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处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件事没有丝毫的意外,在短时间内就上了木叶有关部门和吃瓜群众们的热搜。

  尽管是半夜,但是并不影响事情影响的范围不断扩大。

  “先安抚好剩下云忍的情绪,我马上就来。”

  三代目从暗部那里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加上他几十年的阅历,不需要再去思索其他,他已经弄清楚其中的深意。

  苍白的脸颊之上闪过阴翳,他深吸一口气不断平息着自己的气息。

  这是一件外交大事,如果处理不好决定会导致趋于平静的忍界局势再次风云变幻。

  “哎!”

  再次长长叹了一口气,三代猛然发现最近一段时间他叹息的次数肉眼可见的增长。

  这对于一个村子的掌舵人来说有些不应该,但却又没办法。

  他也是人,所以内心存在着个人的情感,而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许多事情让他感觉自己心力交瘁、无可奈何!

  穿戴好一切,三代终于是找回火影的状态。

  望了一眼窗外的黑暗,他毅然决然地一头扎了进去。

  时源清楚三代虽然没有亲临现场,但是村子内发生的一切都会通过暗部的眼睛和嘴落实到他的面前。

  所以,时源在去往三代家的半路上遇到了已经出来的三代。

  脚下轻点,时源整个人落到三代的身边。

  “三代目!”

  时源没有直接叫老头,而是用着比较官方的称呼。

  “侍寝我已经知道,一起过去吧,我会妥善处理!”

  三代瞟了一眼时源,心里就已经有了几分思索。

  刚刚暗部汇报给他的情况来看,时源就是案发现场的当事人,再联系对方此时火急火燎地赶过来,想来就是想过来探探他这个老头子的口风,也就是对这件事的处理。

  时源微微点头,随后跟在三代的身后朝着日向家族的方向而去。

  他们没有立即去云隐使团下榻的宅子,因为三代想要实地去看看并了解一下日足的情况。

  “火影大人!”

  日足一直都没有离开那里,而是静静地和一群暗部以及日向分家的忍者等候在那。

  看到三代亲临,一群人自然是齐齐有了动作。

  “日足。”

  三代看向站在最里面的日向日足,脸上看不出来丝毫的表情,唯有平静的感觉。

  “你先说说情况吧。”

  “所有人,都离开这里,暗部封锁现场!”

  三代先对日足说上一句,接着又挥手示意周围的暗部行动。

  听到三代的话,周围许多的分家忍者陆续离开,而暗部也隐藏到周围的阴影和黑暗之中,场内瞬间就只剩下三代目、日向日足以及时源。

  “事情是这样的……”

  日足恭敬地对着三代讲诉刚刚发生的一切。

  和时源记忆中大致相同,就是日足发现有人潜入宅子掳走了雏田,然后他追击过来打伤敌人准备夺回雏田,然后敌人毫不畏惧也毫不手软地自杀在场内。

  “三代大人你身后的暗部可以为我作证,我说的一切都是事实!”

  末了,日足看着三代依旧沉重的脸色又加上一句。

  听到日足的话,三代适宜地回头看着时源,时源自然是点头。

  “这件事有些麻烦啊,日足!”

  三代看着地上胸口插着一把苦无的尸体,一脸苦涩。

  这拙劣的手法,谁都能够看出是一个阳谋,但是木叶……

  “将这里收拾一下回去休息,我这会儿去云隐那边看看。”

  三代没有多说,只是给了日足一个眼神,随即带着时源离开。

  日足抿着嘴,目光在尸体上流转几圈,最后露出苦笑。

  他虽然没有离开这里,但是云隐使团那边的情况还是传到了他的耳边,有些让人觉得荒诞可笑,但是却又极具杀伤力!

  再次将目光看向三代的背影,日足神情复杂,三代刚刚的态度让他觉得这事远比想象之中的要麻烦许多。

  云隐忍者拙劣的计谋三代不可能没有看出来,但是三代刚刚并没有立即给出答复,那么就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对方还在权衡利弊,甚至说有些偏向于某个对他来说不利的结果!

  三代离开,日足又在原地站了许久,最后示意几名分家的忍者将现场收拾一下,而他自己则快速回到大宅内召集了一干族老开始研究这件事后续的处理方式。

  他自然是需要做一些准备,他是日向家的族长,他要确保自己不能出事!

  虽然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但是他身上肩负着整个家族的命运和未来,他不能让一件小事就毁了一切。

  “三代,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时源跟在三代的后面,虽然没有日足那么老练,但是他看了刚刚的一切却也和日足有许多类似的想法。

  难道一切又将按照原来的剧情上演?

  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急切,时源就这样直白地询问出口。

  “呵,时源小子,你似乎对这件事很上心?”

  三代语气依旧平静。

  “事情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是云隐在碰瓷我们,你刚刚为什么说些安抚日足族长的话呢?”

