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忍术交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来那就是背后的人?”

  时源靠在墙壁上,目光深邃地看向某个方向。

  刚刚,一道隐晦却又极其强大的气息从之前那个男人进入的地方出来,然后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且快速地朝着村子外面掠去。

  他没有阻拦,而是默默地看着对方的背影。

  没有冲突,他也没有发现对方有什么威胁他的意思,所以他自然是把双手插进兜里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

  比起屋内的男人,那个离开的忍者显然更强。

  虽然对方体内的查克拉气息依旧有些混沌模糊的感觉,但并不是很明显,反而那种混沌的感觉加深了后者的整体实力,和屋内男人那种混杂且离合的状态有着本质的差别。

  “总感觉有些熟悉,但似乎又没有什么印象?”

  那个离开的背影已经消失不清,时源也随即收回自己的目光在心底念叨一句。

  “时间似乎也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反正交流学习的事情还会持续好几天,记住这里,时源便转身离去。

  他并不急,这件事或许会成为他这次任务的一大乐趣,所以保持住它的神秘感,对于接下来的时间才更好。

  旅馆内。

  宇智波鼬、日向德间以及油女牟田三人坐在大厅内收拾着自己身上的一些武器装备。

  苦无、手里剑甚至还有起爆符。

  “虽然一早就知道一般忍村和五大忍村的差距,但这次来到草隐依旧有些感觉震撼,这差距确实不小。”

  德间并没有使用忍具的习惯,在将随身的起爆符翻查一遍之后他就抱着双手坐在椅子上对其他两人说道。

  “草隐村其实也已经算是不错了,我之前做任务去过一个偏远的忍村,那里的忍村首领也仅仅是一个中忍,而他也已经是他们那里或者那个小国的最强者之一,不是每个忍村都像五大忍村这样强大。”

  一向不怎么说话的油女牟田朝着德间说道。

  “这我知道,只是有些感慨罢了。”

  德间笑嘻嘻地摆摆手,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缠。

  “鼬,一会儿的对战你可得小心,估计到时候你会被针对。”

  话锋一转,德间看向坐在对面不断摩梭手里苦无的黑发忍者,显然意有所指。

  年轻、家世深厚,绝对会是别人攻击的对象。

  “嗯,我这边应该没有问题。”

  鼬还是比较谦虚没有将话说满,他将手里的苦无插回忍具袋,显得很平静。

  “好吧。”

  “话说时源前辈应该快回来了吧,约定好的时间也要到了。”

  提醒宇智波鼬自然只是客气话,三人之中对方是最强者,担心对方还不如多担心自己,所以德间看向门外又念叨一句转移着话题。

  话音一落,一道身影便出现。

  “前辈!”

  三人立即站起来。

  将手朝下一压,时源随意说道:“看你的样子似乎已经准备好了?”

  三人对视,然后齐齐点下头。

  “嗯,挺好,那我们就等着草隐的人来接我们吧。”

  对战交流仅仅是整个交流过程的一部分,而整个交流的过程其实只是一种将交互双方关系的一种方式。

  对于草隐,木叶足够上心,毕竟对方卡在火之国和土之国的中间,能够极大缓和火土两方的冲突,不至于让双方直接面对面地就开始炸毛。

  所以,和草隐维持良好的关系,是木叶一直以来的一种方针。

  至于草隐为什么不向土隐示好,自然是因为木叶这边才能够给予他们需要的东西。

  像土之国那种贫瘠的地方,能够保证他们自己的生活质量就已经很不错,哪还会有闲工夫来用一些柔和的手段去和另外的村子维持关系并且时不时发放一些好处。

  几人坐下去休整,很快,之前早上过来的那个壁井悠大就又带着几名忍者过来邀请他们。

  于是,四人便在引导下来到草隐的训练场。

  “和真部长!”“和也部长!”

  训练场内,两名之前见过的草隐部长已经稳稳地坐在训练场一旁的高台之上。

  所以,时源一过去就主动打起招呼。

  对于两人的到来,他其实挺意外的。

  虽然早上会议之时他和五位部长都打过照面,但那个时候毕竟是正式的一种接见,所以五人到齐还算是正常。

  但现在这个所谓的交流会却依旧来了两个部长,就有些让人觉得草隐的人这么闲?

