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偶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花费三天将所得封印术记住并且初步有了个印象,时源没有拖欠,把原装的忍术卷轴还了回去。

  本来他的打算是获得足以完成后续计划的封印术,然后离开村子去干一件早就想做的事情,没想到三代又自作主张地为了许诺下一个任务,他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三代的行为啦。

  “四象封印确实有其独道之处,通过循环的结构维持封印的不断延续,几乎是形成一种永动的状态。”

  时源将四象封印勾画在地上观摩,嘴里碎碎念道。

  “有没有可能反向推演推导出里-四象封印?”

  一道影分身撑着自己的下巴仔细打量着术式,然后小声地说着。

  里-四象封印出现的场景还是团藏死之前那会儿,为了不让止水的眼睛落到佐助和带土的手里,他选择了这样一种带着悲壮色彩的死法,所以时源对那印象很深刻。

  “有点难度啊,不过倒是可以通过四象封印的形式堆栈起八卦的模样,或许这就是八卦封印最初的样子?毕竟之前我并没有在封印之书里面看到有关八卦封印的记载,想来估计还真的被前世的某些网友猜中,八卦封印就是四象封印的重叠版本。”

  “四象封印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够用,短时间内确实没有必要继续好高骛远。”

  “好吧。”

  本体和分身交流着。

  而这时,时源站起来确认自己刚刚勾画的无误之后,整个人的表情蓦然严肃几分。

  “封印,起!”

  右手猛然下落印在术式之上,查克拉从掌心流淌出去,接着按照某种轨迹在术式之中流转。

  莎莎--

  地面的四象封印阵法开始出现一些亮光和声响。

  “没问题了,基本上算是掌握。”

  良久,时源轻叹一声。

  有时候一个人的天赋太好也是一种罪过,别的天才穷尽一生才能掌握的东西他或许几天就能将其纳为己用,这对其他人略微有些不公平。

  不过……

  不公平就对了,这个世界哪有什么绝对的公平!

  “我一会儿去老头子那里一趟,他昨天在说任务的安排已经下来,看我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去一次。”

  “行,这里交给我们。”

  影分身点点头,一脸如常。

  简单收拾一下,时源又钻进地下的实验室看了看实验进度,然后就朝着火影大楼而去。

  今天的时间比较急,现在已经十点多,中午还答应了鸣人一起吃拉面,所以他要在一个小时内和三代交流完又绕道去找鸣人。

  从村子最外围到达最核心的地方,时源花费了十多分钟的时间。

  咚咚--

  他敲响老头子办公室的房门。

  不等里面出声,他就直接推门进去。

  敲门只是一种形式,为的就是让里面的三代有一些准备,别他一进去又看到某个lsp抱着一颗水晶球流鼻血,那样对谁都不好。

  虽然时源早就清楚某个老头的本性,但好歹也是火影,形象崩坏的速度也不能太快不是?

  “来啦!”

  三代若无其事地擦着嘴角,一本正经。

  时源目光一瞟注意到桌子一边被三代用火影斗笠盖住但依旧露出一角的水晶球,心里波澜不惊。

  拉过一张椅子随意地坐下,时源想要保持一种面对火影的严肃感,但看着三代那张老脸,始终就是无法进入那种状态,这和每次去一乐拉面想要将手打当作普通人是一样的,有些东西先入为主就让人无法直视。

  “看你的状态似乎休息得很不错,那么正好这次任务已经确定下来,所以你可以随时启程。”

  三代笑道,从那天到现在正好五天,差不多。

  “什么任务?”

  虽然平时和三代目嘻嘻哈哈,但时源该认真还是得认真。

  “你应该知道草隐村和我们木叶一直保持着一种还算不错的关系,最近他们那边不是出现一些问题了吗?所以他们想要通过一些交流转移注意力,也好让村子内的年轻人得到一些锻炼。”

  三代缓缓说道,从语气上看这次任务确实很平淡。

  “我需要做什么?”

  “你将带队去往草隐村进行忍术交流。”

  “看你的样子应该没有这么简单吧?”

  时源狐疑道,三代一脸笑意的表情让他感觉自己被卖了?

  “就是这么简单,我可没有骗你,你也知道草隐村几乎是忍界最会学习的村子之一,虽然他们自身没有太多的底蕴,但他们总是能够用各种手段将其他村子的忍术模仿或者学习过去,所以每年他们都会邀请一些关系良好的村子和他们交流或者组成忍队去那些村子学习。”

  “这样啊。”时源恍然,草隐村确实是以‘学习’的本领屹立在忍界。

  “不过呢……”三代说道这里稍微停顿一下。

  心底正思索着自己也算是可以来一次公费出国旅游机会之时,时源就听到三代来了这么半句话,整个人一下子就不好,眉头更是唰的一下立起来。

  他看向三代,表情之中满是鄙夷。

  他之前还天真地以为三代目这次真的给他交付了一次好完成的任务,没想到都是错觉。

  “先不要摆出那样的表情啊喂,我话都没有说完你为什么就开始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草隐那边的情况稍微有些复杂,所以这次你们名义上交流忍术,实则上确实草隐村将你们租贷过去。”

  “那我们岂不是需要为他们做事?”

