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糟糕的展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说的看到,是指前面还是后面?”

  时源的声音从面具下传出来,带着几分的好奇和轻松。

  “凉太在树林里见的人是云隐这次使团内的忍者吧,对于他们想要干什么我知道一些,只是没想到他们已经不知不觉间和云隐接触上。”

  止水轻声说道,双眼灼灼地看着不远处的时源。

  “嗯,和你口中的凉太刚刚确实是在和云隐的人在见面,对方叫做中城,也是我监视的目标之一。”

  时源用手扶了一下面具,一抹亮光从上面的两个窟窿上闪过,那是他平静且警惕的眼神。

  “上一次的族会,以凉太为首的一群年轻忍者劝说族长寻求村外的协助,但没想到他们居然……”

  “宇智波内部是怎么想的?真的打算让村外的人协助吗?你应该很清楚这样的后果。之前或许只是矛盾,但一旦勾结其他势力危害村子,那罪过可就大了。”

  时源看着不远处和身材消瘦的黑衣年轻忍者,语气之中略显沉重。

  “这只是凉太他们的行为,富岳族长是完全反对的,但是……”

  止水欲言又止。

  “但是有部分人心动了?”

  不需要思索,时源就能够猜到后续的剧情,于是他嘴巴一瘪帮止水说下去。

  “嗯。据我所知,有几个年纪大在族内又有威望的老人似乎和凉太接触过。”

  “这事…三代目知道吗?”

  时源看向止水,刚刚止水询问他看到没的时候绝对不是那么简单,似乎还有一些别的意思,但最后因为别的原因没有继续罢了。

  “和云隐接触这事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所以……我暂时还没有汇报给三代。”

  止水低头,但很快就又抬头看向时源。

  “这事一定得让三代知道,不过汇报的人可以由我变成你,止水,你觉得如何?”

  时源继续说着,目光一直停在止水的身上。

  “虽然三代知道这件事之后宇智波的处境会变得更加糟糕,但如果这件事不是由你报上去,说不定事情只会更糟,你懂我意思吧?”

  话毕,两人对视,最后止水微微点下头。

  “我明天一早就向三代汇报,谢谢你了,时源前辈。”

  “那再联系,我先回去了。”

  最后深深看一眼止水,时源直接转身离去。

  “哎!”

  待时源离开,止水重重叹了口气。

  其实在一开始察觉到时源的存在,止水有那么一瞬间出现过一个不好的念头,但理智最后获得了胜利让他没有继续愚蠢下去。

  对于家族此时的境地,他身在其中是十分了解的。

  身边的族人们大致分为两种。

  一种就是较为偏激的以凉太为例的一群人,他们大多数都是年轻人,所以冲动总是占据他们的大脑,对于此时宇智波的困境,他们觉得对抗是唯一的出路,同时也预备着牺牲。

  这类人里面又分为两种,完全不带脑子的和知道斗争目的的。

  不带脑子的那种是为了斗争而斗争,他们完全是因为受不了村子的压迫所以积愤。

  知道斗争目的的则是想要通过斗争这种途径将一切失去的都夺回。

  而和这些思想有些偏激的一类人相对,另外一种则是以富岳为首的一群人。

  他们见识多阅历深,知道事情的利弊考虑得也周到。但也正是思索太多,让他们变得不像年轻人那样坚决,用一些年轻忍者的话就是变得软弱和犹豫。

  止水虽然年轻,但从小的教育让他有些亲近村子,所以在这件事上面,他是属于富岳一派的人。

  甚至比富岳等人,他屁股偏移的还更多,因为他将族内的情况转手就告诉给了他信任的三代等人。

  “凉太,千万不要做傻事啊!”

