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推断和臆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止水一脸平静地走进包厢,目光瞬间就落在早已坐在里面的时源身上。

  他收到时源的邀请,没有耽搁什么时间就直接赶了过来。

  “前辈!”

  说话间,他坐到时源的对面。

  看着止水,时源笑眯眯点头,道:“好久不见啊,止水!”

  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止水,但过去这么久,止水的状态看着还算不错,精气神都在,不过还是有一股抹不开的疲惫混在在其中。

  这些东西,时源仅仅是扫了一眼就基本明悟在心。

  “确实许久没见,前几天本来打算去找前辈你,但前辈家里的那个小女孩告诉我前辈做任务去了。”

  止水悄然打量一下时源,随即端起面前的水杯轻轻啄上一口。

  “哦?你找过我啊?香燐都没有给我说,估计她也搞忘了。”

  时源先是一愣,然后摸摸自己的脑袋,算是为香燐的遗憾简单说了声抱歉。

  “不过现在也不迟,宇智波…是不是又出现什么问题了?”紧接着他摆正自己的态度,显得很严肃地又朝止水说道,可谓是瞬间进入状态。

  “前辈怎么知道?是听三代大人说的吗?”

  止水惊讶道。

  他知道时源是前天才回村,那么这件事也就只有通过别人得知,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三代。

  然后他心中又是一阵感动,从时源知道一些宇智波的事情之后就急忙叫他过来的态度来看,时源对他可以说够朋友。

  “不是,我是从山本商行那边的情况推断出来的。”

  时源摇摇头,三代并没有告诉他这方面的事情,或许是因为他刚刚做完任务回来后者没有来得及告知,又或者是后者知道告诉他会出现一些情况,所以选择暂时隐瞒。

  毕竟三代对时源的性格很了解,鸣人以及云隐使团的事就足以说明许多东西。

  有时候过于正面,似乎有一种情怀蕴含在做事之中,还需要政治的熏陶。

  “山本商行?”

  止水露出疑惑的神色。

  如果是三代目告诉时源这些事情他还能够理解,但怎么连一个商行都知道这些机密的情报了?

  不过他并没有担心,因为从简短的对话之中,他猜到这个所谓的商行应该还有一重身份。

  “宇智波之前在商行那边购买了一大批数量惊人的兵粮丸,后续又试图购买兵粮丸的配方,而我恰好又和那家商行有一些合作和联系,所以从这些痕迹中就推断出一些情况,于是才有了现在找你的情景。”

  “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件事。”

  止水回忆一下,很快露出一副想起来的表情。

  他之前和富岳族长聊天的时候就依稀听过这件事,但这其实并不是关键,兵粮丸的作用虽然大,却也无法发挥出至关重要的作用,它只能算是一种战略物资罢了,所以他并不是很上心。

  “是谁在牵头?还是之前那个叫做凉太的忍者吗?”

  时源捻起面前的一块水果放入嘴里,语气依旧保持着淡然,就好像嘴里刚刚吐出来的这个问题并不是什么大事。

  “是富山长老!”

  “嗯?”

  咀嚼的动作微微一顿,这对于时源来说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

  整个宇智波,他所知晓的人并不多,让他有印象的无不是剧情之中有存在感的忍者,而在村子生活这么多年,宇智波的封闭也不足以让他多这个家族的忍者了如指掌。

  像止水此时说出来的这个富山,全名应该叫做宇智波富山,听起来似乎是和富岳一个辈分的人,但他没有丝毫的印象。

  “富山长老当初是宇智波族长的有力竞争者,不过因为出身的问题并没有成为族长,但是他的存在却也无法被忽略,现在是族内地位仅次于富岳大人的长老。”

  止水看到时源疑惑的表情,随即解释道。

  “继续说,我在听。”

  时源靠在椅子的靠背上露出认真的神色,右手情不自禁地支在下巴位置。

  “富山长老就是族内地位最高且也全力支持族内进行变化的忍者,之前前辈你见过的凉太等人也算是富山长老的亲信,之前他们所作的一些应该都是得到富山长老的支持和默许。”

  “他的实力如何?”

