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山本一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天刚微亮,时源睁开自己的眼睛。

  听了听外面的动静,他没有立即出去,而是盘坐在床上拿出一卷卷轴开始研读。

  这不是神农留下的卷轴之一,而是时源之前从三代那里讨来的有关影分身的术式总集。

  影分身这个术,算是一个很强大且诡异的忍术。

  虽然多重影分身之术被定义为禁术被封禁在木叶的封印之书内,但时源因为和三代的关系,还是要来有关的术式。

  他此时的目的并不是修行这个忍术,而是要从这个忍术之中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况且掌握影分身之术的他,只要知晓多重影分身之术的几个步骤,很快就能够学会,这不足为奇。

  影分身。

  本质上是将人这个意识集合体分裂出去部分,然后在查克拉的加持下形成另外一个独立体。

  当然,分身意识受到重创会自动返回本体意识的大集群,然后反馈意识内的一切信息。

  时源对此,很有兴趣,而且他也有属于自己的一些想法,但前提就是需要用到有关影分身的一系类术式作为基础。

  半个小时之后,外面的动静大了起来,开来是到了即将出发的时间。

  时源装好卷轴,随即推门而出。

  山本一郎正在指挥护卫们做一些准备,看到时源下楼来,他挺着肚子打了个招呼。

  “时源上忍,你醒啦,需要吃早饭的话那边的桌子上已经为你准备好,我们这边完毕之后随时都可以出发。”

  “好的,出发的时候叫我。”

  时源扫过装有货物的马车以及那七八名护卫,走到桌前开始用餐。

  饭后,一行人出发。

  商队一共只有两个马车的货物,但从车轮压地的情况来看,东西并不少。

  护卫七八名,加上时源,走在路上也并不显眼。

  一路上,时源都十分警惕,防备着意外发生。

  自从上次执行任务时发现自己缺少感知类忍术之后,时源在回到村子便找上三代。

  三代二话没说,直接扔给他一门属性不错的忍术。

  查克拉感知之术。

  这个忍术很简单,时源也就花费了两天的时间就基本掌握整个忍术的运转。

  而学会了这个忍术,时源也就不再害怕出任务时陷入睁眼黑的局面。

  坐在货箱之上,时源再次发动查克拉感知之术,于是,半径一两千米的范围都陷入他的感知。

  只要拥有查克拉,或者明显有查克拉跃动的活物,都会勾动他的意识,然后在大脑之中留下印象。

  “还真是风平浪静!”

  发动忍术感知周围之后,时源轻轻叹了一口气。

  每隔五分钟,他都会使用忍术对周围的情况进行一次简单的感知,但这一路上,并没有丝毫的异常发生。

  他这个被A级任务雇佣而来的特别上忍似乎只是来郊游的,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拿着薪水办事,时源略微有些不安心,但心底却也多了几分怪异的感觉。

  “时源上忍,要不要过来休息,顺便吃点东西?”

  后面马车内的山本一郎朝着时源招手,一脸轻松,仿佛真的是花钱邀请时源从木叶出来郊游。

  “不了,山本先生自己吃吧。”

  面对山本一郎的邀请,时源没有犹豫就直接拒绝。

  虽说目前并没有危险出现,但保不准什么时候会出现意外,所以在到达目的前他都很难让自己放松。

  山本一郎笑笑,然后自顾自地一个人安逸地吃着东西。

  时间就这样悠闲地过去。

  两天之后,车队到了火之国的边境和川之国的边境。

  “大家小心一些,前面就直接进入川之国的领土,不过那附近比较混乱,可能会有不长眼的家伙对我们出手。”

  山本一郎大声叫喊,声音传达到车队的前前后后、每个人的耳朵里面,那些护卫身体一挺,脸上多了几分慎重。

  “时源上忍,请务必小心,前面是最有可能出现敌人的地方。”

  给护卫们交代一遍之后,山本一郎又来到时源的身边特意提醒。

  时源眉头一挑,有些诧异地看向面前的山本一郎。

  这是对方第一次表现出紧张的情绪,和之前两天的态度截然不同。

  而且,这样的提醒实在是有些太过直白,甚至就是明摆着在告诉时源前方有埋伏。

  这很不正常,甚至这是让时源觉得危险的信号。

  想到这里,时源的脸色有些不好,明显流露出一丝怒意:“山本先生,你是否对我隐瞒了什么关键的信息?从一开始,你的态度虽然不错,但总是遮遮掩掩没有完全对我坦白,木叶可以给予你友谊,但却也可以对不怀好意的敌人落下屠刀!”

  时源身体微微挺立,一股无形的力量就朝着面前的山本一郎压去,空气似乎都在瞬间变得凝聚。

  见状,山本一郎先是一愣,随即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表现和之前确实差异过大。

  有些用力过猛的感觉!