  时源落后半步对三代说道。

  “老头子我没有老糊涂,但事情并不能草率地下结论!有时候我们需要考虑更多的因素才足以全很一切,云隐既然敢做这事,那么对方应该就是做好了准备。”

  三代语重心长地说着。

  但,时源此时已经完全听不进去的。

  在这件事之前,三代用这样顾全大局的语气对他说话或许他能够继续保持冷静,但是在对方明显不占理的前提下还是这样一副老好人的态度,未免有些太混弄人。

  这不是一个火影应该有的处世态度。

  火影是什么?

  火影是木叶村的头目,是一个对村子一切都拥有决断能力的领导者。

  大家将你推上这个位置,不就是为了让你为大家谋取好处吗?

  即便不说谋取好处,你至少也应该对外维护所有人村内人的利益吧?

  大局固然重要,但有时候细节却左右着成败!

  今天你能为了大局牺牲日向,那么明天自然会对其他人毫不留情!

  “让云隐的人直接离开吧,你是火影,不能摆出一个强硬一点的态度吗?”

  时源沉默片刻,随即沉声对着三代说道。

  三代前进之中的身体微微一抖,然后继续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前。

  时源看着没有说话的三代,心里不由升起一丝失望。

  这失望来得有些莫名其妙,甚至时源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

  他不是日向的人,甚至呵日足日差都不熟,但是心底却对这事极其上心。

  三代以前做过什么,时源不在乎也不打算深究。

  因为自他来到木叶,三代对他的态度极好,又是家族助力又是亲自下场指导,这让他安稳度过了一段人生最虚弱的时间。



  所以,时源一直以来对三代都是尊敬之中带着一些感谢。

  而现在发生的一切,让时源觉得三代有些不仗义。

  对,不仗义,很江湖气的一个词,但用在这里确实很贴切!

  日向是木叶的日向,云隐随便付出一个忍者就打算极限一换一,这木叶也能忍?

  而身处火影这个位置上的三代,似乎也打算对这一切冷眼旁观?!

  很快,沉默的两人来到云隐下榻的地方。

  和凯以及卡卡西两人会和,时源没有说话,有些异常地保持着沉默。

  凯有些迟钝,他只当是时源在思索这件事,而卡卡西则不一样,他想的东西很多,从三代姗姗来迟,他猜测三代和时源在来这里之前一定是先去了日向那边,而时源的反常和刚刚在日向发生的一切也绝对有关系。

  经历很多,卡卡西不由想到某些不好的方面。

  但是想到这事关系到日向家族当代族长,他最后却也将脑海之中的某些阴暗想法甩掉。

  村子是一个大的利益集团,火影或许是其中最大的股东,但却也不是一言堂。

  当一件事涉及到核心的东西上时,沉默的大部分也不会继续沉默。

  不是每个家族都像宇智波那样没朋友,日向在村子的关系是根深蒂固的!

  “火影来了!”

  “火影大人,我们云隐是带着诚意来木叶,但是你们为什么要将我们的诚意丢到脚下?”

  “是呀,火影,请让日向族长将我们的人还回来吧。”

  “……”

  云隐忍者看着走进来的火影,七嘴八舌地说道。

  三代的脸色奇差无比。

  “咳咳!”

  之前被时源打晕,然后被时源叫暗部送回来的二木正人在几名云人的拥簇下朝着三代走来。

  他一边走还一边看向站在旁边的时源。

  “火影大人!”

  正人停下脚步对三代目微微躬身。

  “虽然我们双方的协议已经签署,但是如果木叶不给我们一个解释,那这件事或许会成为我们双方关系的转折点。”

  “我的人看到日足上忍将我们这次使团的第二负责人掳走,而我之前打算去营救却也被木叶的暗部打伤,希望火影大人能告诉我们为什么。”

  “雷影知道你们的计划吗?”

  三代冷冷地看着眼前一群云忍,杀意在眼底弥漫。

  “不知道三代大人在说什么。”

  正人虽然脸色苍白,但说起话来依旧中气十足。

  之前时源虽然出手将其打晕,但是考虑到许多因素并没有下重手。

  衣袖之下,时源不由捏起拳头。

  云隐忍者的脸皮,比他想象之中要厚许多。

  “火影大人,请让日足上忍将矢也还回来吧,虽然不知道矢也怎么惹到日足上忍,但请看在我们双方的面子上将他放回来,我们会惩罚他并向日足上忍道歉。”

  正人再次还了一个脸色朝着三代说道,一副吃亏但却又无奈的表情,仿佛木叶在用势压迫他们一群身处木叶村的云忍。

  “他死了!”

  时源见三代迟迟不说话,实在忍不住朝前迈出一步说道。

  “什么?!”

  “矢也居然死了?!”

  云忍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浮夸且虚假。

  演技之拙劣,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皱眉,但奇怪的是,除了时源欲言又止以及被卡卡西拉着朝后退了一步的凯,其他人丝毫并没有其他反应。

  “火影大人,矢也真的死了吗?”

