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交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们要见火影大人!”

  “这就是你们木叶的待客之道吗?”

  “火影在哪?!”

  云隐使团下榻的地方十分嘈杂。

  那晚看三代的表情,他们都以为事情成了,结果自从那晚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见过三代的身影。

  这让他们感觉事情显然脱离了预期,于是二木正人作为这次使团的负责人自然是提出求见三代目的请求。

  “三代大人现在正在忙,没空见你们,你们安分点待在这里不要随便跑。”

  一名暗部没好气地回答。

  他们自然是清楚事情经过的,云隐的人想要来碰瓷木叶,大家心里自然都是不愿意的。

  或许处于某种方面的考虑,如果上面情愿让云隐碰瓷,他们作为暗部也不会多说。

  但现在嘛,上面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似乎并不愿意吃这个哑巴亏。

  那么暗部自然也不需要特意地保持好态度。

  “那三代大人什么时候有空?”

  正人压抑着心中的气愤,再次询问道。

  这已经是他今天不知道多少次问相同的问题。

  “火影大人有空自然就会过来,你耐心等着就行。”

  暗部瞟了一眼,随即偏转身体横跨一步,似乎不打算继续说话。

  正人张张嘴,最后没有说出口,但脸色却也极其不好。

  “正人大人!”

  二木正人身后,一名中忍看过来。

  “回去躺着,没听到这位暗部说的话吗?”

  正人知道事情有变,但此时身处木叶更高强度的监视下他却也没有办法。

  “中城呢?”

  正人回到房间,其他云忍都悉数围在周围,于是他皱眉问道。

  “不知道,可能上厕所去了吧?”

  有人这样回答。

  但正人的眉毛却再次拧到一起显得有些苦恼。

  作为这次云隐使团第一负责人,他肩负着多项任务。

  其一自然就是将协议放到火影的桌子上,其二则是负责掩护或者代为执行矢也的任务。

  也就是碰瓷木叶这件事。

  而除了这两个,他在来之前,他以前的一位老领导特意将他拉过去闲谈一番。

  然后队伍里面便多了一个名叫中城的中忍。

  对于中城,他清楚对方一定是有什么目的,那位老领导虽然现在已经退居二线,但是在云隐依旧有很大的影响力,据说还掌管着云隐最大的情报机构,类似木叶的暗部。

  “大人,我在这里。”

  就在这时,中城从外面进来。

  “其他人先回房间,不要想太多,木叶不敢拿我们怎么样,要不了几天云隐那边一定会有人过问我们失去联系的事。”

  临走前,正人给其他几名中忍吃了一粒定心丸。

  确实,虽然木叶不打算吃下这个亏,但却也不会真的将他们这些使者怎么样。

  三代在等雷影那边的消息,而那边的态度也决定这恶他接下来的态度。

  一开始,他是打算吃下这个哑巴亏。

  但看到许多年轻人对这件事的感官,他犹豫了。

  再一个,在长老会议之上,他曾经的挚友也有人觉得这事不应该服软。

  “中城,你似乎很紧张?”

  正人一眼就看出被自己独自留下的中城显得极为局促。

  脸上露出一些玩味的笑容,他开口询问。

  “正人大人,毕竟我们现在被木叶软禁,所以我有些紧张。”

  中城低着头。

  “那位大人给你的任务是什么?”

  正人觉得自己有必要知道中城的任务,这或许关系到接下来他们的处境。

  “什么…什么任务?”

  中城还在装糊涂,这让正人有些微恼。

  本来事情进行得很完美,然后半天不到事情发生反转,他们也被直接软禁在这里他就有些不爽,现在中城还对他隐瞒。

  真当上忍都是傻子吗?/

  他之前不问只是因为他相信那位大人,也知道许多事情还是不知道的为妙。

  但此时,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已经有些确定木叶高层态度的转变和中城的隐藏的任务有一定关系。

  中城视线有些闪躲。

  “你进入这里也是那位大人给我打的招呼,虽然我不清楚具体原因,但是我却也知道事情不简单,现在问你,也是因为我觉得或许对目前的我们有帮助。”

  “我明白,正人上忍。”中城咬着牙,“我的任务是……”

  火影办公室内。

  一道挺拔的身影站在三代目的办公桌前。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三代大人。”

  止水恭敬地低着头。

  他所汇报的事情,正是之前中城和宇智波家族接触一事。

  这件事本应该在几天就汇报上来,但是止水和宇智波富岳核对数次并将其中内情基本调查完毕之后才又将这事完完本本地说出来。

  “嗯,这事……两天前就有人告诉我,现在再得到你的报告,看来确实是真的。”

  三代眯眼看向止水,若无其事地说道。

  止水一惊,知道这事的人不多,那么打报告的是时源?

