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再不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人?!”

  雾忍朝着时源的方向爆喝一声,但转眼就就感觉天昏地暗、失去反抗的力量。

  他们所直面的似乎是一只凶恶的猛兽,而他们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死亡的威胁就好似近在咫尺,而只要他们敢轻易动弹一下,死亡就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几人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脸上的表情始终保持着原样。

  时源站在距离他们几米的地方,目光穿过面具之上的两个眼洞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忍者,没有立即开口说话。

  咚咚--

  指甲在面具之上轻轻弹了两下,时源觉得眼前的几人应该也到了心理承受的极限:“你们是雾隐的忍者?!”

  说完,他的目光悄然掠过对方身上的忍者护额。

  “阁下是谁?这里属于雾隐村的势力范围,你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对雾隐的挑衅!”

  其中一名看上去是队长的雾忍没有回答时源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他从之前时源那摄人的气势之中逐渐找回一些自我,所以身躯也不由挺拔许多。

  “我?你们不需要知道我是谁,现在是我在询问你们。”

  时源目光一沉,更加厚重的气势从他身上透出去。

  但就在这时,他的眼神一凝。

  “一起上,拿下他!”

  雾隐那边在短暂地失神后都纷纷适应来自时源的气势,而光凭气势可无法让他们轻易低头。

  于是,领头的忍者在时源正欲开口说话的瞬间低吼一声,然后整个人就直接从原地弹射出来,笔直地朝着时源突进。

  嗖嗖--

  他身后的几名同伴应声而动,不过比起队长的速度,他们明显要满上半拍。

  “呵呵。”

  时源没有意外雾忍的反应。

  雾隐是暗杀之乡,这里的忍者无不都是硬骨头,他们的性格因为村子的特性所以和许多忍村截然不同。

  这些家伙,或许才真正是忍者,阴影之中的杀手,一言不合砍人都是基本操作。

  哒哒哒--

  看着转眼间就已经冲到自己身前两米位置的雾忍,时源缓缓抬起自己的手。

  “开什么玩笑?!”

  这名雾忍队长自然也是注意到时源的动作,他的脸上一阵白一阵红,仿佛受到了侮辱。

  铮!

  一把太刀被他抽出,清冷的刀光划过半空,淡淡的查克拉就好像撕裂空间一般在半空中切割出肉眼可见的细长黑线,

  “秘技-迅斩!”

  他动用最大的力量将自己的武器在身边挥出一轮圆月,眼中的杀意更是迸射出眼眶。

  “花里胡哨!”

  时源目光在刀刃之上扫过,整个突然间朝着前方一送。

  嘭!

  地面发出巨响,烟雾将两人的位置包住。

  后面,跟着自家队长朝着敌人冲刺的雾忍瞬间警惕地顿住脚步。

  “队长又变强了!我记得他上次施展这招的时候还做不到现在这个程度,没想到这次居然弄出这样的气势!”

  手里捏着一把短刀,一名雾忍盯住烟雾中,对着身边的同伴说道、

  “没想到那个家伙看着那么吓人,居然一下就被队长解决了?”

  另外一人附和道。

  “不对劲,队长的刀没可能造成刚刚的动静……”

  最后的一人神情紧张地看着未散尽的起伏烟雾。

  刚刚刹那间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他们只看到队长冲到敌人面前扬起手中的刀施展出秘技,而对方却好似傻子一般朝着队长的怀里撞。

  然后,巨响、尘埃起。

  “我很欣赏聪明人,看来你们之中也不都是蠢货。”

  听到自己同伴的疑问,其他两人正准备反驳,耳边就传来之前那道陌生的声音。

  烟雾退散。

  时源站在一处碎裂的地面,他的脚边,正是之前那名朝着他发起进攻的雾忍。

  此刻,这名雾忍平静地躺在地上,如果不是胸口轻微起伏,说不定就会以为他已经死了。

  唰唰唰--

  几名雾忍站到一起,目光阴沉地看着时源脚下的队长,无不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这个戴着面具的家伙,强得离谱啊!

  他们心中都了然双方的差距。

  “阁下想要干什么?”

  这次,说话的雾忍没有继续用雾隐来压人。

  “我想知道贵村发生了什么。”

  时源余光瞟了一眼脚下刚刚被他击倒的雾忍。

  后者被他一拳打中颈动脉,瞬间的血液停滞让他陷入昏迷,而因为力量过大,后者在被拳头击中的时候又被带倒在地,直接将地面砸出无数的裂痕。

  “桃地再不斩暗杀水影未遂,我们正在追击!”

