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千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前辈,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宇智波鼬看着时源思索的神色,出声询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这里可是草隐村的,我们也是昨天才到这边,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时源摆摆手,这个时候他自然是不能知道那边所发生的事情,但不妨碍他自己脑补一些东西。

  “这样吗?希望不会影响到我们。”

  鼬点着头,他看出时源前辈已经是知道一些东西,但对方不想说,他自然也就不再继续过问。

  “反正和我们又没有关系,又怎么会影响到我们?大家可都是看到我们在这里,所以那边的一切和我们肯定是没有瓜葛的!”

  德间说道,在爆炸发生的瞬间,他就下意识地开启了白眼看向那边。

  虽然没有看到具体的情况,但他却也是捕捉到一股极其强大的查克拉在涌动,那是一个很陌生的存在,只品论查克拉量的话,也许之前在会议之上见过的数位草隐部长都不见得比那位陌生的忍者强,不过就是那个陌生忍者的查克拉看上去有些古怪。

  “没错,反正咱们就先回旅馆待着,草隐出这么一件事,虽然很明显和我们没有关系,但我们还是要遵守他的规则安分地待在规定区域,免得造成一些误会!”

  时源结果德间的话,继续说道。

  四人加速朝着旅馆而去,后面则跟着几名随行的草忍。

  接下来,一直到天色暗沉夜幕降临,木叶一行四人都安心地待在旅馆内。

  或许是知道几人烦闷,所以草隐这边也准备了各种吃食,看上去十分的丰富。

  草隐大楼。

  天井和真以及久地和也两人进去之后已经过去了数个小时。

  虽然期间有忍者不断进出,但几位部长却一直没有在外面现身。

  “池田怎么样了?”

  天井和真脸色阴沉地看向一名忍者询问道。

  他嘴里的池田正是早上还和时源几人见过面的那位医疗部长池田翔太郎。

  “部长还在昏迷之中,不过已经度过了危险期没有什么大碍,至于什么时候清醒就很难说了。”

  本该是池田坐着的位子此时是空的,说话的那人则站在那个空位置旁边低着头。

  “把之前的情况再详细说一下,趁着大家都在!”

  久地和也沉声道,他的嗓门有些大,突然出现让那名之前回话的医疗部忍者不经吓了一跳。

  “是!是!”

  那名忍者连忙答应几声,随即不断平息着自己的情绪环视着齐齐望过来的几道目光。。

  除了出事的医疗部长池田翔太郎,其他五位部长尽数到齐,这让他有些压力山大。

  “袭击者是千川,不知道为什他好似变了一个人,他将部长带到他的住所,然后就突然出手袭击,具体的原因我们并不清楚,甚至我们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让部长跟他到了那边,不过等我们赶到的时候部长已经身受重伤然后对我们交代了几句话就陷入昏迷。”

  医疗部的忍者将这段已经重新说过几次的话再次说了一遍。

  “你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说话的是科研部部长,他看着那名说话的医疗部忍者,身上透出一股无形的气势压过去。

  “是…是的!”

  这名医疗部忍者仅仅是一名中忍,而且还是那种不善战斗的角色,虽然科研部部长同样是一名不精战斗的忍者,但好歹是上忍,所以在对方的气势下好似鹌鹑一般瑟瑟发抖。

  “好了,他没有说谎。”

  小栗栖隼语气很平静,他是暗部部长,所以早就判断出眼前的医疗部中忍没有说谎,再加上他的人也收集到一些情报可以佐证。

  “那个千川的资料大家应该也都看过了,那家伙几个月前还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下忍,甚至一度将被踢出忍者的行列,但是在最近的一段时间,他好似开窍了一样实力不断成长,更是成为了一名中忍。”

  他继续说道,眉头不担拧动,显然感觉到这个千川很不对劲。

  “从现场的痕迹来看,对方使用的也不是一般的忍术,虽然因为池田的起爆符让那些痕迹都有些变形,但我的人从那些痕迹之中依旧判断出那家伙的大致实力,绝对是一名不下于上忍战力的存在!”

