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分身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新的环境,对于香燐来说一切都是那么新奇和陌生。

  坐在那,她显得有些局促。

  不过,在几天的相处中,她和时源之间的关系也得到加深,所以对住在时源家并没有抗拒。

  将香燐带回木叶,这个目的已经达到。

  至于后续,应该是让小萝莉按照正常的程序进入学校,摆脱时源记忆中的那些糟糕经历。

  将香燐安排在侧卧,将属于她的床以及各种东西铺设完毕,外面的天就已经暗沉下去。

  一番洗漱,然后换上时源之前在街上买的素色新衣,香燐就安静地坐在客厅。

  察觉到小萝莉的情绪似乎在宣布正是入住这里之后就有些不对劲,时源坐过去,询问道:“怎么了,闷闷不乐的样子,是还有什么东西没有买吗?时间还早,如果你还有什么要买的,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去买回来。”

  他很清楚香燐一直以来强调自己的坚强,其实仅仅是一层用来保护自己的龟甲。

  在草隐那样的大环境内,她只有那样才能继续活下去,毕竟母亲死后,那里就只剩下她独活。

  所以,时源适当地表现出自己的关心。

  “没有。”

  香燐摇摇头,她用双手抱住弯曲的双腿,脑袋也埋在双腿之间。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又是把我带到木叶,又是让我住在这里。”

  她很快抬起头看着时源,双眼内满是疑惑。

  这个问题的答案,时源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是一种希望改变身边悲剧的内核思想?

  “因为你让我想起了认识的一个孩子,你跟他很像,所以我不希望身边有那么多的伤害。”

  “是谁?”

  香燐对时源嘴里的孩子来了几分兴趣。

  “他就在木叶,下次有时间我就带你去认识,对了,他也有半个漩涡家族的血脉,和你差不多。”

  “他也是漩涡家族的人?”

  “没错,他叫漩涡鸣人,和你一样是一个又坚强又乐观的孩子。”

  “哦。”

  香燐低下头。

  “走吧,下去吃点东西,收拾这么久的屋子又饿了,你呢?”

  时源拍拍对方的肩膀。

  后者随即起身。

  晚饭在楼下简单吃了点,美代子夫妇很惊讶时源居然带着一个孩子,但香燐乖巧听话的样子让他们很喜欢。

  时间一晃就过去。

  香燐在木叶已经生活了近一周。

  一开始的封闭和担忧也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消失。

  这里的日子,跟草隐比起来不要太潇洒。

  每天不需要为了下一顿吃什么而担心,甚至也没有谁对她施暴。

  于是,她看着时源的目光越渐顺眼,关系也越渐亲密。

  从粉红色的床上爬起,她揉揉自己的眼睛,脸上还保持着迷糊的样子。

  走下床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射进来,这让香燐瞬间眯起眼睛。

  如果还在草隐,这个时间她已经开始为了午饭而准备,但到了木叶,她居然能够一直睡到早上八九点。

  这样的生活,对于之前的她来说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等到适应外面的光,香燐走向厕所打算洗漱。

  有些意外地看着坐在客厅内的时源,她动作微微一顿,但去也没有多想,继续朝着厕所方向走去。

  “起了啊,收拾完就过来吃点东西,一会儿我带你去见见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小子。”

  时源微微抬头看到香燐,轻声说道。

  然后,他一手拿着卷轴研读着,一手拿着鱼丸慢条斯理地吃着。

  “漩涡鸣人吗?”

  香燐说道,最近几天时源似乎很忙,早上很早就出去,晚上又很晚才回来,虽然给她留了许多钱让她自己在村子里玩,但她却也没有敢走多远,就在楼下的那条街转过几次。

  而今天,时源似乎有时间带她出去转转。

  这让她蛮开心。

  “对,上次我说过任务结束就去找他,结果回来之后一忙就忘记了,所以一会儿去看看他,顺便给你介绍个朋友,免得你一个人在家无聊。”

  “好。”

  香燐不害怕孤独,不过她也知道认识新的朋友对她是有好处的。

  很快就洗漱完毕又吃完时源带回来的早点,一大一小两人随即出门。

  喜丸那狗东西昨晚没有回家,时源不知道对方又去了哪里逍遥。

  一路上,香燐一双眼睛不断打量着路过的地方。

  木叶的繁华,让她每次看都不觉得腻味,当然,如果她也是和时源一样一直生活在这里的人自然就不会这样想进入大观园的某位姥姥。

  很快,鸣人的家已经到了。

  按照时源对对方的了解,他确定鸣人这个时间没有出去,或许还在家里睡着大觉。

  “这里就是那个漩涡鸣人的家吗?”

