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封印之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似玩笑的话并没有让止水多意外。

  时源前辈的思维总是很跳跃,仿佛内心没有阴霾,这也是让他感觉舒服的一点。

  短暂交流结束,大家都认真赶起路。

  两天不到的时间,两人就回到村子。

  先来到火影办公室进行简单的汇报,然后又各自回家休整。

  不过唯一有些让时源在意的是,他发现他此时走在街上回头率稍微有些高。

  虽然他承认自己长得不赖,但说实话,他还没有成为那种是个人都会盯着自己看的颜王,所以察觉到街上许多人都在或无意或有意地观察自己时,时源有点头疼和疑惑。

  不过他并没有拉住路人询问,而是几个瞬身术,他加快了回家的进程。

  “哟!时源君,你回来了?”

  刚到楼下,美代子就站在门口一脸惊喜地朝时源挥手。

  “你好,美代子阿姨!”

  虽然是自己的租客,但因为年纪的原因他还是喜欢尊称一下对方。

  “没想到时源君现在已经这么厉害,如果不是大家都在议论这件事,我还不知道住在我头上的时源君已经是那么强大的忍者大人了。”

  捂着自己的嘴巴,美代子眉眼里满是笑意。

  “发生了甚么事?”

  这就是时源疑惑的地方,之前街上那些人估计也是因为这所谓的某件事。

  击退雷影?

  可按照叙述,那可是止水的功劳,跟我猿飞时源有什么关系,我就一跑腿的而已啊。

  “当然是时源君你和另外一名忍者将雷影击退的事情啊,这几天有关这件事的话题度可是很高,大家都觉得时源君你很厉害呢!因为时源君你爆红,所以最近几天我这里的生意都好上数倍不止呢,大家都想要看看时源君生活的地方,说不定他们能够找到培养下一个时源君的方法呢!”

  美代子说到这个脸上的笑容更甚。

  “居然是这样吗?”

  时源露出苦笑,难怪刚刚向三代复命的时候对方一脸诡异的笑容,他当时还以为三代又用他最厉害的忍术之一检查了一遍村子澡堂的安全隐患呢,没想到居然不是。

  “是的呢,时源君,我觉得你最近几天最好不要出门,即便是出门也最好戴个眼镜或者口罩什么的,昨天还有许多和时源君年纪相仿的女孩子上门想要见见你呢!”

  “那场面,即便是前不久来村子的某个戏剧明星也没有那么夸张,不过她们中午都是在我们店里吃的,倒是让我们的生意更好了。”

  “好吧,那美代子阿姨我就先上去了。”

  “好的呢,喜丸这个时间估计不在家,我今天一早就看到它火急火燎地跑向东街。”

  “噢,随它吧,反正没人拿它怎么样。”

  喜丸已经是大狗狗,早就学会了照顾自己,再说,狗狗它能有什么坏心思,即便是在村子里面乱跑也不会引起什么骚动。

  和美代子告别,时源顺着楼梯走上去。

  顺利回到家里,时源整个人突然一下子就轻松许多。

  换上鞋,然后一脸疲惫地边走边脱衣服朝着浴室而去。

  出去几天可都没有机会洗澡,他现在要好好清洗一下泡个热水澡。

  很快,浴室里面传出隐约的哼歌声,水雾将外面的玻璃门完全模糊。

  另一边,止水和时源分别之后也快速地朝着家族的方向而去。

  还没有走到,他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鼬!”

  走上前去,止水一脸笑意地在鼬肩膀上一拍。

  “咦?止水!你回来啦?”

  鼬一手牵着佐助,一手拿着许多三色丸子,看到止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一脸惊讶。

  “是啊,刚刚回来的,正打算回族里,不过看到你熟悉的背影所以就过来和你打个招呼。”

  止水笑嘻嘻地从鼬手里拿过一串丸子直接朝着嘴里送,然后一边吃又再次抬起手弯下腰:

  “好久不见啊,小佐助!”

  因为和鼬的关系,所以他和佐助自然是认识的。

  佐助看着将脸凑过来的止水,神情还有些腼腆,身体不由朝着鼬背后缩了缩:“你好,止水哥!”

  不过良好的家庭教养还是让他反应过来并叫了一声。

  止水露出笑容,然后用手在佐助的头上按了几下,接着将身体支起来。

  “这次的任务一定很危险吧,止水。”

  鼬和止水差了好几岁,但两人并没有用那种前辈后辈的称呼,而是一种挚友的随意称呼。

  “嗯,确实有够惊险的。”

  止水点点头,不过脸上的表情依旧很轻松。

  “我听说你和时源前辈这次遇到了雷影,而且还……”

  鼬说到这个,目光探寻地看向止水。

  雷影可是对标木叶火影的存在,所以对于那个消息他心里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哈?你说击退雷影吗?”

