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神秘忍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草隐那边几位部长的讨论时源自然是不得而知。

  况且,即便是他知道之后也不会在意。

  从刚刚的会议上来看,草隐五位部长的实力都只能算中规中矩,没有很弱小,但却也没有超过他的预期。

  至少时源觉得如果自己和对方几人对上,即便无法很快获胜,但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他获得胜利。

  当然,一切都还得看真正的实战,脑海之中想象并不是绝对,而且他和草隐的诸位动手的概率也极低,草隐还没有那个底气去叫板木叶。

  “草隐的这些家伙看上去真的很放心我们啊,监视的人也很明目张胆。”

  德间走在时源身后,突然看了一眼身后某个位置,随即说道。

  “可能也知道加强防护没有什么用吧。”

  油女牟田说话间看向领头的时源,绿色的墨镜之上反射着时源的背影,嘴角不经意间露出一丝微笑。

  他的虫子告诉他,端坐在那的五位草隐部长们危险程度远远不及他们的带队上忍猿飞时源。

  “这是草隐的事情,况且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也不是干坏事,那么草隐对我们保持基本的信任也算常理。”

  时源停下脚步,然后又继续说道,“刚刚你们也听到了,下午就会开始单人对战,你们要不要回去准备一下?”

  “准备吗?”

  鼬揣摩着着几个字,稚嫩的脸上却维持着让人觉得违和的深思之色。

  他确实是在认真考虑这件事。

  “虽然你们几个的实力都不弱,但草隐这边估计也不会按常理出牌,不然就没有交流的意义,所以你们需要小心一些。”

  时源继续说着,双手则揣在兜内显得很轻松。

  话是这样说,但他并不觉得草隐的年轻一代能够给宇智波鼬在内的几人产生多大的威胁。

  再说,不还有他吗?

  “那好吧前辈,我们就先回去整理准备一下。”

  思索片刻,三人都得出一致的结论,于是齐齐朝着时源挥手,随即分开。

  至于时源本人,并没有跟着几人一起回去的打算,他还要在这个村子内逛逛。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进入成规模的忍村,风土人情各不同,所以他带着一些探究和好奇的想法打算继续自己的异村之旅。

  之前参加会议还是早上,但此时会议结束已经过了十点。

  村子街道上的人更多了。

  又随便逛了逛,时源掐着时间来到一处看上去不错的居酒屋。

  踏入进去的刹那,时源感觉许多的目光落到自己的身上。

  不过这些目光并没有什么恶意,然后他们在看到绑在额头的木叶护额之后便主动移开,并没有出现时源想象之中的那些狗血情节。

  寻了一处靠窗的位置,他悠闲地坐下,然后随手拿起桌上的菜单打量起来。

  一个瘦弱年轻人很及时地弯腰来到他的身边,脸上堆着很职业的笑容。

  “客人是木叶来的忍者吧,前不久就听说最近村子会来一队木叶忍者进行忍术交流,想来就是您和您的同伴。不知道你需要吃点什么,我们店虽然不是草隐最大的,但一定是菜类最全的。”

  年轻人看着时源绑在额头的护额一脸的羡慕和向往,不过他也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

  “嗯,我确实是木叶忍者。”

  端起对方给自己掺的茶浅浅抿一口时源随意地说道。

  “没想到您这么年轻就能够代表木叶来交流忍术,一定是很厉害的忍者吧?”

  年轻人看时源并不急着点菜,于是又一脸好奇地询问道。

  嘴角露出微笑,时源注意到其他人似乎也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似乎都在有意无意地听着这边的动静。

  所以他并不打算回答,而是将手里的菜单放到一边,说道:

  “我这还是第一次来你们这,也不知道吃些什么,你随便上一些招牌菜就行。”

  “好嘞!”

  年轻人知趣地离开,然后在手里的本本上简单记了几笔。

  等候上菜的过程也并不无聊,时源透过窗子看向外面的草隐村村民,内心思绪万千。

  平民和平民甚至也没有可比性,如果忍界存在一个组织去调查幸福指数的话,木叶一定是遥遥领先,而像草隐这样夹在大国之间的小忍村绝对是垫底!

  期间,一些隐晦的目光还打量着时源,但是在他一直干坐着没有其他多余动作之后,那些对时源有一些兴趣和好奇的人也收敛了自己的想法,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很快,几份食物就被送上来。

  两荤一素然后一碗味增汤,份量还是挺足,至少对于时源来说是足够的。

  至于味道嘛?

