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惊人的结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解开那些示警所用的简单术式,时源走进自己的小小实验室。

  不出他所料,水箱内果然出现惊人的变化。

  从神农留下的记录可以知道,那种由细胞内部提取出来的物质能够加速细胞的某种未知变化。

  当然,因为他并没有完全弄清楚那种物质的特性,所以也仅仅是将物质用来做实验,而还没有用到自己的身上。

  最后这一切就又成为了时源的嫁衣。

  ‘这比起我想象之中还要惊人啊!’

  看着水箱内宛如小狗大小的肉团,时源能够从上面找到类似未发育完全四肢的东西,而且最让人惊疑的还是在屁股末端位置居然还有数根像须一样摇摆的‘尾巴’?

  “这是弄出了什么怪物?!”

  时源感叹着,他慢慢将手凑近到水箱近前,但水箱内的那团似乎没有意识,依旧保持原状在营养液内保持着某种频率微微颤动。

  压住心里的不适,时源又看向周围不同浓度的水箱,里面都有一团类似的东西,只是发育情况有些不一。

  看来这样的实验不能在家里做了!

  有些头疼,时源清楚这些东西如果被人发现,说不定会有什么大乱子。

  这些看着就好似未发育完全的人类样本,别人也许会以为他猿飞时源在偷偷摸摸搞什么禁忌实验呢!

  脸色一变再变,时源从兜内掏出几个封印卷轴将几个水箱连同里面的东西都尽数封进卷轴才觉得心安许多。

  这个时候,时源不由想起前世看过的许多电影。

  其中就有天才科学使用科学的手段制造出无法控制的怪物,最后怪物杀掉科学家霍乱世界的故事。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时源打算将目前这个阶段的进度减缓,他必须一步一步将其中的一切都掌握,确保所有的东西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既然家里已经不适合当作实验室,时源就打算在村子外围买一套房子当作自己的实验基地。

  远离村子核心地带的闹市,能够避免许多的麻烦和打扰。

  至于挑选后山或者村子以外的地方当作实验基地,那只能说‘说笑了’,那样做只会加剧别人对你的怀疑。

  花费半天的时间寻找合适的地方,时源终于找到一处偏僻但却又并不特殊的地方,花费市值近一点五倍的价格买下对方的房子,时源火速入住!

  三天的时间,他熟悉房子的布置之后就开始微改造,于是房子内部大变样。

  接着,他又花费几天的时间在房子内部设置一系列的警示术式和结界。

  虽然并不是这方面的专业忍者,但时源也会不少有关的忍术术式,所以他直接将他所会的术式反复、重叠地布置下去,就形成了即便是专业忍者来都得头疼的超级基础版示警结界。

  一切弄完,时源也并没有立即开始所谓的实验。

  他不急,所以他将神农的卷轴拿出来反复研习,确保自己吃透其中的一切。

  而在这个期间,他将之前自己觉得没必要知道的东西又尽数弄清楚含义,不再像之前那样‘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一切前期准备结束,时间又过去一个多月。

  正当时源准备起手继续自己未完成的实验时,三代召见他了。

  一开始,时源心头猛然一跳,以为自己这就暴露啦?

  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是自己神经太过敏感,而且即便他做实验的事情暴露,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因为他又没有拿别人进行惨无人道的实验,实验对象都是他自己。

  冷静下来后,时源恢复以往的平静。

  他整理好身上的必须装备,随即来到火影大楼。

  最近因为很忙,他倒是没有多关注目前的局势,只是知道木叶和云隐的扯皮大会还没有结束,双方都在做着最后的拉扯工作。

  所以所谓的协议正式签署的话,至少还得有个一两个月。

  反正双方似乎都不急,而且大家都不服气,因为如果不是某些原因,说不准战争并不会结束,反而还在继续。

  火影办公室。

  三代笑眯眯地看着时源,心情看上去不错,道:“最近过得挺悠闲,休息得如何?”

  “还不错,话说隔三岔五地偷窥,我怎么样火影大人不应该很清楚?”

  时源翻着白眼,虽然很想忍住,但最后还是不得不吐糟道。

  “呵,我那是偷窥吗?火影的事也能叫偷窥,还不是因为我在意你的修行,想要看看你最近有没有偷懒。”

  三代被时源这么一说,脸上露出短暂的不好意思,但很快就又恢复一脸正色反驳。

  “行吧,行吧,你怎么说都有理,是不是有什么任务需要我去做?”

  时源没有继续纠缠之前的话题,三代的偷窥已经是老毛病,他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躲开或者切断,但处于某种原因,他暂时地没有那样做。

  当然,三代能够看到的,也是他想给三代看的。

  有关实验的部分,三代并不知晓。

  “没错,确实有任务。你也知道现在村子人手有些紧缺,所以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自然需要完成更多的任务,况且你也休息这么久,而这次的任务对于村子来说比较重要,所以我需要一个值得信赖的忍着来执行。”

  “嗯,说说任务吧!”

