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掌握一门只属于自己的忍印是很有必要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人总是在变,不是变好就是变坏,没有谁是一层不变的。曾经的我或许做出过许多错误的决定,但总有醒悟的时刻。”

  三代没有直接回答团藏的话,而是说了一段不明不白的话。

  “现在的你和我熟知的某些人变得越来越像了,日斩。”

  转寝小春再次出声。

  能够站到现在这个层次,大家都不是那种纯洁小白,但三代目前的状况确实有些不应该。

  他们四人才真正的是一个整体,一个几十年的友谊和并肩战斗勾连起来的整体,但就在此时,就在这一刻,仿佛出现理念上的某种大裂痕。

  将危害村子的危险尽力抹杀,不是大家一直以来都默许的事情吗?

  这些年出现的很多事情都和这核心的东西有关,虽然大家都因此被许多人骂和埋怨,但至少看着村子继续屹立在忍界就表示那些举动并没有太大的错误。

  听到来自老友们的话,三代眼神深沉没有说话。

  他想过很多,但最后确实发现需要改变。至于宇智波家的事情,其实真的没必要做得那么绝,至少坐下去商量下应该是能够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案。

  而他出现这么多变化的原因有很多。

  或许是儿子媳妇死了给他剩下一个嗷嗷待哺的孙子,而那种温情让他找回了当年的某些情绪。

  又或许是看着成长的年轻一代忍者们幡然醒悟,知道是时候给他们做一个榜样,即便这个榜样并不是很完美,但至少在他想象之中的交棒环节还是很完美的。

  “其他事情都可以让步,但唯独宇智波这件事必须尽管处理,背叛村子的罪名一定会落到宇智波的身上,这是事实,也是一种天意!”

  团藏站起来,将三代刚刚所说的话抛之脑后。

  “团藏!”

  三代沉声怒喝。

  “日斩!你太软弱了!现在木叶已经不是当初的木叶,宇智波也不是当初的宇智波,对待向自己捅刀子的人还要留存一些善良的话,村子外面的恶狗一定会很乐意向我们露出獠牙!”

  团藏同样不甘示弱地反击,他硬着脖子朝三代吼道。

  至于另外两名火影顾问,此时则坚定地站在团藏的那边。

  虽然在之前的日向事件之上他们还互相攻伐,但此时,在宇智波的事情上却立场一致。

  这也是他们多年来形成的一种默契。

  “日斩,团藏说的对,我们是时候做出决定,宇智波的问题不解决,永远都只会是一个毒瘤一般的东西存在于村子内部。”

  水户门炎也说道,并且在团藏所说的基础上继续强调。

  “不…嗯?”

  三代正打算继续说,突然就停下嘴里的动作看向门的方向。

  咚咚--

  房门被敲响。

  在开始四人小会议之时他就交代过暗部不是什么大事不要轻易打断他们。

  那么,是出什么事了?

  “进来!”

  几人都在瞬间恢复平静,然后若无其事地坐到位子上。

  一名暗部得到三代的指示之后推门进来。

  “火影大人,这是前线加急的情报!”

  “噢,好的,你先先去吧。”

  三代皱眉看着手里捏着的卷轴,目光环视一圈团藏三人,发现后者几人都望着他以及手中的卷轴。

  没有犹豫,使用特殊的手法解开卷轴之上的封印,三代开始仔细看起上面的内容。

  “什么情况?”

  转寝小春注意到三代目的神情在目光落到卷轴上不久之后就迅速转变,神情之中也流露出几分担心。

  虽然在他们的预测下云隐大概率不会重启战争,但有些事情谁都说不准,不然水户门炎刚刚也不会拿战争的事情和三代说。

  而此时从边境传回来的加急情报也只能以及最有可能和云隐有关。

  “雷影袭击了我们位于火之国边境位置的一处岗哨!”

  三代沉声说道。



  “什么?雷影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转寝小春长大嘴巴显得惊讶无比。

  “没有什么不可能,反正已经出现在那而且还摧毁了一处岗哨营地,不过造成的损失并不大。”

  “那雷影是从那个位置进入了火之国?”

