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准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富岳的话,止水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而是稍微偏头和一旁的鼬对视一眼。

  “我想知道富岳大人你的意思。”

  他这样说道,语气不卑不亢。

  “也好,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我们大家也坐下来好好聊聊,这也是我把鼬叫过来的原因,鼬,你现在有资格坐在这里,如果有任何的意见也及时说出来。”

  富岳的目光在止水和鼬两人的身上不断移动。

  “富山的一系列行为止水你应该很清楚,而鼬,你应该也知道一些,这里我就不多说。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并不是这个,而是村子高层的想法,一直以来,就有刻意针对宇智波的高层,但其中并没有三代火影的存在,当然,这个并没有其实并不够准确,宇智波从建村之初的巅峰到现在已经只能区居一隅的落寞,其中少不了三代的手段。”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说话的动作看向面对着的两人。

  止水眼神浮动,头微不可及地向下点动。

  他性格软,不是说他傻,在时源的各种语言轰炸下,他远比原著之中要成熟许多,所以富岳此时提到的东西,他甚至在和时源的对话之中就隐晦地从对方的嘴里听到过,所以此刻不仅不意外,甚至还格外感受到时源对他的帮助和信任。

  至于鼬,他那种脸自从坐下来之后就没有多余的表情,作为四岁就上战场历练的人来说,他见得东西太多太早,虽然让他自己很早失去许多轻松愉快的乐趣,但却也培养出他不符合年纪的沉稳和深思性子。

  他迎着自家父亲的目光,略显深沉的眼神里面带着一些迷惑却也似乎很认同富岳刚刚所说的点。

  “但无论怎样,三代一直以来的立场其实都是偏向于中立甚至宇智波。但止水你今天能来找我,那么就说明了你察觉到一些问题了吧?富山的事情让三代已经失去对宇智波的耐心,那么他想要做的事情自然就不言而喻!”

  “我今天早上去见三代,但他因为公务繁忙并没有见我。”

  富岳又加了一句,而鼬的脸色徒然一变。

  他并不是很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但不难从富岳寥寥几句话中听出一种紧迫感。

  家族一直以来防备的事情,似乎就要发生?

  “时源前辈让我来找富岳大人,就是想要试探大人你的态度。”止水没有紧接着富岳的话说下去,他转头开启了另外的话题。

  富岳不可避免地皱起眉头,他略带不悦和不解的看着止水。

  时源?

  这个名字他知道,止水和鼬都现后合作过的一个猿飞家族忍者,同时也是木叶最近两年最推崇的打造的年轻忍者之星。

  其实力无疑是很强,从诸多的战绩都可以清晰地看出。

  “富岳大人,你应该早就开启万花筒了吧?”

  冷不丁的一句话,止水就好像是在询问对方是否吃了早饭。

  富岳的瞳孔一缩,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然后又瞬间恢复平静地看着说出这话的止水,道:

  “万花筒?”

  他没有承认,但却也没有否定,但这种反问的语气却也表现出他真实的态度。

  至少在座的其他两人都不是蠢人,那稍纵即逝的表情清晰地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内,所以答案已经揭晓。

  “对!”

  止水点头,然后突然整个人的气势猛然一顿,一股浓郁的不详之气开始混杂着查克拉以一种极低的频率在他的周身萦绕。

  唰!

  没有丝毫的提醒,他瞪大眼睛看向对面的富岳。

  “万花筒!”

  富岳就这样看着突然在自己面前开眼的止水,脸上逐渐付起一层淡淡笑意和潮红。

  严谨的坐姿似乎开始倾斜,他的肩膀一左一右斜挎着出现轻微的颤动。

  他看着止水满是不可思议以及震惊。

  坐在止水一旁的鼬也感觉到一种让人心悸的力量就这样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近前,他侧身看过去,就注意到止水的眼睛内出现一个不同于三勾玉的复杂图案。

  这就是万花筒吗?

