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合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源上忍,没想到你居然有这样的雅兴。”

  草隐村虽然不大,但村内依旧存在一处后山,站在这里能够俯瞰到草隐的大部分地方,而此时,时源就站在这里俯视着一切。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时源并没有立即回身,他说道:“天井和真部长怎么有时间到这里来?”

  没错,来得人是天井和真,而时源一早就感知到对方的接近。

  “手下的人向我报告时源上忍离开了旅馆,所以我就出来看看,毕竟这几天村子可不太平,顺便也看看草隐的哪里对时源上忍你最有吸引力。”

  天井和真走到时源的身边,和他一同俯瞰着草隐村,然后一边微笑一边回答。

  “我还以为部长不乐意我出来打算把我抓回去呢!”

  “怎么会?时源上忍的话严重啦!之前确实是我考虑不周,因为村子出现了一名叛忍导致将时源上忍你们几位木叶忍者忘记了,我这会儿来就是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

  “这样吗?表达歉意就不必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时源余光瞟了一眼身旁态度良好的草隐部长,露出笑容看过去。

  草隐出了这么一件可以说很重大的事情,他还是能够理解,当然,前提是草隐的态度足够好,不然他也不介意表现出木叶的强势。

  “只要时源上忍你们不介意就行。”

  见到时源并没有预料之中那般借势发作,天井和真明显松了一口气。

  “那名叛忍弄出来的动静不小啊,我即便是这几天都待在旅馆内依旧能够听到一些风声。”时源盯住面前的草忍,很随意地说道。

  天井和真有些尴尬,毕竟堂堂一个忍村居然被一名叛忍搞得鸡飞狗跳,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很快就能够解决,之前因为许多意外的发生所以才迟迟没有结束,时源上忍如果不急的话请再安心等待一两天的时间,到时候我们双方的交流还会继续进行,区区一个叛忍并不碍事。”

  听到对方自信且坚定的话,时源微微一愣。

  如果不是他在这几天的时间内虽然本体没有离开旅馆但分身依旧还是外出收集到一些情报,再加之牟田的虫子和德间的白眼也同样获取到一些信息,不然他听到对方的话可能还真的信了。

  时源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这让天井和真脸色发红,不由移开对视的视线看向下方的村子。

  “其实我本来打算向贵方辞行,但现在和真部长既然说很快就能够解决村子的动乱恢复我们双方的交流,那么我就再继续等等好了,不然没有完成任务就回去总感觉有些不安。”

  时源伸了个懒腰,显得很轻松。

  “嗯,那就请时源上忍多担待,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向我们提,能满足的尽量满足。”天井和真把态度放的很低,说话的时候还微微颔首示意。

  “好的,没问题,那和真部长你继续去忙吧,我想村子里的那些忍者很需要你的指挥。”

  目光看向草隐村内活动着的忍者,然后目光又逐渐移动到村子之外的那片森林,时源如是说道。

  “那……嗯?”

  天井和真正打算继续说话,身后就出现一名暗部忍者的身影,他直接停下一切动作看过去。

  暗部落到两人身后几米的位置,然后半跪在地上看向天井和真:“和真大人,栖隼大人让您立即回去,久地和也大人出事了!”

  他看着天井和真,语气显得有些沉重。

  而话一说完,时源能够明显感觉对方的身体微微一抖,而他自己也心里一惊。

  就地和真出事了?

  是因为追击那名叛忍吗?那家伙,居然这么强?

  虽然没有和就地和真交手,但从之前的相处观察下来,他还是很认可对方的实力。

  “发生什么事情了?”

  天井和真急忙追问,声音不由提高数分。

  他的心底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久地大人受了伤,不过问题并不大,在医疗忍者的救治下已经基本恢复,不过他带回了一些情报,所以让大人您快点回去。”

  暗部先看了一眼站在天井和真身旁的时源,然后没有丝毫隐瞒的说道。

  听到久地和也的情况,天井和真明显放松许多,整个人也镇定不少,他的脸上浮现许多复杂的神色,接着微微一正。

  “那我们立即过去!”

