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游龙顺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开始了!”

  时源神情镇定,但眼神却在某个时间瞬间一眯。

  而随着他眼睛微眯的动作,场内的两人立即展开了战斗。

  两人都在刹那间消失,然后又在瞬间撞到一起。

  砰--

  气流在中间位置散开,两人的第一次交手拉开序幕。

  而待人影清晰,所有人也都看到两人此时的状态。

  日向德间一只手抓住那名草隐的手臂,一只手则向前轰出和对方的另外一只拳头碰撞到一起。

  “速度很快!”

  久地和也缓缓说道,说完,他偏头看向时源。

  那名日向忍者爆发出来的速度让他都为之一惊,如果不是同样为体术忍者,或许在短时间就会分出胜负。

  毕竟有这样爆发速度的柔术忍者只要近身就是一个大麻烦,几乎不给你什么反应的时间。

  好在草隐这边的那名中忍也不弱,他嘴角不由露出微笑。

  “继续看,我觉得会是一场不错的对决!”

  天井和真看向那名草隐忍者,语气很平静。

  草隐不是什么大忍村,所以忍术在这里极其的珍贵,那么许多平民出身的忍者就只好不断打磨身体,企图凭借体术走到忍者的巅峰。

  像武装部的那群家伙很多就是这样平民出身的忍者。

  想到这里,他余光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久地和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场内的这名草忍就是对方之前加进来的忍者,一如既往地和他们武装部的家伙很像,明明知道对方拥有白眼依旧选择迎难而上,有些执拗也有些愚蠢。

  时源没有立即评价,德间的速度在中忍层次并不慢,在加上白眼的洞察力,如果仅仅是体术方面,或许也算是一个小boss一般的存在。

  啪啪啪--

  几人说话间,场内的战斗并没有停止。

  短短数秒的时间就交手不下数十下,空气也不断传来闷响。

  德间感觉到一些压力。

  对方的战斗经验完全不弱于他,虽然战斗技巧有些简单,但每样都好似经过无数次的打磨所以才变得那么精简和犀利。

  这家伙的体术很强!

  于是,在交手数次之后他心中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所以,他已经预料到会是一场恶战,就看谁先犯错。

  嗖--

  对方再次射过来。

  而就是这个简单的进攻动作却让他感觉到一丝惊喜。

  他的白眼微动,眼眶周围瞬间出现一圈圈的狰狞青色经络。

  “白眼!”

  开启白眼之后,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一切变得清晰,甚至隐约还觉得对方的动作变得缓慢。

  “既然你想要见识日向家族的柔拳,那么我自然就如你所愿!”

  德间沉声说道,双手迅速摆出进攻的架势,他已经捕捉到对方动作上的一个失误!

  一圈气流以他的双脚为中心扩散出去,地面的尘土瞬间被吹起,然后朝着四面八方扫去。

  “结束了!”

  宇智波鼬和牟田站在一起,在德间使用出白眼并且摆出柔拳的起手式瞬间,他就小声地说道。

  “嗯?”

  牟田盯着德间的背影以及那名草忍气势汹汹的样子,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刚刚两人的交手他自然是看明白了,两人似乎就是那种势均力敌的局面,那么为什么鼬此时如此肯定地说着这样的话?

  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说那样的话,鼬用余光看向端坐在看台之上的时源。

  他发现时源前辈似乎也已经预料到即将到来的结局,所以嘴角不经意间露出这几天相处之后他们都十分熟悉的微笑。

  场内,那名草忍看着呆在原地似乎不打算动弹的德间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刚刚的交手来看,对方没道理躲不过他这一脚,所以他都已经计划后对方躲开自己进攻后的追击,但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隐约有些不安,但是出弓哪有回头箭,于是他咬牙继续踹出,速度和力量都在瞬间加重数分。

  “你已经进入我的场域!”

  白眼盯着悬于空中距离自己只有两米不到的草忍,德间猛然抬起头看向对方。

  地面,一圈由查克拉凝聚而成的复杂阵式蓦然出现。

  “柔拳法-八卦三十二掌!”

  “什么,这是?!”

  草忍变了脸色,他的目光对上了德间此时和之前全然不同的眼睛,只感觉自己好似被对方完全看穿。

  嗖--

  德间此时的速度再次加快数分。

  只见他先是躲开对方的踹击,然后身体一扭就贴近到对方的身体近前,接着双手化掌不断轰击。

  每一下的轰击都结实地落在那名草忍的身上,而对方就好似被下了定身术一般没有动弹,宛如靶子。

  砰砰砰--

  他的出掌速度越来越快,在短短数秒的时间内就将三十二掌尽数打完。

  “喝!”