  鼬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其实在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中他其实对止水的隐藏手段有诸多的猜测,万花筒其实也不是没有出现在脑海中,但想象之中和亲眼看到并不一样。

  而且,如果他刚刚没有听错的话,止水还说过他的父亲也开启了万花筒,而富岳并没有否认。

  想到这里,鼬略显僵硬地转移视线看向对面的父亲。

  果然,映入眼前的一片猩红也不再是熟悉的勾玉,虽然图案不一样,但是那种让人感到压抑和厚重的感觉和刚刚的止水一模一样。

  两双万花筒!

  心底没来由冒起一股凉气,万花筒可是多少年没有出现在宇智波家族了,不然宇智波也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但是现在,一次性却出现两双,而这两人还都是鼬极其熟悉的存在!

  “看来前辈并没有猜错!”

  止水平静地看着在自己开启万花筒的第一时间就同时开启万花筒的富岳。

  “看来这个时源知道的很多。”

  这个时候,富岳对这个经长出现在止水嘴边的时源更加感兴趣。

  猿飞时源远比他想象之中要复杂和厉害许多。

  “两双万花筒,即便是三代大人也不敢轻易做出某些决定。”止水沉声道。

  “要怎么做?”

  富岳看向止水,其实在知道止水也拥有万花筒的瞬间他想到的并不是现在这个问题,而是木叶还有谁能够阻挡他们。

  但这个念头在脑海之中存在不到一秒,他就直接忽视。

  止水的性格以及他的性格,其实都不是能够做出那些事的人,他们的目标仅仅是将宇智波从这次的漩涡之中拖出来,然后逐步摆脱困境,重新走向辉煌。

  “富山长老!”

  止水眯起眼睛,眼中的猩红之色再次暴涨。

  富岳陷入短暂沉默。

  “这是那位时源上忍的想法?”

  “对,不过现在也是我的想法之一,或许马上也将是富岳大人你的想法。”

  “火影那边呢?”

  “前辈会为我们争取,而且现在宇智波的实力他们也不会轻易出手吧,趁着这段时间,我们能够做的事情有很多。”

  “鼬,你觉得呢?”

  富岳似乎已经有了决断,但是他却又看向没怎么说话仅仅是听众的鼬。

  鼬感觉到此刻气氛的关键,但他的脸上并没有多少迟疑。

  只见他将自己的右手微微举起:“为了家族!”

  “为了家族!”

  止水微微一笑同样是握紧自己的拳头,脸上的阴霾更是在瞬间一扫而空!

  “那好…”

  富岳眨巴着眼睛,猩红之色退散,恢复为黑白分明的眸子。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

  “可恶!”

  阴暗的地下,一个孤寡老人狠狠地低吼一句。

  就在刚刚,他从火影那边回来。

  在经历多年的经营和期待,团藏本以为自己看到了希望,没想到在临门一脚的时候却突然出现了变数!

  猿飞时源!

  他靠在椅子上,牙齿似乎都要被咬碎,脑海之中更是只有这样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最近一些时间出现的频率是越来越高,明明是一个几年前还默默无闻的家伙,但是在最近两三年却成为能够在各种意义上赶超卡卡西的年轻忍者。

  就好像当初的四代?

  想着想着,团藏心中突然崩出一个已经在记忆之中蒙尘的身影。

  都是那样突然宛如流星一般闪现在天际的角色,将一众同辈甚至前辈远远甩在身后成为那一枝独秀!

  而且,他还发现这个时源和四代的某些精神内核居然完美地契合。

  同样是对宇智波有着一种优待的思想,同样是有些无端仇视他这位根部首领……

  刚刚的会议上,三代想要说的一个核心就是停止目前对宇智波的各种布局,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他有其他方面的考量。

  “不可能!这是对宇智波出手的最好时间,我不可能会罢手!日斩,你还是太软弱了,宇智波一日不除,木叶就一日无法安宁!”

  沉默片刻,团藏突然又开始低语,而他的情绪显然也很快平缓下来。

  望着面前的黑暗,他慢慢露出一丝让人胆寒的微笑。

  “我们的人已经布置完毕了吧?”