  说话的雾忍唯一想到的大事就是这件,所以他没有隐瞒,直接说出来。

  “三下!”

  他身边,另外两名雾忍显然不认同他的行为,低声呵斥道。

  “村子最近发生的大事已经就只有这一件足够引起注意,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雾忍没有在意同伴的话,再次望向时源说道。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见对方的神情不像是说话,时源微微思索后又询问道。

  单单是再不斩刺杀水影这事应该不至于让雾隐进行那么严密的封闭,所以应该还存在眼前的忍者不知道的情况,是又有什么血迹家族要被灭了吗?

  “半个月之前!”

  雾忍见时源听到自己回答之后双眼内的眼神都变得柔和许多,自然是不敢迟疑,脱口而出道。

  “半个月的时间完全足以逃出雾隐的势力范围,你当我这么好骗吗?”

  如果再不斩刺杀水影的事情发生在半个月之前,那么这个时候早就不应该在雾隐村附近,而眼前这队忍者之前却说是在追击再不斩。

  孤身作战,即便再不斩再狂也不会想着守在雾隐村周围吧?

  “没!没!”

  “我们收到情报说再不斩似乎和村子内的某些人在联络,所以近期可能会出现在村子附近,于是我们才会在这里。”

  那名雾忍连忙解释,脸色在时源突然发问瞬间都苍白几分。

  面对一个能够瞬杀自家队长的未知敌人,他们可不敢惹恼对方。

  “你们还知道些什么?”

  “这……”

  雾忍犹豫了一下,时源立即看过去,眼神变得阴翳数分。

  “村子内的竹取一族最近和水影闹得很僵,那群疯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所以水影暂时让人封锁了他们的族地,其他我们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眼神的胁迫之下,雾忍再次透露出一些其实并不是很重要的信息,但这对于时源就已经足够。

  没想到还真是我想的那样……

  时源死死盯住剩下的几名雾忍,想着该如何处置他们。

  不过几个呼吸之后,他没有再多多余的事情。

  嗖--

  他消失在原地。

  这点冲突并不起眼,所以他没必要杀人灭口。

  “走了?!”

  三名雾忍心中一松,瞬间瘫坐到地上不断喘着粗气。

  “队长怎么样了?”

  一名雾忍谨慎地朝着之前被时源一击撂倒队长靠过去,发现后者仅仅是受了伤陷入昏迷,并不是他们想象之中的那种重伤。

  “咱们先回去把这里的情况报告上去,随便把队长送到医院。”

  “好!”

  “那家伙的面具,应该是木叶那边的吧,我曾经见过类似的制式。”

  “说不准,一个面具而已。”

  没有刚刚那名敌人在场,雾忍很快就带着昏迷不醒的同伴离开。

  而从雾忍这边了解到一部分情报之后,时源也迅速转移位置。

  刚刚被他放过的那群忍者一定会将遇到他的事情上报,无论是处于什么原因,雾隐那边也一定会加强戒备,甚至会派出忍者对他的行踪进行追寻。

  尽管时源没有杀人,但这块地界属于雾隐,有其他忍村势力渗入这里,他们绝对会给予回应,警告也好,驱赶也好,态度会表明。

  所以为了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时源打算避开他们。

  而如果刚刚那名忍者说的有关竹取一族的事情是真的,那么他记忆之中的场景或许并不会很远,他只需要找个安全的位置进行隐匿,然后在适当的时候出现进行观摩就行。

  沿着小路一直飞奔,时源很快来到一处小村落。

  这里距离雾隐村不远不近,似乎有许多商队都在这里落脚。

  因为雾隐戒严的原因,许多本来前往雾隐做生意的商队只好滞留在这边。

  他们也不好直接返回,因为这一来一回亏损得只会更多,所以倒不如留在这里等待雾隐再次开放商贸。

  发动变身术,将自己变得更加平平无奇,时源将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放进封印卷轴之中收好,随即走进这处鱼龙混杂的小村落。

  这里也有雾隐的忍者…

  一走进村子,时源就感觉到目光的窥视,他心头微微一沉。

  不过好在他的心里素质很硬,动作如常,于是那道目光很快就退散。

  而时源也在‘无意’间找到了窥视自己的目光主人。

  是位于村口位置一栋房子二楼阳台的一个似乎是在看街道上行人的年轻人。

  这里离雾隐不远,又是许多商队的落脚点,所以监视这边很合理。

  时源就近再了个地方坐下打算吃点东西。

  “有什么发现没?”

