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意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于眼前草忍的变化,牟田并没有太过在意,他继续操纵着虫群扑向对方。

  四面八方的虫群让眼下的草忍没有机会反击,无论他是从哪个方向反击,其他方向的虫群依旧会继续围攻,除非他有什么手段能够一下子解决来自数个方向的攻击。

  时间如果足够或许还有可能,但眼下显然没有那么充裕的时间让他做准备。

  看着双手合十的游龙顺五,牟田露出即将得手的喜悦。

  “看来最后的胜者还是牟田啊!”

  德间站在远处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他已经关闭了白眼,所以他并没有看到此时站在原地的游龙顺五体内依旧澎湃着查克拉。

  “鼬,你怎么了?”

  突然,他偏头看向宇智波鼬,发现后者的神情有些莫测,隐约之间,他察觉到一些不安。

  “那家伙……那到底是什么忍术?!”

  宇智波鼬冷着脸看向已经在虫群漫天围堵下失去身影的那名草忍,脸色显得很震惊。

  “虫群吗?那是油女一族的秘术。”德间以为宇智波鼬问的是牟田使用出来的忍术,虽然隐约察觉到一些不对劲,但还是稍微解释了一下。

  “不,不是牟田,是那名草忍!”

  鼬没有移动自己的视线,轻吐出一句话。

  “写轮眼!”

  不等德间继续说话,他开启了写轮眼,三颗深邃的勾玉出现在他的瞳孔附近,然后按照某种频率不断旋转。

  “有趣的忍术,似乎是遁术和法阵的结合。”

  时源看到游龙顺五此时脚下浮现的一圈泛着亮光的查克拉法阵,不知觉露出一抹微笑。

  他之前也有过类似的假设,就是使用凝结法阵的形式来代替每次释放忍术之时的结印。

  如果凝结出来这样的法阵,那么可以说将会是忍界历史上的一大改变。

  但最后,因为精力有限的缘故,他只是将这种设想记录下来之后便放任不管。

  毕竟对于他目前来说,法阵发动忍术对他的提升已经不够明显。

  但显然,忍界内出现这种想法的人不止他猿飞时源一个,甚至还有人走在了他的前面,已经构建出那种还存在于时源设想之中的法阵。

  嗡嗡嗡!

  虫群发出让人胆寒的声音,下一秒,游龙顺五就将会失去一些行动力。

  可就在这时,突变发生了。

  以游龙顺五的双脚为基点,一圈查克拉扩散出去,接着地面便出现了一圈圈复杂的法阵术式。

  “忍法-法阵之术!”

  唰唰唰--

  半径两米的地面顿时射出无数的细小风遁之刃,它们就好似无数的毛毛雨,从地下涌出,然后激荡向此时即将笼罩游龙顺五的虫群。

  眼花缭乱的一幕出现,游龙顺五所处的地方化作他所掌控的场域,其中忍术不断汹涌,一个呼吸的时间,天空的昏黑便消退。

  之前几乎将他笼罩的虫群无一遗漏地被他的忍术击中并击穿,接着跌落到地面。

  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断响起,他的脚边堆起了一层厚厚的尸体,场面一时之间有些震撼。

  “怎么可能?!”

  牟田惊讶地看着位于游龙顺五脚下不断闪烁的法阵术式,双眼之中浮现一层不可思议。

  好在有着墨镜的阻挡,其他人却也无法看清。

  但事情出现逆转的一幕,还是让人觉得有些戏剧。

  “顺五那家伙,果然是用出这招来了!”

  说话的是一名上忍,他眉头轻皱,目光复杂地看着出现在游龙顺五脚下的法阵。

  “那个忍术似乎目前只有他自己掌握,我之前看过那些术式,比我学会几个上忍级别忍术还要难,完全就是天书,无法看懂。”

  又有一名忍者说话,他是另外的一名特上,从他的话中不难听出一些隐含的话。

  “不过那个忍术他应该还没有完全开发出来吧。”

  “嗯,只是半成品,不过看样子威力不弱,能够做到几乎是瞬发忍术的地步,而且覆盖的范围也很广,这样一来几乎是将身体周围一定范围内的空间化作了自己的领域。”

  “确实,即便是我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那样密集的攻击似乎只有和他进行忍术对轰?”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即便是正式上忍也没有几个比顺五的查克拉要多,所以想要消耗的话估计不行。”

  “那可不一定,你看他此时的状态。”

  另外一人看过去,随即便愣住:“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忍术的消耗这么恐怖?”