  止水望向凉太消失的方向,随即发动瞬身之术离开原地。

  最近半年,他已经加入暗部为三代服务。

  但这几天,他收到三代休息的通知,所以一直闲置在家每天和宇智波鼬进行对练。

  之前,他是在回家的路上遇到的离开族地的凉太,所以一时奇怪的驱动下就对凉太进行了跟踪,于是便发现了凉太和云隐忍者接触的事情。

  这件事,自然是让他内心受到巨大的震动。

  虽然每次族会上许多人都叫嚣着要让村子的高层怎么怎么样,但那一直都只是存在于大家的口头,大家都清楚宇智波和木叶是存在关联关系的,这个很多人都是认同的。

  但是,凉太的行为已经将家族推向一个不可预知的深渊。

  所以,在对方回去的路上,他情不自禁跳出来想要和对方交流,但并不友好和愉快。

  然后,他又惊讶地发现时源和他一样都看到了之前的一幕。

  事情好似戏剧一般上演,凉太自以为无人可知的动作,已经被三代所器重的当红青年忍者猿飞时源看得一清二楚。

  想了想,止水的内内实在有些无法安定下去,咬咬牙,他随即改变方向。

  那个方向,是宇智波鼬的家,也是族长宇智波富岳的住所。

  这件事,富岳是必须知道的!

  最近的时间,宇智波必须克制,不然事情乱起来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回程途中,分身已经传递回消息,那个云隐忍者顺利回到使团落脚的住所进入卡卡西等人的监视范围。

  于是,时源也不再继续慢悠悠,而是不再掩饰身形加快速度迅速赶回去。

  今晚上,他本以为就是他记忆中的那件事发生的时候。

  但没想到并不是。

  不过,比起想象中的那件事,其实他今晚看到的事情震撼程度并不低。

  他不清楚原本的剧情里宇智波家族是否有接触过云隐这件事,但他知道,今晚之后的明天,村子又将热闹起来。

  这种热闹,并不是他所喜欢的那种热闹。

  虽然如此,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不是他一个区区上忍可以掌控的。

  想要改变这种局势,即便是拥有万花筒的忍者都显得有些身不由己,更遑论他。

  最多,他会尽力挽救自己觉得不应该出现的那些悲剧。

  回到自己的岗位,监视的任务继续。

  时源并没有主动向卡卡西以及凯提起自己刚刚所看到的事情,两人也没有过问。

  反正他们每天都会固定地向三代交代任务的情况。

  那名云忍回到住所之后就没有了动静,直到天亮,后续都没有丝毫的意外发生。

  第二天很快来临。

  云隐的人和三代再次会晤。

  协议如期签订,纷争宣布正是结束。

  时源三人依旧以暗部的身份继续监视并保护着来自云隐的忍者。

  但一切如常,对方签订协议之后就一直停留在住所内没有其他动作。

  云隐离开的日子一天天接近,时源并没有察觉到丝毫的异常,就连那天和宇智波有接触的那名中忍这几天也安分地待在房间内没有出来。

  任务无比的轻松,但是时源却隐约有着紧迫感。

  明天,云隐的人就将离开村子,带着三代签署的协议回到云隐村,将和平在两个村子只见播撒下去。

  夜色渐深。

  时源回到自己的岗位继续工作,而卡卡西则沉着这个机会离开去解决自己的个人问题。

  突然,时源目光一凝,整个人极度紧绷地站起来。

  此刻,一道好似融入黑暗的身影鬼鬼祟祟地从一处角落翻出来,然后借助夜色迅速离开这里。

  虽然隐藏的很好,但依旧没有能够逃过时源的目光。

  “凯!”

  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挥挥手,一道黑影直接落过来。

  是凯。

  “怎么了,时源?”

  凯带着老虎花纹的面具,低声询问着时源。

  他刚刚正一脸认真地盯守云隐,并没有察觉到丝毫的异常。

  “有人溜出去了!”

  时源用手指指向那道身影的方向。

  凯一惊,立即凝神看向时源所指的方向。

  果然,刚刚他还没有注意,但在时源的示意下看到一道借助阴影不断离开这边监视区域的身影。

  “查克拉感知之术!”



  单手一捏,时源随意地比出一个忍印,然后在他的感知下,世界仿佛变了样子。

  “是这次云隐内的那两名上忍之一。”

  时源从查克拉量认出对方的身份。

  “那现在怎么办?”凯看向时源。

  “你继续守在这里,我去把他赶回来。另外,打起精神啊,今晚是对方留在村子的最后一晚,不能出现意外。”

  微微扶一下面具,时源对凯说道。

  然后,他便消失在凯的面前追向那名离开的云忍。

  本以为今晚能够平安度过,但没想到似乎有什么幺蛾子要出来闹一下。

  对于云隐想要干什么,时源心里有一些数,心中气愤之余又有些疑惑。

  双方的协议都已经签订,那这样闹一下还有必要吗?木叶或许会损失一些脸面,但是其他方面又有什么损失呢?