  说话间,他微微对时源点头就打算离开,但暗部并没有立即动弹。

  “怎么,还有什么事情?”

  看到眼前这名暗部起身之后没有离开的打算,天井和真皱眉道。

  “栖隼大人让我把时源上忍也一起叫上,说是要商量一些事情。”

  那名暗部忍者很快就给出答案。

  而听到这话,处于吃瓜状态的时源一怔,随即疑惑地看向那名暗部忍者。

  “找我商量一些事情吗?”

  “没错,大人让我也邀请时源上忍你一同过去。”

  天井和真显然也对这个要求感到不解,但却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他看向时源:“既然这样,时源上忍你有没有这个兴趣和我们一起过去?”

  “那走吧,正好休息了几天有些无聊,如果草隐有什么用得上的地方我尽量出点力,毕竟我们可是盟友。”

  突然被邀请加入属于草隐的高层会议,时源一开始是惊讶的,但很快就又释然。

  那名草隐叛忍之于草隐,实在是一个不小的祸害,再加上刚刚久地和也也受了伤,事情显然已经到了一个很难解决的地步,那么草隐这个时候邀请他这位做客草隐的强大战力也算说得过去。

  再一个,他对那名叛忍的事情很好奇。

  这几天的时间内,他已经确定那名叛忍就是那天给他一种异样感觉的那名忍者,所以即便是草隐不邀请他,他也会暗地里做些调查或者采取一些行动。

  “多谢了!”

  时源没有丝毫犹豫的回应让天井和真咧嘴一笑。

  他脚下一点便从站立的崖壁上一跃而下,显然心中十分挂记那边的情况。

  时源没有拖沓,迅速跟上,而那名暗部也紧随其后。

  很快,几人就到达草隐大楼。

  这里的气氛显得很压抑,这是时源一进入这里就产生的感觉。

  更多的守备忍者,更多的暗哨,而且每个人都不轻松,脸上的表情很严肃,一副面对极大危险时的神色。

  事情看上去比他想象得要严重许多。

  时源跟在天井和真的身后不断朝前走,同时也不断从周围的忍者身上收集一些情报。

  又来到之前就来过的那处会议室。

  而草隐的其他几位部长已经坐到属于他们的位子上。

  时源先是看向空缺的一处位子,那里原本属于医疗部长池田翔太郎,但因为被袭击的事情,对方此时还躺在医院之中处于昏迷状态。

  落座后,会议室内只剩下四位草隐的部长以及他。

  时源并没有直接开口说话,而是耐心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环视着其他几人的表情和神色。

  之前那名暗部提到受伤的久地和也,时源自然也是注意到。

  前者的一只手臂被包了起来,浑身也都透出一股草药味。

  精神有些萎靡,但状态还算不错。

  他仔细感知了一番,随即得出结论。

  “让时源上忍见笑了!”

  久地和也注意到时源打量他的目光,咳嗽一声之后朝着时源说了一句话打破了会议室的平静。

  “这也是那名叛忍弄出来的?”

  时源明知故问,算是接下了对方丢过来的话匣子。

  “是的,我大意了,而且那家伙的状态很不对劲,所以一交手之后吃了一些亏。”

  眼神阴狠地看着自己的受伤的地方,久地和也周身的气压都变得极低,显然心中有一团无法熄灭的怒火。

  “和也,你把具体的情况说一下吧!”

  科研部部长峰原大輝示意道,他看着时源以及天井和真,脸上的表情很沉重。

  “好!”

  “事情是这样的……”

  先沉吟片刻似乎是在思索怎么讲诉,然后久地和也就将自己怎么遇到对方然后又是如何和对方战斗,最后又是怎样在受伤的情况下将对方击退的情况十分清晰地描述了一遍。

  当他把一切都说完,时源和天井和真陷入了思索,而另外两人明显之前已经听过一遍,所以看上去并没有太吃惊,而是等待时源他们回味一下再开始讨论和发表自己的看法。

  “那家伙,有这么强?!”