  “应该是因为半成品的原因,所以一时之间无法掌握忍术的度。”

  “是了,肯定是那样。”

  两名草隐特上看着场内的游龙顺五,交流了一下意见。

  而在他们说话之际,场内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本以为对方一瞬间将自己的虫群击杀殆尽自己将陷入苦战,本着先下手为强的态度,牟田正打算继续操纵着身后新出现的虫群继续进攻,结果刚刚看着很厉害的对手却一下子举起自己的手示意一旁的裁判。

  “我认输!”

  游龙顺五脸色略微苍白,而听到他说话的那名草隐上忍裁判也微微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些什么。

  “查克拉消耗有些大,继续下去已经失去意义。”

  他迎着裁判的目光又说道,随即脚下的法阵术式暗淡下去。

  “那么,胜者,油女牟田!”

  这名上忍仔细打量了一下顺五,发现后者确实出现查克拉透支的现象,明明在发动刚刚那个忍术前还处于半饱和状态,结果仅仅是一个忍术之后就成为了现在的模样。

  这让他都不由感到心惊。

  虽然刚刚游龙顺五使用出来的忍术让人眼前一亮,但一个忍术的消耗就那么大,似乎显得有些鸡肋。

  听到宣判的结果,牟田还处于愣神的状态。

  不过看着已经主动接触忍术放松下去的对手,他也自然是操纵着虫群回到身体内。

  其实他的消耗也不小,虫群的增殖和他的查克拉有关系,刚刚因为被灭杀了那么多的寄坏虫,所以他不得消耗查克拉加速寄坏虫的增殖。

  这个草忍比他预料之中要洒脱许多。

  他看向对方,说道:“你的忍术,很厉害!”

  这是发自真心的话,那个法阵出现的一瞬间,他仿佛都已经预见了自己的失败。

  “你的秘术也很不错,虫群的集群意识发挥出忍术的力量,果然忍界神秘的地方有很多,今天确实让我打开眼界!”

  游龙顺五也回应着牟田,然后他看向了看台之上站起来的天井和真。

  “没事吧,顺五?”

  天井和真此时说话的语气和之前和久地和也互相嘲讽之时截然不同,温柔得好似一个大娘们。

  这让坐在他右边的久地和也不由泛起白眼,但却并没有说一些多余的话,甚至也是略显担忧地看向位于下方的年轻忍者。

  刚刚的那一幕他们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他们都有些担忧此时游龙顺五的状态。

  “我没事,只是有些脱力罢了。”

  顺五脸色很平静,说完就转身朝着旁边走去,而天井和真则立即朝着一旁的忍者使眼色,于是便有一名忍者跳过来朝着顺五走去。

  像游龙顺五这样的忍者,对于草隐来说可是宝贝疙瘩。

  “顺五中忍,能不能等一下?”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时源开口了。

  他望向已经走出去几步的游龙顺五,脸上浮现微笑。

  一旁,两位部长都疑惑地看向时源,却也没有立即出声说些什么。

  “有什么事情吗?”

  游龙顺五转过来看向时源。

  对于眼前这个来自木叶的天才忍者,他可没有少了解,只是因为身份上的不同,他没有主动向时源说话的念头。

  毕竟像时源这样来自大忍村,还是那种半个忍界都知晓的天才忍者,很难对小忍村的忍者另眼相看。

  “你刚刚使用的忍术,是你自己开发出来的吗?”

  时源询问道。

  “当然!”

  游龙顺五还有些疑惑,但回答之时却坚定有力充满着自信。

  “或许我们下来可以交流一下,我之前有过类似的想法,不过一直没有付出行动,所以今天看了你的忍术,我心中有一些疑惑想要让你为我解答一下。”

  时源没有废话,他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不过客套话依旧需要说上一些。

  天井和真以及久地和也有些错愕地看着时源,似乎是没有想到时源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看样子眼前这位来自木叶的上忍认可了游龙顺五这份在忍术上面的天赋。

  天井和真不动脸色看向游龙顺五,久地和也则是摸摸自己的头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

  “我对时源上忍也很好奇,那么等这里的事情结束我就来找你。”

  “好!”