  团藏从位子上站起来,看上去十分激动。

  三代看着团藏的反应,神情略显古怪,对于后者的了解,他猜到对方此时的想法。

  “如果他还在火之国,我们说不定可以将他留在这里,三代雷影的前车之鉴似乎并没有让这位四代有所警醒?”

  团藏继续说着,手里紧握着拐杖似乎随时就要离开。

  三代刚刚所说的消息实在是太让他意外和惊喜,如果雷影敢出现在火之国境内,他自然是敢出手干些什么的。

  猎杀强者,他团藏是最在行!反正用人数堆死对方就够了。

  “不用想了,雷影就仅仅是在边境的位置停留了一些时间,和云隐使团汇合之后他就离开了。”

  “噢?”

  水户门炎发出声音,也有些失落的感觉。虽然没有团藏那么明显,但却也差不多。

  在刚刚,他心底也有着和团藏类似的想法。

  “是时源和止水将雷影拦在了边境,最后合力将他击退。”

  表情显得很平静,但三代的语气却说明他内心并不是很平静。

  “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转寝小春瞪大眼睛,虽然刚刚几人聊到时源两人这次的任务。

  但知晓对方是雷影进入火之国之后已经不抱期望所以问都没有打算问,结果居然是这样的?!

  确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嗯,据情报上面交代,两人不仅是逼退了雷影,还让雷影受到不小的伤害,所以对方才不得不退走。”

  将手里的卷轴丢给最近的转寝小春,三代语气有些唏嘘。

  “居然真的是这样!而且上面说止水是这次对抗雷影的主力?宇智波止水的实力已经这么强了?”

  接过三代的卷轴,转寝小春一下子拉到最关键的地方,几秒的时间就看完了其中的内容,然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惊讶和精彩。

  “宇智波止水吗?”

  水户门炎眯眼看向转寝小春手里的卷轴,脸上的表情再次变得复杂。

  宇智波止水如果这么强,事情就变得更加难以解决了啊。

  “也就是说一共两个忍者,一个猿飞时源,一个宇智波止水,就靠他们两个就将雷影逼退并给对方留下了不小的伤势?!”

  团藏独眼死死盯着三代,语气依旧有些不相信。

  雷影的强大,虽然没有和对方交过手,但他是完全清楚的,但情报中提到的两个忍者都仅仅是年轻忍者啊,虽然最近两三年这几人都是比较有名气的忍者之一,但怎么一下子就成为了那种可以挑起大梁的存在?

  猿飞时源可以先不谈,毕竟是三代的后辈,危险性并不高。

  但另外一人可是宇智波止水呀!

  虽然很早就有瞬身止水的称号,但那也紧紧是上忍级别,但现如今抗衡雷影甚至击退后者,那就已经不是上忍可以办到的事情了。

  “没错。”三代迎着团藏阴翳的目光点下头,“所以现在,你们打算怎么做?!”

  三人沉默。

  别看只是多出来一个堪称影级的战力,但这对于宇智波来说却完全是一个质变的转化。

  棘手了啊!

  团藏坐回位子,独眼紧紧盯住面前茶几上的那杯早已冰凉的茶。

  至于其他两人,同样是对视一眼之后平静地坐回去。

  突然的一个情报瞬间打散他们的下一步计划,完全没有丝毫预兆的打乱,让几人都面面相觑。

  “确定雷影受伤并且离开了火之国?”

  团藏再次询问,他确实还是有些不相信就凭两个小年轻就能够击退雷影。

  “嗯,有日向家族的忍者已经确认雷影离开。”

  转寝小春接话道,她已经看到上面提供消息的几名忍者署名。

  “情报基本可以确定是真实的,因为时源和宇智波止水除了击退雷影以外,还将随雷影过来的云忍留在了那里,能够顺利离开的只有三名上忍以及雷影本人,即便是之前从木叶村出去的那些云隐忍者也尽数被斩杀在边境线位置。”

  三代继续说道。

  “不管怎么样,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猿飞时源和宇智波止水居然这么强?两个人打一群人,其中还有一个号称单挑无敌的雷影?实在是有些魔幻!”

