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对战云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火遁-炎龙之术!”

  “土遁-土枪暴走!”

  接过忍印仿佛象征性地在胸口一捏,先是一条火龙从时源的身后冲出,接着地面不断冒出土枪一路延伸向前。

  雷虎先被火龙缠绕,接着又被地下穿刺而出的土枪刺穿身体。

  时源的两个忍术看着并没有对方的强,甚至土遁还先天被雷遁克制,但是,经过有心的计算和设计,他就能够压制住敌人!

  溃散的忍术迅速化作狂暴的查克拉气流朝着四面八方流窜,周围的云忍也被波及,身体不断摇摆。

  ‘必须主动出击!’

  时源环视一圈,发现自己浪费的时间已经够多。

  心念一动,他就立即动手。

  越过挡在两人中间的查克拉气浪,他射向敌人。

  嘭!

  敌人没有想到时源会在这个时候进攻,看着时源因为穿过刚刚两个忍术溃散余波而出现在浑身上下的细小伤口,他低头骂了一句疯子,随即整个人被时源锤飞。

  “噗呲!”

  倒地之后,他重重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徒然一白。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胸口。

  只见刚刚时源攻击的地方,忍甲深深地凹陷下去,而他胸口地内骨更是传来刺痛,至少有两根肋骨在刚刚那一击下断掉!

  ‘这个家伙的力量,为什么这么强?’

  夜月城看着力量又大上许多的时源心底满是震撼。

  对方看着瘦弱,同时似乎也没有使用忍术进行加持,但为什么每一击都是那么大力。

  木叶的怪力拳?!

  他想到一个已经从木叶离开的忍者,眼神便更加凝重。

  “你在发什么愣?”

  时源出现在敌人的身后,拳头再次挥出。

  讲道理,夜月城虽然第一下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刚刚已经是尽力在准备反击。

  但奈何此时的时源速度太快,他有心无力。

  啪!

  敌人双手堵在时源拳头进攻的方向上,在刹那间握住他的拳头。

  时源有些意外。

  但是拳头依旧势不可挡的继续砸出去。

  不过有了双手的卸力,这一拳的威力至少减弱一半。

  借力拉开距离,夜月城死死盯住时源再没有半点的轻视。

  时源停下手,呼吸有些加重。

  秘术虽然能够让他各方面都提升一大截,但却并不是什么都不需要消耗。

  所以,在连续爆发之后,他需要缓冲一下。

  “动手!”

  夜月城此时不在坚持和时源单打独斗。

  他看着明显也在恢复状态的时源,随即对周围的属下下达命令。

  对于强者来说,围攻并不是看不起,反而是一种重视。

  即便这种重视对于被围攻者来说并不是一种很好的体验。

  随着夜月城的一声令下,四周处于看戏状态的云忍立即发动了攻击。

  时源脸色一变,同样没有想到敌人有此操作。

  看着周围忍者释放的忍术,他眼睛一眯,整个人猛然趴下双手按在地上。

  “嗯?!”

  一直看着时源的夜月城有些疑惑时源此时的表现。

  ‘居然防守?’

  他眼中精光一闪,浑身冒出更多的雷遁,就好似一层铠甲覆盖到他的上半身。

  “土遁结界-土牢堂无!”

  时源发出低吼,以他为中心,半径五米的地下猛然朝上一翻,随即形成一个土包一样的东西将他严实地封闭在其中。

  轰轰轰!

  时源的忍术徒一现行,周围那些云忍的攻击便紧接着落下,土遁之外立刻响起连环且剧烈的爆炸。

  这个名为土牢堂无的忍术本是用来封禁敌人的陷阱之术,但此时,时源却是用它来进行防御。

  躲在其中,时源感觉效果还是不错。

  土遁的防御力很强,虽然敌人的雷遁具有克制作用,但是这个忍术只要你不断输出查克拉,就会一直源源不断地维持防御的状态。

  忍术炸出的烟雾很快散尽,土包完好无损,周围的云忍一脸惊讶。

  “继续攻击,不要停!”

  夜月城沉声下令,说话间他猛然一跃落到一旁的一处岩石之上。

  吱吱!

  他的手臂不断有雷遁被压缩,周围的空间都仿佛承载不了他即将使用的忍术而被撕裂出无数漆黑的细缝。

  “雷遁-伪暗!”

