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情报收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的。”

  时源点头,这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

  “你得知道鸣人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现在的他不适合掌握不可控的力量,最主要的是他还小,对许多事情还没有属于自己的正确判断。”

  时源用手指在眉心一点,道:

  “这点我很清楚,那些不过仅仅是一些简单的忍术,而且我相信鸣人不会因为力量做出格的事。”

  “好,那你也下去准备。”

  三代目见时源都这样都这样说,他自然也不好继续多说。

  他将手里的烟斗放下,脸上的表情从轻松变得严肃。

  时源看了一眼三代,知道对方担心的是什么,而他也不愿意在这件事上争论,于是发动瞬身术直接离开。

  “再增加一队暗部对鸣人以及香燐进行看护,尤其是不要让根的人和他们接触,一旦发现立即拦截并上报。”

  在时源离开之后,三代望着时源消失的方向沉声说道。

  “是!”

  角落里,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团藏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时源带回一个漩涡家族的人,于是他三天两头地想将香燐收纳进根部培养,这自然不是三代希望看到的,所以他每次都义正言辞地拒绝。

  而多次拒绝之后,团藏确实没有再来烦他。

  但根据三代的了解,团藏肯定会在后面使一些小手段。

  漩涡家族的血脉在团藏的眼底或许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在当代人柱力失去作用之后作为容器。

  鸣人是九尾人柱力,但团藏一直没有能够插上手,所以相较于一个无法指挥的人柱力,他自然会更喜欢一个听命于他的人柱力。

  而香燐这个新出现的漩涡族人自然就拥有着这样的潜力,所以团藏就有了一些小心思。

  三代和团藏相识这么多年,对方有什么想法,他心中都清楚。

  不说香燐是时源带回来的,就说他自己,都无法让团藏如愿。

  从火影大楼离开。

  时源先在忍具铺进行必须的补给后,又悄然出现在实验室这边。

  第二具分身正在培养之中,但想要短时间内就收获血迹分身,几乎是不可能。

  第一具受到细胞固化药剂获得长存生命的分身已经得到命名,时源称呼他为一号。

  一号此刻正在试验台之前通过仪器观察着手中手中的实验材料,余光扫到进来的时源,他没有抬头,而是保持动作略微诧异地说道:“怎么又来了?”

  今天一早时源才来过,按照他一天来一次的频率,现在这个时间本体不应该出现才对。

  “先共享记忆吧!”

  时源直接捏出忍印发动忍术,于是一号的动作瞬间一顿,随后就又恢复正常。

  “老头子那边又有任务啊!”

  记忆共享之后,分身自然就清楚时源来这里的原因,所以他放下手中的正在进行的观察实验抬起头。

  “这次任务的时间可能会很长,毕竟要去水之国,你一个人多注意。”

  时源交代道。

  “嗯,我会减少外出,再一个,山本一郎那边会给我准备一切的实验消耗。”

