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和雷影的初体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嘿嘿!时源上忍,是不是很意外?”

  正人看着脸色大变的时源,露出惊喜的神色。

  他在看到雷影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同样也是完全没有想到,不过这对于他来说是好事,但是对于一直尾随着云隐的木叶忍者来说却是一件坏事。

  “前辈?”

  止水盯着雷影高大魁梧的身影,轻声示意时源。

  雷影的威名可谓是传播甚广,虽然还没有交手,但是他心底已经弱上几分。

  这和实力没有太大关系。

  狮子一直隐藏实力扮作兔子,那么有一天遇到野狼依旧会下意识的畏惧,因为装习惯了。

  时源没有回答止水,而是看向云隐身后本应该属于木叶的岗哨营地:“雷影,这里是火之国的地界,你们,越界了!”

  他在来之前确实和三代想的一样,云隐这边一定会派出一些厉害的人来接这些使者,然后顺带炫耀一番武力,所以,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来走上一遭打击一下云隐的气焰。

  但谁曾想,来得人居然是雷影?

  最糟糕的局面之一!

  但时源不能流露出任何的畏惧,他此时所代表的势力是木叶忍村,退一步就是软弱。

  “火之国?我知道啊,可是你能拿老夫怎么样?”

  雷影抱着双手盯住时源和止水。

  在确定时源的身份之后,他还认出时源身旁的忍者是有着‘瞬身止水’称号的宇智波止水。

  感觉就好似意外之喜。

  “雷影既然这样说,看来什么都是无用的,唯有拳头才是最好的答案!”

  时源看到雷影的瞬间就没有想过后撤,此时强硬的回击也是他一早就酝酿的话。

  “止水,雷影交给我,你尽快解决掉其他人,别留手,我估计不是雷影的对手!”

  朝着雷影说完,他又轻声对一旁的止水说道。

  “好!”

  止水不矫情,他很清楚现在的形势,套跑是不可能的,唯有一战方可摆平目前的局势。

  “这边的哨岗据点被摧毁,其他地方一定会有察觉,所以支援也一定在路上,我们如果不能战胜那就拼命将他们拖住!今天就算是一头老虎,我也要将他的牙齿拔掉!”

  “我明白。”

  两人对视一眼,确定了对方的真实想法之后再次肃穆地看向面前的云忍们。

  “熔遁忍者猿飞时源,瞬身止水,你们觉得就凭你们两个就能够教老夫做人?”

  雷影冷哼一声。

  “除了你们已故的四代目火影,老夫可不会畏惧任何的挑战!既然针对白眼的计划没有能够成功,那么杀掉一个有潜力的血迹忍者以及换来一双和白眼齐名的写轮眼,似乎也不是很亏?”

  “呵呵!那就看雷影是不是有这个能力了!”

  战斗一触即发,一边是人数上双气势如虹的云忍,一边是形单影只只有两人的木叶忍者。

  铮—

  止水抽出自己的忍刀看向属于自己的对手们。

  云忍那边似乎也很惊疑,他们看到那个猿飞时源居然选择单挑他们的雷影?

  觉得有些痴人说梦,但是他们依旧慢慢和止水的目光对上。

  瞬身止水的名头也不弱,甚至成名更早,当时在雾隐方面隐约有一种见到止水可以放弃任务的趋势。

  时源和雷影遥遥而对,但是两人短时间内都没有立即出手。

  嗖!

  止水双眼内一片猩红,然后整个人消失在原地。

  云忍们也立即有了动作,双方一下子战斗到一起。

  “不错的速度!”

  雷影瞟了一眼止水,眼睛里闪过一丝欣赏,但很快就又继续看着时源,“熔遁?老夫确实想要领教一下!”

  “那就如雷影所愿了!”

  时源抖动几下身体,灼热的气息逐渐蔓延出来,一股宛如火焰即将爆发的感觉顿时出现在他所处的那片地方。

  “狂妄的小子,我就要看看你到达有几斤几两!”