  香燐看着面前这栋虽然有些破旧但是明显很大的房子,有些惊讶地对时源说道。

  据时源所说,那个漩涡鸣人也是孤儿,而且年纪和她差不多。

  但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别人都不过来抢吗?

  哦,这里是木叶?那没事了。

  “嗯,那家伙估计还在楼上睡觉,咱们过去敲门。”

  时源点点头,随即来到门口用手指叩响了房门。

  他本以为要很长时间鸣人才会来开门,毕竟从睡眠中苏醒然后反应过来开门是需要时间的。

  但不曾想他刚敲完一轮门,第二轮还没有开始,大门就打开了。

  “是三代爷爷吗?”

  鸣人一边开门一边说话。

  不过在看清门口站立的人之后,他微微一愣。

  “时源哥哥!?”

  惊喜溢于言表,鸣人看着时源叫出声。

  “好久不见,鸣人。”

  时源很自然地朝着屋内走去,香燐迟疑片刻,也随即走进去。

  “时源哥哥你任务已经结束了吗?”

  鸣人记得上次时源哥哥就说任务结束之后就来找他,所以过去了这里近一个月,任务终于结束了吗。

  “嗯,结束了,所以过来找鸣人你玩玩。”

  “这个是香燐,你们认识一下。”

  时源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然后就注意到两个小家伙的目光不知觉对上。

  于是他先介绍了一下香燐的名字,接着就示意道。

  傻乎乎的一个小子…香燐在进门之后就在观察着鸣人,她发现这个黄毛小子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好奇怪的发色,不过莫名觉得亲近,这是为什么…鸣人其实也在关注着面前这个跟着时源哥哥进来的小女孩。

  “你好,漩涡鸣人。”

  香燐率先伸出手,白皙的脸上露出微笑。

  “啊…你好,你叫香燐对吧?”

  鸣人很少和人这样正式地对话,所以有些迟钝地伸手握住香燐,然后还不确定地询问着香燐的名字。

  明明刚刚才说了不到五秒,果然傻乎乎的…香燐心中念叨,但脸上微笑不变。

  虽然这个黄毛的小子看着傻乎乎的,但她并不反感,她能够感觉到鸣人的善意,就像之前感觉出时源那般。

  “咦,鸣人你之前是在看卷轴吗?”

  目光一扫,时源注意到面前桌子上放着的卷轴,随即反应过来为什么刚刚开门开得那么及时。

  被询问到,鸣人的脸上一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没错,时源哥哥我刚刚就是在看卷轴,在你离开的时间里我已经开始提取查克拉啦!”

  他仰着自己的小脑袋看向时源,就好像等待着时源的夸奖。

  时源之前给过他有关查克拉提取的卷轴,本来是打算等这次任务结束回来再教,没想到对方已经开始。

  “已经开始了吗?”

  “是呀!我特意让三代爷爷教我,就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

  鸣人眉飞色舞地说着,同时还朝着时源摊开手想要展示着什么。

  居然还真的已经提取出查克拉…时源看到鸣人手掌位置流转的查克拉,微微一惊。

  这就是漩涡一族的天赋?抑或是阿修罗的天赋?

  “你都开始修行了吗?”

  不等时源说话,一旁的香燐一脸羡慕地看着鸣人。

  被香燐这么一说,鸣人脸上的自豪更加浓郁。

  他朝着香燐挤眉弄眼:“你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毕竟是四岁的孩子,而提取查克拉这种听上去就高大上的事情确实能够成为一种吹牛的资本。

  时源露出笑意。

  “可以吗?”香燐先朝着鸣人说上一句,接着又看向时源。

  时源能够从她的眼神之中看出渴望。

  “可以,不过香燐你识字吗?”

  要想要成为忍者,至少得会认一些字吧?

  当然,你啥字不认识或许也可以成为忍者,但那样的人应该很少。

  “识字吗?我没有学过,不过我可以学!”

  香燐眼神先是一黯,但很快就又闪烁起来。

  “我也可以教你!我会识字!”

