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新的任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午饭时源带着两个小家伙在外面吃。

  饭后,他们没有立即回去,而是来到一处训练场。

  之前时源就说过,忍者的战斗除了忍术还有体术。

  虽然鸣人和香燐都还小,但体术这种东西还是得趁早开始打磨。

  两人都是漩涡血脉,鸣人更是还随身带着九尾外挂,区区体术训练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轻而易举的事。

  没有教他们什么很高级的东西,就一些普通的出手技巧。

  而这些技巧足足让两人反复训练了一下午。

  让鸣人和香燐认识之后,后续的事情时源就不再插手。

  两个具有相似血脉的人都因为某种原因而没有朋友,所以很自然的,两个人就成为朋友。

  半个月的时间匆匆过去。

  自从那天教会鸣人一个忍术之后,时源又是许久没有去找鸣人,不过和他住一起的香燐却隔三岔五都会跑去找鸣人。

  对了,香燐在回来之后的第三天就成功提炼出查克拉。

  从翻阅查克提炼之术到完全得心应手地操纵查克拉,她大概只用了两天的时间。

  或许这就是漩涡一族的天赋。

  而在掌握体内查克拉的第二天一早,香燐就兴高采烈地出门,就连早饭都没有来得及吃,让当时正准备出门去实验室的时源诧异不已。

  然后,当天中午回家拿个东西的时源又正好看到她一脸笑意地回来。

  于是,在询问之后时源就得到了后者高兴的原因。

  原来前一天晚上香燐连夜将之前他传授给鸣人的那个分身术掌握,一大早出去就是为了去打击那个经过了这么多天还是没有能够完美施展分身术的黄毛小子。

  这,让时源感到苦笑不得。

  不过他心底却很开心,两个童年都不算美妙的小家伙在他的引导和改变下似乎不再悲哀。

  这自然是好事,无需多疑。

  实验室那边,之前的实验在回村之后便重启。

  而从草隐带回来的样本,和卑留乎战斗之后采集的血液以及悄咪咪收集的千川的血肉也在时源的研究下得到几组有一定参考意义的数据和一些具有古怪效果的衍生品。

  时源做不到从血肉上面反推所谓的鬼芽罗之术,但是他从中得到的东西却也能够支撑着他进行一些手头上的实验。

  鬼芽罗之术也是从血肉细胞方面着手才有后续吞噬血迹的功能,而时源目前的研究便是有关这方面。

  很多东西看似没有联系,但冥冥之中早就被连接在一起,而当时源这个中间人将它们放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出现许多奇妙的反应。

  实验室。

  “这具分身已经存在三天,但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崩溃的现象,看来确实有用。”

  分身苍白着脸躺在试验台上,语气平静地对站在旁边不断从他身上抽取各种样本的时源说道。

  “嗯,虽然不知道鬼芽罗之术的完全形态是怎样,但从收集到的血肉之中研究出来的东西确实有固化细胞的作用。”

  再次将针管插进分身的手臂静脉抽出一大管的血液,时源一边打量针管内的血液成色一边回答。

  他们就好像两个独立的人一般在对话,这得益于时源所开发的那个来源于影分身但却又不是一个东西的分身封印之术。

  “鬼芽罗之术吞噬血迹纳为己用,其中自然就是需要这种固定本身稳定的手段,这样一来我们也算是解决掉实验体分身崩溃的问题。”

  分身又说,同时慢慢坐起来。

  时源微微点头,道:“你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刚刚,他又注射给分身注射了一管从增殖的卑留乎血肉之中提炼出来的细胞固化药剂。

  偷偷收集的千川血肉和卑留乎的血肉相比差距还是很大,前者的细胞强度远远没有后者强,或许这也跟对方大肆吞噬忍者最后身体出现问题有关系。

  握紧拳头捏了几下,分身一脸如常:“更有劲了!”

  “还有呢?”

  时源面无表情地看着此时在自己面前故作幽默的自己。

  分身也是他自己,所以他平时就是这样一个尴玩的人?