  止水细嚼慢咽着嘴里的丸子,摆出一副思索的表情,“可以这样说吧,联手将雷影击退对于我来说也算是一种很好的战绩,不过这次击退雷影出大力气的还是时源前辈,虽然前辈对外宣称是他协助我,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这个我知道。”鼬点点头,不过在止水确认消息真的属实之后他依旧有些激动,双眼之内也闪烁着小星星。

  “嗯?你知道?”

  止水愣住,当时时源和丁座前辈交代的时候说的是他才是击退雷影的主力,后来思索之后他也猜到前辈的用心所以就没有拆穿,他本以为这个消息回到村子之后也是那般,但怎么现在似乎又反转了?

  “对啊,现在村子的人都知道是止水你协助时源前辈击退了雷影并斩杀了多名云忍,捍卫了我们火之国的威严以及木叶的强大。”

  鼬笑道,但很快就注意到面前的止水脸色有些怪异。

  “怎么了,这是?”

  他询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到一些事情。”止水有些不好意思地挥挥手,虽然事实确实是那样,但他都准备好当一个明星忍者了,但怎么剧本说改就改?

  好在他其实并不在意这方面的东西,很快就调整心态。

  “先不聊了,晚上我过去找你再细说,你这会儿应该是陪着佐助玩吧,我就不打扰你了,毕竟很难有时间陪着他。”

  再次摸摸佐助的头,止水示意鼬晚上再联系,随即继续朝着族地走去。

  他需要向富岳族长汇报一些事情,比如说之前凉太三人试图再次接触云隐的事。

  风风火火地来到宇智波富岳的办公室,止水敲响了对方的门。

  “进来!”

  富岳稳重的声音响起,然后止水自然地推门走进去并顺势将门关上。

  两人经过了许久的交谈,至于交谈的内容除了他们自己,其他人都是不清楚的。

  当一切结束,看着外面微黄的天空,富岳将鼻梁上戴着的老板眼镜摘下来并活动几下酸痛的脖子。

  “事情我已经清楚,我会考虑一下给你答复,至于凉太他们的神情,我在下次的族会之上会给你答案。昨天三代目已经秘密召见过我,或许家族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

  富岳说着,随手将眼镜放到桌子上。

  “是这样的族长,族内的某些情绪如果不加以压制,早晚会给我们带来灭顶之灾。”

  “嗯。”

  “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注意休息,家族还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

  和富岳交谈许久,止水终于也是得已休息。

  回到家中,他随便吃了一些东西应付,随即躺到床上打算睡一会儿。

  明天开始他又将恢复暗部的身份,所以今天或许又是许久才能有的轻松时刻。

  实验室基地。

  离开几天,时源再次回到这里并没有丝毫的陌生。

  况且他其实并没有真的离开这里许久,因为他留了一道分身在这里。

  实验体分身。

  将自己的影分身封印进实验体从而快速获得一具类克隆体。

  虽然实验体身体崩溃的解决办法还没有找到,但这并不影响分身长时间停留在这里。

  反正就是不断换身体罢了,如果不是时源暂时不想克隆,他或许都不需要反复地换身体来维持分身的存在。

  “你回来了?”

  分身头都没有抬起,语气很平静地对走进来的时源说道。

  而他,眯着一只眼认真地看着显微镜之下的某种实验细胞。

  “嗯,出了不少问题,还和雷影打了一场,不过最后结果并不赖。”

  时源走到近前,就好似和一个熟悉的人在交谈。

  “交换记忆?”

  “好。”

  分身将头抬起,露出一张和时源最多只有三分相似的面孔。

  时源坐到一旁的板凳上,单手捏出一个忍印,随即就感觉到一股庞大的信息流朝着脑海之中汇聚。

  这是这几天分身留在这里的一切记忆。

  其中,时源看到了分身一共换了三具身体,而此时一旁的培养箱内还有一具马上将要成熟的实验体,是分身准备好下次更换的身体。

  而在这些时间,分身研究了一些有关实验体细胞的东西,得到一些还算不错的结论。

  因为本身就是分身的原因,所以分身并不能继续使用影分身之类的忍术,所以这几天实验室内的一切事务都是他一个人在操办,效率不算很高。

  记忆交互和影分身回归本体是一样,不过因为忍术的改良,时源这里相当于在收回分身的瞬间又将分身分离出去,对于分身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唯一的变化就是实验体分身也能够在瞬间得到本体的记忆,就好似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将记忆相通。

