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五位部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早!”

  时源捂着头流露出些许困意地走下楼,一眼就看到早已坐在那的宇智波鼬以及油女牟田,于是他随意地举起手招呼道。

  “前辈早!”

  两人听到动静也随即转过头看过来,然后齐声回应着时源。

  和时源相比,他们两人的精神状态很饱满,没有那种没睡醒的模样。

  想来,在别人的村子,他们也不可能轻松,并不是谁都像时源那样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或者没心没肺。

  “德间呢,还没有起床?”

  时源走过去坐下,询问道。

  “来了来了,前辈我来了!”德间的声音在下一秒响起,然后就从楼上跑下来出现在几人旁边。

  见人也到齐,时源便打算出去找个地方吃早饭,因为看样子草隐似乎并没有为他们准备早饭的打算。

  这样更好,自由一些,于是一行人便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和昨天晚上比起来,此时早上的草隐村要正常许多,至少街道上多了许多来往的人,不过许多路人都是神色匆匆,好似自己身上压着无穷压力,然后他们不得不死命超朝前走去缓解一般。

  将一切看在眼底,四人都没有那种闲心去管别人的事,而是沿着街道朝着一个方向不断走,然后很快就看到一处正开着的早餐店。

  在走这么一段路之后,时源发现了一个比较奇怪的地方,街道边并没有出现武器店、药材店或者其他和忍者相关的任何店面,大部分店面此时都是关闭的,其中绝大多数也是各种居酒屋这类娱乐休闲性质的场所。

  这对于一个忍村来说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不过时源在一瞬间就想到许多东西。然后心里也随即释然。

  一边朝着早餐店走去,时源也一边观察身边三人的表情。

  德间已经皱起眉头,不过却也没有傻冒一般直接说话。

  至于其他两人,脸上并没有丝毫的变化,不过这并不是他们没有发现和想法,恰恰相反,鼬和牟田或许看到的更多,想的也更多,同时也比德间的城府要深许多。

  早餐的种类还算丰富,至少常见的那些吃食这里并不是没有。

  早饭很快就结束,而当几人都放下手里的筷子,门外走进来几个忍者。

  很显然,是草隐的忍者,不过却并不是昨天晚上那一批。

  在对方说话之前,时源注意到一旁的鼬神情略显深沉地看着对方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不过时源心底并不是很在意,在他眼里,许多狗屁倒灶的事情已经显得微不足道和不值一提,甚至他只觉得有趣,就好似看到一出发生在身边的戏剧。

  “你们就是这次木叶来的忍者吧?”

  领头的是一个看上去比时源大不了几岁的年轻忍者,眉目之间隐约有一些傲气,不过还在语气并没有很冲,至少还在接受范围内。

  时源没有动弹,仅仅是用目光看向对方,显得很平和。

  “你是?”

  几秒之后,他出声询问。

  “我是草隐村守备部的上忍壁井悠大,奉命来邀请木叶的各位忍者参加相关会议。”

  悠大看向时源简单介绍自己之后又说了下情况。。

  而随着他说完,他身后的几名忍者都流露出好奇的神色看向包括时源在内的四名忍者。

  木叶忍者在草隐村一直都是那种比较厉害的样子,毫不夸张地说,每一个木叶忍者在同级下都是各大忍村的精锐,草隐的忍者和他们相比更是没有可比性。

  当然,这都是前辈留下的话,年轻人肯定不愿意承认,所以自然就产生一些攀比和竞争的念头。

  “噢,原来是这样,那不知道昨天负责接待我们的那位岩切武上忍在哪?我还以为他是负责对接我们的忍者呢。”

  时源简单提了一下昨晚的那位上忍,然后很快朝着面前的壁井悠大露出笑容。

  “你找他有什么事?因为村子出了一些问题,他所在的队伍被临时调离,所以他们武装部的人和我们守备部的忍者简单地进行了一下任务交接,你们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向我提。”

  壁井悠大解释道,但他说话之时提到武装部之时眼底却闪过一丝不屑。

  “了解了,那么我们没有任何意见,那现在我们这就走?”

  时源又问,虽然此时的变化让他有些意外,但毕竟是别人的村子,他也不好说些什么。

  “诸位如果已经用餐完毕,那就请跟随我们去见一下村子的各位部长吧,会议等诸位就绪就可以开始了。”

  悠大紧接着又说道,脸上露出公式化的微笑。

  “好!”

