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灭敌和打算(第三更,扑街最后的倔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重暴流-奔雷贯手!”

  将敌人的忍术解决,时源还没有来得及进行反击,视线就突然注意到敌人的身影在霎那间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敌人平举着自己的另外一只手臂,凝实的雷遁散发出让人心悸的力量。

  指尖前端,细小的黑色裂痕就好像是被撕裂的空间缝隙。

  没有躲闪和发动忍术的时间,敌人的攻击来得太快。

  时源只好将双手抬起挡在身前,运起土遁进行防御。

  噗呲!

  夜月城的手臂虽然被时源的双手卡住,但是并不妨碍他瞬间洞穿时源的胸口。

  这一招,是他根据曾经的三代目雷影的绝招‘雷遁-地狱突击四指贯手’而开发出来的忍术。

  比起之前使用出来的那招威力更大、速度也更快。

  强大的穿刺力配合上夜月城此时爆发出来的速度,能够一瞬间刺穿世间大部分的防御。

  看着被自己贯穿身体的时源,夜月城终于是露出笑容,但嘴角也不断渗出鲜血。

  为了继续战斗,他刚刚不得不强行使用雷遁刺激身体细胞以达到战斗的要求。

  此时,透支生命力的副作用也逐渐显露出来并反伤到他。

  深吸一口气,他想着抽回自己的手臂给予时源最后一击。

  但就在这个抽回动作的瞬间,他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云隐的上忍,看来也不过如此!”

  嘴角还挂着鲜血的时源抬起神色阴翳的脸庞,眼神之中一片狠色。

  他脸上露出嘲讽的表情,似乎并不在意被刺穿的身体。

  “这是……”

  夜月城眼神一凝,手臂之上雷遁轰鸣,但时源的身体就那样死死卡住他的手臂。

  而且,一层滚烫的液体从时源的身体内流淌出来,然后迅速缠绕包裹到他的手臂上。

  雷遁在那样的高温之下,很快就消散。

  “啊!”

  又是让人感到眩晕的痛楚,夜月城一瞬间就感觉自己的手臂不再听使唤,作为保护作用的雷遁也脆弱的宛如废纸。

  时源拽住敌人的手臂,猛然将对方拉向自己,而膝盖则在同时迅速向上顶去。

  砰!

  夜月城靠在时源的肩膀位置吐出一口鲜血,眼神带着一些涣散。

  但这远没有结束。

  地下,无数的岩浆喷涌而出将两人包围在中间,而一道身影也随着岩浆从地下跳出。

  “分身吗?”

  靠在逐渐土化的时源身上,夜月城眼底闪过明悟,但很快就又被一丝狠色覆盖。

  被人用分身之术溜了一圈,如果不是对方主动现身,或许他至死都不会知道。所以他很恼怒。

  忍着身体的疼痛,他再次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瞬间将面前逐渐失去力量的分身轰开并抽回自己的手臂转身。

  焦黑的手臂冒出雷电,他要殊死一搏!

  但对于时源来说,此时的机会他已经等了许久。

  所以,他不可能让敌人在这样的局面下还能够反击。

  浑身上下的肌肉在某个节点爆发出更澎湃的力量和韧性,他的攻击宛如闪电一般撕裂空间的距离。

  于是,在敌人转身防御甚至还手之前,他握着的拳头已经砸到对方的后背。

  拳头之上,压缩的炽热熔遁在拳头的冲力下击穿敌人的身体,鲜血还没有来得及喷射就瞬间被蒸发。

  这一击之下,敌人的动作僵在原地。

  而因为时源这一击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夜月城的身体也并没有惯性冲击被击飞,而是依旧立在原地。

  “果然……熔遁,你……”

  夜月城微微低头看着穿过自己心脏的拳头,高温已经麻痹了他所有的神经,所以此时此刻他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的痛楚。他还想继续说话,但时源已经迅速抽出自己的拳头。

  于是,他剩下的半句话被憋回去,整个人也因为身体上的血洞失去一切力量。

  啪嗒!

