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叫漩涡鸣人的孩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暗部成员的配置,我想你们应该能够用到。”

  卡卡西递给时源和凯一人一副面具以及一身属于暗部的深色忍者服。

  为了掩人耳目,行动之时他们都需要装扮成暗部,这些自然都是必需品。



  接过来,随意反动几下,时源发现自己的面具上居然是一副猴子的图案,而身旁凯则是老虎。

  “那么一天的时间处理手中的一切,一天之后的现在,我们在大门位置集合。”

  卡卡西摘下自己脸上的面具,对时源和凯说道。

  “没问题,卡卡西哟!我一定不会迟到!”

  凯将手里的东西抱紧,另外一只手揽住卡卡西的肩膀。

  “我也是。”

  时间上,对时源来说有些紧。

  他手头上的事情今天是新的一轮,他预期是至少还有几天的时间给他准备,但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任务来得有些快。

  “那好,咱们明天见,我先回去处理一些事情。”

  卡卡西说话间将面具重新戴上,随即消失在两人面前。

  “走吧,凯,咱们也回去准备一下。”

  卡卡西离开得很快,时源眼睛微眯对着一旁的凯说道。

  “好吧,不过我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我打算等下继续日常训练,时源你要不要一起?”

  凯将卡卡西给的东西卡到腰带上,随即向时源发出邀请。

  “围着村子跑步吗,我已经很久不进行这样的训练啦,凯,你自己去吧,我先回家收拾一下。”

  时源告别凯,两人在街道上分别。

  没有绕圈,时源直接来到自己的实验室基地。

  明天就要出任务,实验这边只能直接先钟止,之前的计划也只能暂时搁置。

  分身们拥有着和他一样的意识,所以没有本体在,分身们的工作依旧照常进行没有懈怠。

  简单看了一下各方面的进程,时源来到地下的实验室。

  忍术的开发已经结束,所以原本用于开发忍术的两道分身被匀到了其他两个地方协助。

  “都先放下手里的工作吧,计划有变化,在云隐来之前已经没有时间给我们再一次进行一轮的实验。”

  “怎么?”

  “我明天就要离开村子。”

  “这样啊,那确实只能暂停一切将这里封存。”

  “那这会儿也没必要继续。”

  分身和本体交流着,随即放下各自手中的东西并将他们归位。

  “呼!”

  结束手里工作的分身在身前结印,随即化作白烟消失在空气中回到本体上。

  等所有的分身都解散,时源确定实验室内的东西也都被封存完毕,随即回到地上。

  从地上实验室内拿出一些特制的药,这里的分身也随即解散。

  临走之前,将房内所有的感知结界已经示警结界都开启,时源安心离开。

  足够重要的东西,他已经随身携带,这里留着的东西也基本无法影响到他。

  从实验室这边朝家里走去,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午饭时间。

  气温逐渐,毕竟入冬,前几天还飞了几颗雪,不过并没有立即下起来,估计还得再过一个月才能见到那种大雪纷飞的场景。

  滴滴滴!

  不幸之中,突然下起大雨。

  正在找地方准备吃饭的时源快步走到靠近的屋檐下。

  “哟!时源桑!”

  突然,时源抬头就看到了一张还算熟悉的脸庞。

  被誉为火影世界终极boss的大筒木一乐正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手打大叔,原来是你。”

  不知不觉间,时源发现他走到了一乐拉面的位置。

  “快进来躲躲雨吧,如果没有吃午饭的话,可以试试我最近新研究出来的一种汤底拉面,你绝对不会后悔!”

  手打将门前的雨布打开,随即示意时源。

  笑了笑,时源随即跟着走进去。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那么他不介意吃碗拉面解决温饱问题。

  因为下雨的原因,本应该是人满为患的拉面馆,此时却也空空如也。

  点了一份手打推荐的最新款,时源静静地坐在位置上等候着。

  菖蒲很认真地在旁边收拾着柜台,用手里的毛巾将柜台擦拭一遍又一遍。

  “这是时源你的午餐,上面有我特意为你加的鱼排,请慢慢享用!”