  时源点头,然后起身准备走出去,而宇智波鼬几人也随即跟上。

  于是,在对方几人目光的注视下,一行人走到外面。

  然后,在对方的引导下,时源他们穿过几条街,来到了一处约莫四层高的楼房前。

  大楼上面有一个大大的‘草’字,应该是类似火影大楼一样的地方,这里应该就是草隐村比较核心的地方。

  目光略微扫过一些地方,时源一瞬间就基本掌握这附近的方位分布以及那些忍者的实力,比起其他地方,这里确实守备森严。

  进入大楼,一行四人很快就进入一处会议室,那个引导他们到这的壁井悠大以及那几个随行的忍者并没有跟着进来,他们停在会议室外面没有继续进来。

  会议室内。

  有数位忍者围坐在一个圆桌附近,每个人身后站着一到两个忍者,然后他们背后还都有一扇门,大家似乎都不是从一个门走进这里。

  时源进门正对的前方正好有张空位子,应该是预留给他的位子,于是没有客气,他直接坐上去。

  这几个坐着的忍者想来应该就是之前壁井悠大所说的草隐村的数位部长,也就是这个村子的实际掌权者们。

  “时源上忍是吧,欢迎你们的到来,这是我们双方友谊的实际证据。”

  一位从时源进门就一直盯着他看的大汉朝着时源说了一句公式化的话。

  时源看过去,然后就看到昨天晚上接待他的岩切武就站在那名大汉的身后,此时对方也带着微笑朝他看过来。

  点点头,露出一些应该有的尊敬,时源朝着几位草隐的掌权者点点头:“草隐的诸位,你们好!”

  “时源上忍的事迹我们最近可是天天都能够听到,今天可算是见到了本人。”

  又是一个端坐的忍者主动向时源说话,时源自然是看过去,不过眼神带着一些疑惑。

  “噢,是我们糊涂了!”

  对方一下子就察觉到什么,手在脑袋上一拍笑了起来。

  “那么就让我给时源上忍介绍一下在座的忍者吧,也算是互相之间的初步了解。”

  “由左到右,第一位是医疗部的部长池田翔太郎,第二位是暗部的部长小栗栖隼,第三位是守备部的部长天井和真,这位是武装部的部长久地和也,而我是科研部的峰原大輝。”

  介绍到自己,对方推了一眼鼻梁之上的眼镜,嘴角微微上翘。

  时源刚刚一边听着介绍,目光也随着对方的介绍不断游走在几名草隐话事人的身上。

  医疗部的池田翔太郎看上去白白净净,刚刚被介绍之时还朝着时源微微一笑,看样子并不是一个难相处的人;暗部的小栗栖隼一直没有多余的表情,即便是在被介绍之时也没有太大的反应,仅仅是将看向时源微微点头显得很高冷;至于守备部的天井和真,则在和时源对视的瞬间咧嘴一笑,让时源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这次邀请诸位木叶忍者来我们草隐村,其实和之前的忍术交流并没有什么两样,也就是派出我们草隐的年轻忍者和木叶的忍者进行对战,互相学习一下。”

  互相介绍完毕,科研部的部长峰原大輝面对微笑继续说道。

  显然,科研部这个名字听着感觉并不是重要的位置,但一直以来都是对方在说话其他人也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悦的神情,所以从这点来看,草隐的诸位部长的职权并不能靠着名字来衡量。

  “对战吗?”

  时源听到这话微微回头看向身后站着的三人,宇智波鼬如果出手,估计草隐村不说年轻一代,即便是坐在这里的几个部长估计都不是对手。

  这有些夸张,但却也算得上事实,草隐村并不是啥大忍村,村子内的实力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至少单体实力并不是那么强。

  “没错,木叶是忍界第一忍村,所以我们想要和木叶的诸位进行交流,也好让村子的那些忍者知道和大忍村的差距。”

  说话的是守备部部长天井和真,他的目光打量着时源以及身后的几人,露出一些让时源略微有些不舒服的神色。

  有一种猎食者看着自己的猎物的那味道。

  但时源没有表现出自己情绪,仅仅是点着头没有说话。

  “除了和木叶的忍者进行单人对战以外,我们也希望以小队的形式进行一次任务对抗,来检验团队的差距。”这次说话的还是天井和真,他显然很在意这些事情。

  “任务对抗?”

  时源有些疑惑地询问,他不太理解这个说法。

  “就是将他们以小队的形式放进一处地方,然后给出规则进行各种对抗,最后得出最后的胜利者!”