  那名之前窥视过时源但得出时源是普通人的年轻忍者身边出现一个中年忍者,他轻声地询问年轻人,然后背靠着围栏一副和年轻人闲谈的样子。

  “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年轻忍者回答道。

  “情报上显示他一定会回这边,而这里是绝佳的落脚点,按照他的性格,应该也不会掩饰才对。”

  中年忍者抱着双手,语气带着一丝肯定。

  “那可不一定,现在的他可是被整个雾隐追捕,而且这里离雾隐村又没有多远,但凡他露脸,说不定一会儿就被人围住。”

  “管不了那么多,我们的任务就是在水影之前找到他,你多注意一下,我去那边看看有消息没有。”

  “好!”

  年轻忍者微微点头,依旧保持着身体前倾依靠在阳台围栏的动作,而中年人朝着屋内走去一步,接着直接消失在原地。

  有意思…

  时源此刻坐在距离这里不远的一处二楼居酒屋包间内,而刚刚那两名忍者也没有发现他们刚刚的交谈大半都落入时源的眼中。

  除了雾隐本身,似乎还有一伙人在寻找着再不斩?

  或者找的并不是再不斩?

  会是谁呢?

  局势越混乱,对于时源来说越好。

  也只有混乱的局势才适合他收集情报。

  在他的印象之中,带土控制水影似乎控制了很多年,然后才在后面的时间被照美冥为首的血迹家族一派推翻?

  这个时期的水影好像叫做枸橘矢仓?还是一名几乎完美的人柱力?

  时间太久远,本身看动漫的注意力也不在这上面,时源有一点印象,但不够深刻。

  在野原琳死后,枸橘矢仓为了更好地控制三尾,将其封印进自己的身体成为了人柱力。

  但最后却被拥有着万花筒写轮眼的带土控制住心智,成为傀儡一般的存在。

  打定主意,时源打算晚上的时候再去雾隐村附近碰碰运气。

  找了旅馆住下,他在里面养精蓄锐。

  黄昏日分,村子的出现了一个很显眼的身影。

  挺拔的身影,别在后背的大刀。

  这样的打扮,很容易就想到一人。

  桃地再不斩!

  村子的气氛在再不斩踏入村子的瞬间变得沉闷。

  明明不是很冷,但一层雾气却悄然升起。

  “我想到家里的衣服还没有收,我就不跟你闲聊啦!”

  “欸!别走,我也是!”

  “家里那个糟心孩子好像还没有吃晚饭,我回去给他做!”

  “你家孩子不早结婚去寒水都定居了吗?”

  “他回来了不行吗?”

  街道上,本来还显得很热闹的场面逐渐消停,路人纷纷将已经打算发给他们的盒饭丢在地上,急匆匆地朝着家里跑去。

  再不斩的身份,他们都认了出来。

  最近几天进出村子的忍者似乎都在找他,虽然不清楚具体的原因,但身在忍界这样混乱的世界,即便是路人也十分聪明,轻易不愿意领盒饭。

  于是,随着再不斩朝着村子内走去,路人不断消散,几分钟的时间街道上就只剩下空荡荡的一片。

  站在街心位置,再不斩停下自己的脚步。

  唰!

  他右手抽出斩首大刀,这把七忍刀之一的忍具就好似他手臂的延伸,刀锋在地面划过,留下一道狭长的痕迹。

  嗖嗖嗖--

  他甩刀的同时,周围出现一群忍者。

  他们或站在房顶或站在街道,又或者出现在房屋二楼的阳台。

  “叛忍再不斩,刺杀水影未遂,就地格杀!”

  一名带着水滴图案面具的忍者沉声说道。

  下一秒,他和身边的同伴齐齐射向被围住的再不斩。

  “嘁!就你们这些臭鱼烂虾?!”

  再不斩将刀再次一甩扛在肩上,鼻子之中发出一声嗤笑,似乎显得很不屑。

  雾气变得更加浓郁,再不斩的身影都变得极其模糊。

  唰!

  刀锋所过之处雾气退散,而跟着倒飞出来的还有刚刚那几名冲过去的雾隐暗部。

  砰砰嘭--

  他们跌落在地不断朝着后方滑翔。

  “想要杀我,就凭你们远远不够!”

  再不斩的声音响起,而这次,他的声音变得很飘渺,在浓郁的雾气之中显得很难以捉摸。

  雾气之中,再次传来几声惨叫。

  随即,之前站在房顶或者其他位置的忍者陆续被打下来。

  而他们身上,大量的鲜血已经从关键位置喷涌而出,而他们也明显失去了行动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