  四代雷影身上闪过雷光,然后雷电就好似一层铠甲一般附着在上半身的各处,他头发根根树立,好似猪毛刷一般立在头上。

  “雷遁查克拉模式!”

  这是云忍的绝招之一,也是雷影赖以生存和占据忍界至强者之一位子的法宝。

  面对时源这个小辈,他并没有缓缓发力,而是一上来就使用出自己的绝招之一。

  蓝白色的雷光不断闪耀,恐怖的雷流吱吱作响,让人瞟一眼都感觉心底发麻不敢再次直视。

  “来啊,木叶的小子!”

  他冰冷的眼神看着时源,就好似此时的时源已经是死人!

  恐怖而强大!

  这是时源对雷影此时唯一的感受,这样的气势,他从未在谁的身上见识过,即便是三代,也不曾有过。

  三代和雷影相比,更多的是一种深厚和稳重如渊的感觉,但眼前的雷影,就好似一个即将爆炸的煤气罐,让人只是看一眼就清楚惹不得,会死!

  四代目之后忍界最快的男人,此时对着时源露出自己的獠牙!

  时源表情微凝,心底的警惕已经提升到最高级别。

  今天这一战,他必须那处百分二百的状态,不然等着他的就只有死。

  雷影此行的目的自然就是向木叶宣告一种态度,那就是我们云隐虽然做法很恶心,但是你们木叶现在这个状态,必须给我忍着!

  他们无惧战争的到来,但是木叶呢?

  时源对于雷影的印象,多的是后来四战时的爆炸输出。

  而此时,时源想到更多的是在三战之时不停被四代‘秒杀’的模样。

  但别觉得被四代秒杀,雷影也不过如此,其实并不是这样。

  距离和四代的交手已经过去这么久,而时源也没有掌握飞雷神之术来碾压雷影的速度,想要获胜或者立于不败之地还是无比艰难!

  不过时源此时并没有自乱阵脚。

  实力不够,情报来凑!

  他对雷影算是比较了解,但雷影对他,除了知道他掌握熔遁以外就基本上一无所知。

  用智商来战斗,这是忍者必须面对的局面。

  像时源记忆之中的诸多战斗,鹿丸打飞段,卡卡西打角度,卡卡西打佩恩……这些战斗里面都不免出现使用智商拉近和对手差距的例子。

  当然,其实当双方实力差距达到一种恐怖的地步之时,即便我告诉你我下一秒要出什么招,你也无法反击。

  比如我一招地爆天星,难道你能使用替身术直接过掉?

  不可能的好吧。

  所以,即便是使用情报上的差异进行战斗,也仅仅是在双方实力实力差距并不是太大的情况下。

  止水的身影不断穿梭在云忍人群之中,短短几个呼吸,对方已经有数人遭到重创。

  雷影微微皱眉:“如果不出手我可就来了!”

  轰!

  话音一落,雷影的身上雷电大作,蓝白色的光瞬间密布时源的视线。

  时源眯起眼睛,然后双臂之上也迅速弥漫起大量的熔遁岩浆。

  而他所站立的地方,也有了几分熔遁化的趋势。

  空气的温度蓦然上升,雷影射向时源的身形微微一顿,但最后依旧是无所畏惧地继续轰击而来。

  脸上的表情严肃至极,其中甚至还隐约带着一丝狰狞,时源催动全身的气力朝着迎面而来的雷影同时是打出一拳。

  这一拳,气势非凡,空气之中好似有一架战机飞过,音爆之声不断炸裂。

  四代雷影心底一惊,他的拳头之上雷电变得更加凝聚。

  ‘砰’的一声,两人在零点几秒的瞬间撞到一起。

  雷遁和熔遁第一次相遇,爆发出的火热让周围所有人都不约而同感到危险。

  止水再次一刀捅入一名中忍的脖子,然后写轮眼惊疑地看向战斗之中的两人。

  “突然感觉到一丝热血和激动!”