  正人一脸不敢相信,他捂住自己的胸口向三代发问。

  “没错。”

  三代简单地说了两个字就不再多言。

  “火影大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日足上忍无端掳走我们的人,现在却又将其杀害,难道木叶不打算给一个解释吗?”

  正人眉头一正,语气突然加重。

  他区区一个上忍,居然敢在三代目的面前大声说话。

  “呵呵!”

  时源冷笑一声。

  “我会很快调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云隐一个完美的解释。”

  三代扫了一眼所有人,随即转身离开。

  云忍们看着三代的背影,其中几名中忍依旧按耐不住流露出得逞的神色。

  毫不掩饰的阳谋,木叶似乎无法破解?!

  面具之下,时源的眼皮直跳,他通过不断的调整呼吸平息着自己的状态,望着云隐方那群人的神色,他最后不禁轻笑起来。

  “时源上忍,你在笑什么?”

  正人走过来看着时源,因为之前和时源交过手,所以他已经确定了时源的身份。

  “我只是觉得很可笑罢了,你不会以为你们能够完成所谓的计划吧?”

  时源将身体微微前倾压向对方,语气之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我相信三代火影大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毕竟云隐也不愿意继续和木叶打下去。”

  “还真是让人觉得恶心的嘴脸。”

  时源看着面前云忍的脸,语气不屑。

  “那祝你好运吧!”

  丢下最后一句,时源发动瞬身之术离开。

  他怕继续待在那里会忍不住出手将者群云忍尽数杀掉。

  或许是对木叶的归属感越来越强,所以他看着云忍就好似看到仇人。

  想到之前他还负责保护这群家伙进入木叶,他心里不由浮现为什么之前不出手将他们都杀掉,那样不就是没有此时的麻烦了?

  但这个想法也就只是闪过一瞬,如果云隐使团的人在来木叶的路上死掉,麻烦虽然不再是眼前的这些,但也绝对不小。

  追上三代,卡卡西和凯此时正跟在其后。

  “这件事我需要和顾问以及日向家的人一起商议,你们的任务提前结束,回去休息吧。”

  看到时源跟过来,三代对三人说道。

  沉默不语,三人都没有立即回答,即便是平时对三代最敬佩的凯,此时在卡卡西刚刚耳语解释几句之后也显得有些安静。

  “三代大人,云隐此次行动准备充足,他们不达到目的是不会轻易罢休。”

  卡卡西说话了,他戴着面具看向停下脚步的三代。

  “我知道,所以这事我们会妥善处理。”

  明明是卡卡西在说话,但是三代却看向时源回答。

  时源没有动弹,更没有接话。

  如果三代最后还是选择原来的那种做法,他绝对是第一个不答应的。

  即便当事人自然都选择接受,他猿飞时源也不接受!

  这关乎村子的颜面,也关乎村子内许多人一生所守护的东西。

  “下午吧,有结果之后我会告诉你们。”

  三代转身跳跃离开,一群暗部仅仅跟随,而时源三人没有继续跟上。

  “这叫什么事啊?!”

  凯在三代走后看向时源。

  虽然反应迟钝,但是卡卡西已经给他解释了一些东西,所以他也明白其中的某些沉重的东西。

  “时源,你要做什么?”

  卡卡西看向时源。

  “我?我做我应该做的事情,村子里有人背负黑暗,而我则希望自己肩负光明!”

  “如果火影还需要考虑别的忍村的感受,那么……”

  说道这里,时源停下说话动作。

  “我先回去了。”

  没有继续说下去,虽然刚刚因为这些事情对三代有些不爽,但时源却也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或许他想象中强硬的态度不错,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他人微言轻,身后没有势力,身边更是没有足够分量的伙伴,即便因为他现在也算个人物,但是还远远不够。

  就比如现在,三代口中所说的会议,他就没有加入进去的权力。

  “好。”

  卡卡西点点头,没有继续追问时源。

  “可是……”

  凯朝着时源的背影伸伸手,但卡卡西直接拉住他的手对他摇摇头。

  对于这件事的后续,第二天一早似乎就有了结果。

  时源站在三代的桌子前,看着双眼内满是血丝的三代。

  “怎么,还在生气?”

  三代抽着烟,半张脸都被烟雾笼罩。

  “所以结果是什么,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时源没有改变脸色。

  “我已经将这些事情如实地向雷影那边反映,要不了多久那边就会有答案。”

  三代说着,他并没有放下手里的大烟斗,眼睛微眯好似很享受。

  时源一愣,如实反映的话,也就是说木叶不打算在这件事上面低头。

  “那云隐那些人怎么办?”

  “等云隐那边的情况反馈回来,我会让暗部直接送他们离开火之国。”

  三代继续叼着烟。

  “好!”

  时源露出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