  就好像木叶的村子内来了几个云隐的忍者,然后三代目随时陪吃陪喝一般,确实让人有些觉得摸不着头脑。

  不过两者的情况确实有很大不同,草隐无法和木叶相比,然后就是时源的实力也是一个问题,他们这里如果不出两个能说上话的人方法压不住时源似的。

  “时源上忍!”

  守备部部长天井和真看着时源露出一片笑意,而他身边的武装部部长久地和也同样很热情。

  “看时源上忍的样子似乎很意外?”

  天井和真示意时源坐到两人身边的另外一张空椅子之上,身体微微向前探出去朝着时源询问。

  “确实有一些意外,我以为两位部长都是那种大忙人,像这种场面只需要派手下的人来就行了。”

  “话可不能这样说。”

  久地和也直起身子,“这次的交流,我们双方都很重视,再加上这次贵方派遣出来的忍者又十分强大,所以我们自然都是想要见识见识,如果不是其他人都很忙,或许他们也会来这边看看。”

  “那好吧。”

  时源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两名忍者,一时之间却也猜不到对方具体想要干什么,难道还真是刚刚所说的那个原因?

  交流这种东西不都是形式为主吗?

  “要开始了吗?”

  时源又问道,他注意到出现在这里的人很多,周围附近的树上甚至远处的房子上都站着一些观望的忍者。

  “随时都可以。”



  另外两人对视一眼,随即说道。

  “那请!”

  时源示意明显打算站起来的天井和真。

  “咳咳!”

  天井和真站起来朝前走几步,然后轻咳几声。

  周围的忍者在瞬间安静下来,纷纷停下自己手里的动作看向这边的看台。

  宇智波鼬几人就站在看台下靠近时源的这边,他们此时同样是很认真地看向打算说话的天井和真。

  “草隐村的各位忍者应该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吧?站在我右手边的这三位忍者正是木叶的精锐,他们这次到来为的就是和我们草隐的忍者进行忍术交流,当然,简单点说就是对战。”

  “规则自然就是一对一,其他任何手段都不限,毕竟对于忍者来说并没有点到为止。”

  坐在那的时源听到这最后一句话有些诧异地看向对方,但随即又不在意。

  既然是战斗,那么确实如对方所说很难有点到为止的说法,然后就是他也不会让事情发生意外,当然,仅针对他所带出来的三名木叶忍者。

  目光移动,他又看向了一边的宇智波鼬三人。

  显然,他们似乎有些不适应刚刚天井和真所说的无限制、不点到为止的规则。

  毕竟在木叶,每次战斗之前会接对立之印,战斗结束又会结和解之印,同时也会在战斗开始前设置一些限制。

  不过他们并没有提出丝毫的异议,一一和时源对了一下眼神之后便继续看向场内。

  “时源上忍,你有什么需要说的吗,或者你对我刚刚的定下的规则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天井和真转身看向时源。

  “没有,我觉得这样的规则很不错。”

  时源微笑着回应,同时他也看到坐在自己左边的久地和也抱着双手看向训练场一边的几名忍者。

  “那么,我宣布交流开始!”

  天井和真咧嘴一笑,目光从场边多个地方扫过,最后将手臂从上之下落下。

  最基本的规则早上就已经和时源等人说好,所以宇智波鼬三人自然也是清楚的,而那些草隐忍者的情况和鼬他们也几乎一样,所以此时自然是不必再继续讲一遍浪费时间。

  基本规则就是点名挑战制。

  双方都可以站出去选择自己的对手进行单挑,不过已经战斗过并且获胜的忍者可以选择连续接受挑战还是休息之后再接着接受,失败的忍者则失去继续挑战权。

  这就是一种很普通的赛制。

  不过这对于木叶来说确实有些不公平,但参赛的几人其实都不怎么在乎。

  草隐这边也不会厚颜无耻地连续不断进行车轮战,有些东西大家心照不宣就行,不然不断纠缠就会引得双方不快。

  “时源上忍你觉得我们草隐的忍者能够从三名木叶忍者手中夺下一场胜利吗?”