  三代很满意时源的态度,随即从桌子旁拿起一个卷轴丢给时源,说道:“这次的任务是一个保护任务,我知道你说过不愿意接取这样的任务,但是这次我希望你能破例一次。”

  时源皱眉,第一次的护送可是把他搞得够呛,所以他一听到护送这两个字就情不自禁地想要拒绝,但三代毕竟是火影,还是他的族长和半个老师,他必须考虑下对方的面子,所以继续耐着性子。

  “就没别的人了吗?凯、止水或者卡卡西之类的人?”

  “他们都有自己的任务,你就当帮老头子这一回护送下?”

  三代望着时源,脸上的笑意更浓,皱纹仿佛都可以夹死蚊子的那种。

  “好吧。”

  时源认真地看了看三代的眼神,随即打开手里的卷轴。

  “护送对方的商队到达川之国?”

  粗略扫过情报,他随即了解到任务的主体。

  “没错。具体的内容卷轴里面都有,你尽快出发和委托人汇合吧,小心点别大意!”

  三代最后也提醒着时源注意安全,言语之中满是关心。

  “收到,放心吧!”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虽然暂时还不知道这个看似普通的任务为什么需要他来完成,但时源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大意。

  和三代挥挥手,时源选择最快的方式离开,一个瞬身之术直接消失在火影办公室。

  “这小子!”

  看着消失的时源,三代不由摇头笑骂,但很快就又将目光落回堆积在一起的待阅文件中。

  火影,并不是那么好当的。

  即便是三代这种明明当了许多年都已经逐渐适应节奏的人,有时候也会不由对各种繁琐的事情感到烦躁。

  激情这种东西,早就在几十年的时间内被消磨干净,三代现如今最希望看到的事情就是培养出值得托付的下一代来继承村子的责任。

  在自来也一代明显有些‘废’掉之后,他的目光自然是被当前的几名年轻忍者吸引。

  旗木卡卡西、猿飞时源,这两人都拥有着这个年纪不俗的心态和实力,但两人却都有着大小不一的缺点。

  像卡卡西,经历人生之中数个让人绝望、颓废的事件后,他属于天才的光芒似乎正在暗淡,十分可惜,这也是他将卡卡西投入暗部的原因,他希望暗部的经历能够让卡卡西从过去走出来。

  至于猿飞时源,目前表现出来的一切不比卡卡西差,但就是有一点,总感觉差那么一点领袖的气质,说不上来,但却实实在在的存在。

  所以,三代希望自己能够将猿飞时源朝着理想的方向培养,最后成为像四代那样有担当的忍者,而不是被动担责。

  其实,三代也知道卡卡西这一代还有几个不错的年轻人,当然,首先排除迈特凯,然后像宇智波止水就很不错。

  但处于某些原因,止水即便各种条件不差,但依旧不在他的考察范围内。

  不是他宇智波止水怎样,而是那个家族真的不适合成为村子的发言筒。

  办公室恢复平静,只余下三代翻文件的声音。

  既然有了新的任务,时源自然又要离开村子。

  这一次,长势喜人的喜丸已经不需要继续交给犬冢花去喂养。

  给楼下的租客美代子夫妇交代帮忙稍微看着点,他就安心地将放任喜丸未来几天自由的生活。

  至于对于喜丸来说这会不会太孤独。

  拜托,村子内有那么多的宠物、忍兽,后山还有那么多的小型野兽,怎么会孤独。

  况且喜丸身上也有他从村子内申请下来的宠物牌,不会遭到平白无故的打杀。

  将卷轴再次仔细翻阅一遍,时源摸着下巴思考,脸上露出几分古怪的神色。

  ‘任务是保护山本一郎和的商队,从火之国的野火寮到川之国的木村寨。商队运送的东西,似乎是一批难得的含有查克拉传导特性的矿石,虽然没有市面上真正的查克拉金属那般高效,但却也是一批不错的东西。需要忍者护送,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但是,这个商人直接开出A级任务的酬劳确实有些出人意料,甚至有些奇怪。’

  目光定在报酬上面,时源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却微微一笑。

  因为最近的开销比较大,他身上的积蓄已经不多,这个A级任务几十万的报酬可以解解燃眉之急。

  能够拿到更多的报酬,时源并不介意。

  但他却也籍此想到更深的地步,虽然对方运送的货物很重要,但就因为这就发布A级的任务,显然是一种浪费。

  除非,对方知道即将到来的敌人强大,所以才会这么不吝啬这笔委托金。

  ‘这样看来,那个叫做山本一郎的家伙有些问题啊!’