  他回头看向突进到自己面前的三名上忍,其中一人正是二木正人,另外两人都是这次雷影随行带过来的云忍。

  “为了宇智波的未来,我可不会轻易被人比下去!即便是前辈,也不行!”

  眼底的猩红之色更深,止水的速度快了数分。

  一把仅有五六十厘米的忍刀,在他的手里爆发出无穷的威力,即便是面对几名上忍围攻,依旧是游刃有余。

  “小子,不错的力量!但是这可不够呢!”

  雷影感受着雷遁隔离下熔遁的炙热,一咧嘴露出一口白牙,然后手臂的雷遁瞬间冲击而出朝着时源而去。

  手臂粗的雷电好似雷蛇一般打向时源,但时源并不慌张。

  他的手臂之上同样爆发出更多的熔遁对上雷影的攻击。

  “哼!”

  雷影见时源轻描淡写地就挡住自己的攻击,体表雷光再次闪烁,他瞬间消失在时源的正面视线范围内。

  心中一凛,时源身体朝着一旁偏转,脚尖则好似陀螺一般在地面打转。

  虽然没有写轮眼,但本身的神经反应能力加上修行秘术加持的增幅,让他拥有着不亚于写轮眼的洞察力和反应力。

  雷影的速度确实很快,但他同样不慢。

  转身,抬腿,顶膝!

  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然后雷影的身影在那个方向出现,接着膝盖就好似装了定位器一般撞到现身的雷影身上。

  不过,这一击并不是直接落到雷影的胸口,而是被对方横在胸口的双臂挡住。

  但这已经很不错,跟上雷影的速度并且进行一系列的预判,整个忍界能做到的或许并不多。

  雷影也没有想到时源居然不仅看得清他的动作,身体更是能够跟上,于是,在刚刚的那一膝盖的强力顶击下,他整个人倒飞出去。

  但雷影就是雷影,强大的素质让他并没有在这一击之下遭到多大的伤害。

  “重流暴!”

  雷光一闪而过,雷影的身影从滑行后停下的地方消失。

  感受着空气之中朝着压来的强大气势,时源看向某个方向。

  只见雷影右手手肘平举在胸前,而他整个人则朝着自己飞速撞过来。

  不需要怀疑,时源认为如果自己正面硬接这一击,绝对会被一下子撞断数根肋骨,当场丢掉半条命。

  没有去赌自己的骨头有多赢、身体恢复能力有多强,时源右脚脚后跟迅速抬起,然后整个人灵巧地在原地转过半圈。

  嗖!

  雷影越过时源,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

  咧嘴一笑,时源的同样抬起自己的手肘。

  他的手肘之上满是熔遁生成的岩浆,将整个手臂放大数倍不止。

  “熔遁-岩灼重锤!”

  手臂之上好似出现数个发动机一样的口子,然后其中的查克拉发生剧烈的碰撞和摩擦,于是时源出肘的速度猛然加快。

  这一肘,快到雷影都不由眯起眼睛。

  两声巨响几乎是同时升起。一声是雷影捶打在时源脚下的大地,一声是时源肘击到雷影刚刚掠过的地面。

  “好快!”

  时源本以为自己刚刚那一击绝对是能够打到雷影,但结果是让他失望的。

  不过这并不碍事。

  浑身上下的肌肉轻微抖动,时源继续调动自己全部的肌肉群开始发力。

  红色和蓝色的两道身影不断碰撞,雷影在躲开时源反击之后自然是展开反击,而时源反击不中之后同样也没有懈怠,而是迅速提起速度进行防御或者进攻。

  熔遁和雷遁不断跌落半径几十米的地方,或留下身深浅不一的灼热坑洞,或砸出大小不定的焦黑印记。

  而越是和时源战斗,雷影心中的惊讶就越重。

  他预想之中的战斗是他两三下将时源解决,然后让木叶痛失这一个不错的潜力股。

  但事实上却是时源和他战斗逐渐找到状态,一幅势均力敌的场景!

