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简单收拾一番之后时源就打算去和即将随自己执行本次任务的队友们见面。

  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左右,这是三代之前说的一个时间,而地点则很普通,并没有那种神秘感。

  时源提前十多分钟赶到位置。

  这里是一处公用的训练场,紧邻着后边一大片的森林。

  这次和草隐交流的任务也就一般的小队任务,而时源是以带队上忍的身份去完成这件事。

  这里也要交代一下,时源上忍的身份在上次任务结束后就被三代直接提到了正式上忍的级别。

  而小队内还有另外的三个忍者,分别是时源比较熟悉的宇智波鼬,几乎没有听过名字的油女牟田以及稍微有点印象的日向德间。

  三人之中,宇智波鼬肯定是最强的,时源猜测对方这个时期应该是具备上忍的战力,毕竟上次见到对方就察觉到对方已经是三勾玉级别的瞳术忍者。

  没有第一时间现身,时源落到一处树枝上观察着即将成为自己临时属下并且已经提前到达位置的两人。

  这次前往草隐执行任务,如果时源真的信了三代目的话觉得任务简单,那么就几乎是白活这么多年。

  简单的任务会需要用到他猿飞时源?

  这不是自夸,虽然目前并没有成为村子战略级的存在,但刚刚击退雷影的消息都还在村子内流传,时源的实力自然是很强,而让这样的忍者去执行一个不咋地的任务,完全就是大材小用,三代也没有到这种老糊涂的地步。

  至于为什么三代老头子说的时候没有直接说明白,想来应该是木叶这边对草隐那边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所以也说不出来个啥。

  再一个,时源这种级别的忍者拥有着自己的判断,三代是绝对相信时源的个人能力的,所以给出一定的核心要求之后就任由时源自己发挥。

  所以,鉴于这样的原因,时源还是需要观察一下队友们的情况,而重点自然是除开宇智波鼬以外的两人。

  毕竟鼬的实力绝对不会拖后腿。

  “没想到这次会和牟田你一起执行任务,说起来我们好像是很久没有见面了?”

  日向德间显然和油女牟田是老相识,所以两人站到一起就开始闲聊。

  “唔……虽然这个时候被德间你认出来很开心,但我还是有一句话想说。”

  牟田是男的,但却留着一头迷惑性很高的长发,再加上他五官又比较柔和,所以不熟悉的人第一眼都会将他当作女孩。

  而时源刚刚显然也是将对方当作了女性,直到听到对方说话的声音才随即反应过来,所以表情有些错愕。

  “噢?什么话?”

  德间很意外,他和牟田是同学,对于后者的脾气还是很了解的,对方几乎不会主动说话,但此时却仿佛有话要说。

  “我们并没有很久没有见面,今天中午你吃的猪排饭,还喝了两碗红豆汤,而当时我就在距离德间你一米远的地方吃着干拌面。”

  “欸?有吗?”



  德间有些不好意思,从对方报出自己刚刚所吃食物来看恐怕当时还真的是在同一家店内吃的午饭,但为什么他没有看到距离他仅一米远的牟田呢?

  “果然…存在感低下的我再次被人忽略!”

  牟田似乎见怪不怪,右手中指竖直向上将鼻梁上的绿色墨镜朝着上面一捅,然后对德间说道。

  “没事的啦,牟田,我之前只是因为太饿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你,现在我不是就看到你了吗?”

  日向德间有些慌张地凑近牟田解释道。

  牟田是油女家的忍者,所以自然是继承了对方家族好似天生的‘隐身’属性一般一站到人群里面就自带存在感减益buff,甚至有时候目光从对上身上扫过都会下意识忽略。

  “说的也是,况且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常,这并不妨碍我继续执行任务。”

  牟田的表情带着一丝平静,就好似在陈述一件极其平凡的事情。

  “话说,你知道我们另外一名队友是谁吗?”

  德间见对方已经不在意之前被自己忽略的事情,于是聊起了另外一个话题。

  “不清楚,不过我知道我们的带队上忍是谁。”

  “是猿飞时源上忍,不久之前击退雷影的强大忍者!也是猿飞家族这一代的最强者!我之前可是已经见过许多次,不过一直没有机会和对方说上话罢了。”

  不等牟田公布答案,德间自己就抢答。

  现在这个村子,只有稍微有点了解的谁会不知道猿飞时源以及宇智波止水这两个名字?