  不久之后,手打就将时源所点的拉面送上来。

  “感谢!”

  时源双手合十感谢着碗中多出来的鱼排,脸上不由露出笑意。

  闻着拉面的香味,时源味蕾开始活跃起来,于是立即用筷子卷起一团朝嘴里放去。

  “真好吃!”

  时源瞬间就被这种新款拉面俘虏,对桌子对面的手打竖起拇指。

  就在时源打算吃第二口的时候,他似有所感,将自己的头偏向侧后方。

  一个小脑袋正从门外探出看着里面。

  时源一愣,不经意地放下手里的筷子。

  “手打大叔!”

  带着一些怯弱的声音微微颤抖,但说话的主人却没有第一时间进屋。

  “是鸣人啊!快进来吧!”

  手打也注意到探头探脑的鸣人,手里拿着锅勺一脸微笑地说着。

  “我……可以吗?”

  小鸣人看着坐在手打面前吃着东西的时源,并没有立即挪动步伐,声音很小似乎是试探时源的态度。

  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沉,时源心里有点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自然不可能是朝着眼前无辜的鸣人而去的。

  作为四代之子,这一代的九尾人柱力,鸣人幼年的处境确实很糟糕,没有朋友也不会有朋友,亲近的人可以说也没有。

  他不知道村子里的人为什么都不待见他,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实则,他的内心已经千疮百孔。

  就比如现在,他生怕自己进去之后打扰到手打大叔的客人,就好像以前那样吓跑正在吃饭的客人。

  其实时源之前不是没有想过让这个时期的鸣人过得好一些,他甚至在三代的面前隐喻地提到过鸣人,但有时候,一些事情并不是简单三两句能够说清楚。

  再一个,鸣人的身份很特殊,他也不能贸然接近。

  想到这里,时源的目光掠过鸣人看向外面某个阴影处。

  不知道是暗部还是根部的忍者正隐藏在那边。

  “怎么不可以进来呢,小鸣人,快进来坐下,我想你一定没有吃饭吧?”

  手打亲切地示意鸣人进来,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

  “就是,快进来啊,小鸣人!”

  菖蒲也对踌躇的鸣人说道。

  “可是……”

  鸣人看向此时店内唯一的客人,只见对方似乎看着自己有些生气,这让他心中怯弱更加剧烈。

  “进来吧,外面还在下雨,受凉就不好了。”

  时源收敛心中的想法,同时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表情可能有些劝退鸣人,于是脸上露出微笑对着鸣人说道。

  一边说,他还一边挥手示意鸣人坐到自己的身边。

  反正他此时可不是故意接近鸣人,而是鸣人自己靠过来,那么他就不需要遮遮掩掩装作不认识鸣人。

  再一个,即便他是故意接近鸣人,又能怎样?

  三代会说什么?反正说了也没用,下次他还敢。

  而除了三代,最多是被某些阴暗的家伙惦记或者警告。但现如今他的实力似乎也不用太怕,他可不是某些没有靠山的家伙,在他的背后可是三代。

  “真的吗?!”

  鸣人愣在原地,随即很快反应过来他并没有听错。

  那个不认识的客人,居然真的是在叫他过去坐而不是赶他走。

  “为什么不呢?”

  时源保持脸上的微笑,莫名觉得眼前的小孩真的很可怜。

  仅仅是来自陌生人的一句带着善意的话,他似乎就有些激动?

  心中叹了一口气,他对村子的某些人真的很不爽起来,首当其冲,自然是坐在火影位置上的三代目。

  鸣人的处境,作为火影的他不可能不知道,但他却似乎并没有采取手段改变。

  或许有许多方面的考虑,但这却直接影响着一个孩子的成长因素。

  原著之中最应该黑化的人却成为救世主,这就是火影最大的笑话!

