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合作共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凯如约来找时源。

  本体这次自然是留在训练场。

  而且为了对练时不被凯压得太惨,时源只分出几个必要的分身继续实验。

  虽然体内的查克拉被分为几部分,但他目前的查克拉量,至少是三卡起步,所以也无所谓。

  再说,和凯战斗更多的是体术技巧方面,查克拉的运用有是有,但并不会像忍术释放那么多。

  况且按照时源目前本体的查克拉恢复速度,分身分离出去之后的消耗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恢复。

  一段时间过去,凯的实力确实又增长不少。

  钢拳在他的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每一次的碰撞都能够给时源造成不小的冲击。

  不过时源也不是吃素的。

  虽然最近的精力有大半被研究方面的事情耽搁,但他的实力却也没有停滞不前。

  他每一拳,都带着肉体的强大力量,不比凯的拳头轻,甚至更重。

  酣畅淋漓的战斗,让凯直呼过瘾,时源自然也是很享受这种战斗的激烈氛围。

  和凯的战斗,能够加速他认识自己体术方面的不足,受益良多。

  两人的体力和恢复力都异于常人,连续不断的战斗不会浇灭他们战斗的热情,反而像是火焰之中落下助燃剂一般将火焰烧得更旺。

  对练从早上天微亮一直干到晚上夕阳倾洒大地。

  有些气喘地瘫坐在地上,凯手里拿着一个大水壶大口大口地喝着水。

  “时源,你这个东西味道虽然不咋地,但是训练结束之后喝上一口真爽,每个细胞都好似被打开一般。”

  “我一会儿把方子给你,以后你训练的时候提前配一壶带上,能够有效缓解肌肉的疲累以及加速身体恢复,是我花重金从别处搞来的秘方哦。”

  时源接过凯换回来的水壶,抱着就给自己灌了几口,然后笑着对凯说道。

  其实这个方子是从神农那个药典里来的,并不是所谓花重金买的,但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时源只能这样说。

  凯摸摸自己的头,有些不好意思:“这怎么行?”

  “别废话。话说,你确定自己没事?”

  对于凯扭扭捏捏的样子很是不耻,时源直接打断,然后又露出微微复杂的表情看向此时的凯。

  比起他变态一样的恢复力,一天的合练结束,凯的样子有些凄惨,露出来的肌肉一片紫一片红的。

  “没事,都是皮外伤,明天起来就好了,不过时源你是怎么回事,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伤的样子。”凯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但说话之间,粗神经的他才注意到时源虽然在对练之时被他打中许多次,但却并没有受伤或者伤已经基本恢复。

  “喏,试试这个!”

  时源抛给凯一个小巧的药瓶,里面是一些白色的药膏,也是他依据神农药典弄出来的副产品,效果是治疗跌打扭伤,效果奇好。

  “这是什么?”

  “涂到伤口试试。”时源示意道。

  凯也不含糊,直接抠了一些涂抹到身上淤血的地方。

  顿时,一股清凉的感觉直接笼罩他,比起刚刚喝时源那壶水还要爽快数分。

  凯瞪大眼睛看向时源:“这东西……”

  “和刚刚那东西配套的,不过制作方法有些繁琐,估计你也没办法亲手做,明天我给你拿两瓶完成品,治疗外伤的效果肉眼可见哦。”

  时源示意凯将手中的那瓶药膏收下,轻松地回答。

  “原来是这样。”

  凯虽然还是好奇时源恢复力为什么那么快,但也没有深究。

  他不傻,或者说他其实很聪明。

  这个问题,被很自然地岔开,两人都不再提。

  合练结束,在凯的邀请下,时源和他又在澡堂泡了一个热水澡。

  不得不说,别看凯浓眉大眼,但实则闷骚无比。

  时源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都还从未到澡堂这种地方来过,没想到凯已经是熟客。

  不过有些遗憾的是凯带他来的地方并没有混浴,不过一墙之隔时不时传来的声音,依旧让时源和凯两个血气方刚的小伙有些红了脸。

  晚上,时源收拾完毕之后径直来到实验室。

  分身们依旧直至不倦地在研究,不过从休息室各种吃剩下的食盒来看,他们也并不是一直都在工作。

  关于这点,时源一直都和很奇怪,分身也需要吃东西?