  天井和真捏着下巴,他看向小栗栖隼说道。

  久地和也之前也派人去了现场,所以他也将自己收集的信息报了出来:“嗯,池田的起爆符似乎也让那家伙受了很重的伤,现场除了池田本人的鲜血,还有他的,种种迹象来看他似乎也已经逃出村子,不过那样的伤势,应该逃不远!”

  “我的暗部已经循着那家伙留下来的痕迹追踪出去,不过似乎出了一些问题,暗部没有能够回来!”

  小栗栖隼也点点头。

  虽然天井和真以及久地和也两人离现场很近,但他的暗部其实才是除了那几名医疗部忍者外最快到达的忍者,所以在当时,那几名暗部留下一人转身报告以外就追击出去。

  “那就继续派人追击,不能让那家伙脱离我们草隐的势力范围,不然绝对会是一个祸患!”

  天井和真重重地拍击着面前的桌子。

  “而且,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成长到那种地步,如果有必要,我希望能够将他活着带回来!”

  峰原大輝看向另外几人,眼神有些复杂。

  其他几人听到这话同样是交换眼神,随即点下头。

  大楼内又是射出数名忍者,然后村子各处集结出更多的忍者队伍,他们齐齐朝着村外而去。

  一时之间,草隐内的很多人都觉得有大事发生,有些不安起来。

  不过显然,这些都暂时和在旅馆内吃好睡好的四人无关。

  虽然他们都很好奇,但他们并不能因为好奇就做出一些让草隐这位盟友感觉不舒服的事情。

  嗖嗖嗖--

  “快!”

  “前面有查克拉的痕迹,应该就是前面!”

  一队草忍火急火燎地沿着某个方向前进,然后某一时刻他们察觉到一些异常,领头的忍者瞬间变了脸色对身后的几名队友说道。

  他们再次加速,然后很快就赶到了那处地方。

  “这是……”

  停在树枝上,他们一时之间居然有些不敢下去。

  只见在下方的空地上,几名戴着面具的尸体赫然躺在地上。

  如果仅仅是尸体的话他们或许并不会如此失色,毕竟大家都是经历过生死战斗的忍者,但眼前的这些应该称作是尸块的尸体实在是有些让人感觉莫名恐怖。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名中忍吞咽一口唾液,双腿已经在不经意地微微颤抖,他生出一些退意,显然对他所追击的忍者有了新的认识。

  暗部的忍者实力普遍比他们其他几个部门的忍者强,几乎都是精英中热级别的实力,甚至还有少数的上忍,但就是这样的实力依旧被那个叫做千川的中忍击溃,最后落得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那换做他们呢?

  “打信号,这不是我们能够应付的家伙!”

  领头的忍者回身对另外一名忍者说道,他虽然比身后的队友镇定不少,但眼前好似虐杀的一幕依旧让他们心神荡漾不敢继续向前迈出半步。

  “是!”

  一名草忍从腰间掏出一个信号弹,手一动就打算将尾端的引信点燃。

  但就在这时,他的余光看到一个东西,然后整个人就遁时僵在那。

  “你在干什么?!”

  领头的忍者有些奇怪,但几乎是瞬间他就注意到队友的目光然后心生警惕。

  他的手缓缓摸向腰间,然后整个人也绷紧身体。

  砰--

  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然后同时的,这位领头的草忍瞬间转身刺出自己手中的苦无。

  但这一切都没有丝毫的用处。

  一旁的树杈之上扑出一道黑影,无视掉他手里的武器,直接一只手拽住他的脖子,然后轻易地扭动。

  咔嚓一声脆响,空气似乎都有些凝固。

  这位领头的草忍失去了气息,瞪大的双眼则是表现出他的不敢相信和疑惑不解。

  他显然没有预料到自己连一招都接不下来。

  黑影扑杀过来,一瞬间将队长的脖子拧断,其余两名草忍都身体僵在原地一时之间不敢动弹。

  当他们队长的尸体从黑影的手中跌落到地面,他们才露出惊恐的神情开始想着朝后退去。

  之前那名第一个发现黑影的忍者最先逃跑,但是他刚跳向一旁另外的一棵树,黑影就直接在半空之中将他截杀。

  哗啦!