  将看完并确认没有遗漏的卷轴销毁,时源站起身准备离开。

  他能够想到的东西,村子也一定会想到,所以他没必要想太复杂。

  从三代叫他来完成这个任务开始,时源其实也就能够想到一些东西。

  而且最重要是实力的增强,让他无惧危险。

  即便这个商人有问题又如何?他认为自己有能力应对危险。

  野火寮距离木叶不远,大概几十里的距离。

  那里是火之国一处比较大的集市,各种类型的商品都有,当然,前提是你的钱足够。

  中午接取任务,下午出发,临近晚饭的时候,时源终于赶到目的地。

  按照卷轴中所记录的位置和方法,他在一处旅馆找到了委托人。

  山本一郎,这就是委托人的名字。

  听着很传统的名字,就好似时源前世记忆中的某些活不过几集的反派角色。

  但见到本人之后,时源的对对方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

  比他矮上一截,但身高却也不低,有一个商人似乎都有的大肚子,笑起来人畜无害、和气生财的感觉。

  山本一郎带着时源进入下榻的旅馆,两人坐到摆放着简单饭菜的桌子旁开始互相熟悉。

  “没想到忍者大人看着这么年轻,就已经被木叶委以重任来执行A级任务,木叶不愧是天才的摇篮。”

  山本一郎露出笑容,嘴里说着惊讶的话,但脸上却并没有与之匹配的惊讶神色,但却满是让人感到舒服的笑容。

  “只要山本先生不觉得木叶是随便派个人出来糊弄就行,至于任务,我会尽力完成请放心。”时源略显有趣地打量着山本一郎,别人看到他这么年轻都会觉得不可靠,但是眼前这家伙却似乎很安心。

  光这一点,就说明对方并不是付钱且愚蠢的家伙。

  “我自然是相信忍者大人的实力,而且我也相信木叶不会自砸招牌,大人有兴趣一起喝点吗?这是这家店比较有名的一种清酒,味道虽然寡淡,但后劲却回味无穷。”

  山本一郎端起桌上的小酒杯,朝着时源示意。

  “不了,山本先生随意,我对喝酒这些事情并无兴趣。”

  时源委婉拒绝,他总觉得眼前的商人有些不一般,在任务委托之下其实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目的。

  或许其目的并不是直接对时源造成伤害,但绝对也不是啥好事。

  “可惜!”

  山本一郎一脸遗憾,随即一口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又是几番没有实质意义的对话,时源故意流露出一丝疲惫。

  “想必忍者大人一路赶来也很累,就请上去休息吧,房间我早已准备好。”

  山本一郎的眼力劲很足,所以及时对时源说道。

  说话间,他抬手示意柜台附近的一名护卫带时源上去休息。

  时源对此自然是没有意见,和山本一郎微微点头,随即起身离开。

  刚刚的闲谈之中,他们也确定明天一早就正式出发,所以他打算早点休息调整好状态。

  而在刚刚谈话之中,时源也确定了一件事。

  这个叫做山本一郎的商人确实不简单。

  对方身体内蕴含的查克拉量不仅仅是普通人的程度,或许还是一名忍者?至于有多强,没有出手,时源也并不知晓。

  不过时源并没有揭穿,忍者也有资格雇佣忍者,只要给钱,什么都好说。

  况且对方能够在木叶发布任务,绝对也经过村子的审视,再加上三代似乎对这个任务很在意,那这个任务本身出问题的概率就很小。

  所以,时源索性装作不知道,就看着山本一郎到底有什么目的。

  等时源上楼之后,外面又进来几个护卫模样的武士。

  “大人,这个木叶忍者真的靠得住?!看着年纪也太小了吧?”

  其中一名护卫向山本一郎低头,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呵,所以我才说你们这辈子只能在我的手下当当护卫!”

  山本一郎夹起一片生鱼放入嘴中,“你们以为他是谁?”

  “是谁?”

  护卫们疑惑道。

  “你们可能是离忍者这个团体有些远,所以对最近忍界声名鹊起的几名忍者不清楚。”

  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山本一郎再次夹起一片鱼肉,有滋有味地咀嚼着。

  “你们要记住,不要小看任何人,特别是那种年纪轻轻就开始行走忍界的忍者,他们或许抬手之间就能够将你们一群人杀掉。”

  听到自家大人的话,护卫们面面相觑,将自己的头垂得更低。

  他们也知道刚刚确实有些失言,便不再继续说话自讨没趣,同时也将山本一郎刚刚所说的话牢记在心里。

  “都别杵在这里,下去收拾一下,明天我们一早就要出发,别因为其他原因耽误行程。”

  山本一郎扬扬手吩咐自己的手下,随即继续吃着桌上的食物。

  “是!”

  护卫们纷纷应和,接着便去完成自己的工作。

  “猿飞时源?!最近忍界风头最胜的几个忍者之一,运气还真是好啊,说不定……”

  独坐的山本一郎看着面前的一切,眼底闪过精光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最后将将杯子重重放到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