  这个问题,时源自然是直接向分身询问过。

  得到的答案是‘分身也是人,一整天的工作自然是需要补充一些能量,即便食物并不能补充他们体内消耗的查克拉,但却能够给他们带去一种满足的感觉。’

  先是来到‘忍术研究中心’,时源看到两个分身在因为其中几个术式的顺序正在讨论。

  留在那,三人讨论一番之后得到最终的结论,本体便又离开来到位于地上的那处实验室。

  这里,目前所研究的东西并不涉及核心和禁忌,而是神农的药典或者比较基础的技术。

  明白技术的重要性之后,时源便不再打算避开,而是准备花费时间将那些东西都掌握。

  于是,便有了这处将神农的一切复刻一般完全‘走’一遍的实验室。

  神农那里得到的都是结论,对于新手来说虽然浅显易懂,但是总会让人觉得不明觉厉。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时源正在以数倍于正常的速度将有关的知识化作脑海之中的存货。

  和留在这里的分身们简单交流一会儿,并也留在那里协助一阵子,本体又随即离开顺着隐秘的暗道来到地下实验室。

  地下实验室,是属于他时源的创造和开发。

  不仅仅是继承神农的研究,而是在对方的研究基础之上进行深层次地探索。

  靠墙位置的玻璃箱里面已经有一团成型的肉球,畸形的四肢也正在缓缓生长。

  按照时源目前掌握的手段和技术,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进行克隆,但眼前这种未知的探索,却好似带着无穷的魅力‘引诱’着他不断继续。

  虽然目前一直都是投入而没有回报,但时源依旧没有放弃这方面看似不讨好的研究和探索。

  “更得更趋向于人了。”

  本体走到实验体旁边,点头称道。

  一旁忙活着的一个分身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过来:“代数的更替,筛选出更多优秀的基因,我相信最多再经过五代的进化筛选,就能够得到让人意外和惊喜的收获。”

  “身体崩溃的事情还是要继续研究,不然即便是得到满意的实验体也没什么用。”

  “嗯。”

  “你们可能要过来看看这东西。”

  一边,另外的一个分身突然出声示意本体和周围的分身们。

  “什么情况?!”

  本体奇怪地和分身们靠过去。

  这个分身负责的方面是有关从细胞中提取出来的那种物质的研究,显然,此刻似乎有了一些进展。

  “通过几天的实验,我大概能够确定这东西是什么。”

  在分身面前,是一台显微镜和一堆看上去就很高级的仪器。

  “遗传因子?”

  本体早有猜测,只是一直无法得到科学的结论。

  “嗯,用科学的解释是这样,但却也不完全是,里面还有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就好似查克拉一般。”

  “害,这都到忍者世界了如果万事都能用科学解释那才是真正的不科学。”

  本体毫不在意。

  既然想要完全弄清楚的想法破裂,但是尽力破解出来一些也不错。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我总觉得其中并没有这么简单。”

  一个分身笑呵呵地说着。

  “继续研究呗,反正有时间捣鼓。”

  “对了,解决实验体身体崩溃的事情也要快点提上议程才行。”

  时源环视着分身,看着他们一个个都微微点头。

  一段时间的研究,对于实验体成熟之后身体自动崩溃的原因,时源也摸到一些脉络,仅仅是缺少一些实际的操作进行验证。

  “等符合要求的封印术开发完成就可以进行下一步,我们这边随时都可以进行实验。”

  离时源最近的分身偏头看向身后水箱的雏形实验体说道。

  “不过,目前实验室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危机。”

  又是一个分身看向本体说道。

  “钱吗?”

  本体有些头疼。

  他之前做任务积蓄的资金已经在连续不断的实验之中耗费赶紧,最近一段时间如果不是山本一郎那边进行‘接济’,可能实验早就无法进行下去。

  “我他娘都是忍者了还缺钱?”

  本体有些气愤地低声骂道,脸上的表情很精彩。

  “谁说忍者不缺钱,这问题得尽快解决才行,目前的钱只够实验室进行最多两代的研究。”

  随着实验的进行,这里就仿佛化作一个吞金兽,无时无刻不在消耗时源的资金。

  搞科研的,最忌讳没钱,而时源底子又薄,即便目前有山本一郎撑着,但对方重掌商队,也正是缺钱的时间,不能完全将精力投入到他这边。

  “要不向凯借点?反正他一个单身汉,平时的消费也不高,但是最近做那么多任务肯定有很大一笔积蓄,足够我们支撑一段时间的研究。”

  本体提议。

  周围的分身们都双眼发光,显然很赞同这个想法。

  “不愧是我!”

