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大蛇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真是愚昧的一族!”

  大蛇丸站在崖边,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就好像是在评价蝼蚁之间的戏剧。

  他似乎没有发现在另外一个山头正有一双眼睛注视着他,感叹一句后他便矗立不动。

  “出来了?”

  直到下方有一道不起眼的身影从雾隐村脱离出来,他才再次变化神情低语一句。

  灵活的舌头在唇边舔舐,苍白的脸颊之上流露出几分邪异,金黄色的竖瞳就好像看到属于自己的猎物。

  不急不慌地转身朝着后面走去,他今天来雾隐除了见证这难得一见的场面以外,还是为了收集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人、物,都在范围之内。

  而现在,那个他感兴趣的人已经出现,他做好了去接收的准备,那会是一场有预见性的会面。

  跌跌撞撞、似乎慌了神的君麻吕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雾隐村。

  他只知道吃了食物之后他满脑子的暴虐情绪,仿佛里面充斥着炸药。

  然后,他一走出地牢就看到许多挥刀的忍者,于是便顺着内心的本能径直出手。

  但随着战斗的继续,他逐渐冷静下来。

  看着身边和自己同一族的忍者不断减少,他越渐迷茫和不解,于是打着打着就奇怪地脱离了战局。

  “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吗?”

  他半跪在地上,手上沾满鲜血。

  这些自然都是别人的鲜血,而此时都还保持着一丝温热。

  虽然他年纪很小,甚至连实战都没有过,但凭借着他与生俱来的能力以及战斗本能,那些对上他的忍者无一不命丧黄泉。

  但。

  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东西。

  从记事开始,他就被关在地牢之中不见天日,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了却是去杀人,拼上性命无所顾忌地杀人。

  杀人的原因,不知道。

  杀人的目的,不知道。

  似乎他存在的意义就是在此刻杀人?

  这种意义,没有丝毫的价值!

  他心中闪过一句话。

  用地上的杂草将手上的鲜血擦拭干净,君麻吕站起来继续朝着大山深处走去。

  既然还不知道存在的意义或者值得他守护的意义,那么他就去寻找!

  总有一天,他能够找到。

  现在没有人束缚他的自由,他不再是被关在牢笼里的小兽。

  可就在这时,他的眼睛突然一瞪看向不远处的阴影之中。

  他感觉到那里有人,一个他感到陌生且具有极强威胁的气息。

  “是谁?!”

  他说话间顺势抽出了自己的臂骨骨刀握在手心,苍白的脸上满是警惕。

  而刚刚杀完人还没有散去的杀意再次浮现。

  阴影内缓缓露出半个模糊的身影。

  一个戴面具的忍者?

  君麻吕看到了阴影之中的人影,瞳孔猛地一缩。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

  戴面具的忍者之前也参与围杀他们,所以眼前的家伙是来追杀他的?

  所以,他秉着先下手为强的观点愤然出手,就像之前杀掉那些想要杀掉他的忍者一般宰掉眼前的陌生忍者。

  娇小的身影灵活地奔走在地面。

  他的速度很惊人,苍白的骨刀在夜色之中闪烁出让人眼前一亮的凌厉白光。

  时源也有些惊讶。

  他出现在这里才几秒,他本来想着再观察君麻吕一段时间再现身,没曾想后者居然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存在。

  发现就发现呗,他正打算开口说话。

  但眼前的小鬼头直接就一脸狰狞地冲过来作势要砍他。

  这和他想象之中有很大的不同。

  在赶来的路上他还特意回忆了一遍君麻吕和大蛇丸初见的场景。

  大蛇丸一脸平和地对君麻吕说上一句‘活着是没有意义的,但是活下去的话却可能找到有趣的事物,如你遇见这朵花,如我遇见此时的你’,然后君麻吕就一脸惊喜地跟着大蛇丸离开。

  但为什么他此时话都还没有开始说,君麻吕提刀就准备砍人?

  是因为他戴着面具,而大蛇丸一副人贩子的模样?

  叮!

