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实验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几天时间和家族内验证药效、讲解制作流程以及讨论出售时的价格数量等等一系列问题,时源感觉累且快乐。

  而猿飞一族也很快就开始投入生产。

  毕竟效果如时源所说的那般强大,成本也极低,所以并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至于时源要占三成这种约定,猿飞家族内部老人也并没有丝毫的不满。

  如果时源之前还是那个仅仅是有天赋的下忍,他们自然会对此有意见,但现在嘛,时源已经是一名特别上忍,而且族内的老人们和三代交流之后也清楚时源不仅仅是表现出来的那种特别上忍的级别。

  未来可期这种话已经不再适用于时源,闪耀在当下或许才是对他最好的说明。

  而且从时源第一时间将药膏的配方拿出来和家族合作的态度来看,他们也清楚时源并不是那种对家族不闻不问的人。

  所以,综合各种因素,时源拿走三成的利润并没有让族内有丝毫的异议,即便有,也没人敢说出来。

  接下来的时间,时源安然地和自己的分身在实验室过上了快乐的日子,而实验所需的资金则远远不断流入他的袋子里。

  这种日子,让时源感觉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完成了吗?”

  本体看着两个分身,目光随即落到覆盖半个屋子的卷轴上。

  “差不多,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试验。”

  分身回答。

  “哦,那让我看看!”

  本体微微点头。

  砰砰!

  两个分身对视一眼,随即化作白烟消失在房间内。

  同时,一股信息流出现在本体的脑海之中。

  眼睛半眯,时源感受着脑海之中多处的知识和记忆,很快就消化得差不多。

  分身回报回来的知识并没有比本体多多少,仅仅是今天一天的量,所以有前面知识的铺垫,时源并不觉得脑中多出来的信息有多难处理。

  “原来是这样!”

  在头顶大灯的照耀下,时源看着地上的卷轴和上面今天多出来的各种术式,露出原来如此的笑脸。

  从有研究这个忍术的想法到此时研究成功,前前后后大概花费他半年的时间。

  也就是说这些时间内,他完全把重心放在村子内的经营,几乎没有出过任务。

  甚至在这期间云隐和木叶的协议都已经敲定,双方也已经打算签下自己的名字宣布协议的生效。

  恍如隔世!

  搞科研这件事,确实让时源感觉到岁月如梭。

  将卷轴收起,时源又到地上实验室的转悠一圈,看看他们那边的进度。

  这么久的时间,足够他依据神农留下的一切重走一遍。

  这样,也让时源掌握的知识和经验越渐丰富。

  不夸张地说,时源目前所掌握的技术,整个木叶都很难找出第二个懂的。

  而近两天,时源已经开始让地上实验室着手开始克隆的一些前期准备。

  克隆人这种东西目前还不在考虑之中,但却可以拿一些动物来练练手,为后续时源的计划积累经验。

  克隆这种技术在时源的计划之中占据不小的地位,足够的经验是他后续完成计划的前提条件之一。

  “看着很不错,不知道味道如何。”

  看着实验室内两天前被克隆出来的兔子,时源随口说一句。

  “可以吃,但没必要,转基因的东西吃了估计会影响下一代。”

  一个分身放下手中的手术刀,顺势将戴着的口罩拿下来对着本体说道。

  “下一代?”

  本体反问道。

  “怎么,难道打算和大蛇姬一样搞个人造儿子?”

  分身调侃着本体。

  “我怎么可能有这样危险的想法,开玩笑!”

  本体挥挥手,随即将目光投向其他分身。

  “那最好啦,一想到有个儿子追着我喊妈妈就不得劲。”分身重新戴好口罩继续工作。

  “练手的操作感觉已经积累的差不多,是不是要开始人体方面的实验了?”

  本体询问着分身的意见。

  “还不是时候,不是吗?”

  “确实太早了,等下边的进程达到标准之后再进行也不迟。”

  分身们都纷纷停下自己手中的事情你一句我一句地说道。

  “接下来几天可能这边的事情就要停下。”

  赞同分身们的意见,停顿几秒之后本体环视分身继续说道。

  “嗯,没问题。”

  分身们点头回应。

  “三代老头征召,确实无法拒绝,还记得那个剧情吗?”

  本体对分身们说道,脸上露出复杂的微笑。

  分身们互相看着,其中之一回答:“云隐使团来访,日向家族?”

  “嗯,还真是让人不爽的一件事呢!”