  “怎么可能?!”

  雷影大喝一声,浑身上下的雷遁再次炸裂。

  而他本人的速度也在刹那间提升到更加恐怖的地步。

  再次提速的雷影,确实给时源带去了麻烦。

  一个不慎,时源被雷影一拳捶打在胸口,附着在上面的熔遁铠甲瞬间分崩离析。

  胸口一闷,时源只觉得喉咙一凉,然后鲜血直接涌上来顺着嘴角滑落。

  不过雷影虽然如愿攻击到时源,但是他后续却也没有更多的连击。

  因为时源同样是一拳砸到他的脸上,熔遁瞬间洞穿对方覆盖在体表的雷遁,然后在脸颊之上留下一道焦黑的拳印。

  “还真是惊人!果然,老夫这次出来没有白来,给你时间去成长又将会是云隐的一大祸患,不说站到四代的层次,你也至少是下一个稳如老狗的三代目火影!”

  雷影抹掉嘴角的鲜血,脸上的表情狰狞而严肃。

  时源没有说话,默默地深吸一口气将胸口的淤气排出,然后催动忍术加速恢复。

  修行神农秘术这么久,忍术的发动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

  而和雷影战斗,这将会是他一个翻盘点所在。

  手臂之上,熔遁持续火热,咕噜咕噜的气泡不断起伏。

  瞬身术,发动!

  时源主动发起进攻,下一秒出现时已经在雷影的侧面两米的地方。

  “熔遁!”

  大吼一声,雷影的脚下地面轰然崩碎,大量的岩浆从地下升起朝着雷影席卷而去。

  时源知道自己和雷影的实力还有很大的差距,如果让雷影先攻,就好像刚刚,他最多只能被动防守或者寻找机会反击。

  所以,这一回合,他决定先手进攻!

  灼热的熔遁即将落到雷影的身上之时,雷影周身的雷遁立即离体,然后形成一个好似蛋壳一样的雷遁屏障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于是,熔遁落到雷遁上面发出吱吱的声响,,接着就好似淋到金属上面的冰淇淋,慢慢下滑。

  时源眼睛一眯,他没有以外雷影能够及时防御。

  身体前倾,下一秒,他跨过两米的距离突进到雷影近前。

  “熔遁-岩灼重拳!”

  紧紧捏住的拳头好似怪物的爪子一般裂开无数的小孔,而小孔之内发生小范围的爆炸,接着推动拳头的加速轰击。

  拳头在雷影的注视下迅速放大,雷影似乎感觉到一丝危险,整个人再次爆发。

  耀眼的光芒挤满时源的眼睛,然后时源就感觉到自己的拳头被人抓住,接着整个人失去控制被拽着朝前送去。

  一下子的反转让时源心底一惊,但是丰富的战斗经验让他及时做出反应。

  腰部发力止住继续向前的趋势,然后另外一只手迅速抬起朝着印象之中雷影的位置砸去。

  一连窜的反应都是在瞬间完成,但时源依旧低估了雷影的强大!

  砰--

  只感觉背上好似被人用铁锤重重捶打,甚至耳朵还听到一丝骨头碎裂的声音。

  时源被雷影重重打进地面。

  “前辈!”

  止水应付起三名上忍一惊完全占据上方,而其他中忍已经在他之前的进攻中要么被刺穿要害直接阵亡,要么被刀锋洞穿身负重伤无法战斗。

  眼看着再来几个回合他就能够将眼前艰难抵抗的上忍解决掉,他却注意到时源那边好似落入下方、陷入危险之中。

  没有犹豫,他手一抖将在眼前上忍的胸口留下一道狭长的伤口,然后身体一转直接将武器丢出去。

  嗖!