  时源及时抽出一把苦无挡住君麻吕的进攻,然后就打算反手给对方进行缴械并顺势制住对方让对方好好听自己说。

  但君麻吕就好像提前预判了他的动作一般。

  另外一只手大力一甩,掌心再次冒出一截尖锐的骨头逼退贴过来的时源,然后迅速后退拉开距离。

  哒!

  君麻吕看着面前的忍者,对方和他之前所遇到的那些家伙似乎有些不一样。

  意外的强大。

  “我没有…”

  时源开口准备解释,但下一秒却直接停下嘴里的动作从原地跳起。

  次次次--

  他刚刚所立的位置出现几条手臂粗的蟒蛇撕咬在地面上。

  地面的土块瞬间起飞,一片狼藉。

  好在蟒蛇并没有继续攻击,一击不中之后就盘在原地吐着信子。

  而躲过袭击的时源面具之下的表情猛然一僵,他猜到了出现在这里的人是谁。

  正是他打算截胡的原主--大蛇丸!

  “没想到还会有人顶上了我的目标?”

  一道嘶哑的声音从那些蟒蛇的后方黑暗之中传来。

  然后就是啪嗒啪嗒的木屐落地声。

  时源落到一旁,心情不是很美妙。

  没想到还是和大蛇丸对上,明明他特意提前赶过来打算截住君麻吕,却不曾想大蛇丸也提前过来了。

  他看了看一片的君麻吕,接着又看了看黑暗中慢慢显露身形的大蛇丸,面具之下的表情略显阴沉。

  “大蛇丸!”

  他朝着黑暗之中低吼一声。

  听到时源的动静,那些蟒蛇先朝着他挑衅一般吐吐蛇信,接着又十分温顺地盘在走出来的身影脚边,比时源家的喜丸还要更有宠物的样子。

  “哦?原来是一名木叶暗部忍者,难怪一下子就认出我来!”

  大蛇丸站定,一条蟒蛇顺着他身体慢慢爬上他的手臂,而他则一脸笑意地看着时源,就好像发现什么惊奇的东西一般。

  一旁,君麻吕也诧异地看着场中的变化。

  他的目光在时源以及大蛇丸的身上不断流转,最后带着一丝好奇落在大蛇丸的身上。

  这个新出现的忍者,仿佛有一股魔力一般让他觉得亲近。

  “小家伙,迷路了吗?”

  大蛇丸旁若无人地对着君麻吕说道,而他脚边以及手臂之上的蛇也缓缓退去。

  此刻看着君麻吕的他,就好像无害的弱者。

  君麻吕没有说话,不过相较于他看到时源直接出手的行为,此时的他明显对大蛇丸有着一种难言的亲近,竟然是眼神温和地看着对方。

  “你是谁?!”

  右手依旧紧紧握着刚刚用来砍时源的骨刀,但是另外一只手显露出来的半截骨刺却已经再次回缩到身体内。

  “我?我是大蛇丸!打算给予你人生意义的人,要来试试吗?”

  大蛇丸嘴角上扬,似乎并不意外眼前小子的反应,一边说着,他一边将自己的一只手伸向君麻吕作邀请状。

  “可以吗?”

  君麻吕眼神闪烁,一副意动的样子。

  旁边一直警惕着大蛇丸时源脸色有些复杂,同样是陌生人,为什么大蛇丸这家伙伸伸手对方就仿佛要牵着走一样,而他还没有伸手就差点被砍。

  人与人,果然不一样。

  不过,时源此时心里最难受的一点还是自己被大蛇丸忽视了。

  眯起眼睛,他慢慢压低身体,澎湃的查克拉开始在他的体内汹涌。

  淡淡的灼热从他体内透出,或许他可以给眼前的三忍之一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来宣布自己的出道,他也想要知道自己和真正的强者对上有多大的本事。

  “哦,把你给忘了。”

  君麻吕的情绪变化被大蛇丸看在眼中,而他也随即转移视线看向之前躲开自己攻击的那名暗部忍者。

  他不认为后者是追击他这名木叶叛忍而来。

  大概是雾隐最近的异常被木叶所知晓,所以就派出暗部进行追查,接着眼前的暗部在雾隐村附近看到混乱的场景后注意到君麻吕这位从雾隐村跑出来的小家伙,于是就打算上前收集一些情报。

  然后就遇上了一早就瞄准君麻吕的他。

  看着大蛇丸突然看过来,时源心中一凛,道:“你的目标是这个小鬼吗?”