  不过在将分身的记忆整理一遍之后,时源的脸色略微有些奇怪。

  在这几天的时间,因为分身都是独自一人,而且每天也没有和本体接触和以及交互,于是自然而然地生出一些不一样的想法。

  这都很正常,在开发这个忍术前时源就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

  分身,特别是现在这种拥有实体的分身,他除了内在以外就好似另外一个人,所以当他和本体的联系变得稀疏之后,他就会像一个真正的人那般思考问题。

  虽然听着有些唬人,但实际上时源早就思考过这方面的问题,所以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只要他忍印一捏,一切就又回到原点。

  再说,分身其实也是他,最多是某个时间拐点之后不一样的他。

  原则上来说自己对自己是不会产生威胁,仅仅是思维上的多样性罢了。

  而这种多样性也是时源开发这个忍术需要的东西。

  他不相信其他人,所以他觉得倒不如让自己一个人来完成一切。

  一个人,就是一个他自己,而像实验体分身这样的存在虽然是依旧保持‘一个’的原则,但实际上思维会产生偏差然后产生‘多个’的作用。

  “还真是精彩,所以你的手要怎么办?”

  分身看向时源的手,交互记忆的过程是相互的,所以他自然也知道本体受的伤。

  “我一直在使用神农秘术来活跃细胞,虽然有效果,但是见效有些慢,所以还是得看看有什么快捷的方法。”

  时源手指微微活动,看着略小干枯的双手双眼露出思索的神情。

  “那打一针如何?”

  分身咧嘴一笑,配合上他所占据实验体的细碎尖牙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不是还没有研究成功吗?我可不想当实验品。”

  分身所说的打一针,是这几天他所研究的一种技术,类似神农的细胞活化之术,不过威力显然更猛,至于副作用,那就不得而知。

  至于研究这个的原因,当然是想要探究实验体身体崩溃的根本因素,然后试探性地摸索出的一种衍生物。

  “嘁!那就先等等,反正你的手暂时也没有多大负担,最多看着有些古怪罢了。”

  本体的拒绝在分身的意料之中。

  “知道了。”

  时源也不在乎自己的手此时的样子,他心里有数同时也知道有办法恢复,所以自然是不慌。

  活动下身体,他看着再次陷入自己研究的分身,随即也分出多道影分身继续之前暂停的某些进程。

  和雷影的一战之后,他感觉到自己的实力依旧是不够的,所以对变强再次多了几分兴趣。

  而眼见着自己目前实力达到很久之前的某种界限,他除了眼下的一些实验之外,心里还多了几分其他的想法。

  发家的第一桶金来自神农,当时从对方手里拿到除了细胞活化之术这样的忍术以外,他还顺带将对方窃取木叶并转而继续开发出来的人造尾兽术式拿到了手。

  之前自然是因为自身的实力不足所以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但现在嘛,确实有资本去做一些当初不敢或者不够格的事情。

  不过在那之前还需要做一些准备才行。

  几天的时间一晃就直接过去。

  期间,三代多次召见过时源,也以表彰的形式给予了他许多好处。

  时源也没有手软,当即就提出观摩封印之术的请求。

  其实一开始时源对自己这次击退雷影并不是很在意,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发现这确实不是一件随时可以忽略的事情,又或者这件事村子内许多人不想要忽视,所以在暗地里进行着某种宣传,维持着热度。

  这都是基本操作,时源一开始还觉得是有人在捧杀自己,后面在三代有意无意地解释下也就释怀。

  今天,是三代许诺让他翻阅封印之术的时间。

  虽然一开始时源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除了三代其他几人都有些不乐意,但三代依旧是强硬地选择坚持自己的想法。

  踩着三代一般上班的时间走进火影大楼,时源轻车熟路地来到三代的办公室。

  “嗨!老头!”

  靠在门口,时源嘻嘻哈哈地打着招呼,而三代端坐在椅子上正拿着一份文件在看。

  三代见到来得是时源,没有惊讶,只是微微‘高冷’地点头。

  他在这么久时间的相处之后对时源很了解,虽然从未有过拖延迟到的习惯,但像眼前这样积极的态度也只会出现在有好处的时候。

  “进来先坐会儿,我把手里的事情处理完毕就带你去拿封印之书!”

