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伏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躲开来自时源的突袭,卑留乎也操纵着怪鸟不再攻击,就那样煽动着翅膀悬停在半空之中。

  阴狠地看着下方的人,他冷声说道:“木叶果然盛产天才,像你这个年纪,我竟然已经不是对手。”

  “猿飞时源!我对你很感兴趣!”

  “卑留乎阁下,我对你同样很感兴趣,所以你不打算下来继续聊聊吗?”

  时源看着怪鸟,语气完全没有那种战斗中的紧迫感,反而就好像是在邀请友人过来聊天一般轻松。

  如果不是眼前的通灵兽,或许他已经将卑留乎拿下,对方目前的实力并没有他想象之中那么强。

  对于时源的话,卑留乎没有太在意,他自然没有蠢到明知不是时源对手还要逞强下去的地步:“你和我熟悉的某个人还真的很像,都是这样无厘头,即便是战斗之时都时不时说些让对手恼怒且不知为何物的话。”

  时源摸摸自己的头,露出一副被人夸从而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那么阁下是想要逃跑咯?”

  “不知所谓的家伙!”

  卑留乎有些恼怒地说道,脚下的怪鸟也发出类似的鸣叫,双翅振动间就好像要再次对时源出手。

  时源眯着眼看着半空,没有被这一幕吓到,反而是晒然一笑,道:“那好吧,阁下想要跑我确实拦不住,那么希望下次见面能够快点到来。”

  这明显嘲讽意味的话自然让鸟背之上的卑留乎脸色一沉。

  不过形势不容许他有其他行为,他压着心中的恼怒,道:“我记住你了猿飞时源,希望下次见面你还能像现在这样神气,那不会很久!”

  “希望是这样!”

  时源低声说道,显得有些遗憾。

  这次没办法直接拿下卑留乎而让他跑掉,那下次见面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最重要的是目前似乎是对方的虚弱和成长期期,越到后面对方的实力和警惕绝对会增强,想要顺利地拿到鬼芽罗之术就不会那么简单。

  嗖--

  怪鸟双翅一振,毫不停留的朝着远处掠去,时源也感觉一直停在自己身上的那道目光随即消失。

  抬头望着转眼间就已经化作一个小点的卑留乎,他露出一丝不甘心。

  不过,几分钟之后他便又平复好心情。

  有的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有曲折才有最终的快乐。

  一件事为什么会变得那么让人期待,不就是因为完成这件事的时候会出现各种难以预料的事情吗?

  时源走到之前卑留乎停留过的地方。

  目光一扫,他看到地上留下的许多血迹。

  他没有流血,那么这些自然就是来自卑留乎,这种来自对方的鲜血,研究价值还是不低,依据他目前的手段,说不定能够从中发现一些奥秘。

  手法娴熟地将地面沾染鲜血的泥土刮起,然后装到随身携带的试管内并封印进卷轴。

  确认没有遗漏之后,时源又站到崖壁位置看向远处深林的战斗。

  如他所料,那名草隐叛忍虽然多次使用鬼芽罗之术同化了许多忍者,但他并不是无敌,反而因为他没有对吞噬目标进行精挑细选导致在身体内留下了许多隐患。

  良久,他从上面一跃而下,朝着那边跳去。

  既然暂时没有能够在卑留乎这边拿到鬼芽罗之术,那么就静等以后好了,反正他对所谓的鬼芽罗之术并不是势在必得,只是想要收集过来做下参考。

  远处,踩在鸟背之上的卑留乎在飞出去很远之后突然跌倒在鸟背之上。

  “哇!”

  一口淤血被喷出,直接将蒙在嘴边的绷带染红,而他的脸色也在瞬间苍白数分。

  他将自己一直捂在胸口的手移开,露出一个硕大的血洞。

  透过血洞,能够看到里面颤动的内脏。

  不过,在血洞周围有着无数的肉芽抽动,于是伤口不断愈合缩小。

  “真是狼狈!没想到许久之后遇到的第一名木叶忍者就让我这么难堪,猿飞时源……”

  他跪倒在鸟背喘息良久,才终于是缓过一口气。

  身上的伤都是时源最后那一下熔遁造成的,而熔遁的强大,也让他内心的火热无比剧烈。

  “看来得将计划提前才行,我已经等不及!”

  从跪倒的姿势唰的一下变为瘫坐,他的眼神也深沉地不断转变。

  怪鸟似乎感知到卑留乎的想法,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随后翅膀猛然煽动,速度也迅速拔高一截消失在天际。

  ……

  千川看向此时落到久地和也身后的三名忍者,目光先是在宇智波鼬的身上流转一圈,接着就又注意到站在鼬身旁的德间。

  他眼前突然一亮,脸上的表情变得猖狂起来:“没想到这次木叶的队伍里面居然有两个血迹忍者?”