  雷影正准备继续攻击,但止水的刀已然来到近前,如果不躲,他的身体或许会被上面的风属性查克拉切开,然后手伤。

  脑海之中有那么一刹那的迟疑,但是他还是选择继续攻击先将猿飞时源解决掉!

  但时源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垃圾龙套忍者,虽然被雷影一拳打中好似整个人都要裂开一般,但就在止水为他争取的这点时间,他使用出替身术。

  随着白烟一闪,他在雷影的脚下留下一截树枝,接着本体则出现在靠近中止水的位置。

  止水投掷出武器之后也立即朝着这边靠,于是两人汇合到一起。

  “多谢了,止水!”

  时源蹲在地上,脸色微微发白。

  只见他整个人一扭,腰部以及背部发出几声脆响,接着他便若无其事地站起来。

  强行将断掉的骨头拧会原来的位置,接着靠着恢复力让它们加速恢复。

  过程很痛,但是见效最快。

  “我大意了,对手是雷影的,但是我依旧太过自信。”

  他对止水解释道。

  毕竟之前他还说自己能拖住雷影的步伐,然后让止水尽快解决掉那些云忍再来帮助他,没想到几分钟之后就直接啪啪打脸。

  “因为是雷影,所以前辈已经足够厉害,接下来就由我们俩一起应对吧!”

  止水猩红的眼睛盯着雷影,目光扫过被钉在对方脚边的武器,心里也有了决断。

  反正时源前辈已经猜到他拥有万花筒写轮眼,那么他不介意在这种场合施展一次!甚至借助这次机会展示写轮眼的强大,他能够为宇智波换来更多的尊重和忌惮!

  对,就是忌惮!

  他已经清楚宇智波想要摆脱明前的局势到底应该做什么,那就是让人无比忌惮,忌惮到那种心里很不爽,但是却又不敢真的针对的那种程度!

  “雷影!”

  剩下的几名云忍落到雷影的身边,虽然他们还能够战斗,但身上都或多或少留下了一些伤势。

  止水对敌人可从来不会手软,如果不是对方三人都是上忍而且默契也很足,此时的三人都会是另外一边躺着的尸体。

  “瞬身止水居然这么强?!”

  雷影一脚踩在止水的武器之上将整个武器踩进地底,然后眉头一挑看向止水。

  “雷影,他的瞬身之术实在是太快,我们跟不上。”

  一名上忍扶着脸色苍白胸口不断渗血的二木正人对雷影说道。

  “那先退下吧,他们由我来解决!”

  雷影扫了一眼那边倒地的云忍,心中对瞬身止水的实力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或许这个叫做宇智波止水的家伙比起猿飞时源还要强?

  “是!”

  得到雷影得到指示,三名上忍朝后退去。

  他们眼神期待地看着雷影,接着又满含恶意地看向刚刚将他们打成这样的止水。

  瞬身之术的称号,今天他们算是见识了,果然名不虚传,虽然没有和当初的四代目火影交过手,但是他们在刚刚的几个回合中算是体会到一种对手速度太快自己完全摸不到的感觉,这或许和当初四代目火影的对手有类似的感触吧。

  “一起解决掉你们!”

  独自一人面对时源和止水,雷影却显得更加豪迈和自信。

  他大手一挥指向两人,嘴里轻吐出一句话。

  对面,时源和止水对视一眼,迅速摆出战斗的姿势。



  而时源已经从刚刚的伤病中走出,整个人除了背后那一片焦黑的破洞以外又好似回到巅峰状态。

  这点,确实让雷影感觉有些出人意料。

  他刚刚那一下虽然不说是自己的最强一击,但忍者硬抗那么一下居然还能够站起来,就很离谱!

  即便有熔遁在体表进行格挡,但他刚刚可是感觉到自己切实达到了时源的身体上。

  看来,眼前这个时源并不是那么简单,如果再加上旁边那个宇智波止水,还真能给他造成许多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