  推推鼻梁上架着的老花眼镜,三代继续低头工作。

  时源知道轻重,随即关上门自己来到沙发上坐起来。

  毕竟即将看到的将会是封印之书,所以他难免有些激动,所以一大早就赶过来仿佛怕三代放他鸽子一般。

  而坐到这里之后,他的心也才慢慢平静。

  你也是至少掌握两门血迹的男人,怎么一点都不稳重?自己在心底对自己发出腹诽,时源又自己泡了一杯茶悠闲地品尝起来。

  虽然目前他确实能够使用出两种血迹,一个熔遁一个灼遁,再加上他接收了神农的诸多遗产自带一个科学技术产业链,但其实他的底子依旧很薄。

  就拿忍术来说,他和敌人战斗之时也总是靠着熔遁或者几种经常使用的火遁,除了那些手段之外他就只能靠着体术和身体素质来获胜。

  对于一个立志稳健成长的人来说,目前已经掌握的东西还不足以支撑着他一直走到最后。

  虽然许多东西他还没有开发出全部的功效,但潜力总归仅仅是潜力,还是一些拿到手的好处要实际一些。



  所以,在三代询问自己想要一些什么奖励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封印之书内的忍术。

  三代没有拒绝,但却也只打算让时源挑选一种回去修行。

  对于自己即将选择的忍术,时源心中有一些大概且模糊的准则,但实际上要选择哪种忍术却也还没有确定。

  不过想到自己不久之后打算做的一些事情,时源此时一边喝着茶又一边在选择准则上加了一条。

  ‘最好是拥有极强的封印效果’。

  也就是说,这一次时源在封印之书中挑选忍术大概率会是一门封印术。

  不同于之前三代随手交给他的几种比较基础的封印术,这一次他至少是要挑选一种尸鬼封尽层次的忍术。

  “想好要选个什么忍术了没?”

  三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位子上离开走到沙发这边。

  对方出声询问,还把时源吓了一跳。

  回过神,时源将手里端着的茶杯放下,朝着三代目露出谄媚的笑容:“这个……还没有好的想法,不过真的只能选一种吗?我想多选几种不知道行不行,毕竟老头你也知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担负更多的责任,那么就从消化这些禁术开始好了。”

  三代表情没有改变,就只是那样直愣愣地看着时源,直到把时源看得不好意思并且羞愧地低下头。

  “害,不行就不行吧,早猜到老头你就是这么小气了。”

  时源一脸失望,他自然是知道封印之书里面的每样忍术都关系重大,不仅威力极强,甚至一个不慎还将给忍界带来无穷祸患,三代是没可能答应他这样无礼的要求的。

  “也不是不行,不过我要先知道你想要什么忍术。”

  三代背着双手,对时源说道。

  “嗯?”

  时源瞪大眼镜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老头,这可不像你,说老实话,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被隐藏的奇怪关系,不然你为什么这么好,封印之书这东西都可以让我讲条件。”

  “你脑子里一天想的是什么东西,我只是觉得你现在实力达到一种层次,确实应该拥有自己的几门禁术旁身才行,不然出门在外有些落我们木叶的面子。”

  三代听到时源的话先是胡子不自然地抖动几下,随即拳头松紧松紧数次之后看上去很平静地说道。

  “行吧行吧,那咱们这就走?”

  时源不在意三代的说辞,至于三代的某些心意他隐约能够猜到,不过他不愿意点明,继续糊涂一些还是好的。

  “走吧!”

  见时源急不可待,三代随即朝着门外走去。

  封印之书自然不可能随意地放在这里。

  虽然火影办公室的防卫力量也很严密,但这里并不适合存放那么贵重的东西。

  封印之书,一卷记载了木叶以及木叶这么多年积累起来的各种禁术的卷轴。

  秽土转生、飞雷神之术、八门遁甲、互乘起爆符、灵化之术……

  这些一个个在忍界历史上都具备极高知名度的忍术无一不在其中。

  九转十八弯,时源第一次发现火影大楼还真的挺大。

  两人来到一处密闭的大门前。

  意念一动,查克拉感知之术随即发动。

  不过时源却发现明明视线看到的前面存在着一扇大门,但在他的感知之中,那里却什么都没有。

  “这里可是木叶最关键的几处地方之一,从建村之初直到现在,历代的忍者都花费大量心血在这周围布下各种结界和术式,所以这里也算是木叶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三代看着面前高大的铁门唏嘘道。

  “确实很安全。”

  时源收回自己的感知,等候着三代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