  说完,他舔舐一下嘴唇,就好似看到猎物的猎食者。

  听到这话,德间和鼬都不由紧锁眉头。

  特别是鼬,他已经听过数遍这话。

  眼前的敌人似乎对血迹限界有着一种谜一般的痴迷,而且从对方的话中还可以推测出,对方似乎觉得自己能够获得血迹。

  这就很不对劲。

  血迹之所以稀缺和宝贵,就在于它不会被外人夺取。

  当然,像卡卡西前辈那样的存在只是少数。

  但眼前的敌人凭什么有那种自己绝对能够获得血迹的念头?

  “你们小心点,他好像对你们打上了注意!”

  久地和也用余光看向身旁,到目前为之他们都还没有搞清楚千川变强的原因,所以不得谨慎。

  “明白!”

  “千川,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之前被忍术打中留下的伤痕也已经恢复,久地和也沉声质问道。

  千川咧嘴一笑,当然,如果说将嘴巴张开到近乎耳朵位置也是咧嘴的话,此时的他看上去也不是那么惊悚。

  “我的目的?”

  “曾经被你们所有人瞧不起的我,现在已经成为你们的噩梦了吗?”

  他反问道。

  “哼!”

  “你还不配!”

  就在这时,又是一群忍者靠过来,为首的是小栗栖隼以及天井和真,而说话的是天井和真。

  “嗯?”

  千川偏头看过去。

  越来越多的忍者,已经让他感觉到威胁,但奈何他一开始没有突围出去,现在就更加困难。

  “他就是千川?!”

  小栗栖隼落到久地和也身边,看着千川的目光有些不确定。

  比较和他看到的照片真的很不一样,而且这气势和之前掌握的情报差距也很大。

  “是他,他不知道为什么又变强许多,就好像一个怪物。”

  天井和真说道:“看着确实很像怪物。”

  几人的交流并没有避讳被围住的千川,所以千川听到之后很不爽,又是他低吼道:“看来都来齐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使用鬼芽罗之术后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和他见到的那个叫做卑留乎的忍者有很大不一样。

  所以,此时被几人用一种看怪物的目光盯着,他内心的怒火唰的一下就升起来。

  支援的到来,让久地和也底气十足:“你待如何?!”

  “杀!杀掉你们!”

  千川的五官近乎扭曲,随后直接朝着一旁的草忍冲过去。

  之前因为看到他受伤之后不正常模样的草忍在一大波援军赶来之后也稳定下来情绪,于是他所面对的草忍就好似人海一般层层叠叠将他包围。

  没有别的说头,他直接先下手为强!

  他不认为就凭现在的他的能够将这些人都杀掉,所以他的意图就是突破包围冲出去。

  虽然脑海之中充斥着更多大胆和疯狂的想法,但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那样做。

  呲啦--

  在草隐那几名暗部干过来之前,千川破开了挡在自己身前的一名草忍的胸膛。

  后者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直接倒在地上失去气息。

  “散开!”

  小栗栖隼第一个反应过来,而千川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不由收缩一惊。

  这样的对手,除了他们几个部长以外,其他人来了也都是白给。

  都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吗?

  唰唰唰--

  周围的草忍很听话的后退,和千川拉开距离,而以小栗栖隼为首的几名上忍则再次将千川包围。

  “鼬,我们似乎不需要出手了!”

  德间望着那几名有过一面之缘的草隐部长,挠挠头,说道。

  鼬点点头:“嗯!既然草隐的援兵已经赶到,那我们确实没有必要继续加入进去。”

  跟着其他草忍,三人很快退到一个安全的位置。

  中间的战斗已经开始,草隐这边的数个上忍对阵千川一个叛忍,而其他草忍则在周围掠阵给予适度的压力。

  “欸?前辈去哪了?”

  突然,德间无意间看向之前时源待着的地步,一下子就发现后者失去了踪影。

  于是他有些奇怪地说道。

  牟田和鼬随即看过去,都没有再看到时源的身影。

  牟田轻声说道:“前辈可能有事去别处了吧!”

  “大概吧!”

  鼬环视一圈,却突然注意到远处山顶位置似乎有战斗的波动,不过因为距离太远,即便是他也是很努力才看到一丝异样。

  会是前辈吗?

  他收回目光,按捺住离开这边去那边看看的冲动。

  如果真的是前辈,那么他就更该待在这里,因为时源前辈明显不愿意让他参与进去,所以刚刚才会同意他们过来协助草隐。

  “不过你们以为人多就能够战胜我吗?”

  千川环视周围的几名上忍,轻蔑地说上一句。

  “上!”

  久地和也直接冲过去,眼看着草忍被对方杀死,让他的愤怒完全压制不下去。

  看着朝自己冲过来的久地和也,千川的抬起手臂:“可笑的家伙!”

  他要一拳将草忍的信心击溃。

  就在这时,他突然察觉到久地和也挂在嘴角的一丝微笑。

  于是他身体一僵,暗道不妙。

  目光一转,他看向其余几名草忍,果然,其他人趁着他的注意力被吸引,已经完成了忍术的结印。

  “火遁-大火球之术!”

  “风遁-大风吹!”

  “土遁-土隆枪!”

  “土遁-黄泉沼泽!”