  天井和真继续说道,说完还舔舐一下嘴唇显得很期待。

  “这样吗?我没有意见。”

  对于身后几人的实力,时源是放心的,虽然可能有些看不起草隐的诸位,但事实确实是如此,在肯定有上忍实力的宇智波鼬带领下,草隐村如果不是主动数个上忍联手,这种团队任务对抗又有什么难度呢?

  “噢?既然这样,那我们等下就会安排好参加这次交流的忍者,不知道时源上忍你身后的几名忍者都是什么实力?”

  天井和真看过来,目光落在神情冷漠淡定且戴着墨镜的油女牟田身上。

  他能够坐上草隐村五部部长的位置,自然是因为他是最强的那几人之一。

  在时源身后的几人中,他觉得牟田是最厉害的,因为后者的神情和打扮确实有些范,再一个就是他能够感知到牟田的气息和其他人都有些不一样,显得很诡异。

  “噢,那就让他们自己介绍一下吧。”时源示意身后的几人。

  “草隐村的诸位部长好,我是宇智波鼬,木叶特别上忍。”鼬第一个说话,而在他说完之后,时源也注意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几人都有一些反应,想来宇智波鼬这个名字或许还没有多大名声,但宇智波这个名字却拥有着足够的分量。

  “日向德间,木叶中忍!”



  德间环视一圈,然后报出自己的名字便不再说话。

  面前几人的瞳孔又是微微一缩,日向和宇智波居然都在这次交流的名单内,他们都很惊讶。

  不由自主地交流下眼神,他们却也很快冷静下来看向最后的一人。

  “油女牟田,木叶中忍!”

  最后一人的身份倒还算正常,毕竟前面两个都是木叶的豪门,油女虽然也比较有名气,但却也比不上他们。

  “没想到这次木叶过来交流的忍者实力都这么强。”

  这是几名草隐部长心中都第一时间就产生的想法,而天井和真也在几人介绍完自己之后多看了几眼宇智波鼬。

  宇智波鼬的年纪看着绝对是那三人之中最小的,所以他一开始并没有将重心放在对方身上,但没想到介绍完之后才发现对方才是最厉害的。

  这么小的上忍,即便是特别上忍却也很惊人了啊!

  心中的思索不断变化,最后化作脸上的笑容,他并不是很在意这些东西,即便是强又能强到哪?

  知晓了时源身后三人的实力,接下来大家又简单讨论了一下后续的事情。

  单人对战就放在今天下午,而团队的对抗则放到后面,比较简单的安排,并不是什么需要反复商量的东西。

  交流才是双方之间最核心的东西,所以其他事情上面并没有那么严肃和紧密。

  “那时源上忍就这样说定了,接下里的时间诸位可以回到住所休整又或者随便在村子内逛一会儿,草隐虽然没有木叶那么繁华,但吃的喝的也不算少。”

  一切商谈结束,武装部的部长久地和也朝时源几人笑道。

  “那好,诸位下午见。”

  从几个部长不断交流眼神来看,对方显然有一些想要单独说的话,所以他也不客气,站起来就带着宇智波鼬等人离开。

  至于下午的对战,正常情况下是没有啥大问题的,所以他并不担心。

  时源等人在之前那名叫做什么悠大的忍者引导下朝着外面走去,然后又在将他们送出草隐大楼之后便简单说了几句转身回去。

  时源他们自然也乐得自由,朝着之前来的方向走去。

  而在他们离开之后,之前那个会议室也陷入短暂的寂静。

  “猿飞时源很强,我的感知一触即到他附近就感觉到密密麻麻的恐怖之感,不愧是能够击退雷影的忍者,看来木叶这次对交流的事情很重视。”

  守备部部长天井和真看向其他几人,眼神之中带着探寻的意思。

  “嗯,情报之中显示猿飞时源还是一名血迹忍者,掌握着名为熔遁的遁术。”

  说话的是科研部部长峰原大輝,他此时的表情没有之前时源等人看到的那么热情,说话之间流露出冷漠,好似换了个人。

  “血迹限界吗?还真是让人羡慕!”医疗部长池田翔太郎一脸唏嘘。

  “不仅带队忍者很厉害,交流的忍者也意外的很强,宇智波和日向可是第一次出现在交流的名单内,然后还有一名油女一族的忍者,这就相当于三名忍者都是血继限界拥有者。”

  说话的是武装部部长久地和也,他抱着两个胳膊,看上去很正经。

  “……”

  几人又聊了一下相关事宜,然后很快便散会。

  他们的关系似乎并没有时源想象中那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