  鸣人再次跳出来刷存在感。

  “今天你们也算是认识了,那么以后香燐你以后就可以来找鸣人学习。”

  “对了鸣人,香燐现在住在我家,你有时间也可以来找她玩,她现在在木叶一个认识的朋友都还没有。”

  “欸?住在时源哥哥家?”

  “对啊,香燐是……唔,是我的妹妹,她刚从其他村子来木叶,所以她还不熟悉这边。”

  “这样吗?那我会带她玩的!”

  虽然有关妖狐的传闻逐渐消失,但有的东西改变得很缓慢,所以鸣人的玩伴依旧很少,所以他对于香燐这个处境似乎和他类似,还不嫌弃他的同龄人抱着极大的热情。

  “好!”

  鸣人的热情让香燐有些不适应,但她心底确实很开心。

  在草隐,可没有人这样对她。

  “呐呐!时源哥哥,我现在提取了查克拉,你什么时候教我忍术?”

  突然想到什么,鸣人一脸期待地看着时源。

  鸣人之前说想要成为忍者,于是时源就让他先识字,然后等提取出查克拉之后就教他忍术。

  现在查克拉已经提取出来,那么自然是到了教他忍术的时候。

  所以,鸣人没有忘记,一双眼睛内满是喜悦。

  “唔……好!正好今天有时间,那我就教鸣人一个简单的忍术!”

  “真的吗?谢谢时源哥哥!”

  鸣人得到回应后直接举起自己的手一脸喜悦的笑容。

  之前在提取查克拉之后他向第一个知道的三代爷爷提出要求想要学忍术,但对方以他还小的名义拒绝。

  而现在时源哥哥直接答应,所以他很开心,兴奋地完全停不下去。

  学会忍术,那么他是不是就是一名忍者?

  香燐也惊讶地看着鸣人和时源。

  这个傻小子马上就要学忍术了吗……对于忍术,香燐保持着敬畏,她觉得那种东西离之前的自己还是很远,但现在似乎并不是想象之中那么遥远。

  所以,她也能够成为忍者,就好像面前的鸣人一样?

  “先让我看看你现在的查克拉状态。”

  时源抓住鸣人的手,随即探查着对方的查克拉量。

  这一摸,让时源瞪大了眼睛。

  “鸣人你什么时候真正提取出查克拉的?”

  他松开鸣人的手询问道。

  “就十天前吧。”

  鸣人歪着脑袋回答,似乎记得不是很清楚。

  还真是恐怖的天赋…时源一脸复杂地看着鸣人。

  漩涡一族天生就在查克拉方面有很大优势,而仅仅正式提取出查克拉十天的鸣人,他所拥有的查克拉量基本上就可以媲美下忍时期的时源。

  “那我教你分身之术吧!”

  分身术,动漫之中改变鸣人命运的转折忍术之一。

  就是因为毕业考试的时候分身术没有成功,所以才有了他后续偷封印之书学习多重影分身之术从此走上逆袭的道路。

  教育,就从鸣人最薄弱的地方抓起。

  “这是什么忍术?”

  对于分身之术,鸣人不理解,香燐也不是很清楚,尽管从名字上来听似乎已经很明显,但是没有亲眼见到是无法体会到那种直接的感觉。

  嘭--

  时源嘴角一翘,白烟一闪而过,一道分身瞬间出现。

  分身术和影分身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虽然远离基本上一致,但分身术是和替身、变身这两个忍术合称为最基本的三身术之一,它不具备实际的战斗力,仅仅是分身幻影。

  而影分身则是高级点的忍术,分身具备战斗力。

  “哇!”

  鸣人瞪大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另外一个时源哥哥,手不受控制地指过去。

  “我要学!我要学!我要学这个!”

  突然变成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这样的忍术在鸣人看来实在是太酷了!

  相较于鸣人,香燐似乎感知到什么,她皱眉看向时源的分身。

  如果不是看得的,她发现仅凭她的那种奇怪的感知,分身就好似不存在一般。

  “这就是分身术。”

  时源解除了忍术,白烟再次浮现,分身消失不见。

  “虽然是最基础的E级忍术,但对于现在的你来说依旧很具有挑战性,如果你能够掌握这个忍术,那么我下次再教你更多的其他忍术,你觉得怎么样?”

  他继续对着鸣人说。

  “好!不过什么是E级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