  以小栗栖隼为首的几人释放出忍术。

  先是千川所立之处化作沼泽,这使得他很难躲闪和移动。

  接着风火遁术相加,直接将他笼罩包裹。

  最后,在火焰的掩饰后,土隆枪悄然从地下伸出,一路朝着千川的位置延伸。

  其实千川对于倾巢而出的草隐来说并不是什么难对付的角色。

  如果他能够苟住不出来,那样或许对草隐的威胁还会更大,毕竟是一个成长速度奇快的敌人,未知总是恐怖的。

  但现在,千川不仅再次现身,还被他们团团包围。

  那么,闹剧就将结束。

  或许付出的代价有些大,但千川今天绝对不可能走出这里!

  之前吸引千川注意力的久地和也跳身回到阵营内。

  他盯着前方,想要进一步看清那边的画面。

  但忍术的遮掩效果实在是太高,他只能听到来自烟雾和火焰之中的惨叫。

  待一切消散,千川再次出现在几人的面前。

  浑身都凄惨无比,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站立。

  “哈哈!你们就只有这点本事吗?”

  他露出嘲讽的笑。

  不过,就在他说完话的下一瞬,数把苦无插进他的胸口。

  “呃!?”

  低头看去,苦无末端还缠着起爆符。

  嘭!

  爆炸瞬间吞噬掉此时脑子不太灵活的千川。

  “是峰原大人!”

  周围,一些草忍认出投掷出苦无的是峰原大輝。

  整个草隐,也只有对方的忍具威力如此大,毕竟是科研部部长,本身实力不弱的情况下,最擅长的就是忍具方面的战斗。

  “啊!”

  千川发出更加凄厉的惨叫。

  再次现出身形,他的胳膊已经断掉一只,胸口也是皮开肉绽。

  接下来的剧情就很简单。

  草隐这边依靠忍术的优势不断发起进攻,也不给千川近身的机会,就是互相之间配合着忍术将其压制。

  “结束了!”

  宇智波鼬将之前拔出来的忍刀插回去,脸上无惊无喜。

  德间也一副没意思的表情:“真惨!”

  牟田没说话,推了一下墨镜。

  千川目前的个人实力确实很强,但依旧架不住草隐这边数个上忍联手攻击。

  虽然极力反抗,但却在连番的进攻中被打得不断后退。

  身上的伤更是不断增加和加重。

  最后,草隐这边付出一些代价之后终于是拿下了叛忍千川。

  跌倒在地,气息更是极度不稳定,千川双目无神地低语:“不会的,不会的,我还没有成为最强的忍者!”

  “现在你应该能给告诉我们你变强的原因了吧?是谁在帮助你?”

  峰原大輝对这个很感兴趣,一开始他就不觉得千川这种平民出身且一直以来平平无奇的家伙是靠着自己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所以,他的背后一定是站着另外的忍者。

  而他那个忍者如果是隐藏在草隐内部的忍者的话,对于草隐才是真正的大患。

  “哈哈!”

  千川大笑,他的双手要么被炸断,要么在刚刚的战斗中被砍断,所以此时竟然已经没有手臂。

  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叫嚣。

  “想知道吗?”

  “可是我就是不告诉你们!”

  众人的脸色都变得极难看,久地和也更是差点将牙齿咬碎。

  峰原大輝还算镇定,他脸色微沉:“不说?我会让你开口的!”

  此时的千川没有了一开始的气焰,在被数个至少是同等级层次的忍者围攻之后,他此刻的已经被完全打自闭。

  如果不是草隐的各位特意留他一条命,在战斗之中无论他有多怪异,绝对都不够死。

  他之所以危险,就是他没有被草隐堵住,而一旦被堵住,那抱歉,别看草隐仅仅是一个小忍村,但也绝对没有他好果子吃。

  科研部部长峰原大輝,千川在他还是下忍的时候就有所耳闻。

  整个草隐最不能惹的人是暗部部长小栗栖隼,因为他杀人不需要理由,说你有罪就是有罪。

  而排在之后的人不是看上去脾气暴躁的久地和也,也不是看着不好相与的天井和真。

  而是逢人说话都带着笑意的科研部部长峰原大輝!

  无他,科研部的名字是最近几年才改的,而在这之前,科研部的名字叫做刑审部,完全是两个前后不搭嘎的部门。

  “本来还不觉得自己会用到这招,看来今天是必须用了,我可没兴趣让你们把我抓回去审问,那么即便是死我也要带上你们!”

  说话间,千川的身体开始不规律地鼓动。

  他发出痛呼,但双目赤红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

  “不好,快躲开!”

  小栗栖隼对站在千川两边束缚千川的暗部忍者叫道,同时也立即转身朝着身后跳去。

  久地和也等几人的反应也极快,齐齐朝着后方退去。

  嘭--

  当人体膨胀到一种程度的时候,那么最后的结局也将是像吹气过多的气球。

  时源从那边刚回来,于是他便看到让他有些晃神的一幕。

  漫天的碎肉就好似下雨一般朝着脸上盖来,五颜六色分不清是鲜血还是什么奇怪汁水的液体也无孔不入地洒向四周。

  “我擦!”

  他爆出许久没有过的粗话,身法灵敏地躲到一棵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