  本体看着将同意写在脸上的分身们,不由笑出声。

  “不过也不是长远之计,需要找一个能够持续不断的生计来维持才行。”

  时源清楚借钱这种骚操作仅仅能够解决燃眉之急,研究所需的资金缺口只会更大,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是谁随便完成几个任务就能给补上的。

  这样想着,本体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

  神农那里得到的一系列东西是时候去创造一些价值和回报了。

  那些药效比起兵粮丸、外伤药的东西,完全就是一只会下蛋的母鸡,只要他操作好,完全可以为他创造足够的利益。

  最重要的是,即便是他拿出这样珍贵的东西,村子内也不会存在有谁敢向他出手。

  猿飞家族这个牌子,还是很有用的。

  当然,为了给自己加上更多的防护也为了让自己不用那么操心,时源的想法自然是找家族内的那些个老头合作。

  他只需要提供药方,其他什么都不需要参与。甚至,他连所得的利益也不准备占大头,三成左右的收益他都能够接受。

  神农的留下的药房很神奇,完全可以和市面上效果最好的同款产品对标。

  最最重要的,原材料的成本绝对是外人无法想象的低。

  所以,只要他愿意,这些产品绝对能给在村子内爆火!

  这个想法自然不是时源此时此刻突然从脑海之中蹦出来的,而是在很久之前就出现。

  所以,当本体露出思索表情的时候,和本体思维模式几乎一致的分身们自然也想到这点上。

  “这事还得找三代先通通气,而且不能太急,药方也需要改动一下,不然原版的效果对于成本来说实在是有些离谱。”

  “……”

  分身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将这件事谈论出一个非常完美的方案。

  第二天。

  时源拿上连夜弄出来的一份样品,直奔火影大楼。



  这第一次,他打算推出的东西就是前一天给凯使用的那款药膏。

  当然,他此时手里的药效要比给凯的那件弱上不少,但相较于市面上最好的同款,它的效果也不算弱,最多是比最好的同款弱上一些。

  但成本嘛,懂得都懂。

  敲敲木门,感知到三代就在里面,不等里面给出回应,时源直接推门进去。

  他和三代,可没有那么多墨迹的地方,三代不怪,他也觉得这样并不坏。

  对于同族的优秀年轻人,三代保持着足够的容忍度。

  看着三代有些慌忙地将桌子上的水晶球收下去,时源微微翻了个白眼。

  外面的人都觉得三代是个尽职的好火影,他每天提前上班,不加薪加班,完全是劳动楷模。

  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个老不羞总喜欢使用忍术打着‘守护木叶’的旗帜做着和自己某个弟子一样让人不耻的事情。

  将水晶球收下,三代确认时源并没有看到之后,咳嗽几声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和态度。

  “时源啊,你说过几次了,你怎么还是没有敲门这个习惯呢?”

  “我敲了啊。”

  时源一脸无辜地摊摊手。

  “但是我没有回应你就进来了,这门敲得有意义?”

  三代拿起一旁的烟斗塞进嘴里,哼哼道。

  “形式存在就行,不是吗?”

  时源露出一脸贱笑,并不在意三代对自己的指责。

  “说吧,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我可不觉得你是来向我这个老人问好的。”

  抽了清晨第一口烟,三代精神更加抖擞地看向时源,等待这个寻常不来找他,一来就绝对有事的‘混子’时源。

  “瞧三代大人说的,不过今天来找您确实有一件事。”

  谈到正事,时源也不再嘻嘻哈哈。

  他从兜里掏出准备的样品,随即放到三代的桌前。

  “这是什么?”

  三代放下手里的烟斗拿起来打量着。

  打开盖子闻了一下,三代脸色出现变化:“药膏?闻到很奇怪,我似乎并没有在市面上见过这样的包装。”

  捏着手里扁平的圆形包装,他似乎很了解这方面的东西。

  猿飞作为一个大家族,这方面自然是有沉淀,族内自然是拥有‘猿飞牌’的各种药膏。

  但三代从刚刚简单的看、闻之中就察觉到一些端详,手里的东西有些不一般,不然时源不可能拿过来找他。

  “效果能够比起族里的外伤药好上不少,甚至仅仅是比奈良家的弱少一些。”

  “哦?”

