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草隐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天晚上,时源留在了实验室。

  经过一系列的测试,时源在确定药剂的效果确实足够之后便开始进行注射。

  平躺在实验台上,时源此时的心情有些微妙。

  经过这么久,本来简陋的实验室已经大不一样起来,各式各样新式的实验器材和专业化的设备出现在这微不足道的地下,而他这也是第一次以‘实验品’的身份躺在这。

  “那我就开始了。”

  和时源有几分相似的实验体分身站到时源面前,平静地说道。

  “开始吧,距离天亮还有五六个小时,按照之前的实验也足够我恢复。”

  “嗯。”

  分身没有废话,直接将手中针筒内的乳白色液体尽数打进时源的手臂,一只手打一管。

  “有点刺痛,不过确实有加速恢复的效果。”

  药剂被注射进身体,时源第一时间就感觉到,然后目光下移注意到双手的细微变化。

  “那你就慢慢忙,我先过去看看那边的情况,这具身体又到了崩溃的边缘。”

  实验体分身观察数秒时源,然后便将针筒放到一边,接着转身离开实验室的另外一边。

  因为强行使用灼遁而导致双手也被反伤到,但此时,那些伤正在恢复。

  不知道为什么,时源突然感觉有一些累,目光扫过另外一边的分身,他放心地闭上眼睛,没有多久,他就沉沉入睡。

  再次醒来,似乎已经过去了许久,时源将下意识将双手拿到面前。

  嗯,已经完全恢复,灼遁带来的伤也尽数消除,除了手臂的肌肉有些酸胀以外,几乎没有副作用。

  至于这些酸胀,时源也很清楚是为什么,毕竟是在药剂以及秘术的作用下加速生长出来的,所以需要一些时间来和身体内的查克拉磨合。

  “几点了?”

  他注意到分身似乎还在试验台前工作,所以出声询问。

  分身很难感觉到疲惫,加上实验体虽然不断崩溃,但体内的精力却在崩溃前都是充足的,所以也不需要休息。

  这自然就导致分身经常性的熬夜实验,这和时源本体的某方面性格是完全一致的。

  “刚刚六点,所以时间还早。”

  分身头都没有抬起对着身后的时源说道。

  “噢,先交换一下记忆吧。”

  时源坐起来,然后捏出一个忍印,那边的分身身体微微一僵,然后便又恢复正常。

  整理着脑海之中由分身那边传过来的记忆,他又接着说道:“接下来的时间多注意一些,实在不行就将这边的实验暂停,我怕团藏会有一些小动作。”

  之前和团藏遭遇,也算将两人之间的关系定义为‘交恶’,所以时源怀疑对方会在他离开之后有一些下黑手的行为。

  而他在这边买了一套房也不是啥隐蔽的事情。

  “我知道,等做完这个实验我就会暂时将实验室封闭,毕竟你这次任务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我又不好出去。”

  “嗯。”

  时源活动着十指,然后朝着外面走去,分身和他本是一人,所以他自然信任自己。

  回到家里将准备的一些东西拿上,然后又在楼下吃了个早饭,时源来到之前和其他三人约定好的地方等待着。

  在约定的时间之前,三人都提前到达,而且几乎是同时。

  “早上好!”

  时源打着招呼,脸上维持着一直以来的微笑,亲和力十足。

  “时源上忍早!”

  “前辈早!”

  三人也都回敬着。

  于是,在确定一切妥当之后,四人出发了。

  草之国紧邻着火之国,而草隐村也是木叶一直以来比较可靠的盟友之一。



  从木叶出发到达草隐,时源预计至少要花费四天的时间。

  毕竟是第一次去,而且任务目的也不是在于赶时间,所以一行人的速度并不是最大马力,而是比较平缓。

  队伍里,牟田和鼬都是那种话比较少的人,所以经常闲聊的也就只有时源和德间。

  随着聊天时长的增长,德间也从一开始的拘谨慢慢和时源熟稔起来。

  走走停停,几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不知不觉之间,大家就已经进入草之国。

  “还真是莫名熟悉!”

  时源看着脚下的这条大道,脸上不知觉露出一丝微笑。

  为什么呢?

  自然是因为他想起了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以来的第一次比较正式也很危险的任务。

  护送那个烟之国大将军的女儿回到烟之国。

  一晃就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也不知道那个叫做四宫凉子的女人怎么样了?