  心中有些不确定地想着,时源看着分身。

  “其他方面暂时还没有发现。”分身再次回答。

  “对了,既然现在实验体崩溃的问题已经解决,我们是不是要尝试多培养几具,这样一来做什么事都可以得到保障和便捷。”

  他停顿一下提议道,这个想法其实在时源内心也存在许久,所以分身此时也自然是提出来。

  时源眯眼没有立即回答,他在心中思索这个问题的可行性。

  之前一直保持实验体分身唯一的原因有几个。

  成本略高,而且只能当作消耗品,毕竟存在随时崩溃的现象。

  需求不大,一具实验体分身就足以处理许多杂事,现在他手头并没有那么多需要做的事情,回报率不高。

  “先共享记忆!”

  沉吟片刻,时源示意分身,随后单手捏出一个忍印。

  后者没有说话,仅仅是淡定地点点头,也没有丝毫的反抗。

  和影分身之术类似。

  此刻,时源和分身之间进行记忆共享的原理就是将解除分身和再次召唤分身这本应该分开进行的步骤融合在一起,然后又通过他所开发出来的封印术将本应该是影分身的精神意识封进实验体之中。

  发动忍术瞬间,分身的眼神一暗,但瞬间就又明亮起来恢复正常。

  一个呼吸都不到的时间,时源已经将分身的想法以及自己本身的想法结合。

  “那就再培养一具分身,后续需要就再培养。”

  在解决掉实验体崩溃的问题之后,这种实验体分身的厉害之处就上升到一种即便是时源自己都无法预测的地步。

  拥有和他一样的记忆和性格,但又具有分身的各类性质,即便是死掉也不会让本体出现太多的麻烦,就和影分身被敌人打爆一般,记忆什么的就会传递回本体。

  有点身外化身那个意思。

  最主要的,这样的分身不像影分身有时间和各种限制,只要不死就不会消散,他可以成为时源本体之外的独立存在。

  它几乎也是人,只不过这个人却不是新人,而是内核为时源的意识分裂体。

  “没问题,现在身体不崩溃,我就不需要三天两头重新培养,那么即便是你不在这里我也可以正常进行工作,等再培养出一具分身,实验室这边的事情就完全可以交给我们来处理,你安心修行就行。”

  分身咧嘴一笑,和时源有一定相似性的脸上满是自信。

  “这样最好。”

  “对了,昨天开始我就在抽空进行修行,这具身体的天赋不弱,仅仅是将之前沉积在体内的查克拉掌握就基本达到中忍的水准,等再过一段时间我甚至可以继续成长下去。”

  这个,时源知道,记忆共享之后分身的一切他都是知晓的。

  在经过数十代的更替,目前分身这具身体已经完全摆脱第一次培养时的那种很非人的状态。

  尖锐的指甲,颈椎骨尾端的尾巴,裸露皮肤的毛发……

  这些东西在一代代的选择培养下逐渐被筛选下去,所以就有了目前和正常人几乎没有分别的分身躯体。

  “熔遁和灼遁能不能从你的细胞之中延续到培养的躯体内?”

  突然,分身又想到一个问题。

  时源沉默半秒,闷声说道:“你的意思是不打算继续使用你这具身体细胞组织进行培养,而是改用我目前的血肉重新培养?”

  这点确实是他之前忽略了。

  血迹会顺着血脉的延续而传递到下一代,这就是血迹家族的由来。

  但血迹传递到下一代却也不是必然,只要足够天赋的后代才会觉醒,就好像不是每个宇智波家族的人都能够觉醒写轮眼是一个道理。

  第一次培养实验体的时候,那会儿时源就已经掌握熔遁,但后续的实验体之中并没有出现觉醒的。

  或者说即便是有出现,但因为培养的实验体的个人意识尚未成熟,所以并没有表现出来。

  然后又因为一代代的筛选和重新培养,熔遁觉醒需要的类似血脉纯度的东西几乎低到极限,到现在就无法延续到分身之上。

  “如果能够培育出熔遁和灼遁的分身,对于我们可是一件好事,至少战斗力不是问题,不是吗?”