  夜月城栽倒在地。

  鲜血缓缓从那处对穿的伤口流淌出来,然后他身下的一片大地。

  解决掉眼前的敌人,时源随即将目光看向周围那些此时已经鸦雀无声的云忍。

  对于云忍来说,场上的变化来得实在是太快。

  以至于他们大脑有些缺氧,没有能够及时处理接收到的信息。

  上一刻还是他们这边占据上方,但下一刻居然就被敌人扭转局势。

  眼底的震惊已经毫不掩饰,机灵的人似乎已经开始迈动步伐朝着远处悄然退去。

  “熔遁-地火浪潮!”

  深吸一口气,时源并没有在意那些悄悄逃离的敌人。

  在周围云忍的注视下,双手猛然拍到地上。

  “快跑!”

  终于,大部分的云忍反应过来时源想要做什么,立即跳跃着朝着山谷外奔去。

  惊恐的表情已经表面他们不可能继续和时源战斗。

  之前,在凯和止水一人引走部分敌人之后,山谷内的云忍就大概还剩一半也即是五六十名左右。

  而一番杀戮之后,这些云忍数量再次锐减一半,此刻还具有行动力的更是只有三分之一。

  所以,他们清楚敌我的实力差距。

  轰隆隆!

  敌人没有走出去几步,就好似地震一般,地面不断抖动。

  然后,在敌人惊疑的目光中,遍地都是滚烫炽热的熔遁冲天而起。

  一开始,喷射而出的岩浆只是一股股地从一个个独立的眼洞中射出来。

  但几秒钟之后,地面已经完全化作熔遁的海洋,覆盖山谷内部。

  许多躲闪不及的云忍都葬身在熔遁之中,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

  自从查克拉的量上来之后,时源便能够使用熔遁进行更多的操作。

  像眼下这样毫不顾忌消耗的使用,也可以成为他的常规攻击手段。

  踩着一团岩浆,时源逐渐脱离地面来到半空。

  逃窜的云忍惊慌失措,这处中转站失去最后的防护。

  操纵着熔遁不断冲击下向周围,被掏空的山峰在摇摆溃散。

  并不存在还能继续对抗时源的忍者,况且,面对铺天盖地的岩浆海洋,云忍也失去面对的信心。

  宛如神灵,操纵无尽熔遁的时源举手抬足间就将逃脱速度缓慢的敌人拖入熔遁之中。

  不过比起袭杀敌人,时源也清楚自己的第一目标是这处中转站里面的各种物资。

  炽热的温度让空气变得干燥,轰塌的山峰也露出被掏空的内部。

  入眼的,无数印有云隐特殊标志大箱子和各式卷轴显露在空气之中。

  这里的物资数量很惊人,难怪当初三代一心想要摧毁这里。

  而眼前一幕也坚定时源动手的想法。

  没有犹豫,他抬手间操控着熔遁涌向那些物资。

  几千度的高温,瞬间就吞噬掉那些对于云隐来说极其关键的物资。

  熔遁继续肆虐,山谷以及周围的山峰完全崩塌,三面环山的地理结构在熔遁的作用下逐渐变得形似刚刚喷射过的火山口。

  能够从这里逃出去的云忍,有,但是却不多。

  时源收拾掉这里之后并没有去追击。

  感受着体内的短暂的空虚,他确认没有遗漏之后便迅速离开。

  山谷内,岩浆表面逐渐冷却,属于云隐的中转站正式宣告破灭!

  时源离开没有多久,一群数目客观的云忍就从四面八方赶到了山谷附近。

  他们受到请求支援的信号之后就火速赶过来,但眼前的一幕似乎在告诉他们已经来迟。

  废墟一般的场景还能够依稀看到一些中转站的模样,但也就仅仅是看到一丝模样,里面的人、物都已经消失。

  “没有听说中转站建在火山口啊,这是怎么回事?!”

  “这里刚刚发生了啥?”

  “……”

  云忍愣在原地,大脑有些混乱。

  良久之后,一名上忍阴沉着脸大声对身旁的手下吼道:“找!赶紧去找幸存者,我要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看着表皮虽然冷却但依旧还在冒着热气的岩浆,心底闪过阴晴不定。

  如果他没有认错,这是熔遁?

  是岩隐出手了吗?!