  不过这也不怪他,实在是他怕前面两天的安稳麻痹此时的时源,使得在危险真正到来前显得大意。

  虽然他是好意,但这样的行为在时源看来却显得极其古怪和危险。

  因为山本一郎并没有向时源交代一切,两者的情报存在着差距。

  而这个差距,也导致时源在这种时候展露出队山本一郎的不信任。

  叹了一口气,山本一郎低下自己的头颅,道:“很抱歉,时源上忍,我对木叶以及阁下并没有恶意,只是……”

  “那你就解释一下吧,我并不是一个那么喜欢被欺骗的人。”

  时源并没有将从自己身体内透出去的气势收回,反而越演越烈,中本一郎的额头出现清晰的汗滴。

  他本不喜欢打探别人的秘密,但当别人的秘密成为对自己造成威胁的东西之时,他不介意弄清楚一切。也就是说别人可以欺骗,但绝对不能对他造成伤害,否则,他猿飞时源也不是没有脾气和手段!

  “时源上忍,我只是一个商人,我……”

  时源一瞬间给予的压力实在是太大,山本一郎感觉自己好似汪洋之中随波逐浪的帆船,随时都会被惊涛骇浪吞噬干净,显得有些慌张,他掏出手帕开始擦拭脸上冒出的虚汗。

  但,他想说的话却又是另外的谎言。

  “不,你还是一个忍者!山本先生,虽然木叶的忍者没有对委托人出手的先例,但如果你还是这般不愿说出自己的真实目的,我或许并不会在乎那些规则。”

  时源的声音变得更加冰冷,山本一郎想要说话的动作瞬间僵住。

  果然,用谎言去遮掩另外一个谎言,只会使得谎言不断继续下去。

  山本一郎眼睛内的神色暗淡下去,心底开始组织语言。

  木叶的忍者如果知道他是用欺骗的手段雇佣他,不说会愤然出手,至少会中止这次任务吧。

  其实一开始发现山本一郎是忍者时,时源并不在意。

  但是到了眼下,对方突然在这样的地方说出会有袭击者这样的奇怪的话,他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所以,他需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也就是希望山本一郎对自己坦白一点。

  几天的相处,他确信对方并没有恶意,但被欺骗且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有点不美妙。

  “时源上忍,我不是故意隐瞒这一切,请听我解释。”

  山本一郎脸色发白,他感觉到时源确实动了真怒。

  时源没有说话,一双眼睛盯着山本一郎,等着他解释。

  “正如时源上忍所说,我是一名忍者。不过我并没有在这方面对木叶隐瞒,三代火影大人应该知道这一切,只是我一般对外的表现仅仅是一名商人。至于我的目的,其实就是……”

  “就是想借用我的手帮你除掉眼下即将到来的敌人?”

  时源抢答道,眼神平静没有波澜。

  山本一郎大惊:“你……你怎么知道的?!”

  “明明仅仅是B级的护送任务,却非要给更多的钱将其提升为A,除了为了这两车的矿石,还为了获得至少是上忍级别的助力。”

  时源轻声说道,山本一郎低下自己的头默认一切。

  “没错。”

  山本一郎的态度,还是让时源很满意,于是他又说道:“木叶并不是你寻仇的工具,无论你的理由是什么,我希望都没有下次。”

  山本一郎似乎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许多。

  “没想到时源上忍仅仅是凭借这么一点信息就基本将一切推演出来。因为木叶最近一些时间不接受和他国忍者斗争的任务,所以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希望时源上忍能够谅解!”

  说完,山本一郎对时源弯腰,久久不起。

  时源微微点头,目前这个多事之秋,木叶确实没有接取这种任务的打算。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就是木叶目前的现状。

  不过,如果任务期间遇到敌对势力出手,他将其击毙,那就是另外的说法。

  眼下这是一个类似第七班第一次任务的任务,都是委托人对忍者有隐瞒。

  “那么,既然是你自己的个人恩怨,那么就让你自己去解决吧!”

  时源冷眼看着山本一郎,无论处于什么原因,欺骗忍者的行为都是让人愤怒的,所以他觉得应该给对对方一个教训!

  “这……”

  山本一郎吞咽着口水,如果时源不出手,他此时的这招引蛇出洞就完全变成羊入虎口。

  但时源不出手,却也在情理之中,他没有权力去命令一个木叶上忍为自己工作。

  “有什么问题?”时源明知故问,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笑意,欺骗别人前最后是想想被人识破的后果。

  “时源上忍,我…我要怎样才能够获得您的协助?”

  山本一郎注意到时源眼底的一抹光,仿佛抓到最后的希望,急忙询问道。

  “你有什么可以为我做的吗?”

  时源反问。

  “我和我的商队!只要时源上忍出手为我杀敌,我愿意付出一切!”

  山本一郎看向时源,一脸认真,眼眸之中满是仇恨。

  时源一愣,他没想到对方居然会为了‘区区’眼下的事情就许诺下这么重的汇报。

  “敌人是你的什么人?”

  “原本是生意上的伙伴,但在几个月前我们闹崩成为了仇人。”

  山本一郎双眼之中变得哀愁。

  “只要时源上忍帮我杀掉敌人,我说到做到,赌上山本家族的荣耀!”