  听了时源的话,三代更加认真地端详起手中的小小包装。

  仅仅是刚刚所说的比起族内的药膏效果好,他就已经心动。

  “继续说,我看你似乎还没有说完。”

  “嘿嘿,如果我说成本低到发指,不知道三代大人会不会更加感兴趣呢?”

  “这样吗?你想怎么做?”

  三代活了这么久,啥都经历过,所以在时源拿出药膏给他看的时候,其实他就有一些猜测。

  于是,听了时源后续的话之后,他便直切主题。

  药效、成本,这两样已经足以他有更多的想法。

  “三代大人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特别上忍,但是像这样好的方子我又不想让自己一人独享,所以我想将方子递交给家族,这样就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

  时源露出一副关心大众的表情,让三代不由抽动几下嘴角。

  印象中,这小子可不是这样。

  “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确实有帮助到更多人的可能。”

  三代盯着时源,在‘帮助更多人’几个字上面加重语气。

  “四成!如果和家族合作我只要收益的四成,效果只比奈良家的药膏弱上一些,成本还低,不知道三代大人怎么看?”

  时源每次有事找到三代的时候称呼都会变为‘三代大人’,如果没事那可就是一口一个‘老头’。

  所以今天一进门,他一直叫的都是‘三代大人’。

  “我以为以你的性格,绝对会大开口,怎么只要四成的收益?”

  三代用手指掏出一部分的药膏涂抹到自己的手上,看着时源似笑非笑地说道。

  “家族培养我也不容易,自然不能忘恩负义。是不是这个理,老头?”

  看着三代亲身试验药膏的效果以及对方明显已经心动的话,时源觉得自己又行了,对三代的称呼也再次回到老头。

  “确实和惊人的效果。”

  感受着药膏的效果,三代不由自主惊讶道。

  正如时源所说,效果甚至不比奈良家的差多少。

  “制作的成本真的很低?”

  “很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记。”

  时源肯定地回答。

  “那制作流程呢?”

  “也很简单,你手里的就是我昨晚做的。”

  “那好,老头子许了,你可以占收益的三成,其他都交给家族来办。”

  仅仅是一个药膏,但其中的利益三代不需要多思索就清楚庞大到惊人。

  “三成,不是四成?”

  时源虽然心理预期是三成,但刚刚却还是幻想着四成,所以三代这样一压,他想再争取一下。

  “那要不两成?反正是只提供药方和制作流程就可以坐享其成,给三成我都觉得多了。”

  三代很清楚时源这小子的尿性。

  “行吧,三成就三成,就当我吃点亏回报家族。”

  时源赶紧答应下来,脸上更是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

  “贪得无厌的家伙!”

  三代看着时源笑骂道。

  “既然这样,一会儿就把东西拿给族里。”

  得到三代的回应之后,时源就不打算继续逗留,他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

  “好!”

  “那先走了。”

  时源来得潇洒,走得更潇洒。

  一来一回,一笔大生意就这样谈成功。

  要不了多久,就将会有源源不断地资金注入他口袋,他的研究短期之内应该也不再仇资金短缺的情况。

  不过在得到药膏分成资金回报前,他还需要做一件事。

  “凯,有钱吗?”

  “唔……有啊!”

  凯一脸憨厚的笑着。

  “借我,过几天还你。”

  “什么还不还的,反正我平时开销除了训练就几乎没有,不用还!”

  “对了,你要借多少?”

  “你有多少?”

  “唔……”

  凯觉得自己刚刚绝对是说错话了,于是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

  “怎么?”

  看着有些迟疑的凯,时源露出意外的神色,这很不凯啊!

  “呐,这里是所有的,我留一些日用,其他多给你。”

  果然,凯还是那个凯,在短短数秒的思索之后,他从兜里掏出部分现金以及一些票据递给时源。

  “好兄弟!”

  接过凯给的所有,时源对凯的钱包又有了更多的认识。

  像这种老实的单身汉,手里果然有很多积蓄,难怪前世有那么多人对老实人下手,应该就是为了几十年的积蓄吧?

  “好兄弟!”

  凯被时源拍拍肩膀,虽然有些不懂其中的深意,但还是一脸开心地回了一句。

  在他看来,挚友之间,不是钱财可以衡量的,所以些许钱财他并不在意,反正他还可以继续做任务,钱很快就又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