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些许改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吸溜吸溜—

  鸣人埋头吃起拉面,头一直没有抬起过,他的肩膀随着吃面的动作不断抖动。

  “小鸣人啊,你要学会照顾自己呢,像这会儿下雨,你不能一直让雨水湿润自己的衣服和头发,那样很容易生病,特别是你这种小家伙,一生病可是很难治愈的,知道了吗?”

  菖蒲的年纪估计比时源还要小上一些,但此时,她却好似老母亲,一边看着鸣人大快朵颐,一边耐心地教导。

  “唔……我知道了!”

  鸣人的声音有些模糊,他的头还是没有抬起,拉面源源不断地进入他的嘴中。

  “知道就好,如果以后想吃拉面就直接来一乐拉面馆,手打大叔或者姐姐都可以请你吃哦。”

  菖蒲笑道,双眼一直注视着狼吞虎咽的鸣人,一脸温情。

  “是的呢,小鸣人,你大叔我除了做拉面就不会别的,所以你什么时候想吃,都可以来找我!”

  手打双手抱在胸前,自信十足。

  “慢点吃,慢点吃。”

  菖蒲发现鸣人吃面动作停下来,以为是他刚刚吃东西噎着了,急忙从一旁推过去一碗红豆汤,这是拉面馆的特色汤之一,也是鸣人很喜欢的一种免费汤。

  “没有…我…只是,只是…”

  鸣人肩膀继续抖动,他将自己的头抬起来看着面前的菖蒲和手打。

  “鸣人……你这是怎么了?是因为大叔的拉面不好吃吗?”

  手打有些手忙脚乱地看着鸣人,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只见此时的鸣人,泪流满面、双眼通红,表情也很扭曲,好似痛苦之中夹带着快乐。

  “手打大叔,菖蒲姐姐,还有猿飞哥哥,你们真好!”

  鸣人环视着三人,眼泪混合着嘴里的拉面被吞咽进肚子,一张脸早已花的不成样子。

  时源陷入沉默。

  他没有想到,仅仅是一些小事,鸣人居然反应这么大。

  眼底闪过阴翳,他的心情变得沉重。

  “没事的,没事的,小鸣人,就只是吃点拉面,很正常的。”

  菖蒲看着鸣人那种稚嫩的小脸,同样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所以手在鸣人的肩膀上不断拍打,企图安抚鸣人的心情。

  但鸣人并没有稳定下来,脸上的泪水就好似糖豆一般打在桌面上或者拉面碗中。



  “明明仅仅是一碗拉面,我为什么好想哭?!”

  “别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但…我,我只有我自己,每天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吃杯面,一个人玩,一个人睡觉……”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说我是怪物,为什么大人都不准他们的孩子跟我玩,为什么他们要用石头砸我,为什么就连东西都不卖给我,为什么总是不接受我……”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我只是不想继续那么孤独,我想拥有自己朋友。”

  “三代爷爷告诉我事情总会变好,但需要我耐心等待,我真的和耐心、很耐心,但一切事情并没有改变,依旧是没人愿意和我玩,依旧是被人孤立,依旧是走到哪都被人指指点点……”

  鸣人脸上的银豆子不断下落,啪啪啪地砸在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稚嫩的声音回荡在店内,其他三人都沉默不语。

  “所以…所以大叔你们对我这么好我真的很感动!当然还有猿飞哥哥你,第一次见面却能请我吃拉面。”

  鸣人扬起头看向手打和菖蒲,最后目光又转向今天请他吃面的时源。

  哒!

  时源将手搭到鸣人的肩膀,一脸认真地看着鸣人的双眼。

  鸣人微微一愣,但脸上的泪痕依旧。

  “朋友的话,我能不能做你的朋友呢?”

  其他废话时源清楚这个时候说出来也没有屁用,这个时候的鸣人,真的很孤独啊!

  “欸?”

  鸣人再次瞪大眼睛,红通通的眼睛盯着时源。

  不断抽动的身体也在这一刻停下,哭泣的鸣人在时源这个问题下被‘施法打断’。

  “我说,猿飞时源能不能成为漩涡鸣人的朋友,可以一起吃饭的那种。”

  时源再次认真地询问道,脸上露出微笑。

  “可以吗?”

  鸣人依旧选择再次询问。

  这句话,是他今天说的最多一句。

  ‘可以吗’,是一种不确定和不自信的态度,这也是鸣人现阶段的内心实况。

  他渴望朋友,但是当真的有人愿意成为他的朋友,他又有些害怕,可能是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当然!”

  时源肯定地回答,并且将碗里还没有吃的鱼排放进鸣人的碗中。

  这一刻,他下定决心。

  无论三代或者其他谁的态度是怎样,他都会尽力守护眼前孩子的童年,不再让他变得那么悲惨。

  剧情需要?

