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香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家伙……”

  久地和也抹了一把脸上的东西,表情很阴沉。

  站在身旁的峰原大輝更是浑身颤抖。

  他没有想到千川居然有这么大的决心来反抗草隐。

  有关对方叛逃之前的一切情报,他都有看过,不外乎因为弱小受到许多的排挤,但这不就是草隐的常态吗?至于当场爆炸什么都不给草隐留?

  其他人都面面相觑,算是被刚刚发生的一幕搞得有些懵。

  “打扫战场,救治伤员!”

  最后,小栗栖隼下令,许多草忍才又靠近过来。

  天井和真看到躲在树后的时源,上前说道:“时源上忍!”

  时源从树后走出来来到几人的面前,没有丝毫的怯场:“看来这边已经结束,倒是草隐的损失不小。”

  “叛忍伏诛就行!”小栗栖隼回头不咸不淡地回上一句,不过从他说话之时轻微颤动的眉头还是能够清楚他最真实的想法。

  和几位草隐的部长简单聊了几句,时源又将目光看向站在一边的鼬三人。

  “你们没事吧?”

  “没有没事。”鼬看向时源,他察觉到时源的身上有战斗的痕迹,这和他刚刚看到的一些迹象差不多一致。

  “也不知道那个家伙是怎么回事,总感觉很怪异,而且他对我和鼬似乎都很感兴趣。”

  能不感兴趣吗,你们可是忍界都极其又名的血迹限界……时源瞟了一眼说话的德间,后者在千川死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之前被怎样的存在盯上,所以此时说话之时无比轻松。

  “那家伙的情况比较复杂,等草隐有结论你们应该就知道了,当然,前提是你们到时候还有兴趣。”

  摆摆手,时源朝几名部长微微点头,随即就示意几名还愣在原地的忍者跟上,直接朝着草隐村的方向走去。

  时源的话明显隐含更深层次的消息,这点,鼬很好奇。

  于是,在几人离开草忍的附近后,他朝着时源询问道:“前辈,你似乎掌握了一些关键的信息?”

  继续在前面跳着,时源含糊地点点头。

  他本来不打算说下去,但转念一想这并不是什么机密的东西,他大可不必这么谨慎。

  “这件事,和木叶也有关系。”

  “啊?”

  “怎么会?”

  德间和牟田身形一个不稳,特别是德间差点脚下一滑从树枝上掉落下去。

  “我还没有说话呢,你可别这么激动,我说和木叶有关系是因为我刚刚遇到了一名木叶曾经的叛忍,他的名字叫做卑留乎,你们或许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他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叛忍,而是当初和木叶三忍同过队,最后因为某些禁忌而叛出木叶的强大忍者!”

  神色不变,时源简单说了一些知道的情报。

  “卑留乎?”

  包括鼬在内的三人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毕竟不是一个辈分的忍者。

  “嗯,卑留乎!”

  念到这个名字,时源的脸色一沉,他又想到刚刚被对方逃走,自己几乎一无所获的场景。

  沉吟片刻,他又继续说道:“那个草忍变成之前那个样子,卑留乎要负很大一部分的责任,特别是使他变强的忍术,就是直接来自后者。”

  “忍术?”

  德间一脸疑惑,其余两人也一边保持着速度,一边看向时源。

  “鬼芽罗之术!”

  “这个忍术也是当初卑留乎叛出木叶的原因,比起我们熟知的三忍之一大蛇丸,卑留乎是更早就在村子内使用人体进行实验的忍者,也是一个疯狂的禁术研究者!”

  “人体实验?!”

