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改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想要进入这里面,先后要通过数道封印结界,而只要其中任一一道结印受阻,周围的法阵就会催动,然后对其中的忍者进行灭杀攻击,所以即便是我进入这里也要小心。”

  “这么玄乎干嘛?那万一哪天你老眼昏花了,然后突然就在某个环节做错一步……”

  “那就算我们倒霉了。”

  “?”

  “嘿嘿!”

  三代看着时源望过来的疑惑表情,发出几声得意的笑。

  没好气地看了一眼三代,时源打了一个呵欠表达自己的不满。

  “解!”

  三代也不再继续废话,先是将右手按在面前的大门上,然后体内的查克拉按照谋者轨迹开始流转,最后突然从掌心激荡而出。

  于是大门之上的阵法术式发出一连串的亮光,接着悄然打开。

  而时源也在瞬间感觉到自己的感知能力重新回来。

  “跟着我!”

  三代交代时源,随即率先朝里面走去。

  保持着警惕,时源对这样保存贵重物品的地方还是保留着足够的警惕。

  他可不想因为一些小失误让自己成为别人笑话的资本。

  房间内灯光很暗,而因为前一段时间钻研了许久阵法和封印术,时源也注意到隐藏在暗处和各个角落的强大封印术式。

  这里的守护力量确实很严密。

  当然,排除掉来的那条路上以及刚刚外面隐藏起来的足足几十名暗部以外,这里看上去也是平平无奇嘛。

  “喏,这就是封印之书!”

  三代停在一处亮光地方,这里也是这间屋子的最中间。

  而一道约莫一米宽的卷轴就静静地放在中间的软垫子上面。

  嗯,时源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记忆之中鸣人获得的所谓封印之书绝对不是眼前这个,至于哪个是真的,大家估计都清楚。

  没有立即上前去拿封印之书,时源的目光还环视一圈。

  这间屋子很大,除了这最中间的封印卷轴以外,在附近不远处还有几个书架一样的东西,不过上面的东西并没有放满,仅仅是稀稀疏疏地放着一些大小不一的卷轴。

  “那些都是有关忍术或者某些修行的经验手札,如果你想看也可以拿一些回去看,和我之前给你那些手札差不多。”

  三代注意到时源的目光,于是解释道。

  “噢。”

  时源收回目光将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封印卷轴之上。

  “我可以直接拿了吗?会不会我这会儿冒失地上前去摸,然后几道火焰或者雷电瞬间将我包裹,然后被抬着出去?”

  时源伸手向前去抓卷轴,但是手还在半空中却突然停下,而他也谨慎地偏头看向三代目。

  一脸黑线,虽然对时源已经很熟悉,但对方时不时从脑子里面蹦出来的想法依旧是让三代觉得自己血压有些升高。

  他觉得自己应该收回曾经对时源的某种评价,时源这家伙并不是拥有着自来也的坚毅,而是拥有自来也的那种时而稳重时而逗比的性格!

  “你如果不想学我们马上就走。”

  三代抱着双手没好气地说道。

  “害!这哪能啊!”

  时源这次坚定不移地将手落到了封印卷轴之上。

  本以外手感会不一样,结果他发现其实也就那样,反正他是感觉不出来有和一般的卷轴有什么区别。

  “就在这里看?”

  “不然呢?还想拿出去?”

  “也行。”

  时源直接一屁股坐到刚刚放封印之书的软垫之上,然后直接将封印之书打开。

  封印之书大概是二代目这个禁术狂魔当初设立的一个将村子大部分危害性较大忍术封禁起来的项目。

  而且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对方搞出来各种的禁术,可以说是真的靠着一个人撑起了禁术这个事业。

  有时候时源就在想啊,秽土转生这个忍术是当初二代目创造出来准备复活初代的禁术,但为什么就是不用?

  剧情需要吗?