  另外一个分身也吐槽道,于是所有人的脑海之中某一幕都变得更加清晰。

  “那就按照想法做点什么呗。”

  又是一个分身说道,他的眼神不断闪烁。

  “先别想这些,把手里的工作结束吧,我下去看看。”

  本体没有直接回答刚刚的问题,分身也是他的意识,所以即便是几个人,但其实最真实的想法是差不多的。

  “好!”

  分身们继续工作,本体踏入暗道进入地下实验室。

  “这样被盯着看,是不是感觉有点瘆人?”

  地下实验室内,三名分身看着时源过来,其中一人随即示意本体。

  “很奇怪的感觉,能够体会到前世电影里那种诡异感。”

  本体站定在玻璃箱前面,而在他面前的玻璃箱内部,一个类人的生物正瞪大眼睛透过玻璃看向他。

  “只是肉体的本能反应,实验体并没有产生真正的拥有实际意义的意识。”

  分身走过来,手指在玻璃箱上划过,于是实验体的视线随即被吸引过去。

  “不过却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

  本体看着实验体转动的眼珠子,说道。

  “嗯。”分身微微点头,“对了,实验体崩溃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暂时找到一种减缓崩溃速度的方法。”

  “利用封邪法印封住身体内的查克拉?”

  看着实验体裸露肌肤上的漆黑术式,本体心中已经了然。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验,自然是找到了解决方法,不过这种方法显然是治标不治本。

  砰!

  分身和本体还打算继续交流,耳边突然响起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

  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他们纷纷偏头看向一旁的玻璃箱。

  只见实验体一圈捶打在特制的玻璃上,蛛网般的裂痕蔓延整面玻璃。

  实验室内,所有人都齐齐变了脸色。

  “轰!”

  玻璃箱炸开,一股堪称巨大的查克拉也在瞬间爆发出来。

  ……

  ‘很奇怪的感觉。’

  ‘奇怪是什么?感觉又是什么?’

  ‘我是谁?’

  ‘我知晓的一切来源何处?为什么总是混沌不清?’

  ‘奇怪的世界,全是水吗?水是什么,就是笼罩我身体的这些东西吗?’

  ‘我为什么知道这是水,好奇怪。’

  ‘身体好痛,为什么无法行动?为什么我记得我是可以自由行动甚至摆出任意姿势的?’

  唰!

  睁开眼睛。

  ‘还真是模糊?模糊是什么,就是看不起的意思吗?还真奇怪,我什么都知道一点但却又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这些人为什么看着我?他们为什么很好奇地在互相交谈?是因为我吗?’

  ‘实验体?’

  ‘他们为什么说我是实验体?实验体是什么?!’

  ‘我明明记得我是人?’

  ‘好奇怪啊!’

  ‘为什么他们地世界并不是水,而且他们似乎还能随意行动?’

  ‘还真让人不爽啊!可是,不爽是什么意思?’

  ‘有点痛,那个家伙居然用针扎我?’

  ‘好想杀掉他!但是杀掉他是什么意思?’

  ‘又进来一个人吗?为什么他们都长得一样,真奇怪啊。’

  ‘唔,似乎可以活动身体了。’

  ‘好想杀掉他们,因为……他们似乎要杀掉我?’

  轰!

  水箱的爆炸有些突然,但是时源们依旧没有惊慌失措。

  惊讶会有,但依旧还在掌控之中。

  “杀…杀掉…你们!吼!”

  实验体倒在地上,似乎还企图用手支撑着自己站起来,嘴里更是发出夹带着低吼的声音。

  本体和分身们对视几眼,都从对方的眼睛内看到惊讶之色。

  前一秒,他们还在说实验体暂时无法生成自我意识,但下一秒就啪啪打他们的脸。

  不过比起这个,他们更加好奇实验体为什么一出来就拥有如此大的杀心。

  呲呲呲!

  尖锐的利爪从实验体的手掌之中刺出,就好似金刚狼的爪子。

  但很快,两道身影出现在他的周围。

  一人一脚,实验体无法抬起自己的手臂。

  略显狂暴的查克拉从实验体身体内部冲出,封邪法印的作用此时摇摇欲坠。

  “意外的事情总是这样。”

  本体来到实验体的面前,而后者艰难地抬起自己的头,光滑的皮肤上不断冒出一簇簇的毛,本来近似人类的体型也在瞬间朝着第一次实验之时的那种怪物的体型发展。

  “真是奇怪,明明我们已经确认过实验体不可能产生意识,毕竟几天的时间从细胞到人体,意识完全没有道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产生!”

