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多方的谋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宇智波富山这边的忍者显然也是有备而来,面对团藏这边根部的忍者也完全是不虚。

  绚烂的忍术对轰瞬间展开,五颜六色在空中爆炸。

  在场旁观的忍者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怎么做,仿佛失了魂一般僵在原地。

  至于那些暗部自然不会听从团藏的吩咐,但是让他们做些什么,却也是办不到。

  “我们不做点什么吗?”

  凯虽然刚刚听到时源的话,但是看着本为同一个村子的忍者们开始战斗,不免有些阴沉地说道。

  “很快就有人过来,他们打不起来。”时源解释道。

  得到时源的回应,凯也不再继续说话,但目光却依旧紧紧盯着战斗的那边,一副随时都会出手的样子。

  果不其然,在时源说完话不到一分钟,远处有更多的忍者赶了过来。

  “是三代大人!”

  一名平民忍者看到身穿火影长袍的猿飞日斩正沉着脸走过来,目光之中闪烁着惊异的光芒,但想到此时这边的战况却还是很快释然。

  “宇智波家族的族长也来了!”

  另外一个方向又挤进来一群人,为首的正是宇智波富岳,于是又有忍者窃窃私语道。

  “大场面啊!”

  再迟钝的人此刻也知道事情大条了,纷纷面色复杂地低语。

  不过他们大多数都是以暗部为核心进行站位,隐约将宇智波的忍者包围在中间。

  “今天可能要出事了!”

  “不,事情一直在发生,只是我们一直没有注意到。”

  有人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目光在站在原地杵着拐杖的团藏身上流转几圈,语气笃定地说道。

  “你们在干什么?!”

  三代站定,语气严肃地朝着场内因为他的到来而停手的双方说道。

  威严的气势缓缓流露出去,他单薄的身躯就好似让人无法逾越的大山,横亘在双方之间。

  唰唰唰--

  三代说话后环视着周围,然后就见三道身影从不远处掠来落在自己的身后。

  他余光一扫,注意到是时源、卡卡西以及凯,所以并没有说话。

  “团藏?”

  没有人回答自己,于是三代皱眉看向一脸阴沉站在原地不动的老队友。

  “宇智波的人杀了几名忍者,所以我便打算拿下他们。”

  团藏迎着三代的目光回答道。

  他还是那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此时更显露出一些自己正在执行正义的笑容,即便被杀的忍者是暗部的人,而他也还不是那种会为其他人考虑的家伙。

  没有立即说话,三代仅仅是深深地盯住团藏看了几秒后又看向站在另外一边和富岳站在一起的宇智波富山。

  “是有人先对我们出手。”

  宇智波富山语气没有太大波动,他就说了半句话后就似乎没有兴趣说下去。然后就那样用阴沉的目光盯住对面的团藏。

  “都先散了,把受伤的人都先送下去救治,暗部的人负责处理后续的情况。”

  三代仅仅是一瞬间就基本上想通了事情的经过,他冷着眼看了一下团藏,接着直接下达了命令。

  他注意到宇智波那边有两个受伤的忍者,而富山对其中一人的关注度极高,而那人他知道身份,正是宇智波修,富山的独子。

  “那就多谢火影了!”

  宇智波富山抱手朝着三代一举,然后直接转身离去,而那些和他站在一起的宇智波忍者迅速带着受伤的人跟上。

  宇智波富岳没有动,而之前跟着他来的忍者们也没有离去。

  得到三代的命令,附近的暗部很快就行动起来,开始逐步将周围的平民忍者驱散,然后对现场进行勘探。

  至于根部的忍者,他们站在团藏身后,浑身散发着冷漠的气息。

  “我们走!”

  团藏看着离开的富山等人,独眼中闪烁过一丝阴狠,接着就对身后的属下们吩咐道。

  “团藏!”

  三代叫住了抬腿准备离开的团藏。

  “你过了!”