  抱歉,时源不在乎。

  “时源哥,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鸣人的称呼变了,他仰着头,一双湛蓝的眼睛就好似清澈的天空纯净。

  时源点点头:“对,我们以后就是朋友,鸣人你也不会太孤独啦。”

  “我和鸣人也是朋友呢!”

  菖蒲也从鸣人之前说的话之中反应过来,眼睛红红地凑近鸣人说道。

  鸣人只是一个三岁的孩子,却承受了这么多的东西,她想想就觉得恐怖。

  而最让人无法理解的还是明明被悲惨笼罩,鸣人总是用一副快乐的模样去迎接一切。

  菖蒲本以为幼小的鸣人无法理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所以每天遭受那么多排挤和孤立之后依旧能够保持积极的心态,但刚刚鸣人突然的爆发却让她知道,一直以来鸣人并不是不懂,只是不愿意表现出来罢了。

  菖蒲不知道该用哪种态度去看待明明很小的鸣人。

  可怜还是敬佩?

  目光变得柔和无比,菖蒲和鸣人对视。

  “嗯!我们一直都是朋友!”

  鸣人重重地点头。

  “我漩涡鸣人终于有朋友了!”

  举起自己的手,他一脸兴奋地叫喊。

  “嗯。”

  时源和菖蒲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吸溜吸溜--

  鸣人继续埋头吃面,脸上的泪痕无法掩饰他心中的快乐。

  时不时的,他都会抬头看一眼身旁的时源,仿佛是怕时源消失。

  毕竟时源是除了菖蒲父子之外,唯一说要和他做朋友的人。

  今天,是漩涡鸣人这么久一来最开心的一天之一。

  时源也开始吃起碗里已经微冷的拉面。

  村子的黑暗。

  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孩子身上。

  “我吃完啦!”

  几分钟,加大碗的拉面已经尽数进入鸣人的肚子。

  他将碗高高举起,然后将里面的汤水喝个干净,最后一脸满足地对手打说道。

  时源也已经吃完,看到鸣人的样子,他询问道:“还需要吃点什么吗?”

  “唔…已经超级饱了!”

  鸣人有些苦恼地摸着圆鼓鼓的肚子。

  “那好吧。”

  时源抽出一张纸递给鸣人,然后接着说道,“我们已经是朋友,所以下次遇到什么困难,你都可以来找我或者告诉手打大叔让他们转达给我。”

  “嗯嗯!”

  鸣人开心地点头。

  菖蒲和手打也笑呵呵地看着鸣人和时源,心里也在为鸣人高兴。

  “小鸣人,如果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你随时都可以过来找我们呢!”

  菖蒲将对鸣人说道。

  屋外,雨停了,泥土的味道不断扩散到空气中。

  “要走吗?我们可以一起回去。”

  时源留下饭钱,对跟在自己身后的鸣人说道。

  “嗯!”

  鸣人加快步伐来到时源的右手边,头高高扬起看着时源。

  鸣人明明才三岁,该说是早熟还是生活所迫呢?

  “那走吧。”

  时源摸摸鸣人的头,然后迈步走出去。

  “手打大叔,菖蒲姐姐,我们走了!”

  鸣人临走时还特意回头打了个招呼,语气之中带着些许的喜悦。

  而这迈出去的第一步,让他觉得自己的生活似乎有了新的变化,三代爷爷所说的耐心也有了回报。

  就这样,时源就好似带着一个弟弟,朝着记忆中鸣人家的方向走去。

  雨后的街上,行人稀稀疏疏地出现,木叶的繁华在这一刻短暂出现。

  人群的出现,让鸣人的表情微微变化。

  果不其然,在行人们注意到时源身边的他的时候,空气似乎都凝聚了那么一秒。

  恐惧?错愕?不怀好意?

  种种不同的情绪隐藏在眼神之中被时源捕捉到。

  而他们的窃窃私语也好似当着时源的面在说一般,尽数传入耳朵。

  “看!是那个小鬼!”

  “那个妖狐的化身?!”

  “离他远点,不然会沾上不详的气息!”

  “火影大人为什么还不把那小鬼赶出村子,每次看到他都觉得害怕。”

  “嘘!”

  “他旁边的忍者是谁?”

  “谁知道呢?反正和那个小鬼走在一起的,都不会有运!”

  “那家伙看过来了!真是让人厌恶的眼神,难道他觉得自己很无辜?”

  “……”

  “时源哥!”