  “土遁-土隆枪!”

  “风遁-疾风刃斩!”

  “火遁-咆哮弹之术!”

  “……”

  随着自家指挥官的命令,云忍不得不继续释放忍术。

  于是,时源所在的地域就好似陷入了无尽的忍术之中,风火土雷轮番上阵。

  但,土牢堂无这个忍术的特性却却让这些敌人无可奈何。

  上一秒刚刚在时源的土遁上面轰出一个大口,下一秒就又恢复成原样。

  这是一场比拼查克拉的战斗。

  而时源并不虚。

  又是一连窜的爆炸,时源周围的土地就好似被翻炒过一般,变得松软。

  云忍的忍术攻击已经逐渐疲软,中忍甚至下忍一次性释放多个忍术已经达到他们的极限。

  而时源,依旧安然无恙!

  待外面的忍术攻击停下,时源谨慎地分开半边土遁看向周围,对上一群云忍心悸的目光。

  不远处,夜月城一直盯着时源的动向,待看到时源居然将土遁解除了,他眼睛猛然瞪圆。

  轰!

  他从站立的岩石上一跃而下。

  音爆还在空气之中传荡,他整个人已经来到时源的身前。

  “雷遁-雷音贯手!”

  他用手臂指向时源,上面耀眼的白光不断闪烁,同时,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流不断萦绕在手臂周围。

  时源双手一合,土遁迅速合拢。

  但夜月城的速度不慢,忍术的威力更不低。

  土遁合拢和敌人的攻击,几乎是同一时间。

  所以,一只手就这样刺穿土遁刺向时源的身体。

  “喝!”

  极大查克拉的输出,时源卡住了对方的身体,让对方很难再深入半点。

  望着插进自己肩膀但是不深的指尖,他若无其事地朝后退去一步。

  劈里啪啦!

  手臂爆发出强力的雷遁,对方显然想抽回自己的手臂。

  露出微笑,时源双手的肌肉猛地一鼓,随即抓住对方的手臂一扳。

  手臂反向弯曲九十度。

  外面,夜月城在察觉到自己并没有达到需要的效果之后就立即收手,但瞬间,手臂传来一阵让人感到眩晕的剧痛。

  “啊!”

  他发出惨叫,整个人的气势一顿。

  阻挡在两人之间的土遁也在刹那间消失。

  时源仰头看向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的敌人,手依旧死死抓住对方弯曲的手臂,接着整个人猛然跃起,凌空飞踢。

  脚上包裹着厚实的查克拉,一击就让敌人双眼凸出、嘴挂鲜血。

  轰!

  时源松开对方的手,敌人瞬间化作炮弹砸进了后面的石壁,同时还将那边躲闪不及的两名云忍撞飞撞晕。

  空气再次安静。

  云忍看着凶残无比、一瞬间就将自家指挥官击飞出去的时源,齐齐朝着后面倒退一步。

  一轮接一轮的忍术攻击基本耗尽了他们的查克拉,看着就连自己一方最强的上忍都被击败,他们似乎已经预料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一时之间,残余的云忍看着时源的眼神变得闪烁。

  没有管周围的云忍,时源看向夜月城的方向。

  “咳咳!”

  很快,他就听到一阵咳嗽声。紧接着,模糊的佝偻身影就从尘埃之中显现。

  慢慢从远处走进,夜月城一脸惨白地看着时源,浑身上下激荡着雷遁。

  “木叶果然是盛产天才的地方,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你继续猖狂!”

  他停在离时源十米左右的地方,沉声说道。

  说完,他抓住自己刚刚被时源扳弯的手臂一下就在周围忍者的倒吸声中将其扳回原本的角度。

  痛苦在对方的脸上一闪而过,但更多的却是隐藏在面容之下的决绝。

  嗖!