  “原则是不需要,不过一切都是看你自己的态度嘛!我们只是过去表明一种态度,多余的事情并没有必须的要求要完成。”

  “我懂了。”

  时源听到这话才安心下来。

  “那么他们那边的情况是怎么个复杂法?”

  “呃…具体情况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新旧两拨实力在争权夺势吧?而你们过去也不是站两边的谁,而是占草隐村,你懂我意思吧?”

  “听上去有些不讲究啊。”

  时源露出以为深长的笑意,双眼都好似眯成两道月牙盯住三代目。

  “草隐村之于木叶还是很关键,所以我们的态度需要表明,但却也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不会参与到内政方面,这点就已经足够。”

  “行行行,反正我就当真的是忍术交流好了,那随行的我们应该带谁去?”

  “我已经给你挑选好了人,都是一些很不错的忍者,虽然交流不是主要目的,但却也不能落了木叶的威名。”

  “喏,这就是那几个人随行忍者的名单,你到时候直接去熟悉一下。”

  三代又丢给时源一沓纸,然后眼神示意对方出去。

  随手接过来,也没有立即看,时源挥挥手离开。

  走出火影大楼,迎着正面而来的阳光,时源将手里捏着的纸拿到眼前一看。

  好家伙,随行的小队成员第一个就是一个他还很熟悉的人。

  宇智波鼬!

  他大意了,这次任务绝对没有三代说的那么轻松,即便对方一再强调什么都不用做。

  但看着手中纸上面的名字,时源不相信三代老头子的话了。

  “不过即便事情不简单,区区一个草隐村又能够对我造成多大危险呢?”

  收敛心神,和雷影一战之后看到自己的短板但却也夯实了他的信心,所以他也仅仅是心中吐槽一下便不在意地将纸塞进屁股后面的兜内。

  “吃饭吃饭,吃饭最大!”

  时源朝着鸣人家的方向走去。

  时间过去这么久,鸣人确实做到了之前答应他的事——好好学习认字。

  这对于好似拥有多动症的前者来说实在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就在前天,时源确定鸣人确实实打实学到了许多字之后,将一份猿飞一族的查克拉提炼术丢给了对方。

  这种术虽然很烂大街,和时源前世看的小说里面的那种基础修行法差别很大。

  虽然每个大家族都拥有自己独有的提取法,但本质上差别并不大,仅仅是有一些细微的差别罢了。

  把如何提炼查克拉的方法丢给鸣人,时源也不是打算让鸣人立即就开始修行。



  他先让鸣人去熟悉里面每个字,然后等他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就顺便教导一下。

  鸣人马上四岁的年纪确实也到了可以修行的时间,再过个一两年都到了入学的年纪,那时候大部分有底蕴的家庭都已经完成了忍术的入门,也只有平民家庭才会真的是进入学校之后才开始学习有关忍者的知识。

  走到一处巷子,时源突然神情一凝顿住脚步。

  从前面拐出去就是鸣人的家,而站在这里就能够看到鸣人所住的那栋房子。

  “出来吧,没必要鬼鬼祟祟的,大白天跳来跳去给谁看呢?”

  时源冷着脸看向身后的角落。他感知到陌生且让人有些不舒服的查克拉跟在自己身后。

  咣当咣当--

  一道身影在两名忍者的拱卫下出现在他的注视下。

  时源眼神微眯,对眼前之人似乎显得很忌惮。

  “看你的样子,似乎知道老夫?”

  团藏将拐杖支在身前,然后双手压在上面平视着时源,一副大佬本老的样子。

  “团藏长老!”

  时源沉声说道。

  “不知道在这里等着小子有什么吩咐?身负重任,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和长老你闲聊,还请直说。”

  “呵呵!重任,是和那个人柱力一起吃饭吗?”

  团藏冷声说道,脸上露出几分笑意。

  时源的眼神徒然一变,之前还仅仅是平静,但此时却一下子变得冰冷无比。

  查克拉感知之术蓦然发动,感知到鸣人安全地在自己的家里之后,时源却也松了一口气。

  同时,他也反应过来自己担心过分了。

  鸣人身边可是还存在着暗部,即便是团藏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不然也不会一直等到现在。

  “所以团藏长老你有什么指教?如果仅仅是想要嘲讽时源几句,那我可就走了。”

  “哼!”团藏冷哼一声显然对时源的态度很不满意,“年少轻狂并不是什么好事,虽然你有击退雷影的骄人战绩,但你我都知道其中还有各种因素的原因。”

  “呃?”