  鼬猛然瞪大眼睛,这么一来他就能够接受为什么刚刚那个草忍战斗的时候那么不正常。

  虽然人体实验让几人都紧锁眉头,但德间明显对时源嘴中所说的那个禁术有更大的兴趣:“这个鬼芽罗之术,前辈了解多少?”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八卦一下,增长知识,这是他的内心想法。

  “根据情况,我猜测这个忍术应该具有吞噬同化忍者的作用,像你们刚刚看到的那个千川,估计就是对草忍小过手,所以才能够在短时间内从下忍成为媲美精英上忍的存在。”

  嘶--

  鼬一早其实就有所怀疑,但此时听到时源讲出来依旧被惊讶到。

  “难怪……”

  德间和牟田对视一眼,随即默然地点着头。

  他们都察觉到那个千川体内查克拉的异常,但却一直不晓得具体的原因,现在这么一说他们也就基本释然。

  但,吞噬同化忍者,这个名为鬼芽罗之术的忍术,竟然如此邪恶和恐怖?!

  “而且它还能够剥夺被吞噬者的血迹限界,所以刚刚那个草忍对你们上心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吧。”

  “这就是后知后觉的福气吗?”

  “或许吧,不过那个忍术也没有你们想象之中那么恐怖,忍术的想法或许很不错,但却有很多缺陷,这里面我了解的有不多。”

  鼬见时源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欲望,随即转移话题:“那接下来我们还要继续留在草隐村吗?这次他们的行动损失不小,估计也没有和心情继续和我们交流。”

  时源点头,道:“确实是这样,刚刚看那几个草隐部长的脸色确实也很严肃,即便留下来继续交流估计也没有意义,倒不如快点回去。”

  “一切前辈安排!”

  “嗯!”

  ……

  又是两天过去,期间草隐还在大力追查千川叛忍这件事。

  按照推断,他们有理由怀疑站在千川背后的是另外一名隐藏极深的忍者。

  而千川或许仅仅是都对方推出来试探草隐的棋子。

  但追查一无所获,千川背后的人,他们连一根毛都没有看到。

  花了大力气追捕千川,但最后一切就又随着对方的自杀而失去所有线索。

  如果还留着全尸的话或许还有个其他说法,毕竟现在忍术这么发达,从四人的脑海中获取情报也不是不能办到的事情。

  但扯蛋的是千川那个混蛋已经化作漫天的血水和碎肉,超过巴掌大的肉块都没有,和包饺子的馅几乎一致。

  不过,即便是这样,峰原大輝依旧是收集了大量的残余物带回了村子。

  “哟,巧啊,和真部长!”

  正带着几名属下走在街道上的天井和真听到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回头一看,是猿飞时源。

  念头在心中一转,他似乎猜到对方找上自己的原因。

  于是,他停下脚步先是点头示意:“时源上忍,关于我们交流的那件事……”

  “我就是为这件事来找部长你,在草隐耽搁的时间已经很长,草隐现阶段也似乎没有时间,所以我就打算向诸位辞行。”

  “哦?这样啊,实在是对不住,时源上忍你也看到了草隐现在的情况,本以为贸然向你们说起这件事会引起不快,没想到时源和我想到了一块。”

  “我们明天一早就离开草隐,希望部长能够出示一份任务完成的证明。”

  时源可没有忘记这次来到草隐是因为任务。

  “怪我!”

  天井和真拍拍脑袋,一脸责备。

  “东西我晚上就让人送到时源上忍的手上,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合作。”

  “好!”

  时源得到这个回应也就不再继续说啥。

  “我那边还有一些事情,就不继续在这里耽误时源上忍的时间。”对方又一脸歉意地说道,看样子确实有什么急事。

  时源理解地点点头,对方便随即离开。

  “最后再看看这个村子吧,下次再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估计也不会再来,没有木叶舒服。”

  目送着天井和真以及他的几名属下离开,时源转身后顺便寻了一条街就直接埋头走去。

  草隐的贫穷和破落肉眼可见。

  突然,时源的目光被一抹颜色所吸引。

  那是一个红头发的小孩子,不过看样子对方的处境并不好,因为她一边跑,后面还有几个成年人在追赶。

  “站住!”

  “你这个该死的红毛怪!居然敢偷大爷我的东西,不想活啦?”