  一号同意地点头。

  ……

  嗖--

  穿梭在树林之间,时源戴上了属于暗部的面具。

  这次任务需要保密,所以他索性就使用暗部的身份去执行。

  虽然身不在暗部,但他脸上这个猴子面具却实打实属于暗部,也就是上次云隐使团任务时卡卡西给他的那个面具。

  雾隐村,隶属于水之国,它不在木叶等其他四个任务所在的忍界大陆,而是位于大陆东边的一处大型岛屿。

  这次的任务是弄清楚雾隐村最近在搞什么,虽然时源心中有结论,但他并没有实际证据进行证明,所以无论如何都需要实地勘察一番。

  三天的时间,时源从木叶村出发来到一处码头。

  前面已经说了,水之国所在的位置和大陆隔海相望,光靠这一双腿到那边几乎是不可能办到,即便是能,所花费的时间也远比坐船花费的时间多。

  于是他自然需要搭上一艘船先过去。

  物色许久,时源找到一艘人员混杂的商船,有大量的随行上商人以及数不清的货物。

  瞒过护卫的目光,他顺利地进入船舱内。

  找了一处不易被人察觉的地方,时源便坐下去开始梳理脑海之中的思路。

  雾隐处于带土的管控下,这次出去收集情报就不得不预防会遭遇到对方的情况。

  雾隐特殊的地理位置,正是带土当初选择控制水影的原因之一,因为有关的情报在很难出现在忍界之上,即便是同为五大忍村的其他几个忍村也很难从雾隐中带回自己想要的信息。

  再加上带土操纵下的水影进行了必要的封锁政策,这就更让这个同为五大的忍村蒙上一层迷雾。

  不过时源知道,带土的控制下,雾隐正在不断内耗,内部的血迹家族是一个接一个的消失,而现阶段估计就是血迹家族遭殃的那段灰暗时光。

  而他的任务目标就是近距离到雾隐村附近验证自己记忆中的某些画面,然后转身回到木叶上报。

  并不是太艰难的任务。

  当然,前提是不会遇到太多敌人。

  商船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之上漂泊了整整三天。

  而这几天,时源白天就呆在他所处的货舱,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选择出来透透气。

  这是必须的谨慎。

  他不希望有任务的人注意到他的行踪,毕竟在带土身边还存在个一个具有强大情报收据勘测能力的绝。

  接着从一口小口透出来的光,时源打开之前拿到的一副地图。

  从知道的情报来看,这艘船到达的地点正是水之国的寒水都,也是后者最大的商贸城市,虽然不是国都,但重要性却不输于国都。

  而从寒水都到达雾隐村,需要一直向东走整整一天。

  走之前三代交代的那队暗部小队就位于寒水都,他们在那边等候他的到来。

  将自己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在脑后之中过了一遍。

  他需要先和那支暗部的忍者们汇合取得一些情报上的支持,接着在继续东行前往雾隐村。

  又是半天过后,船靠岸了。

  时源悄然离开船舱,就好像从没有人出现过一般。

  寒水都的繁华程度在时源看来已经不下于他所去过的许多城市。

  当然,相较于火之国的一些城市依旧有些不足。

  很快,他找到木叶暗部留下的记号。

  对方一行人藏身在寒水都的一处平民区。

  “雾隐这次的动作不小,不知道又是在干什么。”

  一名忍者靠着墙壁坐在地上朝自己的同伴说道。

  “自从几年前三战结束,雾隐的状态就一直不对劲,他们极度排除外来忍者,更是将所谓的血雾政策贯彻到极致,所以想要获得情报也变得很难,我想他们这次的动作不外乎又是内耗,还记得上次的事情吗?”

  说话的忍者语气带着八分的肯定。

  “你是说水无月家族一夜之间被除名的事?那不是谣传吗?”

  “在木叶的记载之中水无月的忍者可是极强的敌人,但是你最近有听过他们的消息吗?”

  说话的忍者一脸‘你情报落伍了’的表情。

  “那这不断削弱己方实力的行为还真是让人迷惑,那位水影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呢,等村子的援兵赶到再去刺探一番,也不知道这次雾隐要搞些什么。”

  说话之间,一股浓郁的无奈之情流露出来。

  但就在这时,两人身旁的另外一名同伴突然浑身绷紧看向窗户的位置沉声说道:

  “是谁?!”

  两名刚刚还在闲聊的忍者唰地一下站起来,然后齐齐看向窗户的位置,手不由自主摸向后腰位置。

  就在同伴出声提醒的瞬间,他们也感知到一股陌生的查克拉出现在近前,或许就隔着一面墙。

  这让他们的心蓦然一沉,如果这是敌人,或许他们已经死了。

  “别紧张,是我!”

  时源从窗户外跳进去,同时平静地回答。

  他站定之后目光一扫,发现屋内三个忍者都警惕地看过来,其中两人的手中已经摸出武器随时都可以出手。

  还算警惕…

  对三人简单评价后,时源再次说道:

  “这是三代的手令。”

  此刻的他戴着猴脸面具,声音也刻意压低。

  那三人对视几眼,随即接过时源丢过去的东西。

  简单检查一遍,他们的神色终于恢复正常,对时源的警惕也随即消除。

  “就你一个人吗?”

  领头的那人看向时源,眉头拧到一块。

  “嗯,就我一个,后面的任务你们都不需要参与,将你们目前掌握的情报告诉我之后,你们就可以先回村子。”

  时源没有取下面具,将自己的想法简单说了出来。

  “好!”