  在刚刚说话之际,君麻吕已经朝着大蛇丸靠过去一截,显然是被大蛇丸刚刚所说的那一句在时源看来没意义的话打动并选择了相信大蛇丸。

  “尸骨脉的血迹忍者,他正是我寻找的人。”

  “倒是你,你的眼神让我感到一些不舒服,我们以前见过吗?”

  大蛇丸余光扫过已经走到靠近自己两米位置的君麻吕,于是嘴角露出愉悦的微笑,然后他又用一种很危险的目光盯住时源说道。

  “我只是一个小角色,可没有资格和三忍之一的你有交集。”时源面具之下露出一丝冷笑,背部的肌肉死死绷紧,随时都可以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很久没有见过木叶的人,今天一遇到还有些怀念,那么…你就留下吧!”

  大蛇丸嘶哑着声音说道,话音刚落,他猛然朝着时源伸出一只手。

  宽大的袖口炸开,无数的细长之物倾泻一般喷出。

  时源的脸色一僵,看着那迎面而来的无数张微开的嘴巴,双手迅速在胸前一合。

  “火遁-炎龙之术!”

  没有贸然使用熔遁这样的底牌,他先使用火遁来简单试探大蛇丸对他出手时的强弱程度。

  轰!

  蛇群和火焰撞到一起,瞬间发出滋滋的声响冲散蛇群的队形,接着就是无数的白烟升起,蛇群消失不见,留下一地被火焰正面轰击而当场被烤焦的尸体。

  化解大蛇丸的这一击,时源朝后一跳没有反击。

  “不错的反应速度,火遁的威力也很强,看来在我离开之后木叶涌现了许多不错的人才!”

  大蛇丸舔舐嘴唇,全然没有被时源击溃蛇群的恼怒,双眼之中反而是越渐明亮。

  “叛逃之后的你自然是不知道村子的一切。”

  时源轻声说道。

  他自然知道大蛇丸在木叶留下的后手很多,而团藏那个老家伙更是常年和大蛇丸保持着合作以及联系,但这样的话在战斗之中就好像武器一般必须亮出来。

  “年纪不大,却能够被三代老头派出来独自执行刺探忍村情报的任务,你的身份也不是那么难猜。”

  “旗木卡卡西是一个,宇智波止水是一个,迈特凯是一个,最后就是近些时间因为击退雷影而被誉为猿飞一族新生代第一人的猿飞时源。”

  “再结合一些简单的情报,比如说猴子花纹的面具、精通火遁……”

  “猿飞时源?”

  “我说的对吗?”

  大蛇丸好整以暇地看着站在对面的时源,最后笑眯眯地报出一个名字。

  “这家伙……”

  时源心头一震,没想到他已经刻意避免使用会一瞬间暴露自己身份的忍术还是被大蛇丸一下子猜出身份。

  那张就好像掌控全局的脸,真是让他想一拳轰上去砸个稀碎。

  “情报中提到你掌握了熔遁,所以你是想要留到后面使用出其不意吗?”大蛇丸继续说道,脸色一片平静。

  冷静地看着大蛇丸那张苍白的脸,时源觉得自己正在失去主动权。

  他想要带走君麻吕的想法已经破灭,那么现在其实并没有什么必要留在这里和大蛇丸纠缠,至于战斗,从大蛇丸的态度来看,在认出他的真实身份之后对方也没有继续死斗下去的想法。

  没有很快就分出胜负的把握,那么冒着危险在雾隐村边上打起来完全没有意义。

  当然,这是时源这个正常人的推理,不代表大蛇丸真的是这样想。

  毕竟他的推测都是建立在他对双方实力有极大了解的情况下得出的结论,而大蛇丸并不清楚他的真正实力。

  “你想要留下我吗?”