  “是时源前辈吗?”

  他本来答应时源第二天就前来将事情说清楚,但是富岳却以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为由拖了几天,直到现在云隐使团这边出事,他才解决好一切问题前来汇报。

  “那倒不是,是村子内的一位长老,止水你应该也认识。”

  止水看过去。

  “团藏长老。”

  止水表情不变,但瞳孔依旧是一缩,想来是内心并不平静。

  团藏长老,是不久前还对他发出邀请的人。

  一开始他还打算考虑考虑,但是在回家之后他想到曾经和时源闲聊说过的一些话,突然就没有了加入团藏嘴里所说组织‘根’的欲望。

  尽管团藏长老搬出他的祖父镜,但这并没有给他增添几分加入的信心。

  “不用在意这些事,你既然能够站到我面前将这事汇报给我,那么我就是相信你的。”

  “整个宇智波,你或许是少数几个足以让我信任的忍者,一如当初的镜。”

  三代笑着,随即示意止水先离开。

  止水颔首,随即消失。

  “云隐?宇智波?哼,没想到团藏说的是真的,我还以为你只是不愿意服软所以才随便捏造的借口!”

  三代看向止水离开的方向心中阴翳变得更加浓郁。

  在不久之前的一次会议,他本以为团藏会赞成某个决定,但没想到却是提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

  而原因,自然是因为刚刚止水所汇报的事情。

  本来因为某些因素他就不打算服软,再加上宇智波这事,他觉得不可能让云隐占到丝毫好处。

  血迹家族是一个忍村最大的资源之一,现在云隐一次性就动了他们木叶最大的两个,这怎么也不可能忍住。

  长叹一口气,三代摸了摸穿在火影长袍里面的忍甲,眼底闪过坚定。

  他做过许多错误的决定,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应该拿出火影的担当和决断!

  至少,再硬气一次。

  就算是死,他都觉得足以面对老师和曾经为了木叶死去的先人。

  又是两天之后,云隐传回来了消息。

  木叶摆出自己的态度,云隐显然觉得自己也不应该后退。

  雷影的回信上表达的意思只有一句:希望木叶交出日向日足这个杀害使者的祸首来挽救双方目前焦灼的局势。

  没有立即公布这件事,三代拿着手里的回信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内很长时间。

  有的决定或许一开始看着像是正确的,但只有时间才能够证明,他不清楚在这件事上坚定地摆出强硬态度的他是否做对了,但是他在看到雷影的回信之后居然不是那种沉重的心情,而是突然升起一丝豪情。

  在四人的长老会议上,他一开始是没有表态的,而小春和水户门炎两人都是支持将这事一小化了。

  “去将几位顾问和团藏长老过来。”

  三代从身后拿过火影斗笠,朝着会议室走去。

  “是!”

  几名暗部应声闪现并消失。

  “时源前辈!”

  自从将事情的一切经过已经自己调查的情况汇报给三代之后,止水也暂时停下了暗部的工作。

  而这两天,他一有时间就来找时源。

  使团和日向家的事情并没有传开,但是该知道的人都是清楚其中经过的。

  而最让人止水感到疑惑的就是时源在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

  明明时源是猿飞一族的忍者,更是和日向日足或者哪个日向忍者有太大关系,但是对这件事的上心程度却让人无法忽视。

  带着这样那样的好奇,止水又坐到了时源的对面。

  “这几天这么闲吗?暗部没有事情做?”

  时源看着止水,手里的筷子轻松地夹住一片鱼片放入嘴里。

  “没有,三代大人暂时让我休息几天。”

  止水笑眯眯地说着,同时也好不客气地拿出筷子夹起鱼片放入嘴里。

  “真鲜!前辈还真是会享受。”

  时源有些诧异地看着止水手里的筷子,因为之前只有他一人,所以店里就只提供了一双筷子,所以止水过来前已经自己准备了一双筷子?

  有些好笑,但时源并不在意。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谁先来临,所以为什么不趁着有限的时间满足自己呢?”