  虽然没有木叶的好,但却也算是有一定水平,至少时源自己是做不出来这样的味道。

  细嚼慢咽地将食物解决完,时源慢慢端起味噌汤打算结束今天的午饭。

  突然,一道身影进入他的视线。

  那是一个浑身都被灰色麻布笼罩的汉子,看上去年纪并不大,但对方的查克拉波动在他的感知下却显得极其混乱。

  正常人的查克拉都是有序地在身体内流转,即便是;连续释放忍术的时候也不应该会出现那样混乱的状态,而在时源的理解下,身体内充斥着缭乱的查克拉,绝对会出现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

  但现在,这样一个身体内查克拉很混乱的家伙,却一脸如常地走在人群之中,对方甚至还有闲心和迎面而来的某些忍者打招呼。

  正是吃饱没事干的时间,时源突然就来了一些兴趣。

  放下碗,然后结完账,时源慢悠悠地走出居酒屋。

  那个在他感知下的男人就好似黑夜之中的点点星光,指引着他追寻的方向。

  “嗯?”

  佩戴着草隐忍者护额的男人步伐顿住一瞬间,目光也下意识地朝着身后一瞟,但他身后除了几名平民并没有什么异常。

  于是他继续向前走,不过步伐却也加快了数分。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灵光一闪?”

  时源决定跟踪这个让他觉得很奇怪的男人之后,就已经在某处施展影分身以及变身术将负责监视自己的那名并没有怎么掩饰身形的草隐暗部骗过去,而他自己变化身形一直跟着这个男人。

  就在刚刚,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前面的那个男人却好似发现了什么突然回头。

  要不是他反应以及速度够快,说不定就会有被发现的危险。

  他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那对方是察觉到什么?

  确认没问题之后,他继续吊在对方的后面,不过这次又拉开了很长一段距离以防万一。

  反正只要保证对方在自己的感知范围内,他都不会让对方甩掉自己。

  离开人群,穿过数条人迹罕至的街道,兜兜转转,那个奇怪的男人最后来到一片尽数是平房的区域。

  这里的环境和时源之前身处的地方自然是不同的。

  那边如果是富人区,这里就应该算是贫民窟,看上去又脏又乱。

  那个在感知范围内的男人对这里似乎很熟悉,钻进这片区域之后很快停在某处不起眼的位置。

  时源其实觉得很奇怪,明明和对方并没有什么交集,即便是觉得对方有一些不对劲这里也不是木叶,他又何必去管呢?

  但对方那种诡异的身体状态却还是让时源很上心地跟过来,好奇心是一切动力的源泉。

  明明身体内的查克拉都已经混乱成那个样子,但为什么对方的身体还没有崩溃?

  排除自己的感知有问题,那么有问题就是对方,所以时源想要知道答案。

  世界那么大,奇怪的人很多,不过时源并不打算让这样奇怪的人从自己身边溜走。

  此时。

  已经进入一处房屋的男人并不知道自己被跟踪。

  虽然他之前在街上有一些感觉,但刚刚他已经反复确认过身后并没有人,所以他就将之前的那个反应当作自己的错觉,毕竟这近一段时间他确实有些敏感。

  “大人!”

  男人低着看向黑暗深处,低着的头看不出来具体的表情。

  “你说的东西有眉目了吗?”

  黑暗之中,一道嘶哑的声音响起,这种嘶哑没有丝毫的磁性,反而更像是声带出现严重的问题,好似漏风的鼓风机。

  刺耳却难听。

  “收集到一些线索,不过暂时还没有太大的突破。”

  男人低着头,语气略微有些惶恐。

  “这样吗?”

  黑暗深处那道声音再次响起,似乎是陷入思索。

  “不过我已经基本确定了那东西的位置范围,再有一些时间就可以摸清楚,然后……”

  男人继续说着,然后抬起头看向黑暗之中双眼内闪烁着微光。

  “那东西真的有你说的那里神奇?”

  “呃,并没有人真正见过,所以我也暂时无法确定,但传闻……”

  男人在这里顿住几秒,似乎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下去。

  “那好吧。”

  那道嘶哑的声音又出现,“如果你这边有消息可以告诉我,当然,其实我并不在意,只当是养伤之时听到的故事。”

  “我已经打算离开,我所开发的忍术你也掌握,所以自己看着办吧。”

  “大人要去哪?”