  也不再多说,他们清楚三代不可能对这个任务如此儿戏,那么就只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名出现在这里的暗部忍者拥有着完成这个任务的实力。

  其中一人隐晦地看了一眼时源露在外面的头发,发现并不是他所知晓的那人。

  “事情是这样的……”

  时源听着来自领头忍者讲诉的信息,心中对即将要做的事情也越渐清晰起来。

  费劲策反的雾隐探子传递出来一个信息,那就是雾隐最近又将有大动作,然后雾隐整个村子也全体戒严出入都不准许。

  所以木叶需要知道雾隐发生了什么,或者即将要发生什么。

  听完眼前几名暗部暂时收集到的信息,时源沉默片刻,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道:“我清楚了,那我这就出发去雾隐村进行实地观察。”

  起身,从窗户直接翻出去,时源没有多停留,直接消失。

  “我们有立即按照命令回村子吧!”

  三人之中那个领头的男人对身边的两人说道。

  “队长,你觉得他能行吗?”

  “这不是我们应该想的问题,虽然对方很明显不是卡卡西,但是我也能猜到他的身份。”

  “欸?队长你刚刚也在观察他,我以为就我呢!不过队长你说你猜到了他的身份,我印象之中暗部怎么没有这样一个实力强劲的同伴呢?”

  “当然,除了那个戴着面具都无法掩饰身份前不久还被三代辞退的迈特凯,哈哈!”

  一人想到什么,说着说着就笑出声。

  入职暗部不到一个月就被三代直接辞退的家伙,无论是性格还是实力都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年轻一代有独立处理这样任务的实力,除了我们所熟知的那几人,应该不多,你自己好好想想应该也清楚刚刚站在我们面前的人是谁。”

  队长对自己的两名属下简单说上一句,随即开始整理东西准备离开。

  和那几名暗部接头得到一些具体的情报支持后,时源迅速加速朝着雾隐村的方向而去。

  一天后。

  “下面就是雾隐村,看上去就好似一个死城,一点生气都没有。”

  站在一处高山之上,时源俯瞰着远方背靠大山的一座被围墙围起来的村子。

  那里,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地雾隐村。

  进入水之国之后,时源发现这边的水汽厚重,仿佛常年都笼罩在雾霾之中。

  难怪雾隐的暗杀之术这么出名……

  心中吐槽道,但是他依旧保持着内心的警惕思索着如何得到雾隐内部的情报。

  表面上看去雾隐村似乎很平静,但正是这平静才是最大的不平静。

  暗藏在汹涌波涛之中的浪潮才是最让人冷不胜防和恐惧的存在。

  就在这时,时源耳朵一动,察觉到有人接近这边。

  脸色如常,他发动土遁潜行之术缩进地里,同时也将身体的查克拉波动压制到极限。

  几秒之后,他感知到有四道查克拉气息出现在他刚刚所处的位置。

  “还真是难找!”

  这是其中一人发出的抱怨。

  找什么?

  地下,时源竖起耳朵想要听到更多,上面出现的雾忍似乎正在寻找着什么,这让时源很好奇。

  “谁也没有想到七人众也会有反叛的时候,那位被誉为雾隐几十年一出的暗杀天才可是被水影寄予希望,但最后却居然对水影悍然出手。”

  又是一人唏嘘地说道。

  这下,隐藏在地下的时源迅速捕捉到其中的关键。

  七人众、暗杀天才。

  桃地再不斩?!

  一个名字瞬间出现在时源的心中。

  这样想着,他想到再不斩叛出雾隐似乎就是因为不满水影的各种政策进行刺杀,最后刺杀失败不得不逃出村子。

  应该是他吧。

  从听到的只言片语,时源基本能够确定对方所说正是再不斩。

  慢慢朝着地面靠去,时源打算抓几个忍者进行拷问。

  之前在雾隐附近转悠了大半圈都没发现一个忍者,现在逮到落单的几人自然不能错过。

  嘭--

  地面突然炸开,正在简单休整的几名雾忍瞬间感觉毛骨悚然,一脸惊恐地回头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