  如果双方再次出现矛盾,仗肯定打不起来,但是刚刚平静下来的局面又会变得浑浊,云隐的人这么想要继续打?

  “泥人也是有脾气的!”

  眼神幽深地盯着前方不但移动的背影,时源面具之下的脸上逐渐流露出些许的杀意。

  当然,杀肯定是不能杀,而且即便是杀也不能由他来杀。

  不喜欢意外发生,时源打算直接现身将对方逼回住所。

  唰!

  瞬身术发动,他出现在云忍前进的道路上。

  对方立即停下脚步。

  时源将右手抬起好似指挥交通的警察:“正人上忍,我觉得时间已经不早,你是不是应该回去休息了,毕竟明天还要出发回云隐不是吗?”

  浑身套着深色衣服的二木正人脸上露出毫不在意的笑容,然后好整以暇地在胸口位置拍几下仿佛将那里的衣服褶皱拍开:“你就是这几天在外面负责监视我们的暗部上忍吗?你还有另外两位同伴呢?”

  说着,他还环视一圈似在寻找。

  眉头一挑,时源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对方的反应,似乎并不惊讶自己发现他离开,反而有一种特意引他过来的意思。

  这就很有趣了!

  “正人上忍,你现在代表的可是云隐。”

  目光深沉地盯着对方,时源又说了一句。

  二木正人沉默,双眼盯住时源久久不曾离开,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嘿嘿,阁下不必紧张,我只是想要出来随便转转,既然木叶不喜欢,那我这就回去。”

  两人的目光不断交汇,正人最后服软,一边说话,他还一边将双手举起在脑旁。

  看到对方的表现,时源心中闪过一道亮光,但它却转瞬即逝没有被抓住。。

  “那正人上忍,我们回去吧。”

  时源示意对方原路返回,同时脚下也慢慢移动靠近过去。

  “早就发现周围除了那些普通暗部以外还要三个实力强劲的暗部,本来这次是想要将你们都引过来,没想到我还是高估了自己。”

  正人低语道,脸上的表情在黑暗之中有些复杂。

  虽然时源没有听清,但空气之中那诡异的气氛却是被他捕捉到,于是他停下脚步看向对方。

  “就最后一晚上,明明已经忍了那么久,为什么最后时候非要跳出来?!”

  夹带着些许愤怒,时源低吼道,面具之上的两个洞也射出有些阴沉的光。

  “哦?”

  正人惊讶地看向时源,“你知道我们要做什么?”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既然签订协议,那么就不能继续安分下去吗?”

  时源的语气变得冰冷且冷漠。

  脸上闪过好奇的神色,二木正人似乎想要继续说话,但是时源下一秒所说的话却让他变了脸色。

  “你觉得你的同伴能够逃过其他人的监视?你在这里和我拖延时间是没有作用的。”

  “你……”

  二木正人看着戴着面具的时源,脸上阴晴不定。

  他不知道时源知道多少有关他们的信息,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对方真的提前知晓他们要在这个时候行动。

  而眼前的忍者是木叶暗部,对方已经知晓一切,那么是否就说明木叶也知晓呢?

  嗖!

  没有废话,二木正人瞬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跳去。

  时源立即做出反应,或者说他一直都有准备。

  于是,在对方跨出去几步之后,他再次出现在对方的前面。

  “二木正人,现在照我所说的回去,我们互相之间还有脸面的余地,如若不然……”

  “闪开!”

  二木正人不等时源说完,整个人就直接朝着时源怀里撞来。

  他的身体表面闪过一丝电弧,在这漆黑的夜空下格外的引人注目。

  砰!