  时源注意到大蛇丸眼中还在不断变化的神色,似有所感道。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有意思的后辈,不由勾起了我对熔遁的好奇。”

  “君麻吕,你退到一边去,或许这就是我对你上的第一堂课!”

  他紧接着如此对站在他身侧的君麻吕说道,显然已经下定决心动手。

  说完,他咧嘴一笑,金黄色的竖瞳猛然收缩几分。

  “是!”

  君麻吕郑重地点点头,这个说要赋予他人生意义的男人,他也很好奇,或许等下就是了解对方的机会。

  时源听到大蛇丸的话,心中又惊讶又十分淡定。

  这确实是大蛇丸的行事风格,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人或事,他有着独属于自己的一套机制来策动下一步的行为。

  比如说此刻。

  时源的身份在大蛇丸简单的分析下就被清楚剖析出来,而即便是这样一个掌握熔遁的强敌,他也不会轻易地选择后退。

  他对能够独立开发出熔遁的时源有很大的兴趣,所以他决定浪费一些时间试探一番,无论结果是怎样,他不需要考虑那些有的没的。

  如果可以,时源或许也能够成为他的目标之一。

  但大蛇丸这样的行为,不仅没有让时源畏惧半分,反而是让他又兴奋又期待。

  检验忍者的实力自然就是和实力持平甚至强于自己的对手战斗,毫无疑问,大蛇丸这个阶段的实力绝对是忍界顶尖。

  还暂时没有开始所谓的‘转生’,他几乎没有太大的弱点。

  说他是六边形战士或许有些夸大,但至少也是五边形战士。

  所以,这样的对手对于时源来说无疑是强劲的!

  世人畏惧大蛇丸,但是他却并不会这样。

  虽然真的很恶心蛇这种细长且密集的生物,但他手中的火焰却并不是吃素的。

  唰!

  思索之间,时源只觉得眼前一花,大蛇丸就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和前进路线来到自己的面前。

  那狰狞如变态的表情,那苍白脸颊肆意长发,那宛如蛇一般扭曲的身体……

  “熔遁!”

  尽管大蛇丸不讲武德直接出手,但时源没有被打得措手不及,心念一动,他直接使用出之前隐藏起来没用的手段。

  刹那间,他的上半身大部分都被一层熔遁覆盖,炽热的气息朝着四面八方激荡。

  随即,他朝着面前扑来的大蛇丸轰出一拳,熔遁流荡在拳头上面,空气都被高温、速度和力量撕裂出一道近似真空的痕迹。

  “这就是你的熔遁吗?”

  大蛇丸作为曾经的木叶高层并不是没有和熔遁的忍者交过手。

  岩隐村当初就存在一个使用和时源此刻类似性质熔遁的忍者,对方不仅是熔遁血迹忍者,还是四尾人柱力。

  但看着此时笼罩在时源周身的炽热岩浆,他依旧不由惊讶地眯起眼睛,似乎回到了当初的场景。

  但惊讶归惊讶,大蛇丸可不会就此收手,他正好可以试探一下眼前这位木叶村的后辈忍者对熔遁的掌握情况。

  两道身影瞬间碰撞到一起。

  轰!

  红色灼热液体溅射向四面八方,大蛇丸身上的衣服也同样是被这岩浆滴中,出现了许多雨滴大小的孔洞。

  透过衣服滴在皮肤之上,熔遁和肌肤发生强烈的反应,就好像是一滴滴滚烫的油滴在上面,不断冒起白烟以及发出吱吱的声响。

  “吓!”