  夜月城猛然冲向时源,速度比起之前快上许多。

  时源眼神一凝,同样动起来。

  虽然惊讶于对方的对自己的狠心,但他并没有用一种正常人的目光看待忍者,所以那丝惊讶也仅仅是一闪而过便消失不见。

  十米的距离,对于两人来说都是一个呼吸的事情。

  于是,霎那间,两人就碰撞到中点位置。

  空气之中瞬间刮起查克拉的风暴。

  虽然将手臂扳回原来的角度,但很显然,夜月城不可能在此时的战斗之中继续使用。

  所以,单手对上时源,他直接就落入了劣势。

  镇定地和敌人对上一拳,时源能够感受到对方强大的力量。

  但是他,也是无惧。

  两人对视,都露出同款的微笑。然后,他们都再次提速消失在原地。

  空气之中,无数的虚影不断闪烁。

  沉闷的空气不断炸响,周围的云忍再次拉开距离震撼地看着已经无法清晰捕捉到的两人。

  他们本以为夜月城大人差不多了极限,但没想到此时却又再度爆发。

  夜月一族,天生就拥有雷遁和体术上的强大天赋。

  夜月城自然也是不例外。

  他能够成为这处极其重要的中转站的指挥官,不仅是因为他和雷影来自同一家族深受后者信任,还因为他实力很强,足以镇压危险!

  拳、脚不断化作武器互相攻伐,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两个人已经出手不下十次,双方都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不少的伤痕。

  但时源稳定地占据着优势。

  偏头躲过敌人的攻击,他一脚踹中对方的胸口,之前,那里就存在一处凹陷。

  嘭的一声,敌人的身体表面炸起一层电划,接着朝后飞去。

  “火遁-龙炎之术!”

  趁此机会,时源发动忍术。

  嘴里喷出的火焰一开始仅仅是一道细长的红线,然后在不断向前扑杀的时候不断变大变凝实,转眼间就形成十多米宽的巨型火焰。

  夜月城缓住自己的脚步看向这铺面而来的忍术,脸色猛然一变。

  耀眼的雷光不断炸裂,他身体内的雷遁透出来迅速凝结成一条巨龙。

  吼!

  雷龙冲向时源的火遁,瞬间就和火遁碰撞到一起。

  山谷内,温度迅速上升,火光和雷光不断闪烁。

  时源眯起眼睛,舌头不自觉舔舐一下嘴唇。

  于是,眼神一凝,他消失在原地。

  同一时刻,一道被雷电包裹的身影从前方射来。

  他所踏过的地方,都被暴虐的雷遁冲击出一道深近十多厘米的渠。

  高高跃起躲过敌人的攻击,时源随即重重坠向自己刚刚所处的位置。

  敌人此时一脚已经将那里轰成了粉碎,但并没有及时躲闪。

  嘭!

  膝盖重重地落在敌人的背上,时源二次发力加剧自己凝聚在膝盖位置的力量。

  于是,夜月城没有丝毫的意外被砸进地下。

  一击得手,时源没有停留,迅速跳开。

  而在他跳开之后,刚刚受到他攻击的敌人也是瞬间爆发。

  肆虐的雷遁刺穿周围的地面和岩石,无数的碎石仿佛地心引力一般唰的一下从地面弹起。

  “该死的小鬼,我要杀掉你!”

  夜月城此时的模样显得有些凄惨。

  额头之上不断有鲜血朝着下方流淌,而穿在身上的白色忍甲也满是裂痕,仿佛下一秒就会崩碎。

  从刚刚被砸出来的坑洞之中跳出,他半蹲在地面看向时源,眼底满是狰狞和杀意。

  有多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

  上一次似乎还是和土隐的战争,那时候的他陷入不下二十名的敌忍围攻最后击杀数人逃出包围。

  说话间,夜月城身体表面的雷遁变得更加活跃,双眼逐渐赤红。

  而他身上本就破碎的忍甲终于是承受不了这么多的负荷,所以顺着裂痕化作碎片落到地面。

  ‘开始拼命了吗?’

  时源看着对方的姿势,想到云隐忍者最擅长的一种忍术——雷遁查克拉模式!

  紧紧盯着对方,时源右脚缓缓移动身体压低做好随时反击的准备。

  “去死!”

  终于,敌人再次出手了。

  无数的雷电顺着地面朝着时源冲杀而来,远远看去就好似无数的雷蛇。

——————

  周围,那些云忍迅速朝着旁边的山峰上跳去,生怕被误伤。

  他们似乎看出自家上司的状态有些不对劲,所以提前拉开距离预防。

  时源开始朝后退。

  他一边跳跃着退后,一边释放忍术抵抗敌人的攻击。

  一发发火遁撞到雷遁的前端,然后迅速互相抵消,在地面留下一个焦黑的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