  天井和真深吸一口气,按照久地和也的描述,对方并不是靠着偷袭得手,而是凭着硬实力影刚将久地和也打伤。

  这就有些恐怖了!

  作为武装部的部长,久地和也的实力在村子内至少能够排进前三,而他也不敢说能稳赢和也,但现在那名叛忍却却做到了。

  虽然按照刚刚的说法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久地和也自己错估了对方的实力,但这却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那个叫做千川的叛忍,实力应该是达到了他们这几位部长的程度。

  之前池田翔太郎虽然被对方重伤并陷入昏迷,但那明显是偷袭所致。

  然后就是追击的草忍也被对方击杀,于是草隐就将千川的实力定位在上忍的层次,但大家都清楚,上忍和上忍很明显时不同的。

  如果说已经达到几位部长的程度,那么对方的危险程度就不得不再次提升。

  难怪栖隼要将时源请过来,如果有对方的帮助确实要好应对许多。

  想到这里,天井和真用余光扫了一眼坐在对面单独一个位子的时源。

  “很强,而且从我的观察来看,他似乎还在不断变强?按照之前那两个被重伤的上忍的描述,千川那家伙不可能这么厉害,排除他即便是在疯狂逃亡之时都在隐藏实力,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短短几天的时间又变强了!”

  久地和也回答道,他话里所传达的信息很重要,如果确定这是真的,那么事情的性质就又会严峻许多。

  “有些夸张了吧,实力怎么可能几天就增长到肉眼可见的地步。”

  峰原大輝不敢相信,语气满是不愿意承认这个猜测的质疑。

  “这仅仅是我的一些猜测罢了,当然如果你觉得在不断逃亡的时候他都能够游刃有余地隐藏实力,那么也就只有这两种可能,这样的话意义就又不一样许多。”

  面对峰原大輝的质疑,久地和也没有多争论什么。

  他和千川交过手,所以他只是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参考,他不能控制别人的想法。

  听完久地和也的话,峰原大輝也知道无论两种情况之中的哪种,反正都无不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个叛忍身上不可控因素多了许多,他们出手成功的概率在下降。

  如果一个不慎,或许草隐会在这次事件之中出现重大的变故。

  一个实力这么强劲的敌人惦记着草隐,想想就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这也是刚刚达成统一意见将时源带进来的原因。

  最好就是将那名叛忍在短时间内解决掉,不能让对方有机会离开草隐的势力范围等候以后的反噬。

  “追击他的忍者除了被遭遇杀掉的,我的暗部已经统计出一些数据,其中有几名精英中忍并没有被找到尸体,同时也没有收到他们传回来的信息,所以是陷入了诡异的失联状态。”

  小栗栖隼看向其他人,他总感觉追击叛忍队伍之中消失的几名忍者和对方实力增长有很大关系,所以在说到这件事的时候他不得不提出来,这很无厘头,甚至一点站住脚的根据都没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就是他作为暗部部长的一种感觉,所以他选择相信自己。

  “刚刚久地也说道那家伙在战斗的时候已经不具备人形,称之为野兽或许才更恰当,而我的人在搜索他曾经的住所以及这两天搜捕之时在某些地方也发现了一些端详,虽然大部分的阵法术式都被破坏,但从保留的痕迹推导来看那似乎是一种比较邪恶和复杂的东西,可能就是他实力增长的原因。”

  他又继续说道,略显黝黑的皮肤显得整个人极其阴沉。

  “没错!在战斗的时候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让我吃掉你,这样我就能够变得更加强大’!”