  站在一旁观战的君麻吕握紧了拳头,手臂的臂骨隐约在向下滑。

  不过他很快发现大蛇丸并没有事。

  即便是被那滴在地上转眼间就能够形成一个冒烟小坑的炽热岩浆溅射在身上,也并没有使他出现多大的反应。

  苍白的肌肤微微泛红,然后就再没有其他作用。

  这让君麻吕微微心安。

  和大蛇丸第一次对拳,时源占据了一些上方。

  熔遁所加持的威力让他轻易逼退大蛇丸。

  于是,他再次跃起,然后瞬间落地。

  砰砰砰--

  大蛇丸本就在第一次进攻中处于劣势,此刻正处于后退的动作中。

  然后他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紧接着,从时源跃起落地后的大地之上,连绵不断地有熔遁从地下喷涌而出。

  一个接一个好似大型喷泉的泉眼,由远及近地朝着大蛇丸的位置追击蔓延而来。

  “喝!”

  猝不及防,大蛇丸被脚下猛然升起的熔遁撞了一个正着。

  炽热、猛烈!

  啪嗒!

  他就好像烂布条被啪打到地面,而他的胸前,大片的灼烧伤痕让人心头一寒。

  “大蛇丸大人!”

  君麻吕对这个想要给予自己存在意义的男人存在着一些特殊的情绪。

  尽管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他已经认定了这个看上去带着一些邪异的男人。

  但没想到几个回合,大蛇丸就被他被那个叫做猿飞时源的家伙击飞。

  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他没有反应的时间。

  所以,在大蛇丸跌落到地上的时候,他露出一丝担心地叫喊道。

  但作为大蛇丸的对手,时源可不会认为这么简单就能够击败对方。

  落地后警惕地看着那边半天没有反应的大蛇丸,他缓缓抬起自己的手作势就又要攻击。

  唰!

  君麻吕挡在了时源和大蛇丸的中间,一把骨刀被他捏得死死的。

  眉头一皱,时源没有继续攻击。

  “真是好孩子!”

  大蛇丸嘶哑的声音在君麻吕的耳边响起,然后他就感觉到一只手轻柔地搭在他的肩膀。

  回头一看,果然是刚刚被击倒在地的大蛇丸。

  “猿飞时源!”

  “我记住你了,不过看来这次没办法继续陪你玩了!希望下次见面有机会真正见识一下熔遁。”

  “你的眼神让我很喜欢,不过你似乎放不开手?是什么束缚住你的行动?”

  出现在君麻吕身后的大蛇丸看上去没有任何伤势,就连刚刚时源使用熔遁在他衣服上灼烧出来的孔洞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唰唰唰--

  说完话,他的身后涌出大量的蛇群。

  铺天盖地的蛇群让时源浑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

  “这是要离开?!”

  时源眯着眼看向逐渐隐没于蛇群之后的大蛇丸以及君麻吕,似乎有些不理解对方的行为。

  刚刚要打的是对方,此时要走的却也是对方。

  虎头蛇尾,时源感觉爆发出实力的自己就好像一拳打到了棉花之上。

  轰!

  围绕着时源半径两米的地下窜出熔遁岩浆。

  被大蛇丸释放出来的蛇群撞到上面不断化作白烟。

  砰砰砰的爆裂声不断响起,而在时源的感知中,大蛇丸和君麻吕的气息也随即消失。

  待解决掉蛇群,时源扫向大蛇丸之前被打到在地的位置,那里有一团人形的土块。

  “土分身吗?!”

  时源有些沉默,原来他刚刚的攻击是将大蛇丸的土分身击溃,而他居然没有看到对方是什么时候释放的忍术。

  果然,三忍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角色,特别是大蛇丸这种浸淫忍术多年掌握了不知道多少禁术的家伙!

  简单平息了自己的呼吸,时源也打算立即离开这里。

  毕竟刚刚战斗的动静不算小。

  就在这时,他猛然惊醒般朝着一旁看去。

  嗖嗖嗖—

  十多道人影从那边窜出来将他包围住。

  “嘁!”

  时源找到了大蛇丸选择收手离开的原因,他嘴里发出一声朝着大蛇丸而去的不屑声音,但面具之下的脸上依旧保持着肃穆和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