  得到上司们的指令,云忍们反应过来,立刻围着轰塌的山谷开始搜寻可能存在的幸存者。

  很快,一名被岩石掩埋正好躲过熔遁侵蚀的云忍被翻找出来。

  “是木叶的忍者?!”

  得到幸存者的回复,上忍有些迟疑,于是他随即又问道对方一共有多少人。

  “不可能!你说对方只有三人?!”

  再次得到回复,上忍坐不住了。

  “向村子上报,这件事不是我们能够处理的!”

  他们这里赶来支援的‘只有’百来号人,而同样是百来号人的,山谷已经被完全摧毁。

  与此同时,远在雷之国的都城,发生了一件大事。

  雷之国大名被不知名忍者袭击,虽然没有遭到致命的伤害,但却卧床不起不再继续接见来自云隐村和他讨论后续物资供给的忍者。

  一开始,云隐的使团还能够理解,觉得大名可能是受了惊需要一段时间静养。

  反正按照目前的形势,前线的局势一片良好,他们也不急。

  于是使团就安心地待在王宫之外等候召见。

  但这一等,就是一万年。

  前天,大名为庆祝自己最年幼的儿子满百日,开了一个宴会;昨天,大名和自己大儿子来到野外打猎;今天,大名在宫内看了一天的歌舞表演。

  接见云隐使团的时间,似乎遥遥无期。

  这个时候,云隐的人才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他们想要面见大名,但每一次都被挡在王宫的大门之外。

  而且,理由都还是大名受惊正在静养。

  就在云隐使团持续吃着大名闭门羹的时候,一个杵着拐杖的老者带着几名忍者不急不缓得离开了雷之国的都城。

  月之国境内,一处隐秘的山洞。

  时源坐在火堆旁,手里捏着一把苦无不断拨弄。

  在他对面,凯和止水看着面前火堆之上的食物一脸平静。

  自从两天前袭击完那处中转站,他们三人就一直躲藏在这附近恢复状态。

  三人之中,凯受了一些比较明显且影响战斗的伤。

  好在他本身的回复力不弱,伤口什么的也不深。

  “外面追捕我们的云忍越来越多,我们得转移位置才行!”

  止水轻声说道,打破山洞的寂静。

  时源没有反驳:“嗯,凯的伤应该也好得差不多,正好活动活动。”

  听到时源说要活动活动,凯挺直身体:“怎么活动,时源,你打算怎么做?”

  止水也好奇地看着时源。

  “这两天的观察来看,我们想要顺利穿过防线回到木叶阵营困难重重,敌人现在追捕我们的忍者每天都没有停止。”时源看着面前的两人,嘴角一翘,“所以,我在想,我们为什么非要逃,如果不是数目惊人的敌人,对于我们来说应该都能够应付,不是吗?”

  “你是想要反击?”

  止水不由地瞪大眼睛,脸庞之上露出惊疑的神色。

  “为什么不呢?”

  “可是我们目前所在的位置位于敌人的腹地,前后都有敌人,稍不注意就会陷入包围。”

  “月之国这么大,他们拿什么来抓我们?除非他们舍弃前线的优势掉头来包夹,不然很难有机会真正对我们造成威胁!”

  “而且,我们的位置对于云隐的人来说很要害,只要我们存在这里一天,云隐村和前线的连接就会很清晰地摆在我们面前。对于他们来说,我们就好似卡在他们咽喉的一根刺!按照我们之前摧毁中转站的战绩,他们也不可能放空我们,必然是需要将部分的战力留在附近对我们进行追捕,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够拖住一大笔的敌人!”

  时源说完自己的想法,看着陷入沉默中的两人,等待他们的回应。

  正如他所说,目前这个局势,想要轻易穿过敌人的防线回到属于木叶的势力范围,反正挺难的,倒不如反向逃生恶心恶心云忍。

  “我觉得可以,止水你呢?”凯很稳重,但是这个刺激的提议来自时源,他在听到之后内心就已经接受大半,微微思索之后,他就直接应和下来。

  “好!”

  止水看看时源,再看看凯,也点下自己的头同意了时源的提议。

  山洞内,响起悉悉索索的交流声,他们开始对接下来的行动制定简单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