  时源端起一旁的杯子,小口地尝了一下这家店自酿的果子酒。

  作为忍者,他不需要遵守必须成年才能饮酒的规定。

  “说的也是呢前辈,总是能从前辈嘴里听到一些奇怪但却又带着一些味道的话,明明前辈没有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

  止水先是一愣,像是品味了一下时源刚刚所说的话,然后面带微笑地说着。

  “凉太他们最近几天还在不断试图接触被软禁的云忍,昨天他们在族会上又和富岳族长争论了一些时间。”

  放下筷子,他看着时源接着说道。

  “哦,你给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又不是宇智波家族的忍者。”

  时源继续喝果子酒,脸色如常。

  “想要让前辈提提意见,虽然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让前辈来参详。”

  止水认真地看着时源,双眼之中满是希冀。

  时源和他对视一分钟,然后才又放下手里的杯子:“我怎么想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或者和你一样的宇智波忍者是怎么想的。”

  “我自然是希望家族和村子和睦共处。”

  止水无比肯定和坚决地回答。

  “所以呢?”

  时源反问。

  “所以……”止水愣住。

  “你看,你连自己要干什么都不知道,又凭什么叫我给你意见呢?”

  时源笑道,随即又是一片鱼肉进入他的嘴里。

  还别说,前世时源怎么也无法接受生吃任何肉类。

  但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不知不觉之间居然被同化,虽然不至于爱上刺身这种东西,但一段时间吃一次却也感觉十分不错。

  他现在所在这家店,最出名的地方就是各种生鱼片和自酿的果子酒,果酒唇齿留香、鱼肉入口即化。

  听到时源的话,止水的瞳孔猛然一缩。

  是啊,他连自己要干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渴望着寻找出路呢?

  就好似一只无头苍蝇,他知道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但却不知道怎么到达,这使得他不断寻找着方法和途径,但每次都无法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心底有些沮丧,止水的眼神略微有些暗淡。

  但很快,他却又再次瞪大眼睛看向对面的时源。

  “前辈,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他将皮球踢回时源脚下,希望时源为他开球。

  相处一段时间之后,他心里是蛮相信时源的,再一个,从日向这次的事情来看,他莫名地就觉得对方能够对囧途的宇智波施以援手。

  这是一种感觉。

  “止水,你似乎高估我了呢!”

  时源摇头笑道。

  “我相信前辈一定有什么办法。”

  有点不负责任地道德压制时源,止水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还记得许久之前,他和时源闲聊之时,那个时候凯也在,当时时源就说过一些有关宇智波的看法,但当时他并没有在意。

  结果,过去这么久,他发现时源前辈的话几乎都应验,随着村子对宇智波家族的打压逐渐更重,族内的反压迫也越演越烈,于是便产生了类似凉太那样的忍者。

  “好吧。”

  时源放下手里的一切,摆出一副认真的模样。

  对面,止水也在一瞬间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期待着时源为他讲解。

  “方法其实我很早就有给你说过,自然不可能是什么成熟完备的方案,只能算是我个人一种看法。”

  “你知道宇智波为什么会走到现如今的地步吗?”

  时源盯着止水。

  被这么一问,止水有些诧异,同时他的心里也有一些疑惑。

  家族的处境,似乎一开始并不是这样。

  建村之初,宇智波可是辉煌无比,但是后来却不断衰落和被打压,最后落得此时诺大一个村子愣是找不出来几个盟友。

  所以,是为什么呢?

  “当然是因为这个!”

  时源用手指着自己的眼睛示意止水。

  “写轮眼吗?”

  止水小声地应和时源的话。

  宇智波家族拥有写轮眼不是一直以来的事吗,为什么家族落得现在这个处境和写轮眼有关?

  隐约有一些猜测,但是止水没有说出来,所以他依旧是看着时源,等候着时源分析。

  “写轮眼使得你们变强,但却也在某些时候让你们被孤立。早在二代时期,宇智波家族就已经开始显露出一些不被待见的端详,而三代以及目前掌握村子重大权力的几个人更是完美继承了二代的某些思想。”

  “被诅咒的力量和血脉,让你们成为被人忌惮的对象。”

  “而在我看来,你们宇智波此时的处境,却并不是因为你们太强而被弱者孤立,恰恰相反,是因为你实在是太弱!你们弱得无法让别人闭嘴,弱得无法让人心生恐惧,弱得让人觉得有你们或者没你们都无所谓……”

  “弱?!”

  止水瞪大眼睛。

  宇智波弱小这个结论,他似乎是第一次听说。

  他只听过别人说宇智波是木叶第一豪门,但是从而有人说它弱。

  虽然族里有些忍者十分自大地吹嘘家族的强大,止水有时候也极力反驳大,但有件事实就是宇智波真的不弱啊!