  “而且最奇怪的是这家伙居然在没有经过训练的时候对我们抱着强大的杀意。”

  分身和本体交流,完全没有在乎脚下的实验体。

  而在他们交流的时候,脚下实验体挣扎得更加激烈,而本来说被缓住的身体崩溃,似乎也因为实验体的动作被加速。

  “看来要死了。”

  本体看着被分身控制住的实验体,目光落到从对方身体内渗出的鲜血上。

  “嗬!嗬!”

  分身将脚从实验体的手臂之上挪开,后者似乎无法理解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于是本就懵懂的双眼变得更加疑惑。

  源源不断的力量从实验体身体内泄露出来,而属于实验体本身的生命力则在不知不觉之间迅速流逝。

  “我…为什么?!”

  将手臂伸向时源的本体,实验体一脸苍白,手掌在空气中一抓,然后无力地垂到地面。

  ‘死…就是这种感觉吗?为什么我感觉这么熟悉?’

  ‘真是奇怪!’

  实验体的嘴里喷出大量的鲜血溅射在光滑的地板上,然后双眼之中的光芒很快暗淡到极致。

  “事情似乎不简单。”

  从实验体的双眼内,时源看到完全不应该出现在出生体身上的东西。

  “加快实验速度,我们得将这件事解决掉,总觉得我们的实验似乎走偏了。”

  “有什么走偏的,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一名分身蹲下去将实验体屁股后面生长出来尾巴拽在手里,继续说道,“有没有赛亚人那味?”

  此时,实验体手臂的尖刺也已经消失,除了屁股后面的尾巴以及身上莫名多出来的一些毛,看上去并没有太多异样。

  所以,分身此时这么一说,众人的笑了起来。

  “你们觉得这是什么原因?”本体翻翻白眼,虽然他刚刚也是觉得实验体有点赛亚人的味。

  “基因的问题,之前不是就猜测培养手段将细胞内最原始的遗传因子引导出来了吗?现在看来,似乎有点道理。”

  分身回答。

  “确实数据支持,我们可以找一些别人的细胞来测试,这样对比就会很明显,倒地是我们自己的细胞有问题抑或是大家都是这样。”

  “嗯,那明天之内就弄一点别人的细胞来培养,在响应三代号召前得到答案。”

  本体很赞同这个点子。

  “那这个就先放一边,正好需要些时间来整理。”分身丢开手里的尾巴。

  “行,那就先采集数据和样本。”

  时源戴好手套和口罩,准备工作。

  实验的时候,暂告一个段落,尽管搞来搞去有些让人不知道方向在哪,但其实时源心底自己有一杆秤。

  在别人看来有些浪费的点上面,他已经在不断汲取自己所需要的养分。

  实验体的异变,他很早就猜测属于进化或者退化的一种。

  当然,也可以说是将细胞深处的某种隐形特质放大。

  这个过程,很容易让人感受到人类本身的力量。

  血脉这种东西很玄乎,但是时源不得不选择相信它。

  而手中的实验,也让他确信自己的方向并没有走错,也许有一些偏差,但最后绝对能够达到他需要的位置。

  收拾回完这里,时源瘫在以供休息的沙发上解除了影分身之术。

  一整天的各种信息汇入他的大脑,又是一轮轮的信息轰炸。

  花费一个多小时缓和过来,时源又随便找了一家店吃点东西,接着顺便收集了几个人的毛发便回到家中。

  第二天一早,时源分出几个影分身,随即本体来到火影办公室。

  几天之前,三代就给他打过招呼。

  云隐使团半个月内就会来木叶,需要几名有能力的忍者组成小队对云隐的使团进行护卫工作。

  很显然,时源自然属于这‘有能力的忍者’之一。

  咚咚!

  感知到办公室内已经存在其他人的气息,时源这次敲门之后并没有立即推门进入。

  “进来!”

  三代的声音传来,时源这才推门走进去。

  “时源!”

  凯站在三代面前的桌子前,看到是时源走进来,脸上流露出开心的笑容。

  “凯!好久不见!”

  时源伸手打个招呼,随即走到凯的身边。

  “看来都到齐了!”

  三代扫过时源和凯,随即沉声说道。

  “就我们两个?老头你在搞什么飞机?”

  时源望着镇定自若叼着烟斗的三代,有些无语。

  “知道你肯定要闹,所以还有一人。”

  三代眯眼感受着肺部的烟,声音略带一些嘶哑,“卡卡西,出来见见你两个队友吧!”