  游龙顺五这次离开时源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看着对方的背影越看越期待。

  和同样在忍术之上拥有着天赋的忍者交流,对于他来说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尽管对方只是一个来自草隐的中忍。

  天井和真待对方离开之后也没有多说其他的话,仅仅是偏头看了一眼时源。

  对于这件事,他其实还是满赞成的。

  时源的天赋不需要多说,十七八岁的年纪就掌握了熔遁,成为了能够击退雷影的存在,那么和他交流对于顺五来说绝对会是一件好事。

  不过,如果他知道时源内心的小心思之后,绝对会全力阻止两人的私下会面,但很显然,他此时并不能知道后面发生的一切。

  游龙顺五的认输虽然让草隐那边参战的忍者有些诧异,但很快他们却也恢复正常。

  不过这里并不是只有这几名草忍。

  在训练场附近以及更远的地方,还有许多观摩着这边情况的忍者。

  游龙顺五的实力或许在草隐内不是什么顶尖的存在,但是他在忍术上面的才能早就深入人心,虽然知道前者不是很擅长战斗,但眼见着对方落败,心里依旧有些不是滋味,于是许多人都不由叹了口气。

  “那么……”

  那名上忍裁判正准备示意战斗继续,就看到油女牟田主动转身回到木叶那边的休息区,而那个叫做宇智波鼬的忍者则缓步走到场内。

  “看来不需要我多说了嘛,那么草隐这边你们俩谁先来?”

  于是,他直接对着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两名草隐特上说道。

  “我先来吧,让我看看在享誉整个忍界的宇智波是否真的如此强大!”

  其中一名特上对身边的同伴说道,随即率先走出去来到宇智波鼬的对立面。

  “草隐,虎之介!”

  “木叶,宇智波鼬!”

  不需要裁判示意,两人直接互报了姓名。

  “那……”

  嘭!

  裁判举起自己的手正准备将宣布开始的话说出来,耳边就突然传来巨响,他的话自然是卡在了喉咙里面。

  他神情惊疑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举着的手也不知道是放下还是继续保持。

  巨响,估计整个草隐的人都已经听到,而声音响起的地方显然离这边的训练场不远,所以他们这里更是听得尤为清晰。

  “怎么回事?!”

  久地和也唰的一下站起来,他瞪大眼睛看向那处已经爆炸的地方,脸色一沉。

  天井和真也沉着脸看过去,双眼内一片阴翳。

  周围的草忍先是被巨响吓了一跳,随即疑惑地看向那边。

  是敌人打进了村子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故,这样的动静可不小啊!

  场内,已经蓄势待发进行战斗的两人也停下自己的动作,纷纷看向爆炸的方向。

  所有人都不由想到一些东西。

  “去看看那边什么情况!”

  久地和也将自己的呼吸平缓下来之后吩咐一旁的草忍,于是一队忍者随即闪身离开。

  “这样的波动……”

  时源目光深邃地看向爆炸的方向,如果没有看错,那个位置中午的时候他才去过,就是之前跟踪的那名忍者所在的平民区。

  脸色如常,他没有表现出来丝毫的异样,然后很快就收回自己的目光观察着身边两位部长的反应。

  显然,他们似乎都不知情,所以此时虽然极力掩饰心中的愤怒,但显然在接待木叶忍者团的时候遇到这种事情确实让他们这些村子的掌权者觉得被人甩了一巴掌。

  战斗的事情自然是因为那边的情况被暂停。

  几分钟之后,一队忍者赶了过来,不过并不是之前被派出去的那几个,眼下过来的这几个都戴着面具,显然是暗部忍者。

  “两位大人,部长请你们过去,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领头的一名忍者半跪在久地和也以及天井和真的面前,如是说道。

  听到这话,两人交互了一下眼神,都露出意外的神色,显然都联想到刚刚的爆炸。

  “我们马上过去!”

  天井和真回答道,然后对着时源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

  “时源上忍,你看今天就先到这里,村子似乎出了一些事情需要我们过去处理。”

  “那好,先到这里吧。”

  时源点头,朝看过来的宇智波鼬微微示意,随即跟着已经起身的两位草隐部长起身说道。

  “先散了吧,今天就先到这里!”

  能够让暗部直接赶过来,显然事情不小,他们也不敢继续耽搁时间。

  于是久地和也对场内场外的忍者们说道,随即和天井和真朝着村子的中心位置而去。

  嗖嗖嗖--

  随着他们的离开,这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去看看!”

  许多草忍望着爆炸发生的地方说道,这里又消失了许多的身影。

  “看来这会儿是没办法交手了。”

  那名站在宇智波鼬对面的草忍有些遗憾地丢下一句,随即也朝着那边跳去。

  村子内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作为特上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时源上忍,还请这边走,你们暂时回旅馆休息,等那边的事情解决之后再出来吧,避免遇到危险。”

  身后站出来一名上忍对着时源说道,时源没有反驳,示意那边汇合的三人过来,随即朝着之前下榻的旅馆而去。

  他心中有一些猜测,不过需要一些实际点的证据来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