  末了,他眼神带着一丝哀求地望向时源。

  这个情况下,他别无选择!

  时源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山本一郎,脸色平静,陷入思索。

  如果真的能够用一次出手的机会获得山本一郎的支持,似乎是一个大赚的选择。

  山本一郎的商队,似乎在川之国都拥有极大的影响力,虽然和财团比起来还有差距,但和一般的家族比起却又要厉害许多。

  时源在没有虽然有猿飞家族的支持,但有时候,某些事情并不适合对他们坦白。

  况且猿飞一族并不是只有他这么一个忍者需要培养。

  那么,在村子之外构建一部分自己的势力,会不会是不错的选择呢?

  时源盯着山本一郎的眼睛,确认着对方的诚意。

  “我的任务是保护委托人和货物的安全,如果有敌人想要杀人劫货,我会出手的!”

  平静的话从时源的口中说出,山本一郎眼底的希望迅速被放大。

  “昨天经过的几处地方也不是没有适合埋伏的地方,但是你却都是一脸轻松,而这会儿你却露出紧张的情绪一副肯定有埋伏的样子,所以敌人中有你的眼线?”

  他随即又继续询问山本一郎。

  “我的一名手下一直隐藏在他们之中,所以他们的动向一直在我的掌握之中。”

  “那跟我说下情况吧,一会儿遇上也许有用。”

  时源将视线从山本一郎的身上移开看向前方,语气平静。

  “我这次要回川之国的消息是我特意透露出去让敌人知道的,他是一名上忍,身边还有一个中忍的同伴以及五个下忍实力的属下,我的内应就是那五个下忍之一,我和他的仇只要当一方死掉才会休止!”

  “嗯,那我一会儿解决那个上忍和中忍,你去解决那些下忍,没有问题吧?”

  时源对山本一郎说着,心中还算比较轻松。

  现在只要是影级不出,他觉得自己还算是有资本在忍界横行,当然,前提是不会遇到什么挂壁,比如说下忍击败影级、下忍拯救世界这样的角色。

  “多谢时源上忍。”

  山本一郎一脸感激地对时源说道,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只要眼前的时源上忍出手,他觉得这次的引蛇出洞就是成功的,虽说他那个仇人也是上忍,但小忍村出来的半吊子上忍能够和现在忍界风头极盛的猿飞时源相比吗?

  “希望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木叶忍者的耐心和信任也有限。”

  感受着山本一郎体内平静的查克拉波动,时源确定对方并没有继续说谎。

  于是撂下一句,他便不再和山本一郎说话,而是开始将注意力投入到对周围的警惕中。

  “请时源上忍相信我,我没有理由继续隐瞒,这是属于山本家族的尊严!”

  山本一郎郑重地说道,随即再次朝着时源弓腰,接着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

  ‘害,希望没有作出错的选择。’

  眯眼看向前方,查克拉感知之术缓缓发动。

  忍界,是一个吃人的世界,有的时候信任这种东西一文不值。

  同村的人有时候都不可信,更遑论第一次接触的外村人。

  委托人谎报任务,忍者有资格宣布该任务作废,但实力的自信,让时源还是选择继续,更何况他有些眼馋山本一郎所许的回报。

  默默坐在货物之上,时源随着车队前行,开始进入山本一郎所说的地方。

  这是一片小树林,十分安静,万物似乎都在某种东西的作用下陷入沉眠。

  这时,时源猛然瞪大眼睛,大声地对周围的护卫们提醒道:“有埋伏,准备战斗!”

  车队内,所有人都露出凝重的表情。

  山本一郎略显臃肿的身体也在此时灵巧地落到时源的身边。

  “时源大人,对方就在附近吗?”

  不知不觉间,他对时源的称呼已经改变。至于敌人的位置,虽然他的内应告诉他就在两国的交界位置,但确切的位置却也无从得知。

  “嗯。”

  时源环视一圈周围,在查克拉感知之术的覆盖下,敌人就好似黑夜里的萤火,醒目且无处躲藏!

  铮铮铮!

  护卫们抽出自己的武器,警惕地看向四面八方,他们围拢在马车附近,显然训练有素。

  “啧啧!山本一郎,你这是从哪找来的小鬼,感知倒是挺敏锐,就是不知道实力如何?”



  敌人似乎也不打算继续隐藏,直接从不远处的树后跳出,直接将车队围在中间。

  说话的,是领头的一名独眼忍者。

  “坊信,果然是你!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山本一郎横跨出去一步,目光灼灼地看着那名上忍,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

  “知道你准备回川之国的消息,我怎么可能不来迎接你呢,我的挚友!”

  坊信看着山本一郎,脸上满是嘲讽。

  “你这个混蛋!”

  “哟,生气啦?当初夹着尾巴逃出去的时候可不是这样有底气哦,是因为旁边的忍者吗?这么年轻,你确定他是我的对手?”

  坊信哈哈大笑起来,而他身边站立的几名忍者同样是跟着笑起来,一时之间笑声覆盖一切。

  “很好笑吧?!”

  山本一郎一脸冷漠,双眼之内满是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