  他望过去,语气刻意压低,但却清晰地传达出自己的意思,其中压抑着的愤怒让就站在三代旁边的时源狠清晰地感觉出来。

  团藏的步伐一顿,但却并没有回应三代,而是继续甩手离开。

  但时源却注意到离开的团藏脸色在转身的瞬间阴翳许多,那眼神之中的狠色更深。

  “三代大人!”

  附近的无关人等消失得差不多之后,宇智波富岳径直来到三代的面前。

  而跟在他身后的,正是止水和鼬。

  时源老早就注意到两人,所以看到对面过来,他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富岳。”三代将自己的注意力落到面前之人的身上。

  “希望三代大人在这件事上明察,宇智波不会无缘无故袭击暗部的忍者。”

  “我知道。”

  其实两人都知道刚刚发生的一切和团藏脱不了干系,但话却不能说得那么明白。

  “那我先告退了!”

  富岳没有过多停留,转身离去,而止水和鼬朝着三代躬身,然后迅速跟上。

  这里就只剩下三代以及时源三人。

  于是,时源看向三代,道:“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指的就是团藏出手试探或者逼迫宇智波富山的这件事。

  “本来关系就不好,有了这次事情后富山他们的怒火绝对又再次拔高,或许等不了太久就会直接爆发,而且我们也没办法阻止团藏这位长老的行为,不是吗,三代大人?”

  他一直弄不懂三代为什么要这么包庇团藏,虽然说团藏为了这个村子付出了很多,但眼前团藏所做的一切可都是将村子推向悬崖的边缘。

  宇智波一旦反叛,就好像不久之前的雾隐村,绝对会元气大伤!

  “我会限制住团藏!”

  三代看向时源,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

  “这可远远不够!”

  时源悠悠地说上一句,然后也转身离去。

  “卡卡西,你觉得呢?”

  卡卡西和凯并没有跟着时源直接离开,于是三代又看向卡卡西。

  “火影大人你应该知道我们应该是去解决问题而不是将提问者解决,虽然选择后者或许会让村子以后保持无忧,但是那种代价可是很大,而现在我们有了解决问题的更好办法,甚至能给达到后者的效果,那么对于那些破坏的人必须保持强硬的态度才行!”

  卡卡西说道。

  他一直都清楚三代维护团藏,所以他也只能把话说到这里。

  “我先下去了,凯,要不要一起?”

  朝着三代颔首,卡卡西招呼着凯离开,于是凯很恭敬地弯腰后跟着他追向离去不久的时源。

  “都是废物!”

  团藏和他的属下们停在了一处小河,而此刻,他一脸恨恨地说道。

  他给的任务是杀掉几名宇智波忍者,然后嫁祸给暗部,然后引起更大规模的斗争。

  但现在想要杀掉的忍者没有被死掉,似乎也没有引起宇智波富山的绝对愤怒,所以行动总的来说有些失败。

  被呵斥的根部忍者没人敢抬头和团藏对视,他们都半跪在地上,将自己的头颅低垂向地面。

  “启动B计划吧!”

  良久后的团藏终于是将胸口的那口气咽了下去,于是他重重地将手里的拐杖插进泥土中,声音恢复了冷漠。

  “是!”

  根部的忍者齐声回应。

  “富山长老,修上忍的情况已经稳定,但伤势很重,估计还要许久才能够苏醒。”

  宇智波富山带着自己的部属回到族地后就立即找来医疗忍者进行对宇智波修以及另外一名受了伤的忍者进行救治。

  “我知道了!”

  富山眯着眼睛,于是说话的忍者自觉地离开。

  “大人,我们不能继续等了!”

  在那名忍者离开之后,坐在富山两旁的忍者恨恨地说道。

  “就是呀,大人,他们都已经对我们出手了我们还要继续忍下去吗?”

  “和他们拼了,我不信我们宇智波会输!”