  天井和真再说完之后,就有一名裁判模样的忍者站到看台之前,而他则转身走回来对着时源说道。

  “只有打过之后才知道,草隐的诸位忍者实力还是不可小觑!”

  时源看向在那名裁判的示意下慢慢汇聚过来的十来名草隐忍者以及三名木叶忍者,眉头微微皱起。

  草隐那边参与这次交流的忍者一共有九名,每个人的气息也都不弱,数目呢也正好保持在时源勉强能够接受的范围,不算很多,但和木叶这边三个人比起来却也不算少。

  虽然草隐那边之前说了会限制参与的人数,但显然他们也没有完全放弃他们的这个优势。

  “那好吧,我们就静静看着!”

  天井和真坐回去,同时也隐晦地看着时源的表情,知道对方并没有因为此时的人数有太大的反应。

  “我也很期待木叶三位忍者的表现,特别是这次三人都是身怀秘术或者血迹的忍者,这绝对不会让我们失望!”

  久地和也坐在三人中间,而他现在目光不断在场内的三名木叶忍者身上流转,显得很期待。

  时源没有继续说话,目光投向场内。

  “那么,谁先来呢?”

  裁判是一名上忍,此时他站在两拨人的中间,示意双方。

  嗖--

  话音一落,一道身影就从草隐这边跳出来。

  “该死,草芥那家伙居然这么快!”

  “不知道他的目标是谁,对方可是有两名中忍,看样子那个戴墨镜的忍者要难对付一些。”

  “让他先试试对方的深浅,到时候我们再上也不迟。”

  草隐这边跳出来一道身影之后剩余的几人就开始骚动,其中几名中忍站在一起聊了起来。

  九人之中,七名中忍两名上忍,显然是有针对性地挑选出来的忍者。

  “你的对手是?”

  裁判看向跳出来的草忍。

  草芥,中忍,擅长体术,实力不算弱,村子不大,所以他对眼前之人有印象。

  “他!”

  这个叫做草芥的中忍看样子一早就挑选好了对手,只见他将手指向日向德间,双眼之内满是战意。

  “我?”

  日向德间指了指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难道对方认为自己是队伍里最弱的人?

  好吧,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对,就是你!木叶的白眼忍者,听说你们日向家族掌握着一套柔拳,号称体术克星,所以我想要试试!”

  这个草忍的年纪看上去比德间要大几岁,身宽脖子粗的,看着就好似一个体术忍者。

  日向德间神情一凝。

  看着对方认真的态度,随即迈出一步:“看来这一战在所难免了,那么我就义不容辞站出来!”

  其余人瞬间后退为两人拉开空间。

  “那么我宣布,战斗开始!”

  那名担任裁判的上忍在两人身上左右移动几圈,最后丢下一句话同样朝着身后退去,直接抵到时源几人的看台前面。

  “有些不理智啊!”

  久地和也摇摇头看着那名草隐忍者说道。

  “确实,面对着号称体术克星的白眼,他身为一个体术忍者居然直接点名道姓要和对方战斗?”

  天井和真也冷着脸说道。

  在开始之前,他就将木叶三人的基本情报传达给了九名参与的忍者,为的就是让他们找好自己的对手,但显然,还是有人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

  不过,他却也不恼。

  反正第一个出手的人都是在为后续的同伴获得情报,就当是一种尝试好了。

  “白眼虽然号称体术克星,但我们其实都知道那是针对比自己实力弱的对手的,两个势均力敌的忍者却也算有点看头。”

  时源偏头看向身边的两名草隐部长,说道。

  “也对!”

  两人点点头。

  白眼虽然厉害,但也不是无敌。

  “鼬,你觉得德间能赢吗?”

  牟田小声地询问身旁的宇智波鼬,目光则一直看着德间的背影,有些担忧。

  “很难说,看对方的样子体术不弱,德间有优势,但并不大,就看他的临场发挥了!”

  宇智波鼬说话间看向位于对面草隐人群之中的那两名上忍,眉头微皱,眼神也显得很深沉。

  那两名上忍显然是他未来的对手,所以他想通过观察来多获得一些对方的情报。

  对于鼬的回答,牟田显然也很赞同。

  他单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随即不再说话而是认真地看向场内即将战斗的两人。

  身为同伴,他只有站在后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