  “确实是这样,但是这样一来培养的成本就需要提高。”

  想要获得具有血迹的分身,自然不会一次两次就成功,那么就只有多次重复实验,直至得到需要的分身。

  “成本都不是问题。”分身见时源迟疑,轻笑道。

  确实…时源想到上次提供给家族以及山本商行的东西,那些可都是化作票子朝着他的口袋汇聚。

  “那就这样,如果能够复刻出血迹的分身自然是最好。”

  时源也没有什么好继续墨迹的,他从一旁拿起一个试管,接着查克拉在指尖进行风属性的性质变化直接割开一道小口。

  他将血液装满试管,伤口也迅速愈合。

  “交给我吧,如果能够成功,那么不久之后我们就将得到一只血迹军团!当然,前提是成本没有那么夸张。”

  分身从实验体上下来套了一件白色褂子,神情逐渐认真。

  时源不再多留,时间不早,他转身离开实验室。

  他现在每天的日子都很悠闲,基本上就是家-实验室-训练场这三个地方流转。

  几天后。

  夕阳西下,时源结束今天的训练,拿起带来的水杯,他慢悠悠地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一旁跳出来。

  暗部…

  时源心中一紧,被暗部找上就说明一件事,火影有请!

  “时源上忍,三代大人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果不其然,暗部落地之后对时源说道,内容基本上都是他所想的那般。

  是出什么事情还是又有任务?

  三代喜欢抓壮丁去做任务,这是每个老板都不可避免会干的事情。

  但你也不能一只逮着我这只羊薅毛呀!

  心情一下子就不再美妙,但时源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我马上就过去!”

  心里虽然不太愿意被抓壮丁,但是他身体上还算老实。

  距离和云隐签署协议也已经过去这么久,村子的许多地方都恢复正常,像任务什么的也达到巅峰,所以难免会出现沉积的任务需要处理。

  这个,只要报酬给到位,他不会计较那么多。

  暗部离开,而时源也立即闪身出发。

  直接从火影办公室窗户外面的平台走进去,周围负责保护火影安全的暗部也没有多大反应。

  这是时源研究出来的捷径,可以少爬几节楼梯。

  不过这样进入火影办公室还是得看人,如果是一般人,可能会在靠近的时候直接被暗部带走并进行审问。

  “老头,有什么事情?”

  时源大大咧咧地地询问道。

  三代摘下鼻梁之上的眼镜放到一边。

  原本看着很浑浊的眼神也在眼镜被去下之后变得锐利许多,他说道:“一个任务!”

  说着,他将一根手指竖起。

  “说说看。”

  上次任务结束他告诉过三代草隐那边发生的事,包括卑留乎的现身,然后他就再次给三代重申过自己对任务的要求。

  现在看来又出现一个棘手的任务需要他去完成?

  “暗部最近发现雾隐那边的情况有些奇怪,虽然自从几年他们就开始封闭村子,但最近几天那边的问题很大,暗部也损失了好几个人,但依旧没有掌握具体的情况,所以我需要你前往那边收集情报。”

  “就这?”

  时源嘴巴一歪就打算化身战神。

  按照他的了解,这个时期或许就是雾隐血政的中期,在宇智波带土的报复性镇压下,雾隐内部的情况很糟糕。

  “不要大意,雾隐这次的情况比起之前还要复杂,似乎是村子内部出现动乱。”

  三代沉声说道,生怕时源对这次任务不上心。

  “我明白。”时源心中也猜测,但他总不能直接就这样说出去吧,一个总是宅在村子的忍者说出一些在外调查的暗部都没有掌握的情报,三代估计也不会信。

  所以,这一趟他是必须走。

  “那边还有一队待命的暗部,你到那边之后可以先向他们了解一些情况在行动,注意了,一定要确保自己的安全。”

  三代端起烟斗慢慢放入嘴边,同时也不忘继续叮嘱时源。

  “是!”

  时源一脸认真地低下头,代便着他接下了这次的任务。

  “对了,我最近听说了一件事。”

  深吸一口烟,三代目眯着眼再次盯住时源。

  这让时源感觉有些不适应。

  “什么事?”

  时源不知道三代说的哪件事,毕竟木叶每天都会发生数不清的事情。

  “你之前带回来的那个孩子,是叫香燐吧,她最近和鸣人每天都在后山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