  领头的是一个肥头大脸的胖子,手里还抓着一个扫把,身后跟着两个瘦弱的小弟。

  眼见着红发小丫头转身跑进一个死巷子,胖子脸上闪过一丝惊喜,随即放缓步伐一边走一边将衣袖朝着上面撸,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嗯,虽然忍界各种发色都有,但一旦粘上红头发,基本上就和某个家族有关系。

  虽然有像赤沙之蝎这样的例外,但再将范围限定到草隐村,时源似乎想到了某个人。

  如果不是这会儿看到,或许他并不会看到,但既然已经看到并想起,他觉得自己或许能做点什么。

  疾步朝着那个巷子走去,他已经感知到之前跑进去的那个女孩停下了脚步。

  “嘿嘿!你倒是给我继续跑呀!这可是你这个月第三次偷我家的东西,即便是忍者大人来了我也有理由。”

  手拿扫把的胖子一步步朝着后背顶住墙壁的女孩走去。

  女孩没有说话,因为她趁着这个时间不停地朝着嘴里塞着东西,然后喉咙也是不断耸动,全然不顾面前的大汉说着什么。

  她似乎见惯了这场面,所以一张小脸的扭曲表情尽数朝着手里的食物而去。

  啪!

  一只肥手将她手里的食物打落。

  双目一瞪,女孩抬起头看向面前的胖老板,余光又扫过地上翻滚的食物。

  等下挨顿打再捡起来吃。

  但下一秒,面前的人似乎就猜透她的想法。

  一只脚重重地踩在形似馒头的食物上面,接着还觉得不解气地反复扭动几圈。

  “你这么能这么浪费?!”

  脆生生的声音从女孩嘴里发出,似乎还带着责备的意思。

  将手扬起还打算继续落下的胖老板微微一愣,随即怒道:“东西是你偷我的,那我想怎么办都随我!”

  “既然你不缺这点吃的,把它给我又怎样?”

  “还挺会说,你个丫头片子!”

  胖老板似乎对眼前女孩的套路很熟悉,冷笑间直接一扫把落到女孩身上。

  “啊!”

  女孩直接被带倒,刚刚下意识挡在身侧的手臂上一片血红,然后又迅速转紫,化作一道长棍状的痕迹。

  但这样的伤痛并没有让她哭出来,反而是一扫刚刚柔弱的表情,一张小脸板了起来。

  “老板……”

  胖老板拿起手里的扫把正打算继续甩下去,身后的伙计突然出声。

  “干什么!没看到我……”

  他一边说,一边转身,手里的扫把就好似要朝着身后的伙计招呼一般。

  不过他的动作在转身之后的刹那就僵住。

  只见他两个伙计被人推倒两边,一道挺拔的身影就那样平静地看着他。

  “这位忍者大人……”

  虽然一下子没有认出对方额头的忍者护额,但他却也知晓眼前的年轻人绝对是忍者。

  于是他摆出谄媚的笑容,手里的扫把悄然丢到脚边,一双胖手有些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在衣角揉捏着。

  看着突然就画风大变没有刚刚气势汹汹模样的胖老板,时源也不没打算继续为难:“她偷了你多少东西?”

  “呃……这个,就几个点心,也不值多少钱。”

  被时源盯住,胖老板仅仅是一名普通人,自然是受不了,明明那么魁梧的身形,此时却好似一个受气的小媳妇。

  “喏!这些够了吧!”

  时源掏出一张面值一千的票子丢向对方,后者手忙脚乱地接住,脸上的表情复杂。

  “走吧,这没你事了!”

  拿了自己钱的还僵在原地,时源侧身示意对方离开。

  对方先是一愣,然后连忙弯腰感谢,屁颠屁颠地离开,一双本就小的眼睛更是在肥肉的挤压下化成两道缝。

  在认出时源忍者身份的时候,他就猜测应该是对方看不惯自己打小孩的样子要多管闲事,所以就已经确定乖乖离开,没想到这个看着年轻的忍者还给了他一笔钱,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几人离开,时源将目光看向坐在墙角的红发女孩。