  “没错。”

  牟田一边点头一边环视周围。

  他们互相之间是并不知道任务的队友是谁的,除了领队是猿飞时源这个信息以外,他们就只能聚首之后才知道其他队友。

  感觉到体内的虫子有些躁动,但却又说不来为什么,就好似有危险的人物出现在周围,牟田有些警惕地看着周围。

  并没有什么异常?

  他压住虫子的情绪,墨镜之后的眼神并没有立即松懈下去。

  虫子的危险感知大概是不会错的,可能是对方太强,所以他无法发现。

  “怎么了,牟田?”

  德间有些奇怪地看着说着说着就有些心不在焉的同伴。

  “没什么。”

  还是没有丝毫的发现,牟田也猜到了一些什么。

  “被发现了吗?”

  时源看着警惕之中的油女一族忍者,明明他已经隐匿气息和查克拉波动,但还是能够被对方发现,油女一族因为家族秘术自带的那种感知确实有些变态。

  看着对方的视线,时源确定自己并没有被发现确切的位置,但对方显然是知道他的到来,最多是无法确定位置。

  嗖!

  不再掩饰,他发动瞬身术出现在那两人面前。

  两人立即转身看过来,神情先是警惕,随后就放松下来。

  “时源上忍!”

  他们看着时源恭敬地叫道,时源比他们大几岁,而且又比他们强,所以他们的态度自然是要摆出来。

  “你们好。”

  时源微微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随即,三人也不再继续说话,就是用一种隐晦的眼神打量着互相。

  “等人齐之后我们再说一下这次任务的事情。”

  还有一个宇智波鼬没有到,所以时源轻声对另外两个不停打量自己的中忍交代着。

  “明白!”

  他们应和着,看样子进入身份很快,一下子就把时源当作队长或者领导。

  戴着墨镜的牟田表情似乎比德间要紧张数倍,就连一旁的德间都能够明显地看出来。

  靠近过去碰了碰对方的肩膀,德间用眼神询问着。

  牟田再次捅了捅墨镜,摇摇头。

  “你身体内的虫子似乎很躁动,是因为我的原因吗?”

  时源自然是注意到牟田的异常,所以出声询问。

  而在他的注视下,对方的脖子附近不断有虫子爬进爬出,就好似被人堵住洞口焦躁不安却又无计可施的蚂蚁。

  “时源前辈出乎意料的强,所以它们有些不安。”

  牟田直话直说,并没有丝毫的隐瞒。

  “抱歉。”

  时源摸着头,然后再次将体内的那种气息波动降低,甚至也将无时无刻不再运行的神农秘术功率降到最低。

  当然,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事。

  感觉到体内虫子们的不安在降低,牟田墨镜之后的眼睛闪过一丝惊疑。

  “牟田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样敏感呢!”

  德间对牟田说道,不过后者并没有说什么,仅仅是点点头露出一丝略显苍白的微笑。

  “唔,看来人齐了!”

  就在这时,时源突然偏头看向一旁。

  话音一落,一道身影随即出现在时源注视的位置。

  一身黑衣,背后还和止水一般别着一把忍刀,是宇智波鼬无疑。

  鼬可是已经算是暗部的正式成员之一,虽然年纪尚小,但却也不是一般的忍者,这次任务之中有他,还有时源,任务复杂的情况或许比想象之中要大很多。

  “时源前辈!”

  鼬一来就直接对时源先微微弯腰,然后又朝着另外两人微微点头打了个招呼。

  “那我们就开始说说任务……”

  没有多废话,时源将三代交给他的卷宗内信息复述一边,接着又发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其他三人没有流露出那种松懈的感觉,其中宇智波鼬更是一直苦着脸,好似事态严峻。

  感觉队伍之中就自己觉得无所谓吗?

  时源摇摇头又接着说道:“那么今天就到这好了,剩下时间你们三个可以在这互相熟悉一下,我们明天早上七点出去。”

  砰的一下化作白烟,留下三人面面相觑。

  他过来的目的就是看看队友并且交代一下出发的时间,所以事情一结束,他自然是直接溜。

  “影分身吗?”