  时源笑了,团藏肯定是调查过之前那件事,但是你再了解有他这个当事人了解?

  您就是懂王?什么都懂比别人更懂?

  没有继续虚与委蛇,他做出一副离开的动作。

  “猿飞时源,老夫给你一个忠告!离九尾远一点,不然即便是三代也保不住你!”

  时源转身的动作顷刻间滞缓:“那就不需要长老你担心,我并不需要谁来保护。”

  “既然长老给我一个忠告,那么我就还你一个好了,和你刚刚说的那句话一样,‘给我离鸣人远一点,不然三代也保不住你’!”

  “这话我猿飞时源说的,即便是三代目过来也是这样!”

  眼底闪过一丝威胁的气息,最后再瞟一眼团藏微微气抖冷的身体,时源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他可不是几年前那个谁也奈何不了的小小下忍,脾气这东西随着实力的增长也是会成正比的呢!

  被时源回怼一句,团藏并没有如时源预想那般瞬间爆发,而是保持住沉默。

  不过时源却也能够感觉到身后那阴冷的目光。

  不叫的狗,才真正的咬人,他知道接下来的时间他都要在警惕的名单上面将一个人的名字加深加粗,那就是团藏。

  “大人?”

  时源的背影消失,团藏和他的两名手下却没有动弹,而其中一名忍者有些疑惑地试探团藏此时的态度。

  毕竟看到团藏被人像刚刚这样威胁,他几乎是没有在村子内见过。

  即便是火影,团藏大人都是那种无所畏惧的态度,但刚刚仅仅是一名上忍,就敢那样对团藏说那样的话?

  “是不是很奇怪?”

  团藏沉声说道,目光却一直盯着前方没有收回。

  “猿飞时源背后虽然站的是三代火影,但是大人你似乎依旧很忌惮?”

  那名根部的忍者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从云隐那边传回来的情报还是说明了一些问题呢!回去吧,现在还不是动他的时候!”

  团藏转身离开,两名属下对视一眼都显得有些疑惑。

  “时源大哥哥,你来啦?!”

  鸣人一个人在屋内看着之前时源交给他的卷轴,虽然每个字他现在都认识,但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抱着那个卷轴闲暇时间反复地看。

  而听到门外的敲门声,他脸上闪过惊喜,然后立即蹦跶到门口打开房门。

  “是啊,还在看呢?衣服都没有换。”

  时源扫了一眼开门的鸣人,随即注意到对方穿着睡衣睡裤手里拿着卷轴,一副肯定没有正经起床的样子。

  “噢,我马上就去换衣服!”

  被时源一提醒,鸣人才注意到自己一大早起来就抱着卷轴在看,早饭也就随便泡了一桶杯面。

  而马上就要和时源哥一起出去吃饭,穿成这样自然是不行的。

  “快去吧,我等你。”

  时源近门随意地做到椅子上,鸣人则将手里的卷轴小心地卷起来放到桌子上,接着快速钻进自己的房间开始换衣服。

  很快,一个穿着橘黄中夹着一些绿色的Q版鸣人就跳了出来。

  鸣人此时的样子和时源记忆之中回忆时刻里面幼年鸣人的样子很像,十分可爱,颜值确实也很能打。

  “走吧!想吃点什么?”

  时源起身走向门口,然后顺口询问道。

  “拉面!拉面!一乐拉面!已经好几天没有去手打大叔那里,不知道他们最近生意好不好。”

  鸣人将桌子上的卷轴塞进贴身的兜,然后蹦蹦跳跳地显得极其兴奋。

  “拉面吗?话说我前几天还见到鸣人你在拉面吃了好几碗,怎么就好久没有见过了呢?”

  时源弹了一下鸣人的额头,将对方额头靠上位置的护目镜摆正,然后有些奇怪地说道。

  当然了,他知道这是因为鸣人很喜欢一拉拉面的原因,所以即便是一天不吃都觉得过去了许久。

  “哎?反正我要吃一乐拉面,手打大叔的拉面全村最好吃!”

  鸣人仰着头,脸上带着少许被时源揭穿的羞涩,但依旧继续叫喊。

  “行吧,行吧,我反正是好久没有吃拉面,今天倒是可以去试试。”

  时源不在乎吃什么,自然是依着鸣人的乐趣来。

  两人步伐不快不慢地来到一乐拉面的馆子,此时正是午饭最忙的时间,虽然午饭吃拉面显得不怎么正式,但这里依旧是排起了长队。

  “啊,怎么这样?!要等好久,泡面等待的那三分钟以及一乐拉面馆前面排起的长队,绝对是我最讨论的两件事!”