  “哦?卡卡西吗?”

  时源看向窗外,而一道黑影也从窗外掠进来,随即落到凯的身旁。

  “三代大人!”

  卡卡西戴着面具,向着三代目火影微微颔首示意。

  “咦,原来是卡卡西,真是太好了!”

  凯看到自己的两个队友都是好朋友,脸上兴奋的情绪完全无法掩饰。

  “凯,时源!”

  卡卡西偏头看向两人,双眼这种显得很平静。

  “好久不见!”

  时源也扬扬手回敬,上次见到卡卡西还是和凯吃饭的时候,这一晃又过去了许久。

  “回到正题吧,你们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互相间应该都很熟悉。”三代吐出一口白烟,“找你们来自然是有任务,因为这次的事情有些特殊吧,所以我也不得不防这么一手。”

  “三代大人请说,我们一定圆满达成任务。”

  凯抬起手臂,迎着窗外的第一缕阳光露出自信的牙齿。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能力,所以这次才会找到你们,云隐使团不日就会来木叶和我们签订协议,我需要你们在对方进入火之国范围之后就进行隐蔽地保护,确保他们不会被不怀好意的势力攻击。”

  “仅仅是这样,这任务完全没必要叫上我们三个吧。”时源询问道。

  倒不是他不愿意接这个任务,反正无论如何,他这次在云隐进入村子后都会把注意力放到对方的身上。

  将矛头一致对外,自然是时源的想法。云隐如果敢讲爪子伸向村子,他自然愿意将其砍掉。

  这不是什么圣母不圣母的事,就仅仅是两个字——不爽!

  “保护他们仅仅是其中一个原因,你们更多的是要监视他们!所以,这里面的人选就必须是实力不弱的忍者,而目前年强一代,你们三个算是我最看好的!”

  三代解释着,时源也立即反应过来。

  别的不说,三代看事情确实看得很远,云隐选择在村子内签订协议,目的绝对不纯,监视这件事自然需要引起重视。

  “了解。”

  卡卡西在三代身边做了这么久的暗部,对这方面自然很了解,于是低头回应三代。

  “任务期间,你们拥有自主权,确保木叶没有大损失的情况下保护云隐使团,村子内也会向你们提供需要的协助,你们也直接供我指挥不受其他任何人的掣肘!”

  三代又接着说道,还特意看着时源说完最后半句。

  因为知道时源之前拒绝他的邀请进入暗部历练就是因为不愿意受到各种人的指挥,这种要求如果是其他人提出来,他或许会直接甩一巴掌,但如果是时源,自然是选择原谅啦!

  所以,这次的行动,他也特意在后面加上这么一句。

  “没问题。”

  时源点头回答,他不推辞任务,更别说三代明显针对他做了一些变动,使得更满足他的要求。

  “那么,还有其他方面的问题没有。”

  三代移动目光看向另外两人,凯和卡卡西对视一眼,随即晃晃自己的脑袋。

  “是以暗部的名义进行行动,那么云隐使团什么时候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这是最直接的问题,时源对其他方面没有太多需要知道的,所以,有关任务本体的事情就成了最需要了解的点。

  “五天之后,云隐使团就会从椴木城进入火之国,你们随时都可以出发。”

  三代回答。

  “那没问题了!”

  “卡卡西,作为暗部的前辈,你这次依旧是队长,时源、凯,你们两个暂时听后卡卡西的指挥,没有问题吧?”

  见三人都没有其他方面的问题,三代接着安排。

  “我没问题啊,三代大人为什么一直看着我,难道我是那种不听指挥的人?”

  时源点头回应三代,随即就看到对方居然神神地看着自己一副思索的样子。

  “咳咳!”

  三代咳嗽几声掩饰尴尬,三人之中,卡卡西是最有资历的,所以让卡卡西当队长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他也很了解时源这小子,不是那么好指挥的,所以刚刚就不自觉多看了一眼时源。

  不过,他也知道时源虽然总是有自己的想法,但每次交代下去的任务都是几乎完美的完成。

  “从这里到达椴木城,按照我们的一般速度,三天时间就很充裕。那么,一天之后出发,怎么样?”卡卡西立即进入自己队长的角色,对凯和时源询问道。

  “好!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凯挥舞双臂。

  “我没问题。”时源微微点头。

  “那火影大人,我们就先告辞!”

  卡卡西朝三代示意,随即和凯以及时源交流一波眼神后离开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