  水户门炎语气有些感叹。

  止水暴露出这么强的战力,那么他们一些计划也暂时搁浅,但是他却依旧还是不由感叹起来。

  毕竟两人都是木叶的忍者,还都是那种年纪不大的年轻忍者。

  “其他事情等他们回来之后再详说,两人能够逼退雷影一行人也不是什么都没有付出,都或多或少带了一些伤。”

  “那好,今天就先到这里,没想到事情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尾,雷影如果没有被时源和止水拦住并击退,或许我们双方会另起纠纷,但此刻嘛,我已经有八成把握云隐短时间不会再到我们面前蹦跶!”

  “毕竟雷影都被两个木叶忍者击退,这恰巧证明了我们木叶的强大水准,对方也将心怀更多的忌惮!”

  转寝小春、水户门炎两个人就好似双簧一般说着话。

  三代的脸色越渐好转,但一旁依旧坐着的团藏脸色却好似锅底一般漆黑。

  比起另外两人对宇智波的仇视心态,团藏又要深几分。

  所以在止水这个X因素出现之后,他知道暂时还不能贸然出手,但这让本以为借助这次机会能够一举拿下宇智波的他有些无力可使甚至恼怒。

  “我们先走了。”

  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交流眼神,随即起身离开。

  今天想要谈论的事情其实就刚刚那么几件,而其中一件却又因为此时的意外出现新的变化。

  所以,他们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那就先离开回去再思索接下来的某些手段好了。

  “我也先走了!”

  看着另外两人离开,团藏起身朝门口走去。

  “团藏!”

  三代突然叫住离开的团藏。

  团藏顿住步伐,但并没有转身。

  “还有什么事?”

  他语气听不出来好坏,不过总是带着一种阴恻恻的感觉,毕竟他整个人都常年待在地下,所以自然而然就有了某种气质。

  “我希望你能够把我刚刚说的话听进去,宇智波的事情我会逐步去处理,你不要胡乱动手脚,还有,鸣人那边你派出去监视的人也最好撤掉,暗部会保护好他。”

  “九尾小子?”

  “他叫鸣人。”

  “他叫什么都无所谓,但是为什么要我撤掉根的人?”

  团藏转身看向三代,浑身都笼罩在阴影之中。

  “因为有人说鸣人身边监视的人太多,对于一个年幼的小孩来说没有必要。”

  “愚蠢!”

  团藏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

  根留在九尾人柱力身边的人撤离是不可能撤离的,至于三代嘴里所说的那个人,他心底也有了一些猜测。

  最近一段时间和那个鸣人有接触还能够说上话的,就只有一个人—猿飞时源!

  “突然冒出来的小子居然意外的让人觉得很烦!希望你不要挡我的道,不然即便是日斩也救不了你!”

  团藏离开办公室,嘴里吐出一句话,接着朝着根地下基地的位置走去。

  他依旧我行我素,至于三代交代给他的事情,他并不在乎。

  宇智波越是强,他越是忌惮和竭力去将他们瓦解掉!

  写轮眼这样强大的血迹还是不能掌握在一群随时会发疯的人手上。

  唯有他团藏,才是最佳的人选。

  “还真是意外呢!”三代靠着自己的火影大椅,手里是之前那份情报卷轴。

  “帮我去将猿飞时源击退来犯雷影的事情散布到村子内,当然,也不要忘了宇智波止水,不过猿飞时源是战斗的主力。”

  “是!”

  随着三代的吩咐传出去,一道细微的声音从角落传过来。

  然后黑影一闪而过,办公室再次恢复平静。

  “哎!这个火影当的可真累,老年人不是应该坐在家里边每天用水晶球审视村子的幸福指数吗?为什么非要坐在这里失去唯一的乐趣!”

  “不过时源啊,不知道你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按照情报上的记载,止水才是击退雷影的主力,但三代却好似选择性地省略一些东西。

  其中有两个原因,一公一私。

  公就是宇智波止水是宇智波家族的人,太过出风头并不是一件好事,私则是他想要重点培养猿飞时源,亦如当初的自来也等人一般。

  而且在时源的身上,他看到了自来也的坚持,纲手的天赋以及大蛇丸的钻研。

  .当然,时源还拥有极具个人特色的稳健。

  当这一切美妙的东西都汇聚到一个人身上之时,是否会再次创造出一个四代目呢?