  如果当初有一个秽土状态的初代,后面哪有那么多的事情,说不定这个时候都已经忍界大统或者世界和平了。

  不过今天时源想要拿的忍术自然不可能是秽土转生。

  别说他不需要,就算是他真的想这会儿学,估计三代目也不会答应。

  玩弄死者灵魂的忍术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禁忌,这点是三代极其清楚的一点。

  目光越过诸多看名字就觉得十分厉害的忍术,时源不断地朝后面翻阅。

  这上面除了许多被他熟知的禁术,还有许多二代目独立开发的水遁忍术,S级、A级,反正一个个都是威力极强,比如什么水遁-硬涡水刃、水遁-天泣等等,光看名字都觉得超级无敌厉害。

  但这些忍术对于目前的他来说都是浮云。

  最终,时源的目光停下来,没有继续向后移动。

  而一个忍术的名字出现在他的注视下。

  “老头子,这上面怎么只是目录?连一个修行方法都没有?”

  时源回头看向身后几步远的三代,脸上的表情极其幽怨。

  他其实一开始还想着依靠自己的聪明劲和记性随便记住几个阅读过的忍术,反正多记住一个就是赚到。

  但在打开封印之书后,他知道他还是太年轻。

  因为上面显示出来的仅仅是忍术的名字以及简单的介绍和由来,至于怎么修行,抱歉,没有。

  “哈?这么快就选好了?”

  三代目似乎在发呆,听到时源的声音之后反应慢了半拍。

  “对啊,看到这个忍术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就确定是它了。”

  时源将封印之书拿在手里反转过去给三代目看了一下自己所选中的忍术。

  “四象封印?”

  三代定睛一看,好家伙,居然不是他预想之中的攻击型忍术,而是传承自漩涡一族的封印术。

  “对,四象封印,我攻击的手段差不多够了,所以现阶段还差点其他方面的手段,而且上次找你要了几个阵法封印让我觉得封印术的潜力不小,或许我得到这个忍术之后会有更大的启发。”

  时源手指在四象封印上面点了点,脸上露出一副已经思索很久的表情。

  “如果你选择封印术的话,我可以让你再选一个。”

  三代认真地看向时源,这让时源十分感动,于是他毫不知耻地将手指指向了前面的一个忍术。

  嗯,飞雷神之术。

  “你认真的?”三代觉得刚刚自己不该说那话,因为某人真的没脸没皮。

  “当然是开玩笑啦,我暂时可没有学习这个忍术的想法和时间,等手里的一切都处理完毕或许会尝试一下,所以我选择这个。”

  时源看着三代的表情变了又变心里多了几分快意,然后一边说话一边继续移动手指落到了紧邻四象封印的另外一个忍术之上。

  契约封印。

  “又是封印术吗?”

  三代目捏着自己的胡子显得有些意外,刚刚时源一副要飞雷神之术的样子其实他并不是要拒绝,如果时源真的想要学习,他自然会将这个忍术的学习方法丢给他,但那个忍术不是谁都可以学会的,整个木叶才几个人会?

  算上已故的,最多两个半,开发这个忍术的二代目,将其发扬光大的四代目,以及作为四代目护卫而能够通过合力的方式施展飞雷神之阵的那几个人。

  “还是那个原因啦,我已经想好了,就这两个忍术,所以,修行方法呢?”

  时源一只手抱着卷轴,一只手想着三代摊开一副索要的模样,有点当初阿斯玛街溜子的模样。

  “封印之书给我。”

  三代伸手示意。

  时源微微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一般低头看向手里的卷轴。

  果然,这个封印之书上面有一些蹊跷。

  三代一把夺过时源手里的卷轴,然后将卷轴放到地上,接着单手在那两个忍术介绍的附近一按。

  随着两团白烟闪过,两个卷轴出现在上面。

  时源瞪大眼睛,确实被此时的骚操作亮眼到。

  “三天的时间还回来,这些时间应该足够你记住一切的术式了吧?”

  三代将两个卷轴丢给时源,接着就将封印卷轴重新卷起来抱在手里没有松手的意思。

  将手里的两个小号的卷轴翻转几圈看了看,时源回答:“当然没问题。”

  “好生保管,虽然有备份,但还是不要出现什么意外才好。”

  三代又紧跟着交代一句。

  将封印之书重新放回原来的位置,时源也将得到的两个卷轴插进后腰位置的兜里,于是两人按照来时的路线回到门口。

  将门拉上,然后就看到上面的术式再次发挥作用,而时源对里面的感知再次消失不见。

  “回去再休息几天,过几天可能有一个任务交给你。”

  三代双手背在后面,语气平淡地说着。

  “噢,什么任务,我还想待在村子里面多休息一段时间呢,而且刚刚得到两个忍术也正好需要时间练习一下嘛!”