  嗯,确实应该就是香燐,虽然现在还没有戴眼镜,但眉目间有那么点意思。

  再一个,年龄和出生地,也都基本对上。

  在时源打量香燐的时候,地上的香燐也警惕地看着面前不知名忍者。

  对方头上的护额她不认识,所以显然并不是草隐的忍者。再一个,草隐的忍者也不会干出这样的‘好事’,当然,不能排除对方故意为之。

  所以,她选择保持沉默看着时源。

  这和想象之中的展开略微有些不一样。时源呆呆地看着香燐,心中吐槽。

  他还以为在这样的‘英雄救美’气氛的烘托下,眼前的小丫头会苦着抱住他的大腿。

  冷静的有些过头啊……

  不再选择沉默,时源蹲下去,道:“我刚刚救了你,你都没有表示吗?”

  嗯,他实在想不到该说些什么。

  香燐明显也是一愣,不过心中却也警钟长鸣。

  不过她还是露出一个微笑:“谢谢!”

  就这?

  时源看着香燐明显僵硬无比的笑脸有些不得劲。

  不过他也很快反应过来,毕竟是陌生人,再一个看香燐的模样似乎比起鸣人在模样还惨,估计也是早早持家,所以懂得东西很多。

  一个陌生人对你释放好意,那自然就是非奸即盗,要知道在这个村子,到处都充满了恶意。

  香燐看着时源,发现他没有后续的动作,于是直接从地上爬起来,抬腿就打算离开。

  妈妈说过,忍者都是不可信的!她心中想到一句话,余光则一直盯在时源身上,生怕后者会突然有什么动作。

  “我让你走了吗?”

  香燐的神情很警惕,一张小脸都好似要皱到一起,上面写满了对自己的不信任,但时源并没有这样让她这么轻松离开。

  香燐的步子一僵,心里念叨‘来了!来了!’。

  但下一秒,她直接朝着巷口快步跑去,比起之前躲避店家老板的速度还要快几分。

  但很快,她就感觉到不对劲。

  因为她发现在距离巷口几米的地方她就双脚离地飞了起来。

  首先排除她会飞,那么剩下的答案结合她领口的压迫感就可以很容易推测出她是被那个不知名来自哪的忍者提了起来。

  “小短腿倒是迈的挺快,但是你觉得自己能跑掉吗?”

  似乎被香燐的反应惊讶道,时源就好像抓着一只猫一般提着对方的后颈。

  同时,他似乎还进入了香燐给自己预设的角色,整个人的语气都出现了变化。

  “你…你…想要干什么?我就是一个小女孩,没钱的!”

  哭丧着脸,她不断扑腾着腿,然后还对时源说着话。

  “我又没说要你的钱,我把你放下来,别想着跑哦!”时源感受着手里的份量,心中有些感慨,于是示意香燐道。

  “好!”

  香燐也知道在忍者的手里,她没有逃跑的余地,况且即便是跑到外面去,也没有人为她做主啊,不然刚刚那个胖老板追了她几条街也不会最后将她堵住。

  “说吧,你有什么目的,我可告诉你,我什么都没有,就算要还刚刚的钱,也得等以后。”

  看着香燐,时源发现对方的;脸就好似一个扇形的等分图,其中有六分警惕、三分无奈以及一分倔强。

  心中一乐,但却又升起一丝同情。

  香燐,漩涡一族的遗孤,拥有着一头明显的红发。

  如果剧情继续发展下去,对方就会成为草隐的药包,受伤就抱着来一口。

  妥妥的工具人。

  比起同为拥有漩涡血脉的鸣人,眼前的小女孩似乎更加悲惨。

  “走吧,肚子饿了先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再商量一下刚刚为了救你给出去的那一千两。”

  听到时源的话,香燐小脸一僵,脑海之中只剩下一句话,那就是‘一千两’。

  眼珠子转动,她看向已经走到巷口的时源,思索着找机会逃跑是否有希望。

  但莫名的,她放弃了那种打算。

  一,对方似乎想要请她吃饭;二,她感觉对方没有恶意;三,她真的跑不掉,刚刚已经试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