  “怎么,不信?”

  时源看着止水的表情嘴角一勾露出微笑,只要是宇智波家族的人咋一听到别人说自己家族弱,估计都要跳起来反驳,止水虽然没有反驳,但是那双眼之中的神色却也说明许多问题。

  “你们的先祖,反正就是宇智波斑那一代吧,他和一代目火影一起建立木叶,当时宇智波斑的嚣张态度比目前宇智波忍者还要夸张,但是你有听说过谁不服吗?有吗?没有吧。”

  “如果宇智波现在还拥有着媲美或者比斑弱上一些的力量,那么木叶内部绝对没有人敢说废话,你们宇智波家族也不会被挤出决策层!”

  止水越听越绝对似乎有道理,但却也感觉有些不适。

  力量为尊吗?

  他心底询问自己,同时也不知觉想到一些东西。

  “你可以想想这方面的问题,我绝得这就是你们宇智波现在处境的核心问题,拥有着写轮眼这样强大的血迹,但是却又没有真正能够扛起大梁的顶尖强者,当然,至少明面上是没有,不是吗?”

  时源说道最后稍微停顿一下,给了止水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

  “是这样吗?”

  止水没有注意到时源的目光,而是低着头小声说道。

  “这是你们宇智波最核心也最关键的问题,解决掉这个之后,你们才有资格继续讨论其他。”

  “可是像日向、油女……”

  止水似乎是想到什么,但是说了半句之后他便自觉地停下。

  时源露出有趣的神色:“我不是说了吗?写轮眼的潜力或许是血迹之中最大的,相比起你们,白眼什么的不要太小家子气。”

  “忌惮和未知,这些东西是最让人觉得恐怖的。”

  “那如果宇智波拥有那种让人畏惧的力量之后呢?”

  止水盯住时源。

  “解决掉宇智波在许多人看来已经没落这个问题之后,你们需要做的自然就是清洗家族内部,意见需要统一,这样一个家族才是完整的。”

  时源被问到,直接脱口而出回答。

  “前辈你是知道一些什么吗?”

  止水看着时源。

  他在说宇智波拥有这种力量之后,时源居然没有丝毫的意外就直接回答下面的问题。

  “知道什么?是有关写轮眼吗?”

  说了这么多,时源感觉自己嘴有点干,急忙端起面前的杯子放到嘴边前啄一口,浓郁的果香瞬间在嘴腔内绽放。

  “看来前辈确实知道一些东西。”

  看着时源若无其事的态度,止水确定一件事,那就是时源知道一些比较隐秘的东西。

  “上次和你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似乎和寻常的宇智波忍者有许多不同,之前或许还有些不确定,但此时,却基本上有把握了。”

  时源自然是知道止水会开启万花筒这件事,但是对方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启,他却又无从得知。

  不过按照记忆来看,这个时期止水大概率是开启了,所以他刚刚才有意那么一说,然后止水就十分信任地默许了。

  “前辈果然不一般。”

  止水对时源说道,然后拿起筷子夹起一片鱼肉放入嘴中。

  “你没有暴露自己眼睛的事情,应该就觉得宇智波现在的处境不适合出现这么一个强大的忍者吧?但却也正因为这样,别人才敢将打压宇智波的行为落实下来。”

  “那么按照前辈的话,我不应该隐藏?”

  “自然是这样,当然,那都是之前的事情。现在因为你们宇智波出了这么个事情,所以却又不适合将这些事情摊开说。你不要觉得村子内部上层有许多值得信任的家伙,他们有些人比你想象之中还要小气和贪婪。”

  “那我应该怎么做?!”

  止水有些苦恼。

  “先从家族内部开始吧,你需要将类似凉太一样的忍者解决,至少将族内的意见完全统一,然后你再和村子内摊牌!”

  “解决掉他们?”

  “嗯,解决掉他们!无论你用什么方法,你都需要将宇智波族内的隐藏威胁尽数铲除,村子自然不可能希望像宇智波这样的家族有反叛或者其他情绪。”

  止水沉默。

  虽然他清楚做大事需要狠心和坚决,但是他并不是这样的料。

  不然他也不会像时源记忆中那般将自己的能力告诉本就对宇智波忌惮无比的团藏,然后在失去眼睛之后又选择将责任推给宇智波鼬而自己选择最简单的途径。

  “我都说了,这仅仅是我这个局外人的一些看法,至于你们宇智波到底要做什么,怎么做,我其实并没有过问的权力,不过看着村子不断内耗有些觉得可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