  时源一只手时不时摸着兜里的卷轴,脸上则发出让三代觉得很欠揍的笑容。

  没好气地瞪了时源一眼,三代继续说道:“事情很简单,到时候你只需要跟着去就好了,等过两天任务正式确定下来之后我再给你细说,不过你得把后面至少一周的时间的留给这个任务。”

  “行吧,任务大概什么时候开始,我好早做准备。”

  “五天之后吧,最快也得五天。”

  “好。”

  时源朝三代微微躬身,随即独自离开。

  嗯,就是这么现实,既然已经拿到好处他就懒得继续和三代老头磨嘴皮子了,反正反反复复都是那些听腻的说辞,也不知道随着时代更替变一些花样,搞传销也不带这么敷衍的啊?

  当然,些许吐槽虽然有一些时源的真正心思,但他对三代目还是挺尊敬的,毕竟至少后者对他的好确实是没话说。

  “别跑,别跑!狗日的东西,你别让老娘抓住你!居然跑这么快,哪去了?下次别让我再看到你,再让我看到你过来找我家小美我一定去任务中心发布任务把你抓住!”

  街道上,一个胖女人手里抱着一只较小的宠物狗,脸上的白面粉随着说话和身体的剧烈抖动不断像下雪一般朝着地面落去。

  “唔,我可怜的小美!妈妈这就带你去看医生,你一定被吓坏了吧?你那么小,它那么大,你一定是被强迫的,妈妈好心疼你。”

  胖女人骂了一阵之后转换语气低头看向怀里的宠物。

  “汪!”

  被称作小美的狗并没有理会它的主人,而是朝着远处犬吠一声,随即双眼发出隐约委屈的低吼。

  嗯,这是时源回家路上看到的一幕。

  似乎是两条狗在街道一边做着羞羞的事情,然后一只狗的主人就突然窜了出来将另外一只狗撵走,接着对方一脸伤心地在街道上叫骂。

  当然,时源并不是喜欢看热闹的那种人。

  至于他为什么会停下脚步,自然是因为那胖女人嘴里骂的那条狗他认识。

  嗯,说是狗还有不恰当,那是一匹狼,名字叫喜丸,家住中央街一百零八号,主人叫做猿飞时源。

  虽然对方骂的不是自己,但时源突然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微红,一种羞愧的情绪不由自主地弥漫到全身。

  一眨眼,当初那个被他抱回来连奶都不会喝的小家伙已经长大了吗?

  有些哭笑不得,时源看着喜丸之前消失的方向晃晃头。

  他在考虑要不要像其他人一样带着自家的宠物去做个小手术。

  不过这个想法仅仅是存在了那么一秒就被打散,喜丸总是一个人在村子内游荡,他这个主人最多就尽到一点提供住所的责任,所以还是不把对方少数的几个乐趣之一去除掉好了。

  最多他以后为喜丸擦擦屁股,给那些受害狗点抚养费?

  继续朝着家里走去,时源很快就回到家中。

  喜丸那家伙已经盘曲在楼梯位置一副疲惫的样子,看到时源这个主人回来,它整条狗好似恢复精神一般跳了过来。

  “走开!走开!我可是刚刚目睹了你干的好事,我以为你还是当初那个纯洁的小灰灰,没想到你狗日的居然已经是灰太狼!”

  时源故意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将喜丸逗地呜呜叫,委屈无比。

  见喜丸听懂自己的话还朝着他流露出委屈的神情,时源这时才蹲下去拍拍对方不知不觉已经很大的狼头。

  “为什么我感觉你长得是越来越不像狼了?”

  蹲下仔细打量一下喜丸,时源突然发现一个让人意外的情况。

  前一段时间喜丸因为季节的原因开始换毛?

  然后几个月的时间过去,现在突然就变得更加有狗的样子。

  嗯,特别是喜丸那双仿佛看透世事以及总是让人觉得它在鄙视一切的眼神,和时源前世经常拆家的某货有了更多的相似性!