  最后一掌,德间大吼一声,接着重重地将手盖到对方的胸口某处穴位。

  “噗呲!”

  这一掌,对方终于是有了反应,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嘴里更是喷出一口鲜血。

  收回自己的右手,德间支起身体,目光平静地看向自己的对手。

  他的这一招是从宗家六十四掌演变而来,可以说是简化版,但威力却属实不低。

  身体上下三十二处比较关键的查克拉穴位都在他的攻击下被封住,即便是体术忍者也会在瞬间失去战斗力。

  “我输了!”

  那名草忍倒地之后依旧想要强行站起来,但他靠着惊人的意志力保持半跪的动作就已经耗去身体内所剩的体力和力量。

  双手撑在地上,他看着德间略显不甘地低下头。

  他本以为这会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但到头来他竟然是被那个木叶忍者几乎秒杀?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吗?

  他紧紧抓着手心的泥土,将头颅低垂下去。

  “胜者,木叶忍者日向德间!”

  那名上忍裁判跳出去,高声宣判了结果。

  草隐那边参赛的几名中忍都齐齐脸色一白、眉头紧皱。

  虽然刚刚他们说是草芥那家伙去打头阵为他们获取对手的情报,但眼见着这么轻易地落败,给他们这些接下来要出手的人带去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草芥那家伙……”

  他们盯着名为草芥的中忍背影,脑海之中回忆着刚刚战斗的场景,久久无法言语。

  草芥的实力不弱,至少他们这里敢说稳赢对方的最多只有一小半,但即便是想要赢,估计也没有这么简单。

  日向家族?木叶豪门?白眼血迹限界?

  草隐的忍者们感觉到来自一种名为底蕴的压迫。

  “时源上忍,没想到木叶柔拳居然这么厉害?!”

  久地和也朝着一旁的忍者挥手示意,随即便有人入场将刚刚败于德间之手此时显然无法移动的那名草忍接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他又看向时源感叹道。

  他刚刚已经注意到那个叫做德间的忍者每一掌都将草芥企图反击的查克拉封锁在穴位内,于是就好像一个无法移动的靶子站在原地让他将所有的攻击倾泻出来。

  也就是中了一掌之后就相当于必须要承受后续的一切。

  这就是柔拳的恐怖之处。

  “日向可是木叶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他们的体术都是经过上千年的推演和打磨,然后再配合上他们能看穿一切的白眼,体术克星这个称号确实担得起,不过刚刚那名草忍却还是大意了,不然德间也不会那么轻易得手。”

  时源简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如果刚刚那名草忍不是急于进攻,而是和一开始那样采用比较稳妥的办法和德间不断比拼体术技艺,或许最后的结果还不好说。

  但错就错在他不了解白眼和柔拳的真实威力,于是他略显激进地强硬进攻,于是最后自然就是落入柔拳的场域,接着被封锁身体的查克拉流动,沦为败者!

  “相信这次的失败也会让他成长吧,失败不见的是什么坏事,对于我们这样的忍者来说,能够和日向交手,也是一种快速积累经验的办法。”

  久地和也继续说着。

  “和也,你的属下看来和你一样啊,总是那么冲动和莽撞。”

  天井和真嘿嘿一笑,似乎是在嘲讽久地和也。

  “那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我们武装部的忍者就是需要这样无所畏惧的气势,我已经说过了,失败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只要他在这次失败之后总结出自己的错误并且加以纠正,那么我认为他这次和木叶的忍者对战就不是一无所获!”

  “这也是我让他们参加这次交流的目的!”

  久地和也并没有因为天井和真的话生气,但声音却也在瞬间拔高数分,显然并不是仅仅说给对方听的。

  “好了,我不跟你争这个,继续看吧!”

  天井和真很了解对方的性格,所以立即终结这个话题继续将目光和注意力投入场内。

  时源露出有趣的神色看着旁边的两人,同时也看向草隐那变再次跳出来的忍者。

  “喂,你还能打吗?”