  他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方间内回荡,很快,一道仿佛一开始就存在于阴影之中的身影走出来半跪在他的面前。

  “已经准备完毕,随时都可以出手!”

  这个回答的声音很冰冷,就好像没有感情的机器一般。

  “那出手吧!既然三代想要停手,那么我就给他加一点火药来活跃一下气氛,这将会是新的开始。”

  团藏挥挥手示意属下,于是那名半跪的忍者点头之后瞬间消失在这里。

  “孱弱的宇智波,仅凭两双眼睛就想要挡住我多年的布置?不可能!而且宇智波富岳的眼睛一直都是迷,老夫不相信突然一下子就能够出现两个那种传说中的眼睛。”

  在时源不知道的地下,一场似乎早就准备好的布置就要展开。

  自从和三代交谈之后,时源似乎整个人都没有再紧张。

  接下来的两天,他竟然再次恢复了那种小日常的生活,不是带着香燐或者鸣人进行某些简单的训练就是和他们找个地方吃吃喝喝,当然,其间自然也没有少掉和曾经的队友、同伴们进行一些简单且友好的交流。

  今天,卡卡西、迈特凯两人都没有执行任务。

  在两天前,他们突然收到时源的一句话,于是便放弃了离开村子执行任务,而是转而待在家里。

  两人中,凯和时源的关系很铁,卡卡西和时源有过几次合作和还不错。

  最主要的,他们都是木叶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属于同一个圈子。

  将香燐打发回家,时源走向已经走二楼向自己招手的凯。

  “这里!时源!我们在这里!”

  凯从窗户位置探出半个身体,手臂不断大力挥舞,周围的空气都好似被搅动。

  这样的行为,在人流不少的木叶街道上确实属于极其奇葩的行为之一,所以时源在第一时间确定凯他们的位置之后就不再看向还在试图想要得到自己回应的凯。

  社死是一件时源觉得极其恐怖的事情,但是凯却并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但是他做不到。

  悄悄上楼进入包厢,时源一脸如常地坐到位子上。

  这个时候,凯有些泄气一般看向时源,道:“时源,我刚刚叫你,你为什么都不回应我?”

  这对于他来说似乎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时源眉头一挑看向卡卡西,卡卡西正好也将自己的视线投过来,这个时候时源才注意到卡卡西所坐的位置居然都是那种远离窗户的位置。

  于是,两人默契地笑着。

  这不是对凯的鄙视,仅仅是处于朋友间的某种淡淡调侃,善意的那种。

  “可能时源觉得自己还很年轻吧。”

  卡卡西还是保持着死鱼眼随口帮时源回了一句,凯一愣,在脑海之中反复思考了几遍这句话都没有能够弄清楚卡卡西所表诉的意思,但他却也隐约感受到卡卡西说话的语气和自己每次找他进行决斗时差不多。

  “好了,不说那些,说点正事吧!”

  时源看着凯浓眉大眼似乎想要继续刨根问底,于是急忙插嘴将凯已经微张的嘴巴堵住。

  于是,另外两人迅速改变神情,就连卡卡西都是微微挺直自己的身体看向时源。

  “村子最近可能发生一些事情,所以我才让你们也暂时不要领取任务离开村子,毕竟我觉得我们能够做的事情很多。”

  时源能够让面前的两人留在村子除了几人的关系,还有就是近似的三观。

  凯,不用说,热心大男孩,遇事不平一声吼;卡卡西,虽然有无数坠入黑暗的理由,但是他却一直守住自己心中的光,默默承受了许多痛苦和阴暗。

  这都是时源仅仅数次合作就能够建立牢固友情桥梁的基础。

  “是因为宇智波吗?”

  卡卡西身处暗部,更是三代身边最信任的几人之一,所以他知道一些凯不清楚的情报。

  凯果然是有些茫然地看向时源和卡卡西,他在收到消息之后没有询问理由,只是选择了相信时源便安心留在村子。

  现在明明情况和他类似的卡卡西似乎都知道一些关键的情报,所以他觉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地便挠挠后脑勺,这是他缓解尴尬的小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