  牟田感觉自己的皮肤出现了一团又一团的鸡皮疙瘩。

  猿飞时源也就比在座的三人大不了几岁,甚至比之前的卡卡西还要小,但这实力,已经达到一种恐怖的地步。

  德间自然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虽然没有开启白眼,但是他依旧能够感觉到刚刚时源上忍体内澎湃的查克拉,所以从未有过这是影分身的念头,但刚刚……

  至于宇智波鼬,或许是唯一不惊讶的人,在出现在这里之后他就察觉都时源前辈略微有些异样,虽然不好开启写轮眼观察,但心中却有着自己的判断。

  “止水说的没错,时源前辈真的很强,表现出来的部分就已经这么惊人,那么隐藏的地方是否还拥有着更多的实力呢?”

  心中念叨,鼬随即将自己的目光看向身边的另外两人。

  他是以特别上忍的身份加入的暗部,所以此时的级别也算是上忍,但很明显这次领队是时源,所以他和眼前另外同伴的身份是一样的。

  就是不知道三代火影为什么会安排一个日向家族的忍者和他同队。

  虽然鼬和一般的宇智波忍者不一样,但有时候就是麻烦自己会找上门来,日向和宇智波仿佛天生存在着矛盾的纠纷点,那就是到底谁的家族才是木叶第一,而谁的瞳术又更好。

  “你好,宇智波鼬!”

  德间把手伸到宇智波鼬面前,这个时候,三人才算是真地认识和打招呼。

  不过宇智波鼬的名声虽然没有宇智波止水的响亮,但最近两年却也隐约有一种起飞的感觉。

  宇智波的天才,将继承宇智波家族的男人,这就是鼬暂时的一些称号。

  “你们好!接下来的任务还请多多指教。”

  鼬先是握住德间的手,然后微微点弯腰。

  他是几人中最小的,态度还算恭敬。

  “哪里的话,大家都是木叶忍者,任务之中互相扶持不是应该的吗?”

  德间一开始发现最后一名队友是宇智波忍者之时还有些担心对方高傲的态度,但后面发现这个传闻中的宇智波鼬确实很亲和。

  不,也不算是亲和吧,虽然依旧是一种比较平静冷淡的态度,但是和之前遇到的那些宇智波忍者又有很大不同,相较而言确实显得亲和许多。

  三人又聊了一阵,然后宇智波鼬第一个告退。

  看着鼬离开,德间摸着脑袋显得有些傻:“宇智波鼬确实和其他宇智波忍者很不一样啊。”

  “他很强!”

  牟田突然插话,之前闲聊之时他也就统共说了一句话介绍自己,所以此时说上一句让德间有些意外。

  “我知道他很强,毕竟是被誉为赶超宇智波止水的天才忍者,据说四岁就上过战场,绝对不是那种简单的忍者。”

  “虽然比起之前的时源上忍弱上一些,但我的虫子在他看向我的时候比之前感觉到时源上忍之时还要不安,明明并没有开启写轮眼,但是我却能够从那双眼睛内感觉到一些不一样的情绪。”

  “这样吗?”

  德间还是相信这个老同学的判断,他看向鼬消失的方向,心里对宇智波鼬的评价再次拔高一截。

  和宇智波比起来,日向确实好像差了那么一些,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我们也回去吧,明天一早就得出发。”

  又沉默几分钟,德间对身边的牟田说道。

  他一边说一边看过去,然后他发现对方已经不见了。

  “呃?什么时候离开的,是我没有注意到吗?”

  他看着牟田之前所立的位置陷入久久的沉思。

  不过几秒之后他也释然,存在感这东西不好强行扭曲,所以他也就只能接受牟田刚刚离开时和他打招呼而他却忽略这个解释。

  实验室内,随着影分身的消失时源的本体也随即收到信息。

  之前本来应该本体过去的,但因为中途出现一点意外,所以时源就直接分出分身让对方去和队友们见第一面,而他自己则来到实验室。

  使用灼遁的后遗症并没有在这几天内恢复完毕,他本来以为至少也得这次任务结束回来才有把握修复,没想到实验室这边传来好消息,于是他也就赶了过来。

  虽然双手的伤势并没有给时源带去太多的麻烦,但作为一名颜控,时源觉得自己还是无法接受好似枯骨一样的双手,所以第一时间就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