  时源听过这句话,之前他还没有这方面的体会,但此时,他有了一些共鸣。

  这两年,他虽然没有接触过鸣人,但是却也在偶然间遇到过几次。

  本以为鸣人的处境仅仅是有些对木叶村的尴黑,但此时发现,那似乎是事实?

  鸣人小小地挪动步伐来到时源身边的位置,双眼则一直盯着时源。

  他还是有些不确定时源的态度。

  突然对他好的人,他不是没有遇到过。

  上个月就有一个突然对他好的男孩,结果打着跟他玩的口号将他引到后山然后把他一个人甩在那,还叫嚣着让野兽吃掉他最后消失。

  如果不是有个带着面具的大叔将他带回来,说不定那次他就回不来了。

  这不是个例,在他短暂的记忆中,他似乎经历过许多次类似的事件。

  所以,看着此时的时源,他内心不由害怕起来,又会是那种骗他的结局吗?

  “怎么,在害怕我吗?我记得我长得还算不错啊?”

  时源看穿鸣人的内心,于是一直手直接落到鸣人的脑袋上。

  一只温暖的手落到自己的脑袋,鸣人整个徒然愣在原地,他瞪着湛蓝的眼睛看向此时一脸笑意望着自己的时源。

  “你…不怕我吗?”

  鸣人迟疑地询问道。

  “怕你?我为什么要怕你,我可是上忍,村子内仅次于火影的存在!”

  揉了一把鸣人的脑袋,时源注意到对方的头发都已经被外面的雨打湿,额头的护目镜也满是水滴。

  “忍者吗?”

  鸣人眼前一亮。

  突然,他感觉眼前的家伙抓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朝上提。

  来了吗?果然,又是那种家伙!

  似乎预料到自己的结局,鸣人双眼内刚刚迸发出来的闪光逐渐暗淡。

  他慢慢闭上眼睛,准备承受眼前陌生人的打击。

  不知道是不是将他举起来砸地上,虽然很痛,但是睡一觉就没事了。

  这样向着,鸣人的心情不再那么悲伤。

  “这小子闭眼干嘛,是电视剧看多了以为会有什么狗血剧情上演吗?”

  突然,鸣人感觉自己屁股接触到椅子,然后耳边响起那个陌生人的声音。

  “咦?”

  他有些意外地睁开眼睛看过去。

  发现对方拽住他的衣领仅仅是把他放到椅子上。

  因为此时才三岁的他,堪堪和椅子一样高。

  “鸣人,你怎么了?”

  菖蒲将身体前探凑近鸣人,略带关心地询问。

  “啊?我没事,我刚刚以为…以为…”

  说着说着,鸣人就没有继续说下去,脸颊也微微泛红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要吃点什么,小鸣人?”

  手打大叔打破尴尬,手里扬着锅勺示意鸣人点单。

  “我……”

  鸣人看着热情的手打大叔和亲切的菖蒲姐姐,双手不知不觉搅到一起。

  他…没钱了!

  至于为什么要走到一乐拉面这边来,仅仅是因为最近的且愿意让他躲雨的地方只有这,别的,他只能想到离这里几条街的家。

  所以,他一开始并不是想要吃拉面。

  虽然鸣人知道如果他说自己没钱手打大叔一定会免费给他做一碗,因为对方经常这样做,但是他却也知道这样做并不好。

  他怕因为总是免费吃手打大叔的东西,手打大叔会不开心,最后不再继续和他做‘朋友’。

  手打大叔和菖蒲姐姐是村子内除了三代爷爷之外唯二对他露出笑容的人,他不想失去。

  “我请你吧,衣服都被淋湿,如果不吃点热乎乎的东西很容易着凉!”

  时源对鸣人说道。

  “可以吗?”

  鸣人扬起低垂的头看向时源,双眼内闪过惊喜。

  “当然,忍者可是说到做到!”