  很早之前,大概是那个任务结束半年之后的某个时间,他收到过四宫凉子的一封信。

  信上的内容比较隐晦和跳跃,反正就是感谢时源之前安慰她的一些话,然后她也找到了自己的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所以时源当时也并没有当回事。

  不过那次也是唯一一次和对方的联系,还是单方面的。

  因为时源知道忍者和贵族永远都不会是一伙人,大家虽然都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但却完全是两个小世界的人,所以他在收到对方的来信之后也从未想过回信。

  现在走在前往草隐的路上,他突然就想到对方,因为当初去往烟之国也是途径过这个位置,算是触景生情。

  “怎么了,时源前辈?”

  宇智波鼬注意到时源情绪的些许异常,所以好奇地询问着。

  而一边,另外两人也随即看过来。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之前做过的一个任务,那次也是从这里进入草之国,而且出了一些异常情况,所以记忆深刻。”

  时源回答着,但脚下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减缓。

  那次队伍里还有一些普通人,但这次大家都是忍者,所以很多情况都是不一样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我还没有来过草之国,今天还是第一次。”

  德间看着周围比起火之国的树要矮小许多的树木,随即说道。

  “去过很多地方,最后还是发现火之国才是最好的。”时源一副过来人的样子。

  “加快速度吧,按照地图,我们穿过这片树林继续直行大概几十里就能够看到草隐村。”

  他很快就又吩咐道,然后脚下的速度迅速加快几分,整个人一下子就射出去一大截,而另外几人也立即加速追赶上来。

  当天色昏沉之时,时源一行人终于是踩到了一处大道上。

  而在这条大道的尽头,一处亮着灯光的村子已经出现在他们的目光之中。

  “是不是很失望?”

  时源看向德间,几天的相处,他发现德间的性格很好,至少很对他胃口,所以在几人到达这里之后,他就对后者说道。

  因为他注意到对方看到草隐村眼中闪过的一丝情绪。

  “和木叶确实很不一样啊!”

  草隐村不是五大之一,甚至都不算是五大之后能够排上号的忍村,所以就连村子建设方面都落后木叶不知道多少个层次。

  “走吧,草隐村的人似乎也到了。”

  落后归落后,但村子附近出现几道陌生查克拉之后,草隐村还是有一些动作。

  缓步沿着大道朝着草隐村走去,时源小声地对身后的三人提醒道。

  嗖嗖嗖!

  话音刚落,远处的村子内就窜出来几道黑影落到时源等人的前面。

  “你们是木叶的忍者吗?”

  一个中年大叔的声音,听上去似乎还挺浑厚,让时源脑海之中瞬间就蹦出三个字,老实人。

  当然,这仅仅是声音的印象。

  “对,没错,我们是木叶的忍者,这次来到草隐村和草隐的忍者进行忍术交流。”

  “我是这次的带队上忍猿飞时源!”

  时源朝着那边简单说明了身份,但脚下并没有第一时间靠过去,怕引起误会。

  “猿飞时源?”

  对方似乎对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一时之间却又没有想起在哪里听过。

  空气就这样沉默了十多秒,就在时源都感觉有些尴尬准备再次说话的时候,草隐那边的忍者才终于想起自己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居然是你?!那个击退雷影的忍者?!没想到这么年轻,比我想象之中要……”

  那个大叔的态度比之前要热诚许多,语气之中还带了一些尊敬。

  “这是木叶的任务凭证。”

  这时,时源才将领取任务之后拿到的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扔过去。

  两波人也暂时汇聚到一起。

  “那诸位就随我进去吧,这会儿这么晚了,诸位也一定饿了吧,村子内已经准备好了一些食物。”

  因为时源等人这次的任务属于草隐向木叶发放的一种交流任务,所以两边肯定是有紧密联系的,所以他们这边也基本上能够推测出时源他们的行程,然后安排好一些事务。

  一起朝着村子的大门走去,而时源也在村子的灯光下看清了面前接待他的忍者的相貌。

  饼子脸,平平无奇,丢到人群之中都不会看第二眼的那种。

  确实很符合老实人的第一印象。

  很快,在村子门口登记,时源也算是正式进入了草隐村。

  和外面看到的一样,草隐村和木叶相比确实差上许多。

  在木叶已经基本普及的两三层小楼在这里还算稀缺物品,只有靠近村子中央的那一片才有,而大门这边的边缘位置几乎是看不到。

  这说明什么?自然是说明草隐村的人均gdp没有木叶高啦!