  鸣人扯动一下时源的衣角。

  虽然他听不全周围那些说了些什么,但是他能够看到那些人对他的仇视目光。

  那种深深的恶意,就好似空气一般将他包裹。

  一切和往常一样都没有改变。

  听到鸣人的声音,再加上周围那些人的目光和语言,时源能够理解鸣人的困境。

  他低头看向鸣人。

  只见此时的鸣人双眼微红,表情落寞。

  好吧,时源也不清楚为什么年纪这么小的鸣人会让人觉得落寞,但事实上确实是这样,鸣人的表情很落寞。

  “有我呢,别怕!”

  时源抓住鸣人的手,像牵着亲人一般温柔地将鸣人的手包裹。

  给予鸣人一个笑脸,他又将目光投向周围的人群。

  冷漠的眼神一遍又一遍地扫过,说话的声音逐渐减弱直至消失。

  说到底,这些对鸣人报以恶意的人,大多数都是被某些人蒙蔽,即便时源用拳头让他们屈服,他们最终也是会继续相信流传甚广的谎言。

  有些可悲也有些可怜。

  九尾之乱的那晚上。

  村子内遭受太多的损失,许多人都葬身其中,所以当出现一个可以释放愤怒的人或事物时,愚昧的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想要改变这种局面,需要许多的事实和行动去反证。

  就如鸣人剧情里面所做的那些,不但获得别人的认可。

  “我不怕,只是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想交朋友,和其他小孩那样。”

  鸣人露出微笑,这种被人围观股孤立的场景他已经不知道享受过多少次。

  以前都不怕,现在怎么可能会怕呢?

  再说,这一次他还不是一个人。

  “时间会证明一切,我们可以善良,但是却不能对所有人都保持善良。”

  时源捏着鸣人的手,轻声说道。

  鸣人体内是阿修罗的查克拉,这会影响鸣人的性格成长。

  这也是时源前世看到最具有说服力的一种对鸣人性格的解释。

  时源不清楚这到底对不对,但是他希望鸣人成为那种又爱又恨的人,而不是像原著那般总是‘爱人’的模样。

  拉着鸣人,两人轻松地走过一条条街道,在某些隐藏在暗处的奇怪的目光的注视下离开。

  “时源哥,这就是我的家,你呢?”

  很快啊,两人就走到了鸣人家,于是鸣人停下脚步对着时源说道。

  他似乎不急于回家。

  “我啊,就在不远处,这条街走到头往右拐,那边有一个居酒屋和料理店二合一的地方,我就在住在那上面。”

  “哦。”

  鸣人低着头回答。

  “要过去看看吗,去我家坐坐。”

  时源看出鸣人有些不舍,于是询问道。

  明天开始就要出任务,估计会是很长时间无法和鸣人交流,所以他不介意今天多相处一些时间。

  可怜也好,可惜也罢,时源希望改变鸣人的处境。

  “可以吗?”

  “为什么不呢?”

  “那好,我要去看看。”

  鸣人仰头,双眼内满是期待。

  “那走吧。”

  时源拍拍鸣人的肩膀,随即继续往前走。

  很快,鸣人就跟着时源来到时源的家中。

  这时鸣人第一次进入别人的家,所以对于一切,他都怀着好奇。

  时源也不知道他带鸣人回家能干些什么,或许让鸣人体验一下有朋友的乐趣?

  反正什么都行,至少鸣人脸上有笑容。

  示意鸣人去一旁先坐着,时源走到靠窗的位置拿过一些零食。

  他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窗外。

  九尾人柱力无论到哪里都不可能是独自一人。

  虽然鸣人自己不知道,但是时源却能够察觉到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忍者们。

  而正是因为他将鸣人带回家这一行为,那些忍者都汇聚在他家周围。

  如果不是时源的身份很清白以及有些特殊,他们或许已经出手将敢靠近人柱力的家伙拿下。

  面带微笑,时源回到沙发这边将零食放到桌上。

  鸣人已经从一开始的拘谨变得随意。

  虽然和时源才认识一天,但是他似乎能够感觉出时源对他的善意,所以他有些活跃地在沙发附近活动,观察着时源家中的一切。

  很快,他的目光注意到角落的一个精致的小窝。

  “咦,时源哥,这是你养的狗吗?”

  鸣人一脸兴奋地看着卧在小窝中酣睡的喜丸,快步走过去蹲下。

  对于鸣人,他和动物的亲近程度有时候比人还要高,因为人都不喜欢他,动物却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只要他认真对待动物,动物就会认真对待他。

  喜丸睡眼熏熏地睁开眼睛,随即就看到鸣人凑到近前的小脸。

  “嗷呜!”