  三代火影很期待。

  不过在这一切成真之前,他能够做的也就只有这些,最重要的还是要靠着时源自己去努力。

  想到此时的时源和止水,三代又不由地想到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卡卡西。

  身为四代目的弟子,也是曾经的木叶白牙亲子,卡卡西的天赋以及潜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但接二连三地发生一些哪怕是一件就会让人堕落到极致的事情,卡卡西虽然顽强地坚持下来,但整个人的精气神却总是萎靡不振。

  本来想着将卡卡西放进暗部历练一段时间能够让卡卡西找回曾经的自己。

  但三代却发现效果有限,卡卡西虽然在变强,但是那种内敛的气势却早已被磨光,不再是以前那个看到第一眼就觉得惊艳的忍者。

  当然,卡卡西依旧会是村子的顶梁柱,但却很难成为那个最顶峰的那一个。

  自然没有贬低卡卡西意思,三代有时候想到此时没有成长到自己预期的卡卡西,心里都会或多或少有些愧疚。

  如果他当初……

  手不知觉摸到一旁的长枪,三代将其拿起放到嘴边大力吸了一口。

  不过他忘记了上面的烟早已烧然殆尽。

  有些做错的事情,即便是现在醒悟也无法改变,最多是做一些事情去弥补罢了。

  “那丁座前辈我们就先回村子复命,剩下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你们了。”

  时源的双手用白色的绷带包裹,因为干枯状态的手真的有些让人惊悚,虽然这两天的休整已经让他的手正在逐渐恢复,但看上去依旧有些辣眼睛,所以倒不如非主流一般包起来,反正凯每天都是这样的打扮。

  “好的,你们就先回村子复命吧,既然已经确定雷影离开这里也不需要你们继续待着,况且时源你的手似乎应该回去好好看看,每次看着都好似我家那口子泡的凤爪,就只差点泡椒的味道。”

  丁座调笑着。

  几天的相处时间让时源和止水都意识到这位猪鹿蝶之中的蝶前辈是个健谈且较为幽默的人,虽然幽默的地方总是和各种食物联系在一起,但好在作为年轻人接受新梗的能力还是很强。

  “那好,止水,我们就先回去。”

  时源甩甩自己用绷带抱起来的手,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大碍,仅仅是有些影响美观罢了。

  “好的,那丁座大人我们就先走了。”

  止水认真地和丁座打完招呼,接着跟上时源的步伐。

  “还真是让人看不透的年轻人啊!”

  秋道丁座望着时源和止水的背影,心底浮现一句话。

  通过对那些云忍尸体的捡取,他们对做出这一切的时源和止水多了几分实力上的了解。

  亦如当年的四代,于无人注视之境崛起,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吗?

  双眼流露出亮光,他脸上露出笑意。

  他没有太多的小心思,即便他也清楚止水所在的宇智波之于木叶目前显得是有多敏感,但这并能掩盖他对止水的欣赏。

  至于时源,因为背后的猿飞一族,使得他心里也多了几分满意。

  猿飞一族和猪鹿蝶三族的关系很复杂,当初木叶草创之时他们四家都是联合加入,其中更是有一些以猿飞一族为主的意思。

  所以,像鹿久以及上一代的人,都是坚定不移的火影一系。

  即便后面因为四代目的崛起,三家和猿飞一族出现一些分歧,但这并不影响鹿久继续担任木叶智囊和上忍班班长的要职。

  “前辈,你的手真的不要紧,虽然看你依旧可以结印,但总感觉动作都有些变形。”

  止水跟在时源身边朝着木叶的方向而去,然后因为任务结束心情比较愉悦的情况,他语气轻松地对时源说道。

  “你说昨晚吗?”

  “那只是我在创造一套属于我的忍印。”

  “?”

  止水有些发懵。

  忍印不是固定的那几个吗?还能创造?难道是他的段位太低所以无法理解又或者几天前和雷影交手闹下了耳病导致刚刚听错了?

  “毕竟到了一种境界之后释放忍术都不需要结印,但我听说初代那样的忍者每次释放忍术依旧会摆出属于自己的专属动作,所以就想着提前找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先熟悉。”

  时源说话间将双手在胸前一合,眼睛微微眯起,似在模仿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