  出乎二木正人的预料,他本以为自己突然发力能够直接将眼前的暗部顶开,但对方的身体就好似一堵墙,坚实地将他挡住。

  对方率先出手,时源也不再克制。

  因为此时双方都代表着一方势力,再加上现如今的关键时刻,他一直都再克制着自己的脾气。

  但这并不是代表着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相反,他出手只需要一个契机。

  而此时,眼前这个云隐名义上的使团头子对他出手就是一个合适的借口。

  膝盖猛然上顶,在对方来不及反应的瞬间砸在对方的小腹上,时源松开捏住的对方双手。

  但膝盖沉重的一击依旧不是一般忍者能够抵挡的。

  于是,仅仅是一膝盖,眼前的云隐闪人就痛苦地蹲到地上,鲜血顺着嘴角滑落到地上。

  “清醒了吗?”

  时源的声音有些清冷,和此时的夜风混合在一起有些让人不由哆嗦下身体。

  “呵呵!”

  二木正人用手将嘴边的鲜血擦拭开,随即抬起头看向时源,“没想到这么强,看来即便是在暗部里面你都是属于最顶尖的那一批,木叶确实对我们很上心啊!”

  眉头继续皱着,时源已经猜到此时对方的同伴或许已经溜出那边的住所,就凭守在那里的暗部和凯很可能无法察觉到掌握隐匿秘术的云忍。

  所以,他需要尽快赶回去或者说赶到日向家族?

  “都已经到了这一步,我怎么可能会放弃,木叶的暗部,别想离开这里!”

  正人似乎察觉到时源想要离开这里的想法,于是脸上闪过快意.

  他抽出一把苦无,整个人迅速弹射而起。

  时源脸色一正。

  轰的一声,他的右手之上涌动起汹涌的熔遁,炙热的温度突然出现在这里。

  正人眼神一僵:“是你?!猿飞时源?!”

  已知的木叶忍者中,只有一个叫做猿飞时源的忍者掌握着熔遁,而且对方的名字流传在云隐也是因为不久之前双方的战争。

  可以不夸张的说,这场本会持续很久的战争就这样草草收场,其中至少有一成的原因是因为以时源这个熔遁忍者为首的三人小队,仅仅是几人之力,就在短时间内掐断云隐的后勤补给线。

  所以,在看到时源手里流动的岩浆后,正人一下子就认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正人上忍,我想你的行动应该不是雷影布置下来的吧,那么你打算违抗雷影的命令做出破坏我们双方的关系吗?”

  将手对准对方,时源再次重申自己的观点。

  “呵!”

  “是你又如何?!”

  整个人从原地扑杀过来,二木正人仿佛并不畏惧时源手里的熔遁,浑身猛然炸裂起强大的电流。

  眼底杀意一闪而过,时源消失在原地,然后漆黑的夜空中猛然一红。

  轰!

  附近几条街都感觉到明显的震动。

  “怎么回事?!”

  “快!”

  “过去看看!”

  附近巡逻的暗部第一时间朝着时源和正人战斗的地方赶去。

  红色和蓝白色在夜色之中是最醒目的,已经陷入寂静的木叶不再平静。

  嗖嗖嗖--

  无数的黑影朝着这边汇聚过来,然后就看到一幕略显诡异的画面。

  街道上,一个直径约十米的深坑横亘在其中。

  而在深坑的底部,有两个身影,其中一个毫发无伤,而另外一个则是半身赤裸瘫倒在坑内。

  “这是云隐忍者,你们负责把他带回去看管!”

  环视着周围的暗部,时源直接下达命令。

  虽然他仅仅是临时加入暗部,但是他拥有的短暂权限却极高。

  面面相觑,周遭赶来的暗部都有些疑惑。

  这位戴着猴脸的暗部忍者是这几天被三代火影直接任命的一人,主要的任务就是负责监视和保护云隐来的忍者,但没想到此时对方却出手将云忍击倒。

  如果没有记错,那个倒在地上陷入昏迷状态不明的云忍是这次使团的头子,不久之前还和三代坐在一张桌子上谈话。

  心底虽然有一些不同的想法,但是暗部们并没有质疑时源的指令。

  “看好他,如果他醒过来也不能让他离开你们的视线。”

  时源脚下一蹬,整个人直接高高跃起,然后迅速消失在黑夜之中。

  他要确认自己的猜测没有错,所以直接朝着日向家族的方向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