  它懒洋洋地嚎了一声,随即将头偏向另外一个方向。

  在时源回来的时候,它就察觉到他的身边还跟了一个小鬼,但它因为下雨的原因心情有些不好,所以就懒得动。

  但没想到那个小鬼居然主动找过来,它只好敷衍地嚎几嗓子应付一下。

  但鸣人并没有被喜丸敷衍的态度劝退,反而显得更加开心。

  “时源哥,你这个狗是什么品种,看着好健壮。”

  他也不怕站起来几乎矮不到他多少的喜丸咬他,反而一边将手在靠近喜丸空气的地方试探性地抚摸一边回头看向正在整理沙发上东西的时源。

  “哦,那可不是狗哦,虽然狼和狗其实本质上是一个东西,但喜丸是狼。”

  “名字叫喜丸吗?很好听的名字。”

  鸣人的手还在空气中抚摸,迟迟没有落到喜丸的身上。

  而喜丸则将身体蜷缩成一团眼睛微眯盯着他。

  没有拒绝也没有迎合。

  “喜丸很乖,你可以随意摸,它不会咬人的。”

  时源注意到鸣人的动作,所以对他说道。

  “喜丸!喜丸!起来接客!”

  鸣人还是没有下得去手,手凌空在喜丸的身上试探性地抚摸。

  于是,时源叫喊着喜丸,后者很通人性地支起身体。

  “真的好温顺!”

  鸣人如愿摸到喜丸的毛皮,脸上露出开心的表情。

  “嗷呜!”

  喜丸嚎了一嗓子,然后又继续瘫回自己的窝,尾巴一甩一甩显得极其颓废。

  时源有些好笑地摇摇头,喜丸越来越像他前世记忆中的某种动物。

  一个用智商换颜值的家伙,其名为哈。

  “过来吃点东西吧。”

  时源也不觉得突然对鸣人好会显得突兀。

  只要觉得无愧于心,作什么都无所谓。

  “喜丸,你也过来!”

  看着鸣人似乎摸着喜丸走不动,于是时源只好又对喜丸说道。

  “嗷呜!”

  喜丸不情不愿地起身,然后一个‘野蛮冲撞’将半蹲的鸣人挤开,接着一跃而起落到沙发上。

  嘴法娴熟地咬住时源手里的零食,喜丸吞咽下去后又懒散地趴在沙发上。

  鸣人也走过来坐在时源的对面。

  “我之前也想养一只小狗,但是三代爷爷说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所以不希望我养。”

  他一会儿看看喜丸,一会儿又看看时源,声音中带着一些遗憾。

  “养宠物很费时间和精力的,鸣人你不养是最好的。”

  时源揉捏着喜丸的颈肉。

  “连时源哥你也是这样想的吗?可是我觉得养一只狗或者其他随便什么,我或许不会那么孤独。”

  鸣人低声说道。

  时源一愣,鸣人的话总是让他浑身难受,这怎么会是一个小孩应该承受的?

  “喜丸在这里,如果觉得无聊,以后可以牵着喜丸出去玩,至少不会显得那么孤独,不是吗?”

  时源推推身边的喜丸。

  后者不明白鸣人的情况,但却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的那种低气压,于是半推半就地跳到鸣人的身边,嘴里呜呜地低吼着。

  “不过我现在有了新朋友,已经好很多了!”

  鸣人抬起头看向时源,双眼放光,嘴角下意识地向上翘起。

  “嗯。”

  时源点着头。

  鸣人在时源家玩了很久。

  因为明天要出任务,加上他又停下了手里的一切工作,自然是有时间陪着鸣人聊天。

  或许是很久没有人这样耐心的和自己聊天,鸣人看上去很有兴趣。

  他给时源讲了许多事情,包括他怎么捉弄三代,包括他怎么度过一天,包括每天吃些什么……

  时源作为听众,认真地听着鸣人讲诉他记事开始的一切。

  当然,他还说了一些对未来的想法。

  比如他说想成为忍者,那样就可以有钱天天吃拉面;比如他说想要找到自己的父母,问问他们为什么不要自己;比如他想找到自己被别人烟雾的答案,这样就能够改变自己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人……

  鸣人说了很多很多,时源也记住了全部。

  和他记忆中的鸣人不同,此时此刻坐在他对面沙发上的鸣人是活生生的存在。

  不再是像影像一般苍白的东西,而是和时源自己一样,真实的人!

  时源站在门口望着鸣人的背影,小小的身影仅仅是因为多了一个对他抱有善意的人就充满了愉悦的气息。

  这,很难让人想象。

  “猿飞上忍。”

  一个戴着面具的忍者闪身出现在时源的身边,时源没有动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对方。

  “有事?”

  “那个小孩是村子很重要的东西,所以……”

  “和我没有关系,还有…他是人,不是东西,也不是武器。”

  时源语气平淡地打断眼前忍者的话。

  “不让别人接近他…是三代火影下达的命令。”

  暗部继续说道。

  他似乎也清楚时源在三代面前的地位,所以语气还算不错。

  “我自己会跟三代说。”

  时源退回屋内关上门,没有继续和对方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