  鸣人跟在时源的身边,目光落到前方的长队之后脸上立即就怂拉下来一大截。

  “没事,反正我们又没有什么事情要急着做。”时源好笑地看着此时鸣人的表情,然后又接着说道,“毕竟等待的时光其实也很美好,不是吗?”

  “对!泡面三分钟之后更美味,拉面排队之后也更好吃!”

  鸣人嘻嘻地笑着,脸上的阴翳一下子就被扫光。

  摸摸鸣人的头,时源微笑着,然后不自觉看向周围。

  嗯,从不久前和三代反应有关鸣人被许多不明真相的人歧视之后,这才过去多久,鸣人此时即便是走在大街上大家似乎都并没有继续说什么闲话。

  如果是以前,鸣人或许这会儿已经被不知道从哪里丢出来的垃圾打得乱窜。

  有时候,流言这东西的威力真的很强,而破除流言对于某些人来说也很简单。

  三代算是做了一件人事!

  心底不由再次将三代老头拉出来鞭尸,时源拉着鸣人朝前面迈出去。

  刚刚出来一大批的客人,所以终于是轮到他们进食了!

  “欢迎光临一乐拉面,客人需要点什么?”

  刚掀起店门口的帘布,时源就听到清脆且柔和的一道女声,嗯,是手打的女儿菖蒲。

  “欸?时源还有小鸣人?”

  菖蒲抬头露出微笑,然后就看到进来的是自己都认识的两人。

  “菖蒲姐姐,我要大份的叉烧排骨拉面!”

  鸣人直接跳到位子上坐住,然后将手高高举起好似回答问题的学生。

  “哟,是鸣人啊,你要的拉面马上就好!”

  手打从后厨探出半个脑袋,然后对鸣人说道。

  “时源哥哥,你要吃点什么?”

  时源坐到鸣人旁边的空位置上,然后鸣人就将身体凑过来询问。

  因为两个位置之间的距离对于他来说还稍显大,所以他只能用这样的动作拉近和时源的距离。

  “我嘛?”

  时源目光看向菜单,一副很难抉择的样子。

  虽然一乐只有拉面,但是各种种类的拉面确实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最后,手指点在一个之前没有吃过的拉面上面,他也学着鸣人之前动作举起自己的手:“我要一份酱骨牛肉拉面好了,和鸣人一样,都要大份!”

  “好的,请稍等!”

  菖蒲回头向内厨忙活的手打交代一声,然后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没问题。

  “这里的生意还真是好呢!”

  时源靠在椅子上,双手抱在脑后感叹道。

  “这……”鸣人还以为时源在和他说话,正打算继续夸一下手打大叔,一旁就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他的话。

  “很久以前来过一次,没想到现在生意是越来越好,味道过去这么久也没有变味。”

  鸣人一脸疑惑地看过去,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带着面罩坐那的陌生客人。

  吃拉面还带着面罩?什么鬼!

  嗯,鸣人感觉很奇怪,同时他也回头看着身边的时源,因为这似乎是时源哥认识的人。

  “卡卡西,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凯没有和你在一起吗?”

  这戴着面罩坐那的人自然是卡卡西,时源一开始也没有注意到坐在另外一边角落的对方,都是在刚刚点完餐之后发现菖蒲的神情有些异样才好奇地朝那个位置看去最后才发现的卡卡西。

  “没有,我今天刚刚完成任务回来,凯估计也在执行任务吧,他马上就要晋升正式的上忍,所以干劲十足。”

  卡卡西瞪着略显无力的眼神看向时源,一副很疲惫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不过按照凯的任务积累确实也应该成为正式上忍了,倒是你之前又执行了什么任务,整个人都又萎靡了这么多。”

  “一个护送任务,把目标从雪之国带出来,因为有些不适应那边的气候,所以貌似感冒了?”

  卡卡西隔着面罩揉了几下自己的鼻子。

  “雪之国吗?确实很冷,不过我没有去过。”

  “那地方没什么好去的,所有的一切都被白雪笼罩,一年也最多只有几天的春天,而且春天也不是很暖和。”

  卡卡西吐槽道,似乎对那边很不感冒。

  说话间,卡卡西的目光无意识地移动,然后在时源的注视下落到了鸣人的身上。

  “呐,这小鬼是谁?难道时源你已经有这么大孩子了吗?那可真是早熟呢!”

  他打了一个呵欠,语气带着调侃。

  时源莞尔一笑,脸上闪过无奈的表情。

  他自然不会以为卡卡西认不出来这是鸣人,也就是他老师的孩子。

  对方在成为暗部一开始的那段时间还作为鸣人的‘私人保镖’保护过鸣人,但这毕竟是正式场合的第一次见面,所以卡卡西这是用一种方法告诉时源快让他互相介绍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