量不多。

  所以,他回坐到位子上,一脸阴沉地向看向自己的属下下达命令。

  于是,会议室内窜出去数道身影。

  几分钟之后,出去探查情况的忍者回来。

  会议室内的所有人也弄清楚外面的情况。

  两个木叶的忍者潜入营地,目前已经造成了多名忍者的伤亡?

  仅仅是两个忍者就敢冲击他们的营地?

  “你确定就两个?!”

  夜月城看着自己的属下,感觉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

  但后者再次点头确认自己所说无误。

  “木叶这些家伙在搞什么鬼?!把那两个家伙拿下,我需要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随即,夜月城再次下达自己的命令,双手抓着桌子的边缘,再上面留下很浅不一的指印。

  “是!”

  一群人随即离开会议室,留下夜月城一人看着昏暗的空间不断喘息。

  嘭!

  凯一拳落在敌人的胸前。

  伴随着骨裂以及低沉的捶打之声,那名被他打中的敌人瞬间口吐鲜血胸前凹陷倒飞出去。

  “八门遁甲,开门,开!”

  “休门,开!”

  “生门,开!”

  环视着围过来的敌人,凯大吼一声连开三门,整个人的气势猛然暴涨!

  狂暴的查克拉化作龙卷风朝着四面八分席卷,无数的尘土瞬间离地。

  敌人的步伐一顿,显得无比震惊。

  但很快,他们又继续酝酿起战意朝着凯迈动步伐,露出狰狞的狠色。

  不过,比起他们略显僵硬的步伐,凯在开启八门遁甲之后却没有丝毫的停留和松懈。

  绿色的旋风不断在敌群之中吹起,敌人没有丝毫阻挡力地被凯一一击飞。

  但凯的强势,并没有让敌人畏惧,更多的敌人围拢过来。

  于是,凯且战且退,许多的忍者则在不知不觉间追击着他脱离了山谷的位置。

  另一边。

  属于止水的战斗虽然看着没有凯这边气势足。

  但只论杀伤力的话,两人的差距不小。

  被凯击中的敌人大部分都是重伤,但被止水攻击到的敌人却失去了一切的希望和亮光。

  他就好似幽灵一般闪动在敌人之中,每次出现,手中的刀都会带走一名敌人的性命。

  势不可挡,就是对止水此时表现的完美说明。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就好似如入无人之境,将大量的敌人斩落在地上。

  鲜血喷洒在地面和他的身上,渲染出一副妖冶的风景。

  不过,随着敌人的数目越来越来,止水有效的操作空间便被不断压缩。

  于是,他也无法再像一开始那般如鱼得水。

  止水也不纠缠,见事不妙便学着凯瞄准一个方向突了出去。

  一群敌人迅速追击,只余地上的一片狼藉。

  站在高处,夜月城脸色阴沉地看着两名敌人在大闹一场之后都相继离开山谷,而一群群的云忍宛如憨憨紧紧追杀出去。

  山谷内,一下子就空荡许多。

  这一幕,让神经大条的他都感觉到不对劲。

  眉头微微一挑,但是他并没有立即下令召回那些追出去的云忍,而是平静地看着山谷入口的位置,想要看看敌人引开一部分的守备力量到底是要干嘛。

  和雷影类似的体型,让他站在那都好似一道无法逾越的壁垒。

  双手抱在胸前,他凝视着前方,等待着未知的敌人再次出现。

  远处。

  看着凯和止水先后离开山谷,躲在暗处的时源缓缓站起身子。

  ‘该我了!’

  眼神锐利,他看着山谷内满是凝重。

  他不会认为凯和止水引走一部分敌人之后山谷内就任他驰骋。

  按照数量来看,追出来的敌人也就估计数量的一半左右。

  所以,他此时走进去,就将独自面对另外一半拥有地理优势的敌人!

  而且不出所料,其中至少还有数量不少的强者。

  深吸一口气,时源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在微微颤抖。

  这不是恐惧,而是兴奋以及忍术所造成的效果。

  澎湃且爆炸的力量开始在身体各个细胞内酝酿。

  嗖!

  时源没有任何犹豫径直地冲向山谷。

  山谷内。

  作为指挥官的夜月城一下子就注意到正面而来的时源,他疑惑地看着时源,心底升起荒谬的情绪。

  而他下方,正在恢复秩序的云忍看着冲杀进来的时源,脑子同样是duang的一下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一个人?!’

  虽然能够肯定时源的实力不弱,但是看着他只有一个人就贸然冲进山谷,云忍们还是不由觉得好笑。

  这里可是至少有几十名的忍者,加上地理优势,即便是上忍也不敢这么孟浪地冲过来,而眼前的木叶忍者却这么干了!

  目光看向时源,云忍们露出残忍的笑容,纷纷停下手里工作将武器对准时源。

  快速冲进山谷,看着微微愣神的敌人,时源露出洁白的牙齿,接着毫不留情地猛然出手。

  火遁、土遁,双遁齐飞,眨眼间就是许多忍者死在时源的手中。

  肉体化生之术,使得时源的速度、力量以及恢复力都一直维持在一个极为恐怖的数值上。

  一次次释放忍术将面前大量的敌人刷下去之后,时源又再次向前猛冲。

  手里的苦无不断挥舞,那些躲过忍术的敌人尽数被靠近的时源抹掉脖子、捅穿要害。

  时源,在一群中忍甚至下忍之中,宛如绞肉机带去无尽的死亡。

  山谷内的云忍再一次呆住,他们看着大杀特杀的时源身体不由一抖,刚刚

  一眨眼的时间就被他杀掉许多同伴,云忍们清楚刚刚是他们大意了,立即收起刚刚的轻视之心。

  “一起上!”