  时源好奇地询问道。

  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不足为惧,所以关心这个第一次听说的忍者的实力就是一切的关键!

  “富山长老的实力我并不是很清楚,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出过手。不过他比族长大七八岁的样子,当初也是族内很有名的天才,但因为早早失去竞争族长之位的悬念,他后面就没有怎么展示,但从我的观察来看,他的实力或许不比族长弱多少。”

  止水想了想,还是给出一个保守点的回答。

  “除了凉太几人,他身边还有其他亲信没有?”

  “凉太他们三人就是富山最信任的人,年轻一代的话似乎并没有听说还有其他谁……哦,对了,富山长老有个儿子,他也是富山忠实的拥护者之一!”

  止水皱眉回忆,然后很快又想起一人。

  “叫什么名字?”

  “宇智波修,上忍,擅长火遁,不过和富山长老一样,他在成为上忍之后就很少外出活动,即便是做任务也是进行秘密任务,村子内几乎没有人清楚他的具体实力,但他的性格却有些恶劣,甚至有几次主动挑衅我和鼬。”

  没有等时源询问,止水一次性就将自己知道的对方的各种情报说了出来。

  又是一个不认识的忍者…时源心道暗道,同时大脑也开始思索起可能会出现的局面以及自己能够做些什么。

  “之前听取了前辈的建议,我觉得族内确实有很大的改变。但族内存在的激进派即便是支持的人减少几分,但数量相较而言依旧不少,而且因为族内民意的小幅度改变,富山族长为首的族人们变得更加激进和蛮不讲理起来。”

  没有给时源说话的机会,止水紧接着又说道,说完,他盯住时源企图得到及时的回应。

  “也就是说我刚刚提到的购置兵粮丸的事或许并没有得到富岳的授意?”

  时源看向止水,想到了一点。

  “嗯,不仅是兵粮丸,富山长老在幕后甚至已经购置很大一批忍具然后分了数次运会了族地,族长之前就是这件事和他吵过,不过并没有什么结果。”

  又是一个很关键的信息,而这个的性质和之前够值兵粮丸的性质类似。

  于是听到这里的时源不由皱起眉头。

  这宇智波富山的个中国举动完全就是奔着造反去的,事情已经到达这种地步了吗?

  “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他看向止水,双眼保持清明,黑白分明的眸子依旧冷静。

  “我不知道…明明我之前按照时源前辈你所说的那个方法逐步摆出自己的强硬态度以及实力,但那群激进派族人们却并不想理会,所以我现在…很迷茫!”

  止水坐在那不断摇头,一脸颓色。

  “你觉得事情还有转机吗?”

  时源又问,而这个问题一出现,整个包厢变得寂静,仿佛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够清晰地听到。

  止水猛然抬起头看向时源,双眼瞪大,似乎觉得说出这话的时源语气有些不对。

  “没有吗?”

  他艰难地说道,眼神复杂暗淡。

  “你举得富山已经做到这一步还会有回头的想法?”

  时源反问,嘴角更是挂起一丝不屑的笑容。

  止水虽然在他的建议下有了许多的变化,但内心其实一直还保持着那种软弱。

  软弱和善良有时候就会成为一个人最大的瑕疵。

  当然,时源的意思并不是说做人就要自私或者一味强硬,但至少有的时候需要你强硬的时候不能软吧?



  这话,懂的都懂,不懂的也不能继续细说。

  “或许富山长老只是为了做一些威胁的手段?”

  止水突然眼前一亮,他始终不相信族人会反叛,那么或许就可能有一个目的,就是用这种方式向村子内的人宣告‘宇智波并不是懦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会做出来’,这样一来或许也是一种改变家族现状的出路?

  而这也和时源很久之前所说的,宇智波应该表现出威胁性以及重要性有异曲同工的地方。

  时源哑然,我叫你假装投降,但不是让你把鬼子引进村啊!