  又是一名中忍,对方跳出来之后先是隐晦地看向天井和真,接着朝着不断喘着粗气的德间说道。

  裁判没有说话,只是看向德间等候对方的回答。

  他的作用仅仅是为每次的战斗写下开始和结束,其余事情都不参与。

  深深地看了一眼对方,德间有些吃力。

  刚刚的那招柔拳法对他的消耗还是蛮大的,毕竟是从宗家的秘术之中演化而来,再加上他之前的对手也不弱,所以此时他虽然还保持着一些战力,但确实有些难以招架眼前的对手。

  “我选择休息!”

  德间举起手朝着裁判说道。

  说完,他就转身走向身后位于战斗场地边缘的两名同伴。

  “对手选择休息,请你重新选择对手!”

  裁判看着没有丝毫犹豫就退回去的德间,眼底还是闪过一丝惊讶。

  对于木叶这些大忍村的忍者来说,似乎天生就无法对某些小忍村的忍者予以尊重,所以他甚至会做出一些逞强的行为来掩饰自身有时候的虚弱,为的就是不让别人觉得自己的忍村不过如此。

  但显然,这名日向忍者兵不是那种傻乎乎的忍者,而这也是忍者应该具备的要素。

  知难而退。

  “既然这样,那么我似乎别无选择?”

  那名草忍看着后退的德间,目光随即投向油女牟田。

  他只是一个中忍,自然不会向特别上忍宇智波鼬发起挑战,所以他的对手此时只有是木叶另外一名中忍。

  “那么,就让我继续踏上德间所走的路吧!”

  牟田的墨镜之上反射出一片白光,高领遮掩下的嘴角轻微上翘,但整张脸似乎还是那副略显苍白和平静的样子。

  “对手似乎是一名忍术型忍者,你要小心一些!”

  宇智波鼬盯着那名草忍,目光在对方身体多处位置流转之后得出一个结论。

  “嗯,我的虫子已经告知一切,充沛的查克拉确实可能会给我带来许多困惑,但这可不是让我后退的原因!”

  牟田迈出脚步,和已经走到近前的德间错身而过,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之中交汇,随即默契地点头。

  “游龙顺五,草隐中忍。”

  “油女牟田,木叶中忍。”

  两人对视一秒,简单介绍自己的身份,然后同时看向站在两人之间的裁判。

  确认双方都准备好,这名上忍也随即叫道:“战斗开始!”

  嗖!

  他说完就立即跳开,将场地留给两人。

  游龙顺五这个忍者在村子的名气比之前上场的草芥要高许多,因为对方来自村子内不多的忍术世家,虽然还没有成为像日向、宇智波这样的家族,但底蕴在草隐也算不弱,所以,比起之前几乎是纯体术的战斗,他知道接下来一定会是一场忍术的对决。

  但迅速跳开之后,他发现两人都没有立即出手。

  “我对你们这样来自大忍村的忍者很好奇,因为你们真的很强!我之前遭遇过许多土隐的忍者,他们层出不穷的忍术让我大开眼界,草隐确实无法与之相比。但最后,胜利的人还是我,我没有血迹限界,但是我拥有着一种名为学习的能力。”

  游龙顺五看着牟田,显得有些神叨叨地说道。

  牟田自然是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平静的眼神盯着对方。

  “草隐的贫瘠让这里的忍者很难成长到极限,所以我希望能够从和你们这样的忍者战斗之中学到更多的东西。”

  游龙咧嘴说道,神情看上去有些激动,这让牟田很是疑惑。

  “游龙是草隐不多的天才忍者,别看他现在仅仅是中忍,但他却已经是开发和改良许多忍术的忍者。”

  时源好奇地看着场内说话的草忍,然后耳边就响起了久地和也的声音。

  他偏头看过去,直接对上了对方的视线:“确实很不错,不过这样的忍者为什么会站到这里,毕竟战斗之中难免有一些损伤。”

  “他说过只有直面忍术才能够真正看到其中的秘密。”

  天井和真说道,同时双眼也紧紧看着那个叫做游龙的忍者。

  “那个游龙可是他们守备部的宝贝疙瘩,据说这次也是执意要和木叶的忍者进行战斗来提升自己对忍术的感悟。”

  久地和也紧接着又说道。

  “这样吗?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忍者。”

  短短几句话,时源便对对方有了一些印象。

  天才在哪里都是存在的,不过因为自身机遇的不同,有的已经在人前现名,有的却还在泥塘之中挣扎试图爬起。

  显然,如果这个叫做游龙的中忍真的如刚刚所说独立开发改良了数个忍术的话,那么这样的忍者绝对是潜力股。

  心中思索着一些东西,时源保持着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