  “……”

  富山听着属下们不断叫嚣,半张脸被窗户外的阳光照射,上面浮现许多情绪。

  “这次是团藏那个家伙对我们的试探,或者说他想要让我们提前动手!”

  目光扫过下面的属下,他开始说话。

  有时候他真的觉得手下的这些人不会动脑子,宇智波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些家伙造成。

  “你们觉得火影那些人不知道我们暗地下干的事情吗?即便是一开始不知道,但现在估计也全部知道了。”

  “怎么会?”

  有人质疑,他觉得富山长老到目前为止一系列的动作都很隐秘,即便是暗部都很难知晓。

  “是止水吧?”

  有人很快想到一个人。

  止水的身份是正式的暗部成员,而且因为某些原因,他很受三代目的信任。

  宇智波这边有什么风吹草动,止水大概率都会向火影那边汇报,这也是他们这群激进派很不喜欢止水的原因之一。

  富山没有回应,但不说话明显就是默认,其实他也找不到还有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恶!明明是宇智波家族的人,但总是向着外人!”

  有人抱怨道,是一个年轻忍者。

  “吩咐下去,最近都打起精神不要松懈,没有其他事情就不要离开族地,即便要离开也结队离开,不要给某些人创造机会,现在还不是时候!”

  宇智波富山叹了口气,从今天富岳的态度来看,他发现后者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棱两可,明明在不久之前两人还短暂达成过共识,是中间又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而且他也清楚宇智波想要靠着这点实力发动政变几乎是不可能,如果不到最后时刻,他也不会那样做。

  “是!”

  听到富山大人的话,许多人低下头。

  身边的属下们很快散去,宇智波富山独自一人坐在位子上思索了许久后也随即起身朝着安置受伤的修的房间而去。

  他对自己的孩子期望很高,没想到今天就被不知道是不是暗部的人抓住机会下黑手。

  他很愤怒,甚至可以说暴怒,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他知道时机并不是很成熟。

  ……

  “木叶最近发生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你不打算去看看吗?”

  幽深的地下空间内,一个惨白的身影从岩石之中探出半个身体对正在实验体附近摆弄东西的面具男说道。

  “说来听听!”

  面具男正是带土,他示意白绝将那些有趣的事情说一遍。

  最近一段时间他忙于雾隐的事情,所以减少了对木叶的监视。

  前不久雾隐发生的竹取一族叛乱一事明明在他的预料内,但是那件事之后他察觉到村子内出现一些明显不对劲的气氛。

  似乎有人正在对水影展开调查。

  这让他不得不重视和谨慎。

  白绝得到带土的回应,先是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接着将自己知道的东西一五一十地说了出去。

  听完,带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没想到宇智波居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谁说不是呢?你似乎很感兴趣,那要不要去看看?”

  “这样没用的家族也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我或许可以去给它添上一把火!”

  “不,按照我收集的情报,宇智波内部明显分裂为两部分,而且三代火影那个老头也没有明显要动手的意思。”

  “也就是宇智波想要发生叛乱也仅仅是一部分的人?”

  带土看向白绝。

  “没错。”



  “即便是这样,我觉得也很有趣,木叶这个忍村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但在那之前我可以暂时消耗一下它!”

  “你想怎么做?”白绝咧嘴一笑,尖锐的牙齿露出来,然后他疑问道。

  “你刚刚说宇智波富山的儿子被团藏的人袭击之后并没有死?”

  “对,大概要不了多久就能够苏醒吧。”

  “那我知道做些什么了。”

  “哦?”

  “走吧,去木叶看看!让我看看宇智波到底能够木叶造成多大的损失,而且也是时候从宇智波家族收取一些利息了。”

  “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嘿嘿!”白绝盯着带土,身体慢慢消融进岩石。

  呼!

  带土在一团漩涡之中消失在原地。

  削弱木叶的实力以及覆灭宇智波,对他来说都是有利的,所以他不介意在这种事情上搞一些小动作来进行加速。