  那位没有见过面的富山长老应该不会存在这样的想法,而即便是有,估计也是威胁不成反手起义的想法。

  这和他设想中仅仅是展示强大和肌肉的思路有着本质的区别,即便它们一开始都是展示肌肉。

  “你应该已经和三代说过这件事吧?”

  略一思索后,时源知道这个时候多说下去没可能让眼前的止水明白,于是便转移话题。

  “嗯,因为富山长老和族长已经近乎达到一种一种剑拔弩张的地步,所以我之前就向三代打过报告!”止水点头回应。

  “三代怎么说?”

  时源凝神望向止水,想要从止水的嘴里听听三代的看法。

  宇智波现在的状态按照收集到的情报来看就是一个火药桶,就看要如何操作才能将其熄灭下去了。

  听到时源的询问,止水表情一顿,然后摇摇头。

  “嗯?什么意思?”

  “三代大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说他知道了,然后就让我下去。”

  顿时,时源的表情也微微僵住。

  他想到了许多,三代这种什么都没有说的态度就是一种很直接的态度。

  或许在止水报告之前,三代一行人就已经知晓宇智波发生的事,所以他们才会显得淡定。

  “你回去告诉富岳族长了没有?”

  “嗯!”

  “他也没有说什么?!”时源眉毛一横,语气不免加重。

  止水虽然性格比较偏‘软’,但经过时源此刻这么反复问了几个问题,他同样是反应过来,想到了某些东西。

  脸色微变,他看向时源:“前辈,我似乎……”

  他想说自己似乎搞砸了某些东西,然后偏偏还在某方面很迟钝。

  在报告三代后发现三代很平静他就该想到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往往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就是死寂一般的宁静。

  而他还把这种宁静当作了温和。

  “三代的态度我还是能够看明白,他对宇智波存在着情怀,并没有真的要赶尽杀绝的意思,但据我所知,其他几位长老或者顾问就不是那么和蔼了,像你之前所说的那样,我有八成的把握确定他们一早就知道了富山的一切行动,但是却没有发作,或许就是在等一个契机!”

  “什么契机?!”

  止水心中其实有了答案,但是他不敢自己说出来,所以就只好看着时源,一脸灰暗神色。

  “宇智波行进示威性行为,然后三代下定决心,接着他们展开雷霆手段对宇智波出手!”

  时源沉着脸说道。

  三代的平静应该就是还在权衡和思索,而像团藏这样的家伙也不急,宇智波犯错之时,就是他们齐齐向三代发力的时候,到时候,无论是什么方面三代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或许,那个所谓的富山长老这一切自以为隐秘的行为或许还有团藏这些人的推动和协助,只是宇智波的人并不清楚!

  听完时源的话,止水脸色更加苍白。

  “那族长……”

  他想到他从三代那里回来之后又将和三代间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族长。

  这个时候回想起来,族长当时的脸色虽然在昏暗的灯光下有些不清楚,但似乎也很不对劲!

  三代的平静,或许也是在等宇智波犯错,他不好阻止,而且正处于那种有期待也有不愿的纠结境地,但其实却也有向着团藏那群长老顾问偏移的意思,不表态正是这种很直接的意思,最多也就是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中立。

  所以,富岳族长很清楚三代的意思,而他又无力去改变富山等人的态度。

  那么他能够做什么?

  看着家族走向灭亡?

  答案或许只有一个!

  “你们的族长或许在那之后也产生了和富山同样的想法,毕竟三代的这种很模糊的态度在富岳看来或许就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时源深深地看向止水,眼神很阴沉。

  事情和他前世所看的动漫有了很大不同,以前的他是以第三人的视角去看,现在确实亲历者,所以他的想法和态度也产生了许多的变化。

  “我知道了!”

  止水对上时源那认真的目光,脸色一变再变,时源刚刚所说的或许就是最坏也是两人这一番分析下最有可能的结果,所以他仿佛下了某种决定!

  “你先回去,我也三代那边看看!”

  时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从位子上站起来。

  “好!”

  止水也点头,他也需要回族里看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