  而在一边走路一边闲聊的时间里,时源也知道了眼前中年忍者的名字,岩切武,草隐村的上忍之一。

  上忍,在草隐村就已经是了不得的战力,而这里可没有草影的说法。

  来之前,时源就简单了解过草隐的权力结构。

  他们是靠着几个大部门共同治理村子,然后每个部门的首领进行表决来处理村子内的事务。

  比较混乱的状态吧。

  这是时源第一时间想到的词。

  村子由数个不同的人共同治理,这自然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矛盾。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如果这个人属于独一档的时候,或许事情还不算糟糕,毕竟也就最多是独裁。

  但如果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执剑人或者领袖,而是靠着数人一起进行商议表决的话,用屁股想也知道会变得糟糕无比。

  事实上,草隐确实也正如时源所想的那般,村子内势力比较错乱,互相之间还在不断竞争和排挤,但好在大家遵守着某种约定,并没有逾越某个界限,将冲突什么的都维持在一定的范围。

  不过,这是草隐的自己的事情,和时源是没有关系的。

  至于眼前这个接待的他的上忍岩切武,则属于村子的武装部?

  一个在木叶没有见过的部门,不过至于作用的话,光听名字兴许也就清楚了。

  跟着岩切武来到一处旅馆,然后又被安排着吃了一些东西,那些草忍便离开将他们留在这里。

  至于是否真的离开,时源目光瞟向窗外的某处,然后顺势将窗子关上坐到一边伸了个懒腰。

  “这个村子还真是格外的安静,木叶这个时候或许还人声鼎沸,但这里的大家似乎都已经睡觉了。”

  从刚刚的大门走到这里,一路上根本没有见到一个路人,有的只是在村子内巡逻的忍者。

  “这可不是我们需要关心的问题,不过确实有些反常,但你不能带入在木叶时候的思维,草隐村明显和木叶有很大不同,所以……”

  时源望着周围的几人,发现几人都在望着自己,于是他将卡在喉咙里的半句话吐出来,“所以洗洗睡吧,明天才是我们任务真正的开始,和草隐的忍术交流!”

  “好吧。”

  赶了几天的路,大家都很疲惫,即便刚刚一路走来发现了许多反常的地方,但大家都知道这是别人的村子,他们应该收敛自己的行为和态度。

  德间拉着牟田离开,而鼬也从坐着的椅子上起来,不过他没有立即上楼休息,而是稍微停顿一下。

  “前辈你应该也发现了吧?”

  他询问着。

  “发现什么?”时源眯起眼睛看向鼬,反问道。

  “那些从窗户偷看外面的平民很害怕忍者,这并不是两者该有的相处状态吧。”

  “这可不是我们任务的内容,你也不是草影,所以,回去休息吧。”

  鼬看到的东西他自然也是看到了,虽然到这的路上并没有行人,但是两边的房屋内还是有一些冒头偷看的。

  “我们这次出来的任务是和草隐进行忍术上面的交流,可不是管他们怎么和平民相处,再说了,你刚到这里又知道个什么情况呢?”

  时源又说了一句,随即站起来拍拍鼬的肩膀,接着先一步朝着楼上走去。

  这栋旅馆只有他们四人,还算比较私人,所以一些话还是能敞开点说。

  鼬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闪烁地看向外面,最后跟上时源的步伐朝着楼上的房间走去。

  虽然他察觉到一些异常,但正如时源前辈所说,和他并没有太大关系,不过他确实很好奇。

  这个草隐村和木叶的经营模式显然不一样,是否有一些值得学习和模仿的地方呢?

  这里的家族和村子内部又是怎样呢?

  在脑海之中思索着一些问题,鼬来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平静地坐到榻榻米上。

  另一边,时源回到房间同样是陷入沉思。

  在刚刚的到这的路上,他察觉到一些目光,而其中还有一些带着恶意的,这让他有些疑惑。

  从未到过草隐,敌人从何而来?

  所以,是针对木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