  “杀掉他!”

  “……”

  数名云忍齐齐向时源释放忍术。

  但是时源的速度很快,忍术尽数砸在地面,没有一个落在时源的身上。

  瞄准对自己出手的敌人,时源瞬间出现在对方的面前,然后拳头重重打在对方的脸上。

  血雾喷洒,一排的云忍都在时源这一击下被击飞撞到远处的石壁上昏迷不醒。

  更多的云忍聚拢过来,但实力的差距让他们并不能很好限制住认真动手的时源。

  伤亡在不断增加,尸体越堆越多。

  很快,剩下的云忍就失去了出手的勇气。

  只要时源视线一动,他们就好似惊弓之鸟一般后退数步。

  上方,看着时源不断屠戮自己的手下,夜月城再也无法保持淡定。

  待看到云忍居然在战斗之中失去了出手的勇气,他将抱在胸前的双手放下,身体表面闪过一层激荡的雷电。

  “小鬼,你怎敢如此?!”

  从原地蹦起,他整个人化作一道闪电笔直地射向山谷内还在出手的时源。

  轰!

  夜月城落在时源之前所立的地方,瞬间就砸出一个直径近十米的龟裂地带。

  时源一早就注意到明显是干部模样的夜月城,所以对方一有动作,他便迅速躲闪。

  所以,敌人的突然袭击并没有对他造成伤害。

  望着登场的夜月城,时源没有立即反击,而是待烟雾散尽之后紧紧盯住对方打量起来。

  他能够直白地从对方魁梧的身材上感觉到力量和速度,隐约也存在着让人皮肤起疙瘩的危险。

  夜月城双腿笔直地踩在龟裂的地面,竖立的头发就好似一根根独立的天线在电弧中指向天空:“你是谁,木叶的忍者。”

  望着时源,很认真地询问。

  周围,其他云忍看着自家的指挥官出场,不约而同在心底长舒一口气,但很快,他们就因为自己刚刚的恐惧和退缩感到一丝不耻。

  “木叶特别上忍,猿飞时源!”

  时源丢掉手中刚刚杀掉许多云忍的苦无,轻声回应。

  盯着时源,夜月城语气阴沉:“猿飞一族?我名夜月城,那么小鬼,接下来就为刚刚的行为付出代价吧,云忍可不是那么好杀的!”

  他是第一次听到猿飞时源的名字。

  但是猿飞一族他还算了解,毕竟也算是老对头之一,而且三代目火影就来自这个家族。

  不过,他很奇怪。

  为什么像时源这样厉害的年轻忍者,他作为云隐的中高层之一以前却听都没有听说过。

  木叶的保密工作这么好?

  “呵,别小鬼小鬼的叫个不停,如果你的水平也只有这样,那么我不介意杀掉你!”

  时源用脚尖将脚下一名云忍的尸体踹开,略显挑衅地看向夜月城。

  果然,夜月城的脸在时源做完动作之后变得更加漆黑,额头更是爆出几条明显的青筋。

  “老夫当年在战场杀你们木叶忍者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所以,你在……猖狂什么!?”

  夜月城没有继续忍耐,雷电闪烁下,他直接出现在时源的身侧。

  空气之中隐约出现一股宛如尿素的味道,那是雷电和空气之中的某种气体摩擦产生的。

  砰!

  时源的手臂挡在对方的进攻路线之上,接触点就好似打雷一般炸响。

  接着,时源双脚深深陷入地面不断后退,脚就好似犁,在地面留下两道狭长的痕迹。

  ‘好重的肘子!’

  时源眯着眼睛,手臂已经麻木。

  那边,夜月城瞳孔一缩,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他对自己的进攻很有信心,在他的预料中,时源至少得在这一击下被轰飞。

  但是对方却硬生生接了下来。

  放下手肘,他嘴角向上一翘,右脚猛然踩进地面,小腿肌肉绷紧。

  下一秒,他再次消失在原地。

  不过这次时源没有被动的防守。

  两人猛然撞到一起,空气先是一滞,随后发出巨响。

  “好强的敌人!”

  周围的云忍看着此时战斗中的时源和夜月城,情不自禁长大嘴巴。

  从那名木叶忍者和他们指挥官的战斗来看,对方在之前似乎还没有使出全力。

  他们互相对视交流着眼神,都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出一丝庆幸。

  就在他们交流的这几秒,战场中央的两人已经交手不下十次。

  肉眼已经难以捕捉到他们的速度。

  只有在空气中不断炸响的碰撞声以及时不时出现在空气中的电光、火光能够说明两人的战斗之激烈!

  又是一声巨响,两道人影终于是分开。

  时源重重地落到地面,然后不断后退撞进身后的一块巨石。

  至于敌人,则好似被苍蝇拍击中的苍蝇,以面砸地,在地面留下清晰的血迹。

  “雷遁-虎神噬咬!”

  不待时源确定敌人落地之后的状态,厚重的烟雾之后就传来对方的声音。

  吼!

  一只硕大的雷虎撕裂层层阻碍朝着时源扑杀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