  “呵,这里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继续停留的意义,所以我打算继续去追寻自己的东西。”

  男人沉默了,没有继续说话。

  “不需要多说了,我们的关系已经结束,不是吗?”

  “我明白了。”

  男人点点头。

  黑暗之中的那名忍者并不不是草隐村的忍者。

  而男人能够从一名草隐村吊车尾的下忍成为现在即便是中忍之中也很厉害的存在,自然是多亏了这名来历很神秘的忍者。

  当然,如果不是当初他救过对方,对方也不会这样帮助他。

  再次抬头看向黑暗,男人确定对方真的已经离开,心底却也松了一口气。

  想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方躺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再联想到现在对方神出鬼没的行踪,男人双眼灼灼。

  从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开始,他就确定前者的不俗。

  然后他赌了一把运气,然后就赌对了,最后则拥有了现在的一切!

  想到这里,男人握紧自己的拳头,爆炸的力量不断在身体内游荡,他感觉自己能一拳将敌人轰爆!

  “本来只是一个觉得很不错的故事,没想到居然是真的,那么那样的东西我也不愿意和你分享呢!”

  看着黑暗,他心中念叨一句,然后浑身上下一阵澎湃。

  传闻之中,草隐村在多年之前曾经拥有着一件属于六道仙人的宝器,宝器拥有着叵测的力量,据说能够实现忍者的愿望,而草隐就曾经使用它差点征服整个世界!

  当然,这段历史即便是男人都没有在实质伤的记载中见过,或许那段传闻有一些夸大。

  但随着他的调查,他已经确定草隐真的拥有着那样一件东西。

  不过,那东西似乎早就失传,现如今踪迹难寻。

  但很皇天不负有心人,他还是从蛛丝马迹之中找到自己需要的线索。

  三战结束,草隐村内一部分忍者离开村子来到另外的地方建立了一座城。

  鬼灯城!

  一个名为城,实则上是监狱的地方。

  而他所寻找的东西在各种线索的支撑下隐约指向那里。

  处于某种原因,他刚刚对那名传授自己忍术的忍者并没有说实话。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和他当初救下对方有着相同的目的。

  “呵呵!”

  又发出几声冷笑,男人打开一旁的电源开关。

  房间内亮起一盏盏微弱的灯光,而他也借助着灯光朝着黑暗深处走去。

  显然,他将附近一排的房子都打通并连在一起,所以此时里面才会这么宽敞。

  随着他的走动,周围的一些情况也逐渐在灯光下显露。

  地上密密麻麻铭刻着一些术式,而且地上还有一些干枯的血迹,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扑通!

  男人突然跪下,双眼瞪圆。

  “该死!”

  他低吼一声,显得很痛苦

  砰的一声,他一拳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坚硬的地板出现无数的裂痕,就好似蛛网一般。

  但这声音并没有传出去多远,仅仅是在房间内响彻。

  又是几秒。

  男人被包裹的身体突然出现异动。

  好似一个个大老鼠在身体内游走,他浑身上下出现不同程度的膨胀,皮肤之下的肌肉不断耸动,完全不受控制。

  呲呲呲--

  他上半身的衣服瞬间被崩裂,肌肉继续游走。

  裸露出来的身躯满是鲜血。

  微弱的灯光照射下,隐约能够看到他身体有些不对劲,一层黄色的绒毛在急速的生长,然后迅速覆盖他的胸口和腹部,而他肩胛骨位置,也有两团东西在不断鼓动,就好像要挣脱皮肤的束缚从里面蹦出来。

  他整个人都有些变形。

  “啊!!啊!”

  男人不断发出惨叫,而他手臂之上的血管更是不断凸起,仿佛下一秒就会爆开。

  他在强力地忍耐着什么。

  几分钟之后,身体的异变被压制下去,一切都逐渐稳定。

  “结束了吗?”男人发出干涩的声音。

  这个从那名忍者那里学来的忍术就只有这么一个副作用,那就是身体有时候会出现暴动。

  但相较于获得的力量,这点事情并不被男人所在意。

  力量才是王道!有付出自然才有回报!

  身体趋于稳定。

  男人摊在地上喘息许久,最后终于还是站了起来。

  重新站起来,他再次恢复了活力,和之前那个不断嚎叫的人形成鲜明对比。

  “我会变得更强,那么既然你现在走了,那么我就可以自己继续进行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