  栖隼的话似乎让久地和也回忆起一些什么东西,于是,他用另外一只手完好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显得有些一惊一乍。

  “那些阵法术式我从未见过,但那些东西都不是关键,应该还是另外的某种忍术才是一切的核心。”

  峰原大輝是科研部部长,刚刚小栗栖隼所说的东西其实都是从他的那里获得的,所以他才是最了解的人。

  他一边说,还一边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似乎在回忆和思索。

  “这样吗?”

  天井和真感觉自己毫无头绪,一切都仿佛笼罩在迷雾之后完全看不清,有些模模糊糊的东西闪现,但是他无法从现有的情报之中将其具体成一件完整的东西。

  “时源上忍,你有什么看法,我们邀请你过来也是想要请你为我们参谋一下,毕竟敌人的忍术有些叵测,而你来自木叶,见多识广。”

  久地和也看向时源,征询道。

  其他几人也明显将自己的目光投向时源,显然是想要听听时源的意见。

  “我吗?也没有什么头绪。”

  时源摇摇头,从只言两语就将对方的底摸清楚,即便是穿越者也无法做到,况且火影的剧情里面并没有草隐这一处,不说他并没有熟知所有剧情,就算是熟知剧情估计也没法此时理清思路。

  “也对,是我们想多了。”

  久地和也看着时源的表情,随即也反应过来。

  “时源上忍,那名叛忍现在已经进入了草隐周围的那一片森林,凭借我们目前的追踪手段已经很难继续清晰捕捉到对方,所以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帮帮忙?”

  时源心中一凛,接下来估计才是草隐邀请他过来的真实目的,而他一听到这话也算是基本猜测到一些东西。

  他观察到草隐在感知和侦察方面并没有多强力的忍者,或者那个叛忍对草隐的这一切很熟悉,所以在追捕的过程之中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最后花费大量心血依旧是摸摸对方的屁股。

  诸多因素思考下来之后,寻求木叶的协助或许是最好的办法。

  “哦,不知道怎么帮?”

  时源看向说话的暗部部长小栗栖隼。

  “听说日向和油女都是侦察和追踪方面的好手,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借用时源上忍你的那两位部下。”

  小栗栖隼看着时源,脸上露出一个难看的微笑。

  这是时源第一次看到这位草隐的暗部头子露出笑脸,不得不说还真的不适合他,因为有些吓人。

  这在时源的猜测中,但他也没有立即给出答复。

  “当然,我们不会让时源你的那两位部下陷入危险的境地,只需要为我们追踪到那名叛忍,剩下的其他事情都由我们自己做,事情结束之后我们也会给出让木叶满意的报酬。”

  小栗栖隼和时源对视着,然后这位暗部部长又接着说道。

  “报酬什么的自然是不需要,作为盟友,能够为草隐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自然是应该的。”

  这话一说,自然算是答应了草隐这边的请求,但报酬什么的自然依旧是不会少,木叶可以客气,但草隐不能不给。

  “那就多谢时源上忍了!我们再聊聊后续的事情……”

  几位部长都很高兴于时源的爽快,互相看了几眼之后也露出笑容,于是几人又针对接下来的合作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商谈。

  也不是什么需要精密讨论的事情,反正就是时源这边排除德间以及牟田加入到草隐的部队之中进行追捕,危险其实并不大。

  不过时源却也有一个条件,就是让宇智波鼬也参与进去,说是对他的一种锻炼。

  毕竟小队三人就只剩他一个待在旅馆确实怪可怜的,至于锻炼什么的,时源其实也并不觉得有什么锻炼的意义,区区一个上忍,对于鼬来说没有什么挑战吧?

  如果不是村子内的某些原因,开启三勾玉的宇智波鼬早就是上忍。

  一番探讨结束,算是确定了接下来的事务。

  “既然这样,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

  为了确保事情完美且快速的结束,几位部长以及时源都会参与到这次行动之中。

  “没问题!”

  所有人都从位子上站起来。

  而起立的时源,露出久违的期待笑容,这次任务太过无聊,终于是找到一些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