  就好像是块劣质的麻布被人用力撕扯,接着被撕成两截。

  这名草忍也在半空之中被黑影撕成了两截,然后内脏以及鲜血宛如泼出去的水,借着惯性继续向前,接着洒得满地都是。

  “千川!”

  一名忍者畏畏缩缩地大喊道。

  那是一名年纪不大的忍者,他手里夹着数把手里剑,一副想要战斗却又想要继续逃跑的样子。

  黑影击杀掉刚刚那名草忍之后就落在了一棵树的树枝上,于是他回头看过向说话的那名忍者,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你想怎么死?”

  说话之间,千川将自己的双手举在身前。

  他的双手出现了巨大的变化,细长的指甲好似一把把尖锐的武器镶嵌在他的手上。

  显然,刚刚一下子将忍者撕裂,估计是得益于此。

  不过,这样的手并不是人类应该拥有的。

  来自眼前宛如妖魔的压力让刚刚说话的草忍有些慌乱,他一咬牙,突然加速朝着千川冲来,手里剑作势就要抛掷出:“去死!你这个怪物!”

  呲啦--

  千川消失在树枝上,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将这名草忍的胸口破开一道大口子,颜色鲜艳的东西瞬间倾洒一地。

  “这就是我们一直追求的力量啊!这种美妙的感觉,实在是……实在是太棒了!”

  千川甩掉挂在自己手上的草忍,整个人突然微微颤抖起来。

  一边颤抖,他还一边发出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低语。

  “不过还是要快点脱离这里,虽然这些中忍无法对我造成什么危害,但如果草隐反应过来派出上忍,以我现在不稳定的状态绝对不是对手!”

  “没想到池田翔太郎那个蠢货也有同归于尽的勇气,以前还真是小看他了!”

  没有继续关注被他杀掉或者身体破开打洞依旧还在喘息的曾经的同伴们,他说话之间几个跳跃就消失在远方的天际。

  越渐深沉的夜色是他最好的保护色。

  草隐内并没有什么厉害的感知忍者,他觉得以他目前的实力和能力,一定能够安全地躲开草忍们的追击。

  等他伤好了,那么一切都好说啦。

  到时候,他只会越来越强大!

  想到这里,千川不由发出了让人心悸的笑声,就好似夜晚出没的鬼魂让人感觉胆战心惊。

  很久之后,这里终于是又来了一队忍者。

  他们停在刚刚战斗的地方,都面面相觑地看着对方。

  “看看他往哪边跑了,其他人搜索一下周围的情况,确认还有没有生还者!”

  看着一地的残肢,饶是暗部的忍者依旧是很难保持淡定。

  “这里有一个活着的!”

  很快,几名忍者找到了那名被千川破开身体但却并没有立即死去的忍者。

  “怪物!那……家伙是怪物!”

  被暗部扶起来,这名草忍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智,况且那洒了一地的内脏也在告诉其他人他活不长了。

  “不要管他了。”

  看子自顾自说着一些话的忍者,领头的那名忍者示意同伴。

  本来打算从这名幸存者的嘴里问出一些稍微有点用的情报,但显然,对方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再加上此时的伤势,能够开口说个几句已经算是生命力顽强的表现。

  重伤的草忍确实很快就没有了声音,在回光返照一般朝着几名赶过来的暗部叫喊几下,他终于还是跟着之前就死去的几名同伴一起踏上了死亡之路。

  “不清楚对方从哪个地方跑了,无法找到具体的线索。”

  很快,负责侦察的忍者回来,并且带回来了一个让人不由皱眉的消息。

  “那家伙,是怎么把人搞成这个样子的?”

  一名暗部终于是没有忍住,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跟被野兽撕咬了一般,可他们都是实力不弱的忍者,怎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从周围的痕迹来看似乎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每个人几乎都是被瞬杀!”

  “那家伙的实力真的仅仅是中忍?那他是怎么办到这些的?!”

  “既然线索断了,那就先回去吧!把他们都带回去,说不定会有一些用处!”

  几名暗部交流着,最后是领头的忍者下令。

  于是,几人都忍耐着心中的那丝恶心开始在地上拣取尸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