  “走吧,咱们上去吃点东西,听说无论是人还是狗干了那种事情都会很累,我给你去补补,话说你个狗东西居然比你主人我还要先找到伴侣,以后不能说你是单手狗了。”

  时源在玄关换了一双拖鞋,然后走进厨房。

  从三代那里拿过忍术卷轴之后他已经在那边的实验室待了近一天的时间,期间更是因为看到一些奇妙的地方就吃了一些自制的兵粮丸填填肚子,所以此时回到家里他自然是饿到不行。

  还好家里有存货,将之前买来的许多速冻饺子还有各种丸子丢进锅,想了想,他又从一旁抓起一把枸杞丢到喜丸那份里面。

  对于狗子,他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

  宇智波族地。

  止水感觉自己又遇到了一些麻烦。

  宇智凉太三兄弟又找上了他。

  皱着眉头微微侧身,止水眼神略微流出一些威严的气势。

  “止水,别误会,我们这次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是有一些事情想要找你商量。”

  “噢?”止水很意外。

  “行,跟我来。”



  不过意外归意外,他很快反应过来,随即丢下一句话消失在原地。

  站在马路牙子上聊天可不是宇智波忍者能干出来的事情,这有失格调,高冷的宇智波忍者不说找个上档次的居酒屋至少也得是个没人的小树林吧?

  凉太、凉介以及凉司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即跟上止水的步伐。

  四人很快出现在离刚刚那地方不远的一处小树林。

  “说吧,找我什么事?”

  今晚就又是族会召开的日子,止水有理由怀疑对方应该又是有什么打算。

  因为宇智波目前的局势越来越严峻,所以族会召开的频率略微有些高。

  “在这之前,我想要确认一件事。”

  三人明显是以凉太为首或者是发言筒,所以凉太朝前踏出一步说道。

  “什么?”

  止水疑惑脸,但依旧保持着认真听的状态。

  “村子里流传一个消息说你和另外一名忍者联手击退了雷影?我想确认的事情就是这个。虽然我已经确信雷影被击退,但我还是想要在你本人这里确定一下。”

  “原来是这件事啊,村子里的消息都是真的,我和时源前辈联手击退了雷影。”

  平静脸。

  止水最近几天被询问最多的问题就是这个。

  特别是宇智波族内似乎对这个消息更感兴趣,而且其中几个有点地位的族老更是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情报说击退雷影的主力是止水,所以看他的眼神比以往更加火热。

  “你现在已经这么强了吗?”

  凉太低头道。

  “那天你们不是试过了吗?”止水耸耸肩,显得无所谓。

  他注意到眼前的凉太以及凉介明显的情绪变化,至于凉司在三人之中或许算是最深沉的一个,他有些看不透。

  “你觉得我们宇智波寻求云隐协助的事真的没有结果吗?”

  沉默数秒,凉太有些不甘心地再次抬头。

  如果不是出了雷影被击退的事,他内心的想法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不知不觉,他的内心发生巨大的转变,似乎得到止水的认可比云隐要重要几分。

  “放弃吧,云隐是靠不住的,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用一种我们自己的办法解决和村子的问题。”

  “用我们自己的办法?”

  凉太想到些什么,严重射出一丝凶光。

  “我相信能够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途径来解决一切,所以并不是你想得那样。”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说不定那时候家族都已经被削弱到极致,我们想要反抗都已经没办法。”

  “不会变成那样,有富岳族长在,也有我!我们都不会看着家族变成那样。”

  止水坚定地说着,语气之中满是自信。

  “那好吧。”

  凉太抿住嘴,眼神闪烁,他显然还是无法接受止水的那一套。

  而止水也没有继续说,他自然清楚短时间内不可能让家族内的这部分人完全转变过来本身的想法,但是他却也看到希望。

  至少像凉太这样的忍者都有一种看他止水想法的下意识感觉,这比之前好上不少,不是吗?

  接下来,他就将在这基础之上让这部分人相信他能够办到说过的那些事情,那么家族内部的矛盾就会逐步被解决,最后大家齐心协力去对抗家族以外的压力,又会有更多的把握和胜算。

  这也是当初时源前辈所说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