  时源将桌子上的菜单推到鸣人的面前,一副你随意点的表情。

  “大哥哥你真好!”

  幼年鸣人,真的很可爱。

  鸣人确定眼前的大哥哥真的要请他吃饭之后,脸上的喜悦自然是无法掩饰住。

  他转头看向一直等着自己点单的手打大叔,右手高高举起,随即落到菜单上。

  “手打大叔,我要叉烧排骨拉面!”

  “好嘞!”

  手打露出笑意,不经意间扫了一眼望着鸣人的时源。

  他刚刚也察觉到鸣人有点窘迫,所以也反应过来鸣人又没钱了,所以他正准备说自己请鸣人吃一碗拉面,结果时源比他还要快。

  “普通碗吗?可不要为我省钱,忍者可是很有钱的!”

  时源想到鸣人的食量以及对方刚刚有些迟疑的点菜动作,随即对着鸣人说道。。

  “唔…那我可以换成加大碗吗?”

  鸣人看向时源,舌头下意识地舔舐一下嘴唇。

  “当然可以。”

  时源微笑着回答,同时心中的压抑却更重。

  每天的希望似乎只是吃上一大碗拉面的鸣人,似乎实在对木叶进行讽刺。

  而这,也让时源看到在许多事情上的两面性。

  他看到的大部分都是村子好的一面,但此时,村子显得不那么仗义的一幕,却直白地摆在他的面前。

  四代之子,村子的英雄,就是这种待遇。

  晃晃头,时源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不然他心里永远不会好受。

  “好,加大碗叉烧排骨拉面,马上就好!”

  手打看着一脸平和与鸣人交流的时源,脸上绽放出笑容。

  鸣人的遭遇,他一直都是同情的。

  至于鸣人是什么妖怪的化身?他是不可能相信的,善良的鸣人不会是那种东西。

  他不是忍者,无法改变鸣人的处境,所以他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请鸣人吃他最喜欢的拉面然后陪着他聊会儿天。

  “嗯!”

  鸣人重重地点下头,手里抓着筷子一脸期待。

  同时,他还用余光打量着身边对他来说陌生的时源。

  “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他的声音满满都是稚嫩的感觉。

  “我啊,猿飞时源,你呢?”

  时源将自己的双手搭在身前的桌面上,身体微微倾斜回答鸣人。

  “我叫…鸣人,漩涡鸣人!”

  鸣人得到时源的回应,显得有些开心,快速报出自己的名字。

  说完,他盯着时源看着注意时源的反应。

  “哦,漩涡鸣人啊,挺不错的名字。”

  时源就好似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预期平静。

  “嗯!”

  鸣人发现时源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并没有像之前遇到过的某些人那般便脸色,于是脸上的微笑变得更加灿烂。

  稚嫩的小脸满是开心,即便金黄色的短发都被雨水打湿紧紧贴着头皮,他依旧没有异常,湛蓝的眼睛内时不时闪过愉悦的光芒。

  “小鸣人,你的拉面好了!快吃吧!”

  手打将足足有鸣人两个脸那么大1碗放到桌前,语气温和地鸣人说道。

  “鸣人,先不急,把头上的水擦一下再吃吧。”

  刚刚离开的菖蒲这时也出现,而她手里,是一根淡白色的毛巾。

  鸣人愣愣看着毛巾,而菖蒲已经直接越过柜台将毛巾盖到他的头上开始揉搓起来。

  很快,湿漉漉的头发变得干燥。

  “吃吧,这样就不会感冒!”

  做完一切,菖蒲将毛巾放到一旁,一脸母性光辉地看着傻乎乎愣在位子的鸣人。

  时源也有些惊讶。

  虽然他知道手打父子已经是少数几个在鸣人幼年时就给予关怀的,但没想到对方两人竟然对鸣人这么好。

  鲜明的对比给鸣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难怪他以后总是喜欢来一乐拉面馆。

  “谢谢菖蒲姐姐!”

  鸣人低着头,声音有些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